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师祖献上咸鱼》扶华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08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廖停雁的睡眠质量从来好得一塌糊涂,哪怕是来到了玄幻的世界,还目睹了两场杀人现场,都没影响她晚上睡觉。
      
      大约凌晨三点,她睡得最熟的时候,房间里忽然响起了细细的嘶嘶声,巨大的黑蛇无声无息游走过来,围在她的睡榻边上。
      
      “嘶嘶——”
      
      大黑蛇对着床上睡着的廖停雁嘶嘶了半天,都没看到她有反应,那硕大的蛇脑袋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尖锐的蛇牙几乎就在她的脸颊上方冒着寒光,她还是一动不动。
      
      大黑蛇:“……”不对呀,它存在感这么强,怎么老半天都没见人醒过来,不可能这么没警惕心的,所以难道是晕了吗?
      
      大黑蛇是条智商不太行的黑蛇,它甚至不是妖兽,只是有一年司马焦醒过来,抓到它这条误入三圣山快要死了的普通小蛇,无聊至极就给它喝了点自己的血,才让它得以在这里存活下来。
      
      最开始黑蛇其实是条花蛇,也就手指那么粗,手臂那么长,后来有几次司马焦发疯起来自残,黑蛇又吃了点他的血肉,慢慢就异变了,身躯变得越来越大,身上漂亮的花纹也没了,黑成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色。
      
      它在这里没什么吃的,虽然不会死,但一直都觉得很饿,今天下午嗅到廖停雁喝的竹液,就惦记上了,晚上悄咪咪过来想讨点吃的。
      
      它的脑子就那么点大,半晌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就吐出蛇信,在廖停雁手上舔了舔——它以往实在饿得狠了,就会压下心里的害怕,犹犹豫豫爬到司马焦手边,像这样舔舔他的手,司马焦就会漫不经心用手指划一划它尖锐的蛇牙,刺破手指,给它几滴血充饥。
      
      现在,它又把这方法用在了廖停雁身上。
      
      廖停雁在睡梦中感觉到了手上的湿润,模模糊糊往旁边一推:“大宝贝,臭狗子,别舔,走开!”
      
      她曾经的室友养过一只狗叫大宝贝,特别爱半夜发疯,跳到床上来一个泰山压顶和旋风洗脸。只是这次,她手推出去,推到的不是毛绒绒,而是冰凉滑溜的东西。
      
      廖停雁睁开眼,看到自己脑袋顶上一张狰狞的血盆大口,黑蛇的一双红眼睛不带一丝温度地凝视着她,仿佛在考虑要不要从头开始吞。
      
      廖停雁一下子被吓清醒了,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免得尖叫出声。心跳得像擂鼓,头皮都炸起来,总之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蛇则开心极了,它一开心,嘴就张得更大,而廖停雁更害怕了。牙!你的牙!别再靠近了!我不能呼吸了!
      
      廖停雁躺在床上差点淌出眼泪来,心想,这蛇兄弟是半夜过来吃夜宵的吗?就不能省着点吃吗,一共一百个人,一天一个的话能吃三个月,像这样一天吃三个,也就能吃一个月哪!
      
      然而她误会大黑蛇了,大黑蛇其实不爱吃人,和司马焦这奉山一族的最后血脉比起来,其他人的血肉都像是石头木头一样,它压根不爱吃,只是司马焦讨厌尸体随便丢在那里,要它收拾干净,它没办法,只能自己充当垃圾桶处理尸体。
      
      廖停雁还在那进行生命最后的走马灯环节,走了半天,这一辈子二十几年都回忆完了,大蛇还没开吃。
      
      所以,蛇兄弟,你到底吃还是不吃?
      
      大蛇也想问,朋友,能不能给点吃的?
      
