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学神型女配》喵很喵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8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陆安然丢下喇叭,打开被她反锁的天台门走了下去,她在上面看不到下面人的反响,系统告诉她每个月末会结算一次厌恶值,比起像小说里按部就班的行动,陆安然更倾向于用自己的方式,毕竟她做不出来蠢兮兮送脸过去挨打的事。
      
      反正都是要讨人嫌,不如让她也痛快一点。
      
      她直接回了教室,没顾自己给楼下人造成的影响。
      
      柏子明一手搭在穆阮轻肩膀上,嗤笑出声,眼里冒出些趣味。
      
      穆阮轻甩开他的胳膊向教室走去,周围若有若无的同情视线让他觉得莫名其妙,又生出些许恼怒,烦躁极了。陆安然做什么事和他有什么关系,搞得好像他被鸽了,他只想让她离自己远一点。
      
      陆安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一会,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走进教室,她的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转眼看过去,邬烟挤眉弄眼:“发生什么了,不是说好要向穆阮轻告白吗?”
      
      邬烟这个角色生得妙,前期是陆安然的狗腿子,后来发觉她的真面目,又被女主的善良温柔感动,立马做了墙头草投奔女主,成了女主的好闺密。
      
      这次告白的事情也是和她再三谋划以后才做的决定。
      
      陆安然眼波微动,挺直腰板,一本正经地回答:“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学习了。”
      
      “你是在开玩笑吗?”邬烟一言难尽地看着她,谁不知道陆安然能进一班是因为她有一个校长老爹,入学两年来一直是年纪吊车尾。
      
      陆安然今天出门前一定是忘记吃药了。
      
      陆安然对她没什么厌恶感,倒不如说她现在对这里并没什么归属感。
      
      在天台她没有遵循小说里的剧情,也没发生其他的事,可以猜出她可以不拘泥于剧情。
      
      她在班上的人缘差,虽然长得漂亮,但是性格的确恶劣,除了邬烟以外没有一个朋友,而和邬烟又是真实的塑料姐妹情,这正好顺了陆安然的意,一方面也不会让熟人起疑,另一方面做恶人的话这个身份更容易一点。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小本的英语词典塞进邬烟手里,眉梢上扬,还未张开的面孔已经足以美艳,冷然的眼眸极富攻击性,和女主清纯的外貌有鲜明的对比。
      
      “我从来不开玩笑。”
      
      陆安然貌似不止是说说而已,一班暗中观察的学生和上课的数学老师都被对方认真上课的模样给震惊到了。
      
      数学老师上课喜欢点那些仰着脖子的学生,一看就是认真听讲有把握,然后不小心点了陆安然,随后就后悔了。
      
      陆安然站起来懒洋洋地回答了问题,眼皮轻抬,看向老师。
      
      “对了,坐下吧。”数学老师觉得今天太阳可能真的从西边出来了,他很快投入课堂,没再关注陆安然。
      
      下课铃声刚响起,整个班就沸腾起来了,陆安然的异常表现,让不少善意恶意的目光都凝聚在陆安然身上。
      
      她在天台上说得话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
      
      邬烟坐在她前面,下课以后就转过身,不负众望地替大家问出心里的疑惑。
      
      “安然,你会那道题吗,我都没听懂。”
      
      “嗯。”陆安然轻声回应。
      
      “你不是……”不会吗……
      
      邬烟的声音在陆安然看向她时戛然而止。
      
      陆安然清楚地记得小说里的内容,为了塑造出一个讨人厌却不失份量的女配,她除了一张好脸和可以肆意妄为的身份以外,没有任何优势,说是智障也没差。
      
      文里清楚地描写了她的成绩是多么令人堪忧,做题时可以避开所有正确答案,就连老师都气急败坏地扔下狠话,叫只猫来都比她答得好,到她快凉的时候,她父亲也出现在文中申明放弃她。
      
      “我以前有说不会吗?”陆安然平淡地问道,满足周围人的好奇心,为了施展她的计划,首先要消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邬烟皱起眉,这倒是没有,陆安然的成绩就搁在那儿,谁会去明知故问她会不会,而且陆安然平时心高气傲,再加上父亲是校长,谁提学习成绩就和谁翻脸,哪敢问啊。
      
      去一班溜达了一圈的柏子明发现穆阮轻望着窗外发呆,不客气地霸占了他旁边的空位,眼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我刚刚去一班看了一下陆安然。”
      
      穆阮轻的眉头立马拧在一起。
      
      在他出声制止柏子明之前,柏子明飞快地说:“我也是怕陆安然又整什么新的幺蛾子,万一再欺负凌疏影怎么办?”
      
      “你看见了什么?”
      
      柏子明双手撑着后脑勺,整个人带着椅子向后仰:“见了鬼啊。”
      
      一班的人居然都说陆安然要开始学习了。
      
      他把听到的简单与穆阮轻一说。
      
      “我觉得他们在胡说,陆安然像是能安分学习的样子?你说这会不会又是她吸引你的新手段?”
      
      穆阮轻眉宇间闪过厉色,对陆安然显然一点好感都没有。
      
      .
      
