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师祖献上咸鱼》扶华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06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庚辰仙府一群徒子徒孙们,带着各种迷茫,在三圣山下等了大半日,等的廖停雁最开始那惊恐的心情已经烟消云散,重归咸鱼。
      
      哪怕校长在台上喊着“等这次成绩出来,你们都要死!”她这样的差生恐惧过后也会觉得无所谓的,反正大家都一样嘛,就没什么好怕了。她现在已经不想着远方的死亡,只想着眼前的腿疼,有点想坐下歇歇。
      
      纵观全场,大概唯有她,修为最低,刚才祖宗还一个余波殃及池鱼,搞得她流鼻血,这怎么扛得住。她将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又从右脚换到左脚,终于,那独自深入虎穴的掌门大大从校长室里出来了。
      
      他仿佛被人揍过一顿,显得异常狼狈,头上戴着的装逼玉冠碎了,看上去摇摇欲坠。那一张清俊儒雅的脸此时红白交错,异常精彩。他中气不足,有气无力地吩咐:“师祖已经出关,不喜人打扰,都散去吧。”
      
      “你们,进去,好好侍奉师祖。”这一句是对百人女团说的。
      
      领头的女弟子据说是掌门亲戚小辈,内定的领头大佬,此时她视死如归,与掌门大大对了个眼神,带着有如革命烈士的姿态,毅然决然领着一群姐妹,一步步走入三圣山。
      
      每个人的脚步都很沉重,全无最开始的兴奋与期待。她们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冷静下来,想明白了此事必有蹊跷,所以满心惶恐。廖停雁的脚步也很沉重,只不过她是真的腿疼,三圣山又大,那玉石铺成的地面虽然好看,可真他妈宽广,人走上去和蚂蚁似得,怎么走都走不完。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这地方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种奇怪的压力,等到百人女子敢死先锋队到达那巨大的中心建筑群下,不只是廖停雁,其他修为更高的妹子们都快受不住了。
      
      “这里好像不能随意动用灵力,怎么回事?”有人忍不住小声问。
      
      还有人看着旁边高耸入云的漆黑铁柱与锁链,心下不安,“这些锁链,又是怎么回事啊?”
      
      “这些花,好像是,好像是日月幽昙,这里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日月幽昙。”走过最外围的血红高墙,又有妹子发现了不对劲,她们眼前一片花圃,仿佛是围绕着整个圆形建筑生长的。
      
      廖停雁看着那些花,花型如牡丹,花色雪白,花蕊为黑,枝叶也是漆黑,看上去怪好看的。她毕竟不是土生土长,见识又少,不知道这名为日月幽昙的花到底什么来历,能把一群妹子吓得瑟瑟发抖如同见鬼。
      
      她有心想问,但所有人的脸都白的和花一样,瞧着怪吓人的,于是闭了嘴。
      
      她们到了这里,周围寂静无声,连风都没有,不知道该往哪走。
      
      “我们,是否要继续往前?”
      
      “当然,要去拜见师祖才行。”领头大佬强装镇定。
      
      “可是,该往哪里走呢?”
      
      廖停雁听到了一点奇怪的声音,那种嘶嘶——嘶嘶——好像是蛇吐信的声音。她感觉头顶上一阵凉风,抬头看去,见到一只巨大的黑蛇盘在柱子上,赤红的竖瞳冷冷地注视着她们。
      
      这蛇大得离谱,有多大呢?廖停雁目测了一下,觉得这只蛇吃掉她们这些人,大概只需要十口,一口能吞十个。而把她们全部吃完,应该还不会撑着,毕竟腰身那么粗。
      
      廖停雁一个腿软,抓住了旁边某位不知名师姐的胳膊,师姐也一个腿软,抓住了旁边师叔的胳膊。
      
      廖停雁:……原来我们不是来给祖宗杀着玩的,而是来给他的蛇蛇送肉菜的。
      
      她一边狂冒鸡皮疙瘩狂害怕,一边还抽空思考了下要是这蛇把她们吞掉,她们身上戴着的首饰衣服之类的,这蛇能不能消化。
      
      最后还是勇士领头人走了出来,对大蛇毕恭毕敬道:“前辈,我等弟子,是来拜见师祖的,掌门命我等来侍奉师祖起居。”
      
      大黑蛇从高高的柱子上蜿蜒爬了下来,无声地贴地靠近,巨大的身躯绕着她们转了一个圈。廖停雁站在外围,感觉那些漆黑泛光的蛇鳞几乎从自己手边过去,心脏都差点停摆。
      
      真是苦也,这么大的蛇,这辈子第一次见,就要这么亲密接触。
      
      好在蛇蛇并没有要吃她们的意思,只用探照灯一样的眼睛照了她们一圈,就从她们旁边过去了。
      
      沙沙——
      
      大黑蛇往前爬行,穿过了那些日月幽昙。
      
      “快,跟上前辈。”领头大佬低声说,众人连忙跟上。
      
      领路大蛇带着她们一路穿过许多迷宫一般的宫殿,来到了中心塔下。明明她们在山下远远看着,三圣山是清光熠熠的,明亮圣洁,可是当她们来到这座中心塔下,才发现中心塔这一片的天空与在外面看着是另一个模样。阴沉的天空,笼罩在这一片天地,将那些金瓦红墙的明艳建筑都铺上了几分阴沉气息,再加上中心塔上绑着的漆黑锁链,更令人毛骨悚然。
      
      大蛇到了这里后,顺着高塔的巨柱爬了上去,而众人却不能去爬柱子,她们面前有楼梯。
      
      “上去吧。”领头大佬昂首挺胸往上走。她俨然已经是个班长了,其余人都听她的,跟着一起上。廖停雁缀在队伍后面,拖着疲惫的身躯爬楼梯。
      
      这么高的塔,没电梯的吗?
      