      可它又不会人话,也没有聪明到能准确表达出自己想蹭点吃喝的意思,于是一人一蛇僵持住了,灯笼眼对灯泡眼,各自炯炯有神看了大半天,双方都感到很憔悴很无助。
      
      最后,大蛇嗅到一点点味道,把廖停雁打翻在睡榻底下的一个竹筒衔了出来,放在她面前,又朝她晃了晃尾巴。
      
      这竹筒是放竹液的,廖停雁突然间机智了一回,试探着拿出了另一筒竹液。这东西是清谷天最普通的饮料,只要有一截清灵竹,就会源源不断生出竹液,因为她还挺喜欢喝,所以备了不少清灵竹,竹液当然也有不少存货。
      
      她刚把竹液拿出来,就看到蛇摇摆尾巴的频率加快,甚至摇出了呼呼风声。
      
      可是,蛇类表达开心兴奋,似乎不是靠摇摆尾巴的吧?祖宗养的这条大蛇,怎么有点像……狗?
      
      能把一条巨蛇养成狗,祖宗真不愧是祖宗。
      
      蛇喝水是不用蛇信的,它的脑袋都扎水里,所以廖停雁贴心地给它换了个大盆,坐回床上听着黑蛇吨吨吨狂喝竹液。
      
      妈耶,好像捡回了一条命。她擦擦汗,躺回了床上。
      
      从这天开始,连续好几天,大黑蛇都半夜摸过来讨竹液喝,廖停雁给它一个盆,每天睡前倒几筒竹液进去。
      
      “蛇兄,咱们打个商量,你晚上来了就自己喝,别叫醒我了行不行?”
      
      蛇兄听不懂太复杂的意思,依旧我行我素,非常懂礼貌,晚上吃夜宵前,都要喊醒主人跟她打个招呼。
      
      再一次被大黑蛇从睡梦中唤醒,廖停雁勉强睁开一只眼睛,敷衍地嗯嗯了两声,转头继续睡过去。
      
      她这几日压根没出去,每天就是安生地待在这,睡睡午觉,看看夕阳,彻底贯彻了度假的标准,也没和其他人来往,所以并不知道这短短几日功夫,百人女团已经出局了二十多人。
      
      老祖宗司马焦,是个别人不去招惹他,他心情不好也要搞事情的,更别说百人女团里还有些不甘寂寞的野心家,上赶着给他送菜。
      
      其中以云汐月为首的高干子弟派,出局最快最多。云汐月作为老大,当仁不让,首先出局。
      
      她在廖停雁没看到的第三日,带着两位同派系师妹,前去中心塔求见师祖。如果廖停雁看到她的行为,肯定会夸赞她勇于直面死亡。
      
      司马焦见了她们。
      
      “你们来干什么?”他问。
      
      云汐月娇柔而温驯地低头道:“弟子是来侍奉师祖起居。”
      
      司马焦走到她身边,他走起路来,和那条黑蛇一样没有声音,宽大的袍子拖在身后,就如同蛇尾一般,目光也如同蛇目一样冰冷。
      
      云汐月绷着身子,努力不表现出任何异样。司马焦缓缓朝她伸出手,一指虚虚点了下她的眉心,然后再度问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云汐月不自觉张开嘴,说出了和刚才完全不同的回答:“我是来成为师祖侍妾的,我要得到一个有司马家血脉的孩子,一旦奉山一族的血脉有了其他延续,就能困杀师祖,为庚辰仙府解决一个大患,我们云之一族所在的宫也能成为庚辰仙府的主人……”
      
      她面露惊恐之色,想要停下,却毫无办法,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将心底掩藏的想法原原本本地吐露出来。
      
      司马焦听着云汐月的话,毫不意外,甚至脸色都没变,只是又朝另一人点了点,“你呢,来干什么的。”
      
      那女子同样是满脸的恐惧与抗拒,可是她与云汐月一般,根本不能控制自己说出了真话,是个和云汐月差不多的说辞。
      
      还有一人,则不能控制地说:“我是来抢夺云汐月的机会,为莫家取得另开一宫的契机,超越云家。”
      
      云汐月恨恨地瞪视她,若是能动弹,恐怕恨不得立刻一剑杀了这往日看上去老实的跟班。
      
      “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是这个没长进的套路。”司马焦语带讥诮,瞧着她们三人神情,抚掌大笑起来。
      
      “司马家就剩我一人了,我一死,庚辰仙府都完了,什么宫主,什么脉主,你们所有人,整个庚辰仙府都得陪我一起死,知道吗?”
      
