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首富花钱挡灾》陛下不上朝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00:12: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新闻上虽然说顾忍没有大碍,但叶栀还是提着一颗心。顾忍毕竟是开着她送的车出了事,她怎么都要亲眼确定他没事才行。
      
      她实在是太内疚了。
      
      叶栀直接站起身,离开房间下了楼。她还未打开门,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是顾忍。
      
      叶栀怔了一怔,她立即迎了上去,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顾忍垂眸看她:“不碍事,只是右手扭伤了而已。”他神色未变,语气也漫不经心的。
      
      顾忍抬脚准备离开,他经过叶栀身边时,身侧响起了叶栀低低的声音:“对不起。”
      
      顾忍脚步一顿,他转过身,黑眸望着叶栀。
      
      叶栀很懊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花了钱,你还是……”
      
      下一秒,顾忍直接落下一句,打断了叶栀的话,语气疏冷清淡:“这不是你的错。”
      
      叶栀愣住,她抬眼望着顾忍。
      
      顾忍嗓音低沉,缓慢又清冽:“我们签合约的时候,我就说过,让你帮我花钱消灾,只是尊重长辈的意愿而已。”
      
      “至于能否消灾,我并不在意。”
      
      叶栀看着顾忍,顾忍还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淡漠的姿态。但此时,他却在安慰她。
      
      叶栀抿了抿唇,还是很内疚:“可是你的手受伤了。”
      
      顾忍很轻地开了口:“这些伤,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叶栀对上顾忍的眼睛,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比墨还要漆黑,明明冷得似冰,此时却淡得似水。
      
      沉静一片,没有一丝波澜。
      
      叶栀意识到,顾忍或许是真的不在意。
      
      之前签合约的时候,他说过他不在意自己碰瓷他。而现在,他不在意他手上的伤口。
      
      也不知道什么事情,才会让顾忍心里掀起波澜。
      
      顾忍淡声道:“这不是你的错,所以不要再想了。”
      
      顾忍说完这一句话,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等叶栀回过神来,顾忍已经往前走了过去。
      
      叶栀还在下面坐着,过了一会,顾忍也下了楼。
      
      叶栀听到动静,她抬头望去,顾忍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他似乎是洗了澡,黑发有些湿漉.漉的。
      
      在灯光的晕染下,他的肤色冷白,那双如墨一般的眸子,清清冷冷。
      
      但是叶栀根本没有关注顾忍的超高颜值,她的关注点是,顾忍的右手受伤了,她是不是应该帮他夹菜?
      
      顾忍看见叶栀站在那里,问道:“你饿了?”
      
      叶栀本想摇头,但想到她可以帮顾忍夹菜时,她就点了点头。
      
      顾忍不再看叶栀,他径直往前走去,声音缓缓地响起:“给夫人加双筷子。”
      
      顾忍受伤了,又和叶栀一起吃饭,厨师就做了很多菜,满满地摆满了一桌。顾忍和叶栀坐在了对面。
      
      顾忍还没拿起筷子,叶栀就积极地开了口:“你右手受伤了,我帮你夹菜吧。”
      
      顾忍动作一顿,他看着叶栀,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半晌,顾忍缓声道:“不用,我是左撇子。”然后,他就淡定地用没受伤的左手拿起了筷子,开始慢条斯理地用餐。
      
      献殷勤失败的叶栀:“……”
      
      叶栀还是没放下帮顾忍的心思,她一边吃饭,一边抬眼偷瞄顾忍。她发现顾忍只夹眼前几道素菜。
      
      叶栀心想,这样不太好,营养会不太均衡。
      
      叶栀定了定神,拿起放在一边的公筷,夹起一块糖醋里脊,放在了顾忍的碗里。
      
      顾忍低头一看,碗里赫然躺着一块糖醋里脊,在一堆绿色蔬菜的衬托下,格外突出。
      
      顾忍抬起头,叶栀笑着开口:“吃点肉吧,补补元气。”
      
      顾忍眉心跳了跳,他向来不太爱吃这种甜腻的食物。但是他看到叶栀乌黑明净的眼睛时,他一时又不好意思拒绝。
      
      叶栀本来就很自责了,如果他不吃的话,说不定叶栀会更加懊恼。
      
      顾忍僵硬地吃了一块糖醋里脊,然后连吃了好几口米饭,才勉强按捺下这甜腻感。
      
      叶栀看顾忍饭吃得这么快,她以为顾忍喜欢吃,又夹了好几块放进顾忍碗里,顾忍默然看着又多出来的几块糖醋里脊,心情复杂。
      
      叶栀见顾忍不动筷子了,关切地问:“怎么了?”
      
