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学神型女配》喵很喵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5-29 22:26: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柏子明频繁地看向门口,犹如住在小木屋里,透过门缝看外面逐渐向木屋蔓延的火苗,随时会焚烧庇护所,将一切化为灰烬。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下课变成了一件不被期待的事,门口每闪过一道倩影,他的心跳立马超高速,是吓的。
      
      汗水密密麻麻地遍布在额头上,临刑前的人换成了他。上课时也仍在想陆安然会提什么条件,就这样胆战心惊地度过了一下午。
      
      另外一个当事人正悠闲舒坦地躺在校长沙发上小憩,茶几上还放着吃了多一半的西瓜——陆校长特意去水果店买来的。
      
      弄明白了崔峥是要转校过来,只是虚惊一场,不过既然找了借口,她去校医室肯定露馅,干脆就赖在办公室里。
      
      陆校长今天一直在处理崔峥的转学手续,崔峥原本的学校也不甘心就此放走一个天才,光看文件就花了很长时间,等处理完以后,陆校长按压眉心,从一串未处理的邮件里看到教导主任发来的这次测试成绩。
      
      像是要开启神秘魔盒的潘多拉,有一根羽毛在刷痒心脏,喉咙微微一动,喀嚓按下鼠标,点开xls,鼠标颤颤巍巍地移向上方的搜索,目光粘在某一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第一行陆安然那漂亮的分数极其亮眼,陆校长神情恍惚,脸上的肉颤了一下,痴痴呆呆地望着上面的成绩,内心有一只在疯狂捶胸咆哮的大猩猩。
      
      他忽然间觉得眼睛里进了风沙,手背在眼睛上匆忙一擦,手背残留着细微的湿润,他在真实与虚幻中摇摆不定,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安然考了第一名!
      
      他一个激灵,欣喜成功的压过微不足道的惊讶,突然间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到休息的陆安然,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在原地转了两圈,心情像是在天空荡漾的云彩。
      
      美滋滋地盯着自己的女儿看了一会,心里层面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他意犹未尽地看着xls,将第一行用红色单独填色出来欣赏,完全不想处理其他事。
      
      过了一会,陆校长打开高三年级老师通知群,将这次年级排行xls发在群里,虚情假意地问了一句:大家都看了吗?
      
      这些日子隐约触摸到校长本质的老师们无比痛恨为什么他们没课,但也不能冷落校长的消息,一时间苦不堪言。
      
      在备案的高三老师们低眉顺眼又无可奈何地回复看过了,陆校长眼睛一亮,虚荣感膨胀到了极点,飞快地敲击键盘,即兴发挥,虚伪客套地简单描述了他对这次考试的满意程度,然后着重在陆安然身上多说了很多句,期间没少将一班的老师挨个拎出来夸奖一番,话里话外都是感谢老师们努力培养我们家孩子。
      
      各位老师:……
      
      虚以委蛇地应和,憋着心头的疑问,他们还想问陆校长她是怎么从年级末尾杀到王座上的。
      
      陆校长心情特别好,觉得现在这样还不能完全表露出自己的喜意,大手一挥开始在群里发了一个大红包。
      
      群里热热闹闹的时候,陆安然终于醒了,大热天容易犯困,不过在沙发上睡觉不太舒服,她坐起来捏着脖子,然后舀了一勺西瓜,美滋滋地眯着眼睛。
      
      陆校长看到她醒了以后,手忙脚乱地合住手机,干咳一声:“还有十分钟就要下学了,我们待会一起回去吧。”
      
      她歪着头想了想,拒绝道:“我还有一点事要做,爸爸你先回吧。”
      
      陆校长受伤地捂着胸口,发现女儿这两天貌似已经习惯了他卖可怜的招数,现在已经不顶用了,遗憾地放下手:“行吧,记得早点回来,学习虽然重要,但是别把身体犒坏了,以后困了累了就来办公室休息好再去上课。”
      
      陆安然:……
      
      别人家的父母不是望子成龙就是望女成凤,陆爸爸是个奇葩儿,想着让她健康无忧无虑。
      
      随口应下,然后拍拍屁股丢下眼巴巴的陆校长,十分冷漠无情。
      
      她时想起来那三位杀马特少年,准备在放学之前拦截他们。
      
      到七班门口的时候恰好放学,陆安然一眼就从教室里找出杀马特三人组,炫彩的头发犹如打了闪光灯一样夺目。
      
      蓝毛正在收拾东西,被红毛一胳膊肘捣了胳膊,他嘶了一口气瞪过去,红毛向门口努着嘴,是有名无实的陆老大。
      
      “她怎么会来?”
      
      红毛挤眉弄眼:“我昨晚发消息喊她今天去网吧嗨。”
      
      三人齐刷刷从教室走出来,凭借着他们耀眼的发色成功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哈喽!”陆安然弯眉浅笑,白净的手掌心摊在他们三人面前,“你们的成绩单呢?”
      
      “啊?”
      
