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原身不在学校住,她走读,住在离学校五百米左右的老小区里。
      房子是原身妈妈留下的,当年她也是在这个学校的念的高中,为了方便一些,便在这附近买了处房子。
      
      原身妈妈在她八岁那年去世,两年后她爸爸领回家了一个女子,以及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
      薄启越对原身态度一直都是漠不关心的,尤其是娶了媳妇后,他对原身的态度越发冷淡。
      好在薄老爷子一直护着这个孙女。
      
      上了高中以后,原身偶尔周末会去看看爷爷外,其他时间便住在这处房子里。
      
      薄然回到住处刚过十二点,她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西红柿,两个鸡蛋,几个辣椒和切好的肉片。
      香气很快溢满了厨房,薄然关掉油烟机,把西红柿炒蛋和辣椒炒肉放在桌子上。
      
      她坐下的时候,已经感觉肚子快要闹革命了。
      在修真/世界中,筑基过后修士们可以辟谷,不会再吃凡人的五谷。
      
      说起来薄然,几百年没怎么吃过饭了。
      原身一个人生活惯了,厨艺好的没话说,她按照记忆里的步骤,虽然做出来的味道,比记忆里的差了点什么。
      但是!在薄然这儿,已经够好吃了。
      
      吃饱喝足,洗完澡后,薄然一脸满足的躺在床上。
      
      其实话说回来,现代的生活比她修真/世界简单又安逸。
      人与人之间也没那么多的算计,以及——那道世人都无法跨越的偏见。
      
      正邪不两立。
      
      这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正邪,人人都是一样的。
      
      她睁着眼看天花板,灯光柔和,并不怎么刺眼,没多久眯着眼睡了过去。
      
      一下午的放风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晚自习是六点开始,八点半结束。
      八点半还太早,薄然会学到晚上十点左右回家,回到家简单收拾好,看书再看到十二点,这才上床睡觉。
      
      薄然到教室的时候,五点左右,时间算比较早的。教室里的人不多,加上刚来的薄然,还不到五个。
      
      她停在自己的桌前,视线落在桌子上,眉毛微微一皱。
      
      桌子上的东西很乱,连个放东西的地方都没有。薄然没有收拾桌上的书,把书包放进桌洞里,趴在桌子上,低头把玩着卡在书里的纸条。
      
      纸条是书中专门跟女主不对付的路瑕写的。
      
      “你桌子上的书,是我扔地上的。”短短的一句话,下面写着两个字——路瑕。
      字里行间透着挑衅和嚣张,显然路瑕也知道,薄然性子软,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
      
      在原书的剧情中,女主看着这一幕是没什么反应的,然后把桌子上收拾好,开始学习。
      这些年路瑕看不惯她,女主早就习以为常了,久而久之对于路瑕的挑衅,她直接忽视掉。
      
      在宠文里,各路来挑衅女主的反派配角们。
      都是用来留给男主来宠女主的,其中挑衅女主最多的路瑕,可是推动男女主感情的大功臣。
      
      然而薄然不是原女主,没有那么好的脾性,她在修□□待久了,再好的脾性也被磨没了。
      性情乖张,手段狠辣,睚眦必报。
      
      薄然越生气,表现的就越平静。
      
      系统实在是不放心薄然的作风,提醒了句,“宿主,微笑微笑,千万不要崩女主人设。”
      
      闻言,薄然目光从纸条上抬起来,唇角微微上扬,眸底闪过一道冷厉的光。
      
      上次在她跟前这么嚣张的人,似乎是她给扔进蛇窟了。蛇窟顾名思义,里面都是蛇,扔进去的东西都进了蛇的肚子。
      
      过了这三个月,等到高考结束,剧情结束后。新帐旧账她非得跟路瑕,好好算一算。
      
      班上的人,陆陆续续都来了。
      
      薄然的同桌叫文慧,长相清秀,是个安静的性子。她坐下后,见薄然懒懒的趴在的桌子上,人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桌子上的书随意的摆放,薄然也没有收拾。
      
      “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文慧声音很小,她眼神关心的看向薄然,见薄然冲她笑了笑,她声音这才大了一点,“对了,你的书掉地上了,我帮你捡了起来。”
      
      薄然偏过头,浅笑道:“谢谢,我没事。”
      
      文慧视线落在薄然手里的纸条,看清内容后,她迟疑了片刻,“那个,你要小心路瑕,她似乎跟校外人士有接触。”
      
      薄然唇角轻微上扬,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兴趣,语气温柔极了,“好的,一定会小心点的。”
      
      声音明明柔的不能柔了,可文慧硬是听得后背发凉。
      她抬头看了眼薄然,头顶的灯光洒在她的脸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明媚而美好。
      
      傍晚的温度似是有点低。
      见薄然懒懒的趴在桌上发呆,文慧也没再说什么,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也没有再打扰她。
      
      虽说他们是高三生,离高考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但科科几乎满分,全校第一的薄然,发呆的资格还是有的。
      她们不一样。
      
      “宿主,你快起来看书,不要发呆了。”上课五分钟后,系统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它声音有些急,见薄然还是懒洋洋的模样,只是脸上的笑意有浓了一些,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
      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宿主,女主薄然是个好学生,课上是不会发呆开小差的。”
      
      薄然轻飘飘的哦了一声,微微歪着头,神情认真的说道:
      “可是我没开小差呀,我只是有点难过……女主好委屈呀,被那个路瑕这么欺负,我心里替她难受,难受的都学不进去了。”
      
      说是难过,它可是半点难过也没听出来。
      刚想冷哼嘲讽一下,系统听到薄然的声音问道,“对了,这样我这不算崩女主人设吧?”
      