      她还以为要一直爬到塔顶,谁知道大约也就爬了五六层的样子,前面就停了下来,因为再往前没有通往上一层的楼梯了。
      
      这一层面积很大,上来就看到一条走廊和一扇门。走廊两边绘着仙人乐舞图,和一些飞仙图之类的巨幅彩绘,华丽神秘。然而这些漂亮的彩绘上,有红色的血痕,仿佛是有人从这一头将流血的某样东西,一直拖拽到了另一头。更加可怕的是,那些血痕是很新鲜的。
      
      廖停雁开始回想进来前看到的掌门大大,是不是有哪里流血受伤了。应该不止她一个人在回想,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旁边的某位师姐身体颤抖了起来。
      
      她们的脚步声在这里显得异常明显,心跳声也是。走到那扇门前,门忽然开了一条缝隙,当队伍最后的廖停雁走进去后,门在她身后又悄然关上。
      
      在这里,廖停雁再次看到了那条大黑蛇,它盘在室内的一根柱子上,除了这蛇和她们,这个空旷的空间里,还有一个人。
      
      那人坐正前方的一张椅子上,对她们说:“过来。”
      
      廖停雁第一次发现有人能把简单两个字说得如此阴郁森然。
      
      班长带领同志们上前给祖宗行礼,“见过师祖。”
      
      廖停雁随大流一起,有点好奇地往前瞟了一眼,只看到了一只白得有些可怕的脚。
      
      这人赤足踩在深黑色的地面上,皮肤下面隐约露出青色的血管,赤足旁拖着黑色花纹的宽大衣摆,衣摆微微拂动时,露出了另一只脚。廖停雁发现他左脚踝上系着一根红线,红线上则穿着一枚木色佛珠。
      
      不知怎么,那细细的一根红线,竟然给她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看着看着险些喘不过气。
      
      上头那位祖宗忽然站了起来,廖停雁看见他往自己这边过来了,那双脚在黑色的衣摆里脱隐若现,最后停在她——旁边的师姐身前。
      
      “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一句话过后,廖停雁感觉有些什么液体溅到了自己身上,鲜红浓稠的血在黑色光滑的地面上蔓延,浸透了旁边廖停雁铺开的白色裙摆。
      
      强撑着跪在旁边的廖停雁:“……”呕
      
      不行了。
      
      我不行了。
      
      死人了!
      
      我好怕!死人了!啊!
      
      她有点想吐,但脑子里又特别清楚地意识到,如果现在吐出来可能会导致什么可怕的后果,于是她又下意识咽回去了。
      
      ……妈的,感觉更恶心了!
      
      师姐的尸体软软地倒下来,倒在廖停雁的手边,她亲眼看着师姐的脸慢慢变化,眨眼间变成了另一个人。嗯?变脸??
      
      附近有人在惊呼:“这,这不是菀灵师妹,这是谁?”
      
      其他人都很慌张,“这人是怎么混进来的,怎么无人发现?”
      
      刚搞死了个人的祖宗再次有了动作,他踩着血和尸体,又停在了廖停雁面前。
      
      廖停雁:“……”好像是在看我?不,祖宗,别看我!
      
      “胆子真大。”
      
      一听这话,廖停雁整个人凉了一半,刚才旁边那位不知名的姐妹被弄死之前,这祖宗好像也说了这句话来着。
      
      可是她怎么胆子大了?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啊!孙女冤枉啊!
      
      就好像打针之前,因为知道针头即将扎下来,整个身体都会很敏锐,她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注意力非常集中,提着心等着哪个地方传来痛感。
      
      少顷,她等来了一只手。那只手拈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
      
      既苍白又冰冷的手触到她的下巴时,廖停雁只觉得浑身寒毛直竖,背后冷汗瞬间下来了,就好像之前那只大黑蛇往她旁边爬过去的时候一样。
      
      她被迫僵硬抬头,终于看清了祖宗的模样。
      
      之前都猜错了,竟然是个小白脸。
      
      皮肤白的像雪,头发黑的像墨,嘴唇红的像血,这描述听起来就是白雪公主本公主。
      
      廖停雁看着他的眼睛。仿佛过了一瞬,又好像过了很久,祖宗忽然放开了手,坐回原地。他刚才看上去还好好的,可这会儿脸上露出痛苦与暴躁之色,眼角都带出一抹红痕。
      
      “出去,都滚出去!”
      
      他突然爆发,把所有人都吓到了,妹子们各个花容失色,忙不迭告退,连那条大黑蛇都仿佛害怕地夹起尾巴,咬着那具还没彻底凉下的尸体一起,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了出去。
      
      说发疯就发疯,这祖宗莫不是个精神病吧?廖停雁脑袋空空地离开,直到下了楼梯,站在塔底下,才彻底回过神来。
      
      嗯?竟然没死?
      
      她抬手擦了一把自己额上虚汗,放下手时看到了手掌中的红色。
      
      是刚才旁边那位妹子死的时候,溅过来的血。
      
      说到这个,她看向旁边的大蛇,大黑蛇跟她们一起被祖宗赶出来了,这会儿咬着一具尸体犹豫不决,但它也没有犹豫多久,很快就嘴一张,把那具尸体给吞了下去。
      
      廖停雁:“……!”
      
      她现在合理怀疑,那祖宗刚才没杀自己,是因为要留着明天再喂给大蛇吃,当场杀的比较新鲜。
      
      

  • 作者有话要说:  爆椒咸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