      三人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陆安然不是来找他们去网吧玩吗,要什么成绩单啊。
      
      七班的姚青龙在年级上赫赫有名,自称是知晓年级各种小道消息的百事通,先前去二班给他们通风报信陆安然第一的人也是他,这会儿双腿成旋风陀螺状向他们奔来,确切的说,是向陆安然奔来。
      
      一个急刹车停在陆安然面前,露出一双兴奋的双眼,手里拿着用作业本卷起来的假话筒,搁在陆安然附近:“陆同学,陆美女,采访一下,这次考第一是什么心情?”
      
      红黄蓝三毛石化在原地,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东西,怀疑百事通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陆安然露出矜持的笑容,左手拨弄了一下假话筒,摆出正经的神色配合他表演:“把全校人压在脚底下的感觉当然是爽了。”
      
      不掩其嚣张与自信。
      
      姚同学扶了扶快要震惊下来的眼镜,问她:“陆同学,关于考试你有什么小妙招吗?”
      
      陆安然半阖着眼帘,慵懒地拉长声音:“嗯…………考前拜拜文曲星,说不定会考好一点。”
      
      红黄蓝毛:…………他们在说什么东西,怎么什么都听不懂?
      
      姚青龙若有所思,收回话筒,抱拳做了告辞的手势,然后回教室拿起笔开始记录,准备将今天的史诗级采访爆料出来。
      
      黄毛结结巴巴地问:“老……老大,刚刚说……谁考了第一?”
      
      陆安然给了他灵魂一击,指着自己,俏丽的脸上露出笑容:“我。”
      
      然后重新摊开手心,眼睛里闪烁着动人心魄的光泽:“成绩单给我。”
      
      被她的气势吓到了,三个少年像接受老师教育的小学生一样老老实实从包里取出一份班级成绩单给她。
      
      蓝毛怯怯懦懦地询问:“老大你这次考得怎么样?”
      
      陆安然的目光从上往下飞快地巡视,在下面找到红蓝黄毛的名字。
      
      “第一,感觉到荣誉吗?”
      
      蓝毛:“…………”
      
      他们发型杀马特,人也吊儿郎当,名字倒是人模狗样,考得最差的是红毛,他叫薛孪,没有一门在及格线以上,是班上倒一,比他好一点的是黄毛,他叫单权,比红毛稍微好一点,语文勉强苟上了及格线,其他依旧惨不忍睹,稳居倒二。蓝毛三人中就显得鹤立鸡群了,他叫郝英俊,居然在倒十。
      
      陆安然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又打开手机,里面存了一张上学期期末他们三人的成绩。
      
      被看了一眼的三位浑身皮肉紧绷,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竟是不敢逃跑。
      
      她轻声道:“呦呵,郝英俊考得不错嘛,恭喜你啊,比上学期成绩高了三十分,达成目标了。”
      
      蓝毛松了一口气,松完气以后,不对啊!他紧张什么啊!
      
      陆安然看着他们三个,将手上的成绩单递给蓝毛,表情看上去真心实意,“既然我是你们老大,我也不忍心看着你们自甘堕落,而且年级第一的跟班居然是一群差生,这实在说不过去,所以呢,我决定给你们补课?”
      
      陆安然口里的迷途少年们木若呆鸡地看着她,单权想也不想地摇头,笑着打诨:“老大,别开玩笑了,我们哪是学习的料啊!”
      
      说着,往后退两步,显然是见大事不妙准备开溜,就在他后撤了两步以后,手腕被一只纤细冰凉的手扣住,他用力一甩准备跑——
      
      “嗷!”大力一甩,没把钳制自己手腕的手甩开,右边胳膊反而被扯得发疼,而且手腕像是快要被捏碎了。
      
      陆安然依旧在浅笑,云淡风轻地说:“这是老大对你们爱的教育。”
      
      红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黄毛刚刚弃队友,一个人逃离,对他怒目而视。
      
      单权用剩余的一只手捂住眼睛,在内心痛骂薛孪这个猪脑子,能不能顾全大局,统一对敌。
      
      .
      
      柏子明等到放学也没看到陆安然,他在教室里踌躇不定,不相信陆安然会这么淡定,不,肯定不是,她一定是准备利用这个周末想出折腾人的法子,他怎么都淡定不起来。
      
      穆阮轻不忍好友如此不安,他伸手拍了拍柏子明的肩膀:“如果她到时候难为你,我帮你说情。”
      
      柏子明露出感动的神情,好兄弟啊,为了自己出卖色相。
      
      其实整个班的人今天都在磨磨唧唧收拾东西,宁可晚回家几分钟,也不想错过百年难一遇的好戏现场,结果正主压根没露面,失望不已。
      
      姚青龙杀到二班的时候,多半个教室的人还在,他推了推眼镜,脑子里闪过一个小灯泡:“你们在等陆安然吗?她在找我们班那三色杯。”
      
      柏子明:“…………”
      
      他感觉有人往他脸上扔了一块抹布,对他说擦干脸照照镜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柏子明:我以为我是个重要人物,挫败
    QAQ喜欢的小伙伴们收藏文文呀,乖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