      中午,江小希和凌疏影坐在一起吃饭,一边聊天。
      
      “你说陆安然又在搞什么?”江小希提到陆安然就满脸鄙夷,靠着家里关系进的学校,整天不学习,还把教室弄得乌烟瘴气。
      
      更可气的是,她还看上校草穆阮轻了,死皮赖脸地追他,看到穆阮轻对疏影好,没少针对她们。
      
      凌疏影:“别提她了。”
      
      她的表情似乎有些受伤,江小希露出懊恼的表情。
      
      “对不起啊疏影,我不该说她的,那种人有什么事都和我们没关系。”
      
      隔着一根柱子,邬烟和陆安然也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哪怕食堂很吵,但是隔壁的谈话能听得清楚。
      
      她讪讪地看着陆安然,内心有点儿尴尬,江小希说得是事实,她现在已经开始琢磨要是陆安然冲上去找麻烦,她该怎么办。
      
      陆安然压根没注意到隔壁在说什么,她还在制定接下来的计划,在学生时代刷厌恶值,的确不是什么难事,他们正值心高气傲的年华,见不得自己亲近的人拿外人和自己对比,也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再其次就是学习了。
      
      她很快就定下目标,现在刚升入高三不久,下周就是月考,她有主意了。
      
      遭人嫌弃的正主没半点儿反应,邬烟说不出心头弥漫的是什么滋味,她又不好意思挑明说他们说你坏话,快去找他们麻烦。
      
      只不过不凑巧的是——
      
      陆安然她们端起餐盘的时候倒是注意到了凌疏影,对方恰好也向她看过来,小鹿般湿润无害的眼神,含羞带怯的表情,小白花般的长相,是女主。
      
      她眼帘微垂,没搭理对方,一言不发从她们身边掠过。
      
      邬烟神色复杂地跟在陆安然后面离开。
      
      江小希拽着自己的衣服下摆:“她该不会是听到我说她坏话了吧。”
      
      凌疏影其实也有些忐忑,她咬着下唇:“没关系小希,这学校又不是她说了算,再说了我们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不用怕她。”
      
      至于昂首挺胸走在前方的陆安然压根没听到她们之前的谈话,在看到女主的时候,她立马摆出冷脸,以一副不屑的态度离开,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吐槽她的态度过于高傲。
      
      能增加一点厌恶值就增加一点。
      
      陆安然不放过任何机会。
      
      作为玛丽苏校园文里的女配,她自然还很娇纵,没住宿舍,中休息在校长办公室。
      
      陆安然和邬烟告别后踱步向教学楼,她还没想好该以什么姿态见名义上的老父亲,文里对校长的描写不算多,只在女配做尽了各种蠢事以后,失望透顶的校长决定将她开除。
      
      这点内容足以她脑补出双方之间的关系有多恶劣,她不知道要怎么相处比较合适,不如找时间和他说说,自己也住校好了。
      
      还能顺便折腾一下同学。
      
      多好。
      
      刚请完专家开讲座,一般校长还会拉着老师开会,再苦口婆心地安顿一些事,今天陆校长完全没心思安顿这些,早早地结束了会议,吃完饭以后端庄地坐在办公室,然后死盯着办公室的大门。
      
      在心里酝酿着要夸奖陆安然的话,坐立不安等待的时候,他又怕自己临时忘了,赶忙拧开笔帽,抽出一张白纸,洋洋洒洒地将赞词记在纸上才安心。
      
      陆安然进门的时候,就被这灼热的眼神惊了一下,步伐迟缓了半秒。
      
      难道他要追究自己上天台的事情?毕竟引起了很大的纷乱,他要是训斥的话也有道理。
      
      “安然,今天上课辛苦了,快去休息会。”陆校长与陆安然对视了一秒钟,积在心里的赞词唰唰离开,半晌只憋出这么一句话。
      
      陆安然:“……”
      
      少女眼眸里划过一缕迷茫。
      
      迟疑道:“再没什么和我说的了?”
      
      说完就后悔了,没事找事大概就是在说她了。
      
      陆校长和她对视了一秒钟,恍然大悟,安然是觉得自己没夸她吗?他两手将纸的边缘捏得皱巴巴。
      
      陆安然摆出接受教育的姿态。
      
      陆校长的声音软和了下来,不见往日的威严:“你这孩子,以后别去天台了,那么高,不小心掉下来怎么办?”
      
      陆安然:……
      
      陆校长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瞧瞧他说的是什么话,辛苦酝酿的词一个意思都没表达出来。
      
      她被催促着倚在沙发上,半晌后发现自己的手掌心出了稀薄的汗,这和她想象中的有点出入。
      
      她有些难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别别扭扭地接受了,过了一小会,心不在焉处理工作的陆校长听到少女喊了他一声。
      
      “爸。”
      
      陆校长腰板更直了一些。
      
      “怎么了?”
      
      是空调温度调低了?还是沙发睡着不舒服?
      
      陆安然抿起唇,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
      
      “今天抱歉了。”
      
      陆校长愣了一下,中年男人的眼睛瞬间泛红,眼眶盈了些泪,狼狈地垂下头。
      
      “没什么大事赶紧睡觉,下午还有三节课要上。”
      
      陆安然看到他假装凶巴巴的语气,没忍住提起唇角。
      
      “好。”
      
      小说里是骗人的吧,陆校长明明就很爱陆安然。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感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