      顾忍僵硬地吐出几个字:“这个太费牙了。”
      
      叶栀哦了一声,她很识趣地夹了一些茄子,放在了顾忍的碗里。
      
      这一回终于不是糖醋里脊了,顾忍松了一口气,他拿起筷子,重新开始用餐。时间悄悄流逝,谁都没有打破这寂静。
      
      他们头一回,一起两人用餐。回到房间后,叶栀收到了经纪人的短信,提醒她明天的广告拍摄不要迟到。
      
      之前原主因为碰瓷顾忍有了一些水花,所以偶尔能勉强接到一些小品牌的代言。
      
      尽管叶栀前世是表演系毕业的,但是她没什么经验,在拍摄前她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
      
      第二天的拍摄进展得也算顺利。
      
      叶栀拍摄结束后,和工作人员礼貌地道谢后,就准备离开摄影棚。
      
      而叶栀不知道,宋冽刚好在她隔壁的拍摄场地,和叶栀不同,宋冽接到的都是奢侈品牌的广告。
      
      宋冽公司给他定位的形象是国民初恋,走的是青春阳光的风格,此时,他穿着一身白色T恤,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和刚开始逼迫叶栀退婚的咄咄逼人不同,现在的他就像是个邻家男孩,对人笑的时候,能瞬间拉近对方和他的距离。
      
      宋冽拍摄完,往化妆间的方向走去,他刚到走廊,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叶栀,刚好往他的方向走来。
      
      宋冽下意识紧皱起眉,脸上一下子带着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他不清楚叶栀就在他的隔壁拍摄,以为她阴魂不散。
      
      他还以为叶栀变了个人呢,果然之前都是叶栀做出来的把戏,想要以退为进。
      
      宋冽上次生出的想法又重新被他压了下去,心里隐约生出自豪的感觉。
      
      宋冽微微低下头,却没想要离开,想等着叶栀纠缠他的时候,他再和之前一样劝几句。
      
      宋冽听着叶栀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是下一秒,叶栀直直地从他的面前越了过去。
      
      丝毫没有犹豫,好像根本就没看到有个人立在这里。
      
      宋冽刚才的想法就跟打自己脸一样,他狼狈地开口,叫了叶栀的名字:“叶栀。”
      
      叶栀这才好像回过神来,视线聚焦,落在宋冽的身上。
      
      当宋冽看到叶栀脸上茫然的神色时,才发现叶栀刚才真的把他给忽略了过去。
      
      这真不是叶栀故意的,叶栀一直在想顾忍的事情,所以走了神。叶栀语气平淡,像第一次见宋冽一样:“有事吗?”
      
      宋冽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他笑道:“你的绯闻对象上热搜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叶栀一听到宋冽的语调,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她就是看不惯宋冽用玩笑的语气来议论顾忍的事。
      
      宋冽继续说着:“顾忍又不在这里,你做这样子给谁看。顾忍事故频出,一看就是短命相,我劝你还是换个人炒作吧。”
      
      叶栀不怒反笑,但是她脸上轻飘飘的笑容看上去好像是在嘲讽宋冽。
      
      宋冽皱了皱眉:“你笑什么?”
      
      叶栀眼底露出鄙夷之色,声音却带着同情:“我笑你明天可能就要退出娱乐圈了。”
      
      叶栀不紧不慢地从包里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着正在录音,叶栀按了一下播放键,手机里传出了宋冽的声音。
      
      宋冽嘲讽顾忍的话清清楚楚地录了下来。
      
      叶栀在宋冽讲完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故意按下了录音键,她看宋冽不爽,他算什么,能和顾忍比。
      
      宋冽顿时有些慌了,还强装镇定:“没有人会相信你。”
      
      叶栀当着宋冽的面,慢悠悠地按下了保存,还拿着手机在宋冽面前晃了几下:“你说要是顾忍的粉丝听到这段话,会不会把你撕退圈?”
      
