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且说那白钰告辞离去后,南袖便兴致缺缺,全然没了吃酒的乐趣,南泽见状,只当她是不舍二姐,宽慰道:“小妹啊,你应该替你二姐高兴啊,能嫁得心仪之人,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大哥,这么多年了,你就没遇见一个喜欢的?”南袖侧首,仔细捕捉兄长面上的表情,她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
      
      南泽愣了一下,将手中的酒盏缓缓放下,兴许是觉得在自家小妹面前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他抿了抿唇,第一次将这般隐晦的心事托出:“我本将心向明月,呵,奈何明月照沟渠...”神情颇为无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哎...南袖叹息一声,剥了颗瓜子扔进嘴里:“我说你怎和那天帝这般亲近,原来是同道中人啊~”
      
      “放肆,不得无礼。”听见小妹嚼起了天帝的舌根,南泽皱眉低声训斥道。
      
      南袖吐了吐舌头,不以为意。正在二人交谈间,天帝寂遥知会了一声,便携着他的仙侍离席远去了。一身的酒气,藏都藏不住,兄妹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觉得跟寂遥比起来,好像自己也不是那么惨了...
      
      寂遥本是天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心仪他的女仙那是数不胜数,俯仰皆是,只是他性子冷清,自断桃花。莫名便看上了自家二姐,若寂遥是天生神族,估计这事也能成,只可惜出身太差,于浩浩天界无根无势,无枝可依,攀不上镇南府的门楣。
      
      “大哥,其实我不大懂,这道人出身的神仙怎么就低人一等了?”
      
      “寿元有别。”南泽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天生神族,神寿无疆,这道人飞升的就不一样了,他们的金丹将才修炼好,脆弱单薄的很,更需要培本固元,精进修为。我怎可能将你的二姐,许配仙寿不稳之人呢?”他眼神复杂,既像是无奈也像是可惜。
      
      “我倒觉得跟他是不是道人出身没什么关系,本来二姐一早看上的就是青丘白宣,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顿了顿,南袖接着说道,“倒是你当初会选择寂遥做天帝...这用心与动机便呼之欲出了~”
      
      南泽但笑不语,不置可否,自家小妹看似莽撞无礼,但一直是个通透精明之人,有些事情知而不道,看破不说破,才最是稳妥。但寂遥远非他想象中的那般好控制,暗下里,也在培植自己的势力。此次婚宴是同沧云宫宫主沧云渊下的帖子,本想借此机会探探口风,然而却只委派了两个女儿前来搪塞他,这态度也是十分的暧昧不清...只怕这天界貌似河清海晏,实则暗涛汹涌,到时候这镇南府难免卷入党争的旋涡,如今二妹有了青丘做依托,倒也不必太过担心,只是这小妹...
      
      “南袖啊,你将将问了我,那我也问问你,你呢?可有心仪之人?”
      
      不想大哥会问她这般私密的问题,她一杯酒呛在喉头,便是不停地咳嗽,白净的小脸都给憋红了。南泽一边轻拍她后背助她顺气,一边暗自好笑,看样子,这无法无天任性胡闹的小妹是春心萌动,遇着克星了。
      
      “大哥,干嘛突然问这种问题,这是女儿家的隐私...”
      
      刚刚还嗑瓜子磕的不亦乐乎的糙汉子,秒变无比娇羞惹人怜爱的小娘子,南泽对他这个妹妹的变脸速度是钦佩不已,好笑道:“你只管说,看上了谁,大哥替你做主!”
      
      “真的啊?!”南袖颇是惊喜,“大哥真能帮我搞定?”
      
      “凭我镇南府的威望,你看上什么仙君都不在话下。”为了套小妹的话,南泽信誓旦旦言之凿凿地如是说道。
      
      “嘻嘻,我看上了青丘狐帝白钰~!”
      
      这下轮到南泽凝噎呛咳了,他大为不信:“小妹,此话当真??”
      
