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特殊的超度技巧》浮云素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1 12:05: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我在汉代养猫》已开!
    武帝建元二年,张骞出使西域
    回来时,不仅带了胡麻、无花果、甜瓜、西瓜、胡萝卜、香菜……
    还带了一个人与一只喵
    #江观潮在汉代种田做菜养猫的日子#

  •   南都市位于长江以南,按地理书的说法,属亚热带季风气候,不到六月,已是骄阳似火,街上车水马龙,往来之人众多,大多穿短袖,有些怕热的老人家甚至穿件大白无袖老头衫,下身度假风大裤衩,拿着蒲扇在悠哉悠哉走,很有闲云野鹤的气度。
      
      在众多恶热人中,西装革履的张晓明格外显眼,衬衫扣子都一丝不苟得扭到了最上一颗,简易领带的结紧挨洁白的衬衫尖领,外套被烫得平整,套在最外层。
      
      他的打扮同在四大供职的业内精英一模一样。
      
      只可惜他并非走在高楼林立,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的中心商圈,而是走在南都城中北部的风景区。袅袅的香烟由远而近,随风弥散,黑瓦红墙堆砌而成的寺庙在层层叠叠的树间若影若现。
      
      行走在山门前平坦大道上的,多是打遮阳伞,戴各色太阳镜的游客,要不就是怀抱装线香纸袋的善男信女,凡是同张晓明打照面的,都不由回头,看他一眼,心中揣测他来此地的意图。
      
      人们怀疑的、不解的、兴奋的、充满猜测的眼神,对张晓明毫无影响,他在山门前站定,抬头看清代乾隆皇帝亲手所题的牌匾。
      
      摄山清凉寺。
      
      张晓明深吸一口气,吸入混杂着线香榆树皮气息的空气,几乎热泪盈眶。
      
      那些鬼东西,终于不见了!!!
      
      ……
      
      张晓明拥有一个让大多数人羡慕的职业——美食主编,他头上悬挂着许多名头:知名美食自媒体、赏味师、厨艺大师、美食评委、在行美食行家等等……
      
      对这职业,现代人有一共识,就是说他们“不是在吃,就是在去吃的路上”。
      
      这话说得也没错,不过除了吃之外,张晓明还有许多工作,比如说帮杂志写评论,在微博上列出推荐餐厅名单,采访知名厨师等等。
      
      他身兼多种技能,运营自媒体、给美食照片p图、写一手令人食指大动的文字,这些都难不倒他。
      
      除此之外,张晓明在行业立足的关键还有一点,就是他有一根精妙无比的舌头。
      
      人能品尝到酸甜苦辣等诸多滋味,是因为有味蕾,味蕾是味觉的感受器,神经将滋味传递入大脑,才能产生滋味认知。成人的舌头上大约有3000个味蕾,随着年岁增长,味蕾数量逐渐减少,对味觉的敏感程度也越来越低下。
      
      所以很多老年人才喜欢吃重口味的食物,只有重口味的食物,才能让他们品出味。
      
      张晓明的味蕾比寻常人多一些,而他能分辨出的滋味也远远高于人的正常值,吃一盘菜,大部分人只能分辨出好吃还是不好吃,但是他却知道其中放了什么调味料,在吃多了美食后甚至清楚,如何调配比例,才能让菜变得更好吃。
      
      万能的舌头让他在行业内混得如鱼得水,只要是他去过,给出好评的店,都会引得老饕蜂拥而至,而店家也会以此作为宣传名头,大书特书,他经营的微信公众号有不知道多少人订阅,他的微博粉丝,更是以千万来计数,甚至是他出版的美食指南,销量都非常高。
      
      这一工作给他带来了金钱与名声,再加上张晓明年轻长得又不错,甚至还吸引了一大批青春靓丽的女粉丝,说他是人生赢家也不为过。
      
      然而从上周开始,人生赢家先生有了一个小小的烦恼。
      
      他好像可以看见那些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了。
      
      ……
      
      上周末,张晓明如约来到一家烤鸭馆,这是家新店,开在市中心商业地带,因宣传手段得当在中青年人中很有人气,此店号称烤鸭方法乃是不传之秘,传自当年的老北平便宜坊烤鸭。填鸭的高粱面肥干比例,黄酒干榨的时间都很有学问。
      
      对这种忽然冒出来的,打着老牌旗号的新店,张晓明其实很看不上眼,都是混厨师圈的,他即使不做菜,美食编辑的名头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便利,对圈内师承很有研究。
      
      北京填鸭是老牌菜,但凡是叫得上名字的流派,都做了几十年上百年的鸭子,这家新店他打听过了,没有师从任何一老人,以前在业内也没有名声,更是没当过学徒,北平老便宜坊更是无稽之谈。
      
      且别说他一叶障目,说什么中国第一的烤鸭,根本不可能!
      
      竟然还邀请他去,够胆!
      
      张晓明就是抱着羞辱那店,大书特书差评的心情去的。
      
      ……
      
      店内人很多,老板专门给张晓明留了一包间,两名厨师、五位服务员,都专注服务他一人,那店年轻的老板更是在一旁作陪。
      
      “咯吱——”
      
      一口咬断片下来的皮块儿。鸭子皮烤得酥脆,棕红色的纹理十分漂亮,轻薄的皮层中凝聚着满满的油脂,透过亮棕色的表皮甚至能看见肌肉的纹路。
      
      果木的香味沁入皮肉,油流淌进他的唇舌,那油水油而不腻,透着一股果木特有的淡香。
      
      “如何?”年轻的老板在他身边陪笑,这人长得平庸,眼中也并没有甚坚毅的、智慧的光芒,总而言之,长得路人甲,气质也无甚出挑。
      
      张晓明没有说话,鸭皮、鸭肉、鸭脖、鸭翅、甚至连鸭屁股都吃了,而包裹鸭肉的甜面酱以及面饼更是统统品尝过,不仅和肉混在一起吃,还单挑出来。
      
      老板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他以为张晓明与那些食客一样,都被这鸭子的味道折服了!
      