      宋冽心里清楚,如果这录音放到网上,他的星途尽毁。
      
      叶栀又重新按下了录音,放到宋冽面前:“要是你能说三遍顾忍,对不起,我就考虑把录音删了。”
      
      叶栀看宋冽不情愿的表情,立即做出要收回手机的举动,下一秒宋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顾忍,对不起。”宋冽重复了三遍,一遍都没少,说完之后,宋冽面色僵硬地指了指手机,“你可以删了吗?”
      
      叶栀故意犹豫了好一会,才当着宋冽的面,删除了录音。
      
      整完宋冽之后,叶栀还故作大方地说道:“那我就勉强替顾忍接受你的道歉了。”
      
      说完之后,叶栀也不管宋冽的感受,径直离开了。
      
      -
      
      盛曼别墅的化妆间。
      
      今天下午,盛曼有一场活动。
      
      像往常一样,造型团队在化妆间里等待盛曼,她总是起得迟,几个人百无聊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昨天,我看到叶栀了。”造型师说,“她变漂亮了很多。”
      
      盛曼刚走到化妆间门口,听到叶栀的名字,忽然停下了脚步。她挑了挑眉,靠在墙上,准备继续听下去。
      
      助理说:“可能是因为化妆吧,妆容能很大程度地改变一个人。”
      
      造型师回想起昨天见到的叶栀,她面容干净,眼神清澈,肌肤白得似雪,气质清冷,却又将她原本明艳的五官衬得更为突出。
      
      他摇了摇头:“叶栀的气质和从前天差地别,那不是化妆能做到的。”
      
      气质?听到这个词,盛曼就知道,这几个人口中的话,到底有多可笑。
      
      对于叶栀这个曾经的替身,盛曼可是记得很清楚,初次见面时的确被她的五官惊艳了一番,但很快,盛曼就发现,她不过是庸脂俗粉。
      
      再精致的五官,配上那身艳俗的品味和气质,也都变得不再出众了。
      
      盛曼从小在盛家财阀长大,她的一分一毫都是用金钱浇灌出来的。只有真正被富养长大的人,才能拥有她的气场。
      
      叶栀那样的庸脂俗粉,怎么可能会在娱乐圈混出头。
      
      盛曼见不得他们夸别人,出口打断:“你们在聊什么?”
      
      化妆间安静了一瞬,几个人齐齐回头,看向盛曼,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那股与生俱来的高傲,一如往常。
      
      盛曼只是冷淡地扫了一眼,就没人敢再议论,她走进化妆间,坐在梳妆台前,没一会,经纪人走了进来。
      
      经纪人把今天的行程安排,给盛曼讲了一遍。
      
      “宝格丽的那条限量项链去买了吗?”盛曼近日行程太满,根本抽不出时间去店里。
      
      众所周知,盛曼最喜欢的就是限量,她喜欢独一无二的东西,而且那份独一无二,必须属于自己。
      
      经纪人的声音忽的放轻:“已经被人买走了。”
      
      宝格丽新款的项链,全球限量只有八件,能够买到的人一定要有钱和背景。
      
      “你去问问,到底是谁买走了?”积压的怒气达到顶峰,盛曼的语气骤然变冷,“无论花多少钱,我一定要买到它。”
      
      化妆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僵滞起来,所有人都沉默地忙碌着,不敢开口,生怕惹怒了盛曼。
      
      与此同时,叶栀的房间里多了一个礼物盒。
      
      管家敲开叶栀的门,盒子已经打开,里面放着一条宝格丽的项链,Serpenti系列蛇形项链。
      
      蛇头是橄榄绿的宝石,蛇身则用钻石点缀,在阳光的照耀下,钻石熠熠生辉,绿宝石瑰丽璀璨,生命力十足。
      
      宝格丽珠宝的蛇,象征着永恒的青春。
      
      这条蛇形款项链,全球限量8件,而亚洲地区只有一件,被首富夫人买下,送给她的儿媳做见面礼。
      
      顾首富和夫人现在人在国外,他们还未见到叶栀,所以用礼物表达心意。
      
      送来的不仅仅是宝格丽那条亚洲地区唯一一条项链,还有一张银行卡。
      
      顾老爷子的暗示很明显,顾忍又出事了,看来是花钱的力度不够大。
      
      既然钱花的太少,那就再多花一点吧。
      
      首富之家,有的是钱。
      
      叶栀吸了一口凉气,莫名感觉到压力很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