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游戏第一天 ...

  •   【——尊敬的市民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纽约时间下午3时18分,持续为您播报“平铁之乱”最新消息。】
      
      【——8月23日,由英雄红大人率领的反抗军出其不意,率先出击,迅速突破了暴君铁富人的防线,成功瓦解臭名昭著的马克军团。】
      
      【——双方激战一小时后,铁富人拼死抵抗,狼狈出逃,现已不知所踪。】
      
      【——尊敬的市民朋友们,共建和谐城市,从你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大家做起,如有暴君铁富人线索,欢迎举报,真假不限,奖励多多。】
      
      ——任务发起人:
      纽约城告示牌
      
      “真的假的?!!暴君倒了——”
      
      “苍天有眼!!!”
      
      “都是报应!!!”
      
      正是傍晚时候,人流密集,几乎是通告刷出来的一瞬间,城门口就密集的围了一圈人。
      
      这其中有拍手称快,真心实意欢迎暴君倒台的npc们;
      
      也有隐藏在npc之中,摸着武器或是帽沿,评估任务等级和奖励的玩家。
      
      但这些和阿言都没什么关系。
      
      在没有接触到辣鸡游戏,人生的前半段时间里,阿言一直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生赢家。
      
      饿了有吃的,渴了有喝的,虽然没有对象,但无聊了有钱网购。
      
      不快乐吗?
      
      就连刚毕业,正为自己的居无定所感到发愁时,就被告知父母早已经帮着买好了房,可以放任她去持续咸鱼。
      
      阿言感动的啾了啾爸妈,打包了行李,开开心心去看房。
      
      心情当然是愉悦而膨胀的,小姑娘长这么大,还没想过真的能有个自己的房子呢。
      
      她站在门口,认真的抬头看门上漂亮的贴画,伸出手压了压。
      
      那是一张极漂亮的“福”字,贴的端正,在门中央,大约是妈妈的手笔——她过年的时候总是喜欢那样。
      
      阿言没打开门,但一瞬间弯起眼睛。
      
      她猜测屋子里面一定也是很漂亮的模样,应当有高高的落地窗和洁白的墙壁,阳光微洒,窗明几净。
      
      带着这样的期待,和一点点小的雀跃,她很开心的把门推开。
      
      此处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门里面有点内容。
      
      倒不是什么毛骨悚然或者难以接受的东西,就是不免让人感到惊讶。
      
      那是一个异次元的空间,在踏进去的一刻,阿言被告知她触发了SSS级秘密任务。
      
      限制不大,奖励丰厚的那种。
      
      阿言说我有吃有喝,没车有房,不想做秘密任务。
      
      狗任务告诉她,对不起玩家同志,您的异次元空间已经搭建好,您现在负债三千万,要么打工,要么还钱。
      
      阿言说那我还是打工去吧。
      
      在一段时间后,阿言也渐渐明白了一点这个任务的构造。
      
      它大约是类似于大型游戏的一个体系,只不过并不对外发行,还有一点点自主意识,会随机挑选可以进入的人。
      
      在里面做的任务足够了,可以兑换时间点,也可以兑换金钱。
      
      ——时间点是让人能够回归现实世界的东西,而金钱则可以兑换现实世界的货币。
      
      都是好东西。
      
      小姑娘一开始其实是有点忐忑的,毕竟这样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总是让人没什么底气。
      
      后来发现这游戏可能是在吃屁。
      
      大概是因为任务也是要根据宿主的天赋随机发布的原因,在阿言的印象里,她的任务和别人不太一样。
      
      她见过的玩家其实不多,因为大家大多都是行色匆匆的,为了一个高级boss或者藏宝点来回奔波。
      
      她就很佛。
      
      也不是没有给她分过打boss的任务。
      
      那是个身高五米的巨型变异种,丧尸副本里的,阿言扒着墙看过它几眼,发现它自己可能就能顶得上一个丧尸围城。
      
      小姑娘试图点放弃,后来发现任务很狗,放弃一棵丧尸之后,你可能会直接得到一片森林。
      
      知道这个消息后,阿言坐在安全点,噎了好一会,走了,倒是没哭没闹,毕竟撒泼业务不被受理。
      
      她回去后懵了两天,后来便日日常来,打卡一样,站在安全点里,扒着墙,看一眼就走。
      
      风雨无阻。
      
      毕竟也不能不来,会被判定消极怠工。
      
      在双方差距如此之大,玩家又如此努力的情况下,这个任务居然拖了三个月之久。
      
      这已经是一个任务最后的期限了,如果失败的话,据阿言猜测,系统可能会损失一些能量。
      
      这显然是它不愿意看到的,而每一个被它用各种理由拖进来来的宿主,它显然也不愿意放弃。
      
      到最后——阿言并不知道它的能量判断标准是什么,总之在最后一天里,系统额外给她发了一个任务。
      
      【任务内容:玛莎夫人家的花开了,她想要把它们做成美味的鲜花饼,可是她的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去摘花,有人能帮助她吗?】
      
      【任务目标:请在一天内为玛莎夫人摘一百朵花。】
      
      阿·咸的一批·言:我可以!
      