      谁知道张晓明放下筷子,以温文尔雅的脸面对他,舌头却跟淬毒的刀子一样,在他的心上躯体上留下无数痕迹:“味道勉勉强强,”他笑了一下道,“连酱料都偷师了才有这味儿,可见你真是没有天分,不如解甲归田,直接退出厨师界吧。”
      
      年轻人的笑容僵硬了:“张先生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偷师了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吗?”他摇摇头道,“老北平便宜坊确实有传人,名满天下的全聚德烤鸭便是便宜坊的一名学徒开的。”
      
      “不过厨师之间有高低优劣之分,只要是做成连锁店的牌子,都无法保证每一家店都能做到原汁原味。”
      
      “我不才,吃过谢老师傅做的烤鸭,他正是全聚德第三代直系传人。”他嘲讽一笑道,“且别说是填鸭的手法,就算是酱料的材料都一模一样,只不过发酵时间以及烘烤手法有所欠缺。”
      
      “想要掌握具体的时间,需要大量反复的练习,以及出色的天赋,这些东西都不是随随便便能复制的。”
      
      看着眼前年轻人面色发白,他露出了鬼畜的笑容道:“等着身败名裂吧!”
      
      在循规蹈矩到甚至有点古板的厨师界,偷师是最严重的罪名,若只是被同行排斥,想要勉强开店似乎还能支撑住,但如果被笔杆子好的美食主编一宣扬,那就跟明星在嘎纳电影节红毯上穿了假货一样,是要“遗臭万年”的。
      
      很可惜,张晓明不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对行业渣滓更是不假辞色。
      
      竟然想瞒过我的舌头?
      
      张晓明微笑:做梦去吧!
      
      ……
      
      当时羞辱一时爽,回家以后火葬场,张晓明遇见了各种怪事。
      
      打开家门,只见屋内陈设不负光鲜亮丽,尘土累积,蛛网遍布,地上有老鼠、壁虎、蜈蚣等多足虫爬过,又有冲鼻的霉气。
      
      张晓明:???
      
      这哪啊!
      
      等关门再开一次,又成了他家。
      
      夜间睡眠也不安稳,辗转反侧,夜不成寐,即便是入了梦都觉得有甚重物躺在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早上起来,眼下黑青一片,整夜整夜似都没有睡着。
      
      还有什么鬼打墙,凉气从脚底起,打开水龙头流出猩红色液体等等,数不胜数。
      
      张晓明:“这、这是撞鬼了?”他先有点怕,但随后,完善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压倒了一切,尤其是看了几期《走近科学》之后,他更加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科学的力量,一切怪力乱神都不可撼动他!
      
      但是,过了几天,事情又有了质的转变。
      
      他不仅撞见鬼打墙,还能看见鬼了!
      
      ……
      
      张瞎子不是瞎子,但为了生计,他得时时刻刻戴小圆墨镜,手上还拄着根盲人杖。
      
      都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祖师爷说了,修道人都要承受五弊三缺,五弊指鳏、寡、孤、独、残,三缺指钱、命、权。他觉得吧,自己何止承受其中之一,他老而无妻、手头无钱、权利更不用说,都承仨了!
      
      但是肤浅而知识贫瘠的客户,就觉得道人得是残的,断手断腿勉勉强强,是个瞎子最好,瞎子简直就是半仙啊!
      
      所以他不得不伪装瞎子,时间久了,也有半仙的风度,在这天桥一块很有名气。
      
      今天早上,他迎来了第三名客人,这客人挺奇怪,不是对算命好奇的小情侣,也不是迷信的老爷爷奶奶,更不是为前程求个安心的学子。
      
      西装革履的张晓明面带憔悴之色道:“听说你能见鬼?”
      
      张瞎子伸出手指抬了一下小圆墨镜道:“活人不见,死人见。”
      
      “我这招子,看不到活的人,但阴间之人,黑白无常,都是能见到的。”
      
      “真的?!”张晓明眼睛一亮道,“那你能看见她?”手一指,长头发白裙子的姑娘咯咯咯咯咯咯地笑了。
      
      张瞎子默默抬了一下自己的小圆眼镜,这,行骗这么久,他还没有见过真神经病。
      
      骗小情侣就罢了,骗神经病,就不太好了吧?
      
      所以他诚恳道:“这位施主,我没有看见,你火气旺盛,五行属金,身怀罡气,寻常鬼怪不得近你身。”
      
      张晓明勃然大怒:“胡说八道!”
      
      如果鬼怪不近他身,他床上的鬼婴是什么,厕所里沉思的苍白宅男是什么,天花板上悬挂的小姐姐是什么,拽着他西装外套的白裙子是什么?!
      
      都是他的幻觉吗?!
      
      怎么可能!
      
      张瞎子:“……”
      
      哎,怎么就生气了?
      
      “可能是贫道道行不够深厚,不得见你身旁鬼怪。”张瞎子想,据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他要是被打了,倒霉的是自己,不如说点好的,将他搪塞过去算了。
      
      “施主若心有疑问,不过往北方走三百米,贫道观你三火,见与那地交相辉映,怕是有大机缘。”
      
      张晓明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开启导航,往北方走。
      
      五分钟后,一张蓝色的大路牌悬挂在他的头顶上,蓝底白字,分外明晰。
      
      清凉寺风景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