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这九天之上大大小小的神族数以百计,但若说当今势力最大,门庭最旺的,还数东西南北四方神族。东泽苍龙阁,西天沧云宫,南荒镇南府,北境玄冥洞。自开天辟地以来,四方神族恪尽职守,宵衣旰食,终将天界安疆定边,享得万世生平。
      
      如今的天帝寂遥人如其名,是个十分冷淡的人,数千年前,经过好一番腥风血雨才夺得帝位,这其中不乏镇南神君南泽的扶持。也是一个莫名的机缘,俩人于人界游赏时,共对一副字谜,愈发聊得投机,便引为知己。那时的先天帝因修了偏道,走火入魔,变得肆意酷吏,暴戾无德,天界一时怨声载道,讨伐之论喧嚣尘上。
      
      然而寂遥并非天生的神族,而是由道人升天,起初只在天宫谋了一份闲差,当职之余便是潜心修炼,本以为会这般闲散的度过漫长神途,岂料最终竟会被推上权利的制高点。还记得当时南泽问他,想不想当天帝?他沉静惯了,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却仍是被这滔天想法惊得差点碎了酒杯...
      
      “可以吗?”
      
      他没有回答想或是不想,他只想求证这个问题是否具有可行性。
      
      那是他第一次对源远流长,实力强大的四方神族有了一个不算清晰的概念——原来中土天宫,无过是四方神族争权夺利的角斗场;原来至尊天帝,无过是四方神族随心所欲安插的傀儡。
      
      他突然发现,这泱泱九重天,其实与人界无甚区别。
      
      天宫·勤政殿
      
      既然得了这个位子,自然就要对此负责,呈上来的折子堆满了羊脂白玉所制的桌案,却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当今政事被沧云宫和镇南府所把持,诸多要事他们早已商定妥当,无非是呈给他过目落款,走个过场罢了。
      
      寂遥不禁皱眉扶额,究竟要隐忍到何时...?
      
      “陛下,镇南府递来的喜帖。”一袭水蓝色仙裙的仙子,从宫门外踱步进来,恭顺的将朱红喜帖呈于他眼前。
      
      “搁那儿吧...”他随意地摆摆手,却是瞧也不瞧,示意仙子将帖子搁置玉案一角。
      
      不看便知是南泽的二妹南烟与青丘白宣的婚帖,他皱眉,并不是很想去。倒不是有什么过节,只是那南烟本是他的意中人。
      
      沧海月明珠有泪,南田日暖玉生烟。他是极爱这句诗的,也是极爱南烟这个人的。只是两人身份悬殊,终归痴心妄想罢了。
      
      “婉露,你挑些最好的物件,代本座送去镇南府吧。”他叹了一口气,沉声道。
      
      名唤婉露的仙子,长相甚是清新灵透,她有些担忧地望着一脸忧思忧虑的天帝,似有千言万语呼之欲出,而到了嘴边,却只是低低应了一声:“遵命。”
      
      婉露正要出门而去,寂遥出声留住了她,他稍作思忖,终是妥协:“罢了,明日你同本座一道去吧。”
      
      南荒·镇南府
      
      镇南府是镇南神君朱雀一族的府邸,坐落于潇湘崇山峻岭之中。山林茂密,曲径通幽,山间垂挂的清冽飞瀑,大大小小足足有数十条之多,灵气环伺,是休养修行的上佳之选。
      
      自首任神君坐守镇南府起算,已流传至第七代,当今的镇南神君为南泽,他还有两个妹妹,二妹唤为南烟,小妹名作南袖。自从他接任镇南神君以来,这府里便许久未有喜事,不知怎的,自己的爱妹便同青丘九尾狐族的白宣看上了眼。青丘向来世外之地,九尾狐族亦是上古神族,声名显赫,不得不说,的确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好姻亲。
      
      其实南泽并非不知寂遥的心思,只是按着规矩,他怎么着也得跟天帝递份帖子,本没指望他能忍着心痛难过来参加婚宴,却没想到,远远得见一袭白衣的翩翩仙君携着他的近身仙侍款款踏云而来。
      
      南泽深知寂遥此举皆是为了他,免得旁人揣测南荒与天帝心生嫌隙,乱嚼舌根。
      
      他循着臣子的本分,拱手弓腰向天帝行礼:“陛下大驾光临,小神不甚惶恐。”
      
      “不早说过,你我之间,没有君臣之礼吗?”寂遥笑着将他扶起,“我带了贺礼来,不是什么好东西,神君不要嫌弃才好。”
      
      “陛下说笑了。”南泽朝一旁的婉露微微一笑,“婉露仙子有劳了。”
      
      婉露欠了欠身,淡淡道:“上神客气。”便将怀中的贺礼交于南泽身旁的仙侍。
      
      寂遥抬眼看了看门坊上连篇的彩绸,只是刹那的惘然,等回神过来又是那个镇定自若的少年天帝。
      
      “镇南神君随我一道入席吗?”
      
