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001 ...

  •   Chapter 001
      
      伊缇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是天选之魔,不然事情不应该会从励志种田的丛林基建日常,突入到这种R.18乙女游戏的黑化路线剧情。
      
      *** ***
      
      “伊缇大人,没事的,马上就好了。请再稍微忍耐一下。”
      
      黑发的青年有一双漂亮的深紫色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眉眼稍弯,便仿佛有星星点点的流光,辗转在其中。
      
      他一只手肘半弯着撑着床榻,小心翼翼地没有让自己压到少女,指尖则温柔地流连在对方脸侧的软肉上。
      
      青年眼神眷恋,口吻温柔而溺爱,深情如在对待恋人,偏又虔诚谦卑,就更像是低贱者,抬头遥望那高洁却不可触及的一轮月。
      
      ——如果他另一只手不是握住刀柄,将匕首深插进身下之人的心口的话。
      
      于是冒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心浪漫爱情故事,瞬间变成少了番茄酱的凶杀现场。
      
      所以,事情到底是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的?
      
      作为被捅刀的受害人,伊缇不禁陷入沉思。
      
      今天天气很好,是个适宜搜.刮.民.脂.民.膏的好日子。
      
      为了自己和自己养的人类储备粮不会饿死,她按照惯例,去森林深处的野猪家和棕熊家收了保护费,回来的路上还顺手偷了松鼠藏起来的几颗栗子,打算回家搞蜂蜜栗子吃,改善一下伙食。
      
      简直想一下都要呲溜。
      
      然而——
      
      她辛辛苦苦打回来的江山,还没吃到一半,忽然眼皮沉沉打起了架,随后眼前一黑,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绑在了她自己的小木床上。
      
      蜂蜜的甜蜜,和栗子的香糯,共同掩盖了阴谋的滋味。
      
      虽然被利刃贯穿了要害的心脏,奇异的是,伤口并没有赤红溢出,不过伊缇似乎也丧失了反抗的力量。
      
      但她看上去并不惊慌的模样。
      
      伊缇皱着眉,看向自己养了十年,从豆丁变得比自己还高,从来都又甜又乖的小奶狗人类储备粮,痛定思痛,思前想后,最后试探性地冒了出了句。
      
      “……厄尔,你偷偷翻我床底了?”
      
      她现在怀疑是不是自己闲得发毛的时候,为了报复那个把自己关了小黑屋的王.八.蛋,而画的ALL卡洛斯抹布车本系列,教坏了小孩子。
      
      因为她的确是搞过捆绑play,而且比厄尔高级多了,是裸.体加红绸,一脚油门能从大陆这头踩到大陆那头。
      
      不然不应该啊?
      
      莫名相信了自己的这个猜测,伊缇现在不但不慌张,甚至换上了一种慈爱养殖厂厂主的目光:储备粮大了,想开车,想拱别人家的白菜了,这是人类的发.情.期,她懂得。
      
      问题是她应该从哪儿变颗白菜出来。
      
      养殖厂厂主简直操碎了心。
      
      被这样凝视着的厄尔,却蓦地笑出了声。
      
      真的——非常可爱。
      这样的伊缇大人。
      
      他笑得肩头微微耸动,忍不住低下头,亲昵地与被笑懵的伊缇额头相触。小动物样的蹭了蹭,他又很轻地吻了吻她的眼睛。
      
      所以才想留住这份特别。哪怕暂时被讨厌也没关系。
      
      唇瓣贴着那薄薄的、正不安颤动的眼皮,并没有立刻挪开,厄尔近乎呢喃低语,如同梦中支离破碎的叹息。
      
      “抱歉,伊缇大人。厄尔只是……想和您永远在一起而已。”
      
      听到这里的伊缇满脸问号,终于从“养殖厂大危机之寻找白菜计划”中回神,突然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甚至有种药丸的预感。
      
      朝夕相处生活了十年,厄尔从一身褴褛、冲进传说中的诅咒之森的幼童,长成如今的俊秀青年,早已能够轻易读懂伊缇的所有小动作。
      
      他的伊缇大人,从来都不是擅长伪装自己的那种类型。
      
      不像他。
      
      读出了伊缇此前百转的心思,被她没有说出的内心戏所逗笑,厄尔抿了抿唇,表明自己对隔壁灰狼家的小美人并不感兴趣的同时,手中匕首也顺势愈发深入,却仍未见有任何鲜血流出。
      
      疼得倒吸了口凉气,伊缇第一反应是,是这头小白眼儿狼在报复她挑的白菜不合他胃口!
      