      南袖觉着奇怪,有必要这般惊讶吗,但仍是认真地点点头。
      
      不知怎的,南泽的目光瞟向了于人群中交际的孟阙,这六界四海谁不知道,这孟阙把白钰看得跟眼珠子一样宝贝,两万年了,二人相依相伴形影不离。再看看小妹,一个不学无术的散漫小仙,哪里是孟阙的对手啊...
      
      可自己豪言都放出去了,他只得故作深沉道:“这个真爱呀,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我们镇南府一派清流,怎么可能做出仗势欺人这种不逊之为呢?”
      
      切,分明就是在推脱,南袖翻了一记白眼。
      
      她又不傻,自然知道青丘世外之地,不受天界制约,这姻缘还真没人能替她做得了主。可那惊鸿一瞥便是一眼万年,爱情的种子一旦落地生根,发出羸弱的嫩苗,肯定是要清风雨露小心将养呵护着呀。
      
      没人做主那便自己做主呗,自己的爱情还得自己去追求!
      
      九重天·紫微宫
      
      寂遥素来爱洁,还是凡人时便不食人间烟火,这般酩酊大醉,还是平生以来第一次。婉露不由地叹息,体贴的为他脱下鞋袜,退去外衫,搀他入榻。这人在镇南府时,为着体面还能强撑一时,回了寝宫才开始头疼难受,叫苦连连。
      
      这又是何苦呢?婉露轻轻摇头。
      
      “陛下,喝点醒神汤吧,便不会头疼了。”婉露将汤匙送他唇边,可那醉鬼哪里听得她所言所语,仍是自顾自的皱着眉头,喊着难受。
      
      原也没指望他会喝,婉露将汤碗搁置床头小几,便要告退了,却不曾想袖摆被人紧紧拽住。她困惑地回身望去,只见榻上面如冠玉的仙人双颊一片薄红,他唇形优美的,一字一句地说,
      
      “烟儿,别走...”
      
      呵...婉露啊,你在期待着什么?
      
      在期待开弓离弦的利箭会回头,还是沉珂病树的前头真有万木逢春?
      
      自困万年,已足够久了。
      
      “陛下,你认错人了。”婉露抽回衣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天帝寝宫。
      
      天地凄清,深宫寂寥,有谁在乎难堪心痛淋漓大醉的道人天帝呢?而在云空的远端,相去万里的青丘,正如火如荼举行着万众瞩目的婚礼,这还是青丘第一次迎娶天界的名门贵女,自然格外看重些。
      
      这些天生神族本就一衣带水,沾亲带故,时刻与她们这些凡仙保持着客套与疏离,唯独今日所见的狐帝十分不同,他的风姿,他的亲切,都是无比真诚的。婉露回自己寝殿的途中,路过一处荷塘,田田莲叶间已有几支青莲绽开,亭亭玉立,随风摇动。
      
      想起那青衣神君,也好似这青莲一般,秀出于风尘之上,婉转于碧水之间,身姿摇曳,遥遥不可渎。
      
      好像...是唤作白钰?
      
      明明是比寂遥还要遥远的人啊,婉露笑自己胡思乱想,终是收回了视线,移步向寝殿行去。
      
      然而万里之外的青丘,的确正在举办热闹喜庆的婚礼,唯独这狐帝白钰融不进这热闹中。那名唤作婉露的仙子,化身一只蹁跹的蓝色灵蝶,于他心头撩拨飞旋。他自幼身份尊贵,又容貌过人,深得女仙偏爱,被频送红线的白钰真是不堪其扰,时不时地拉着好友孟阙替他挡桃花。
      
      孟阙看着温文儒雅,实则腹黑毒舌,且是兵不血刃的那种,劝退了一众女仙。由此,他便更爱与他为伴,如此过了两万年,他都以为自己是多情的九尾狐族中的一员异类,生性便不通五情的那种。
      
      直至今日,遇见婉露。
      
      不知为何,只匆匆一面,便萌生出一种冥冥之中天注定的宿命感。好像只一面,便已足够认定——这就是他一直在等的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