      三人瑟瑟发抖,仿佛看到了他话中那个可怕的未来。不过,她们终究没看到,因为司马焦笑完,就随手将她们三人都提前超度了。
      
      灯阁内的命灯一下子灭了三盏,接着就在众人沉沉的目光下,又陆续灭了好几盏。
      
      “这个魂魄已经散了。”说话的女人脸色不太好,她的两个弟子过去都死了,那可是她精心挑选培养的!
      
      她不甘道:“师祖……司马焦,他就真这么毫无顾忌吗!”
      
      “呵,他如今还有什么顾忌,如果不是现在他还未恢复,无法从三圣山出来,恐怕……”老者虽未说完,但未尽之言众人都明白,一时沉默。
      
      廖停雁是去取水的时候发现人少了。她们在这里生活,当然需要水,而这座大宫殿里面,她发现的只有一处活水,所有人都在那儿取水。她数来数去,发现好像少了十几个人,心里就有些毛毛的。
      
      除了第一天那两个人,她之后都没再遇见过一个杀人现场,因为她对这里不好奇,对师祖和其他人也不好奇,只是来享受孤独假期。
      
      事实证明,没有好奇心是一件很好的事,不知不觉就苟了好几天。
      
      “你怎么还没死?”一个略眼熟的师姐看到廖停雁来取水,很是惊讶地问。
      
      虽然这话不中听,但好几天了难得有人和她说话,廖停雁还是回答了她:“惭愧,我比较低调,就没遇上什么危险。”
      
      那师姐鄙夷地瞧了她一眼,扭头就走,不愿意与她多交谈。
      
      好叭,她们都很有上进心,当然看不上她这个落后分子。
      
      谁管她们呢,她还要继续苟着的。
      
      然而,世事无常,就算咸鱼不想翻身,也总有那么些外力迫使咸鱼翻身。
      
      这一日晚上,廖停雁醒了。不是被大黑蛇吵醒的,而是被肚子疼醒的。这种感觉她非常熟悉,姨妈疼,在现代的时候她也会姨妈疼,有时候疼起来要命,没有布洛芬,整个人就废了。她没想到,都穿越了竟然还要承受这种疼,不仅比以前更疼,还没有布洛芬,简直操了。
      
      修仙之人为什么还会有大姨妈这种困扰吗?大姨妈也会这么疼的吗?
      
      她疼的死去活来,只感觉肚子里有一把电钻在笃笃笃钻个不停,打水井似得。
      
      好在这疼只持续了一会儿,过后就好了。廖停雁满头虚汗爬起来,发现自己并没来姨妈。
      
      修仙女士的身体构造这么奇怪的,光肚子疼却不见姨妈红?她满头疑问又找不到答案,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庚辰仙府,与三圣山相隔不远的一座山峰下,一人坐在树影中等待着,可是等待许久都不见任何动静,这人影冷哼一声,“听到召唤竟然毫无反应,也未曾送出消息来,莫非真以为攀上庚辰仙府的师祖,就以为可以摆脱我们的掌控了。”
      
      “好,且看你还能忍这蚀骨之毒几回!”
      
      对此,廖停雁毫不知晓,毕竟没有一直疼,她就将这事放下了。直到三日后的夜晚,腹部再次传来剧痛,这一回,比上回痛感更甚,她几乎是没坚持一会儿就疼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她想,这特么确凿不是姨妈疼了!
      
      大黑蛇这一晚照常过来蹭喝,可过来了却发现廖停雁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大蛇虽然不聪明,可也知道这看上去并不正常,它用脑袋拱了拱气息奄奄的人,发现毫无反应,犹豫着摆了摆蛇头,最后它将昏迷的廖停雁捆着,爬回了中心塔。
      
      司马焦坐在中心塔的最高层,遥望远方山脉中一丛丛一簇簇的星火,听到身后动静,扭头看了眼。
      
      “小畜生,带了个什么东西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带回了你的咸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