      系统沉默了片刻,说道:“不算。”
      
      听到不算,薄然眸光闪了闪。
      
      前一刻系统主动提醒她,说上课期间女主发呆开小差是崩人设,可是她随口那么一提,说自己不是开小差,只是被路瑕欺负的难过的学不下去。
      
      再问一次,系统就说她不崩人设了。
      真是有意思。
      
      薄然趴着没动,保持着刚才姿势没变,手中的纸条往前移了移,正好可以让窗外的人看清内容。
      
      教室的后门外站着一中年男子,唐广看起来四十岁上下,头顶有些秃,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他蹑手蹑脚的趴在后门上,看了大概有四五分钟的时间,目光在摸鱼的学生身上停留了一会,心里默默记下他们名字,打算找个时间谈谈心。
      
      薄然坐在的地方,从后门的方向看过去,正好是个视线盲区。
      
      唐广伸着脑袋又看了几分,感觉脖子有些酸,这才不再趴着后门往里面看了。
      
      他放轻脚步声,走的很慢,目光一直盯着教室内的情况。
      
      走到第二个窗口时,唐广目光落在了第四排靠窗的位置上,桌子上趴着一个人。
      他眉头轻皱,心想薄然这孩子学习也太用功,都累趴下了。
      
      走到薄然的那扇窗口停下,想着得叮嘱一声,学习还是要注意劳逸结合。
      站在窗外,他刚要开口,目光顿住,看到薄然手中的纸条。
      
      眉头越皱越紧,纸条上的字一一映入他眼中,怒火一下子就燃起来了。
      呵!这是哪儿不长眼的混混,竟然敢威胁他的第一名。
      目光下移,他看到了两个字。
      
      路瑕。
      二班的路瑕,就在他班隔壁。
      
      高中三年,薄然占据学校第一名不动摇,而路瑕则是占据学校第二不动摇。
      其实,高一的时候 ,薄然跟路瑕是同班同学,班主任也是唐广。
      
      一想到路瑕,他脑壳子都疼。
      
      路瑕这孩子,性格骄纵,还不服管教。
      一开始隔三差五就逃课,后来逃课被教导主任给抓到了。
      
      教导主任恰好是教他们的政治老师,故意激她,说让她能不能跟她同桌学学。她同桌就是薄然,全校第一,科科几乎满分。
      
      路瑕看薄然更不顺眼了,但还是成功的被激到了,成绩一路飞跃。
      高一期末考试,她更是考了全校第二。
      第一仍是薄然,从高一到高考从未变过。
      
      路瑕对薄然不服气,各种看不惯她,再加上有旧怨。旧怨只是路瑕单方面的,原女主压根就不知道。
      好在女主薄然性子好,一般都不跟路瑕计较。
      
      按说路瑕这个成绩全校第二,高二分班本来是划到一班的,但是她硬生生的去了二班。
      
      一中高三理科班一共有十个班,班级从一班到十班,一切显而易见。
      
      在一班,有薄然,她怎么也成不了第一。
      不是她对自己没信心,实在是,在成绩上,她也努力过,从一个成绩中等努力到了全校第二。
      再往上,真的有心无力。
      .
      
      唐广站在窗外,正好遮住了楼道上的灯光,一道阴影落在薄然的眼前。
      
      薄然转向窗外,看到站在窗外冲着她笑的和蔼的老唐。
      她愣了愣,把手中的小纸条抓进手中,身体向后靠了靠,正好露出桌子上凌乱的一面。
      
      薄然一直都是不择手段,实力弱的时候就装委屈,实力强的时候就硬杠。
      过程无关紧要,只要结果是她想看到的。
      
      她轻笑了一下,面上带着点不好意思,“老师,我我——”
      
      话还没说口,唐广打断了她的话,“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
      
      文慧听到窗外传来老唐的声音,身体蹭的一下坐正了。
      
      唐广话刚落下,就看到桌面凌乱的场景,眉头皱了皱,想到他刚才看到那张小纸条上的内容。
      连猜都不用猜,这妥妥是路瑕干的。
      
      “没有,”薄然笑的有些勉强,她见唐广目光落在桌子上,解释道:“刚才书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唐广看到薄然眼里的闪躲,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这事路瑕跑不了干系。
      
      “纸条给我,”唐广伸出手,低头对上薄然茫然的眼神,心里又叹了口气,薄然这个孩子就是太好说话了。
      
      作为好学生的薄然,当然要听老师的话了。
      乖乖的把纸条交给了老师。至于路瑕会发生什么,这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然后,还不让维护女主风度的薄然,主动替路瑕求情道:“老师,其实路瑕也不故意要扔我的书本的。”
      
      老唐生气了。
      
      他转身走到隔壁的二班门口,目光望向教室里,发现人不在教室。
      
      现在是上课时间,人却不在教室里。老唐心里憋着一口气,回到办公室,看向二班的班主任说道:“老李,路瑕请假了吗?”
      
      老李放下手中的笔,抬头问道:“她现在不在教室吗?老唐,你找她是有什么事吗?”
      
      老唐叹了口气,把路瑕欺负薄然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老李。
      
      老李担着一班的语文老师,对薄然这个乖学生一贯很喜爱。
      
      他直接站起身来,拿着手边的教案,看向老唐说道:“我去教室看看。”
      
      晚自习上到第二节课时,路瑕一推开门,看到班主任在讲台上愣了愣,她很自然的说道:“老师,我刚刚去厕所了。”
      
      老李站起来,走到教室外,低头看了路瑕一会儿,戳破他的谎话问道:“上厕所上了一小时?”
      
      路瑕见状不好,赶紧做出一副痛苦的模样,手捂着肚子说道:“老师,我拉肚子,不行了,我还得去厕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