      “请陛下先行,小神还得等两位仙君。”
      
      “哦?哪位仙家,竟比我还要姗姗来迟?”寂遥略微一笑,为了压缩逗留的时长,他可是拖了又拖,踩着吉时前来,没想到竟有人比他还能拖...
      
      “喏,他们来了。”南泽稍一抬首,示意寂遥回身去看。
      
      两位仙君结伴而来,稍高挑的一袭青衣,另一个则一身粉衫。二人翩翩自半空缓缓落下,端的是姿容斐丽,风神毓秀,令人移不开眼睛。
      
      “本君来迟了,还请神君恕罪。”青衣上神向着南泽拱手赔礼,却得见一位龙冠玉冕的神君赫然在侧,心想这便是当今的新天帝吧。数千年前寂遥登帝时,白钰正在闭关,并未到场庆贺,事后也只是补了贺礼,这真人还是第一次相见。思及此,他不卑不亢道,“白钰见过天帝。”
      
      “东泽苍龙阁孟阙见过陛下。”一旁的粉衫仙君亦随之施礼。
      
      “狐帝、阁主有礼了。”寂遥微微颔首。
      
      “敢问这位仙子是...?”白钰一眼得见天帝身后的蓝裙仙子,面相清雅,很合他眼缘,便唐突地询起了姓名。
      
      “这是本座的近侍,名唤婉露。”虽不知这美貌狐帝怎得就问起了自家的仙婢,但寂遥仍是温言相告。
      
      “婉露?嗯~好听!”他莫名一笑,刹那间,仿佛千山万水都失了颜色。
      
      婉露一时怔愣,这世间竟还有比天帝寂遥容貌更甚者,且是这般温和亲切,教人心生好感。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婉露福身,略有一丝娇羞:“狐帝谬赞,婉露愧不敢当。”
      
      这二人一来一往,莫名带了几分晦涩暧昧,看在旁人眼里倒是各有各的滋味。先是天帝寂遥,婉露向来沉稳持重,他已许久未见她面红了,不知怎的,心头竟莫名浮起一丝焦躁与不忿。再是孟阙,这狐帝白钰可是他放在心尖儿上的人,这跟别的仙子眉来眼去的...他只能清清嗓子,引回白钰的注意力,拽了人就往内堂里去。
      
      只剩被晾在一旁的南泽,突然一声轻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甫一进内堂,便得见两位仙子正大打出手。众仙都见怪不怪了,该搓麻的搓麻,该吃瓜的吃瓜,甚至还开起了赌局,赌这南荒和西天的两个小主子,到底谁能赢。西天的聪明狡猾,南荒的实力更胜,这赢面时常五五开,精彩刺激得很,以致于只要这俩主子同框,旁人便开始下庄子,摆赌局。
      
      “南袖,你好不要脸,居然大放厥词,说你长得比我更美?”一袭金色长裙的仙子华发胜雪,手持赤金长鞭。细看容貌,只见眼窝极深,一双灿然金瞳十分瞩目,鼻梁直挺,五官深邃的直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这正是西天沧云宫的小主子——沧云兮。
      
      “明明就是我比你更美呀!这不是大家公认的吗?”与她对峙的仙子正是她口中的南袖,也便是南泽的三妹,府中最小的一个。因真身是朱雀,甚喜红衣,又肤色白皙,更衬得人美艳夺目,绝色倾城。
      
      她话还未说完,沧云兮一鞭子直朝她劈下,南袖擅使的法器便是她手中的红色长绸,以柔克刚,恰恰能遏制住赤金鞭的法力。她勾唇一笑,手腕一舞,绸带便将鞭子圈圈包裹,一个回力,便要将鞭子从沧云兮手中夺出。
      
      沧云兮一惊,赶忙拽着鞭子往回扯,正当两人僵持不下时,她忽然计上心来,蓦地一松手,南袖持着惯性向后倒去。
      
      本以为这一倒下去,铁定摔个脑震荡,哎,好好的一个美人,眼看就要摔成一个傻子了...南袖欲哭无泪,默默心疼自己。
      
      然而想象中的坚硬疼痛并未降临,实际上,她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她本是紧闭着眼,察觉不对,便抬眼去寻,这一瞧不得了,这世间怎得还有如此好看的神仙啊?青衣上神眉目如画,眸色浅淡,看着十分温柔,五官精致异常,再加上柔和的下颌线,整个人亲和力十足,让人如沐春风。
      
      周遭的嘈杂喧嚣充耳不闻,南袖大气都不敢出,屏住呼吸与上神对视良久,仿佛时空都停止了流转。一颗心脏扑通直跳,双颊便似缺氧般,一片潮红...南袖有点懵,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一见钟情?
      
      然而一旁的孟阙哭笑不得,怎得偏偏就会喜欢上白钰这个行走的荷尔蒙,看这小仙子满面红霞的,啧啧,看来这情敌又多了一个...
      
      哎,
      
      心好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