      这就很过分了。
      
      要知道厄尔这个弱鸡人类,既没有漂亮的毛毛,也没有锋锐的利爪和尖牙,连耳朵和尾巴都缺。
      
      他看不上灰狼家的漂亮闺女,人家还不一定乐意要他当上门女婿呢!!!
      
      伊缇义愤填膺地就要为灰狼家抱不平,厄尔却早已洞悉她歪到不知道哪儿去的想法,轻声细语地抢在她之前开口。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让您感到任何不快。其实,只要是能永远留在您身边,不管是奴仆抑或食粮,我都心甘情愿。”
      
      “我知道的,伊缇大人,您是书中说的魔女。可是——您并没有要将我契约的意愿。直到现在也是。”
      
      一直以为马甲捂得很紧的伊缇闻言,瞬间噤声。
      
      她警觉地撑圆了眼睛盯向对方,只差没学那只今天刚被偷了栗子的可怜松鼠,当场表演一下炸毛。
      
      厄尔笑了笑,很短促的。
      
      或许是天分,比最狡猾的魅魔还要通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他低下眼睛,瞧上去甚至有种湿漉漉的委屈,像是可怜兮兮、摇着尾巴过来邀宠,却连主人的裤脚都不被允许碰到的小狗。
      
      “我知道,魔女可以赐予仆人永恒的生命。”
      
      “您是魔女,您会活得很久、很久。可我是人类。等我死去,您就会遇见下一个孩子,下一个‘厄尔’。您会像照顾我一样照顾他,让他像我一样呆在您身边……您会忘记我的吧?”
      
      “我想满足您全部的愿望,可唯独这一点,恕我无法忍耐,伊缇大人。”
      
      刀柄触到少女雪白的胸口,白刃已经全部没入,如往常一般温柔地凝视着对方,厄尔俯下身子,将嘴唇贴在那仍然跳动着的心口。
      
      魔女是不老不死的,这是大陆所有人的常识。
      
      但有一个秘密,是不被人所知的。
      
      “魔女”并非是一个种族,而是靠传承延续的。让选中的继承人吃下心脏的仪式,既是上一任魔女的葬礼,也是下一任魔女的新生。
      
      这是厄尔在进入诅咒之森前,被拘束在当地小镇的光明神廷分部,强制接受净化时,无意中知道的秘闻。
      
      “等等!”
      
      感觉到厄尔今天是真的打算拿她改善食谱,伊缇慌乱地伸手想推开对方,却因为身体的无力,终是徒劳。
      
      虽然魔女的确是靠这个方式传承的,但、但问题是,她现在只是一个可怜无助但能吃的魔女候补啊?!
      
      她欲哭无泪:“厄尔我不——”
      
      却被厄尔伸手盖住了嘴唇。
      
      “请不用担心。继承您的力量之后,我会契约您。一切都不会改变。我们,伊缇大人,我和您……会永远在一起的。”
      
      他诱哄般低语。
      
      伊缇僵硬着没有说话,好像终于死心,放弃了不可能成功的挣扎。
      
      却在剖开心口的那一刹那,厄尔突然顿住。
      
      他猛地抬头。
      
      手下的心脏停止了跳动,那人睡着般合上双眼,像个漂亮精致的偶人,容貌并未发生变化,却形同空壳。
      
      因为灵魂逃走了。
      
      沉默许久,丢开了那把匕首,黑发的青年握住那只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手,十指相扣,贴在自己的侧脸上,半合上眼睛,低低地说。
      
      “结果您,还是要丢下我吗?真是……”
      
      真是,太让他不甘了啊。
      伊缇大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这是我新的小可爱,伊缇,如各位所见,是个快乐沙雕。
    请不要被厄尔吓到了,他其实本来是只可甜可盐的奶狗,奈何饲养人是只沙雕,不会玩养成还偏不看攻略,才突入了奇怪的路线(。
    总之这次就是想写个搞笑故事!是时候释放我的相声之力了(?)
    以及本文参与了轻小说征文活动,喜欢伊缇的话(或者喜欢我也行),请浇一点营养液啦qwq
    暂定每晚七点更新,明天见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