      这种任务阿言就很喜欢做。
      
      她负债三千万,兢兢业业打工做任务,非常勤奋,尤其是后来发现赚来的钱上交给系统一部分,另一部分自己回去后花也没人管后——
      
      害,真是瞌睡了就送枕头,这下工作也有了着落。
      
      这些只是系统为个人颁布的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对于所求较多的玩家来说,他们还可以刷一些额外的任务——就像城门口告示牌上的那样。
      
      任务给的奖励往往丰富,但难度也不小,对于工资够花之后,对奖金就有点无所谓的阿言来说。
      
      那不是她能够得到的东西。
      
      只不过今天这个任务倒是让阿言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它很大方。
      
      一般来说,任务给出的奖励虽然丰富,但也没有到【真假不限,奖励多多】这样的程度。
      
      这个“铁富人”大约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不过说起来,“铁富人”这个称呼,如果去掉一个字,变成“铁人”的话,阿言大概会对他相当的有好感。
      
      害,理由大家都懂得,“铁人”这个名字所对应的,总是一些让人非常喜欢的角色。
      
      但这些和嗦冰棍的小咸鱼都没什么关系。
      
      对于新任务是:
      
      【请在三个月之内嗦完两千根冰棍,测试冰棍口感,并告知薇薇安小姐如何改进冰棍配方。】的阿言来说。
      
      还是嗦冰棍比较重要。
      
      平心而论,薇薇安小姐手艺很好。
      
      她在纽约街头开了一家冰淇淋店,开了有好几年了,产品都是由她自己制造,研究,并且改进的。
      
      她做的冰棍酸甜可口,花样繁多,十分受到纽约市民的欢迎。
      
      可不知为何,即使薇薇安小姐有这样好的手艺,她的冰棍近段时间来销量还是下降了一些。
      
      阿言猜测这可能是冬天要来了的原因,可她不能说。
      
      毕竟大家都要恰饭的嘛。
      
      一开始接到任务后,阿言也确实是恰饭一样嗦了一段时间冰棍,但嗦着嗦着,就有点嗦不太动了。
      
      嘴巴疼。
      
      走在回家的道道上,阿言边流眼泪,边嗦这一天的第十六根冰棍。
      这也是她从前计算好的,任务完成的最低限度。
      
      当冷冰冰,红彤彤,还冒着丝丝冷气的冰棍棍只剩棍棍的时候,毫不夸张的说。
      
      ——在悠长湿冷,萧条凄清的巷道道里,阿言有一瞬间,几乎听到了男神铁罐罐啵啵她的声音。
      
      垃圾桶在巷道的尽头。
      
      因为工作普通,在纽约城里,阿言只被分到了很普通的居民房。
      
      离热闹的城区有一点点远,但很安静。
      
      阿言很温情的咬了一口没了冰的宝贝棍棍,又忍不住亲了它一口,抬起手臂,根本等不到走到垃圾桶前,就快速把它朝垃圾桶方向扔了出去。
      
      木棍与铁皮相撞,打了一下滑,沉闷的“咚——”了一声。
      
      没扔进去。
      
      阿言捏捏手指,不好意思的走近一点,准备再来一次。
      
      就听到空气里又是沉闷一道声响,伴随着极尖锐的摩擦声。
      
      先是木棍滑过垃圾桶,掉到了一块不知名铁皮身上。
      
      那团铁皮已经破烂了,但不甘心似的,恶狠狠挥了一下,木棍棍就被他打飞,同时飞出来的还有他破烂的手臂。
      
      气氛有一点的尴尬。
      
      铁皮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伫立在垃圾桶旁边,仿佛凝固了,又仿佛与空气融为一体。
      
      被他甩飞出去的破烂手臂,倒没有主人那么多羞耻的小心思。
      
      它踉踉跄跄的滑行了一段时间,就乖乖的停下,停在在一双浅棕色的鹿皮小靴子面前。
      
      那是城里的姑娘们常穿的鹿皮靴,品质不算最好。
      
      但跟一堆破烂比起来。
      还是破烂比较委屈。
      
      窄道道里光线暗,阿言弯下身子,把铁皮破烂捡起来看。
      
      等到看清楚它的模样,阿言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很茫然的神色,仿佛也凝固住了。
      
      那是一只磨损的非常严重的机甲手臂,很多地方都断了,关节处被烧成了焦黑色,看起来风尘仆仆。
      
      唯有从缝隙里露出来的一点金灿灿,又或者是红艳艳,让人想到熊熊燃烧火焰,或是云层下骄傲盛开的阳光。

  • 作者有话要说:  抱住所有来看文的宝贝们,
    啾啾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