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牢狱的那些年》圆圆的圆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12 08:15: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仙家手段 ...

  •   贺明几人后背一寒,头皮发凉,觉得像是被什么凶兽盯上了似的,成为人家口里待撕咬的食物。
      
      牛大壮在少女盯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脑中不由浮现出那具被吃的一点肉屑都没剩下的骨架,整个人瑟瑟发抖,冷汗一滴滴的顺着下巴滴了下来。
      
      然而更令他心跳加速,恨不得将自己抽晕过去的是那个之前没被他们放在眼里肆意奚落的男童突然发出的声音。
      
      “山神大人,是那些坏人在闹事。”卓白清脆的童声在大殿响起,同时小手指着对方,“他们想抓这个大姐姐。”
      
      “更可恶的是,他们踢坏了门,还想打碎您的神像!”
      
      卓白的小胸脯气得微微鼓起,脸上的婴儿肥随着他的话一颤一颤的,看的人特别想上手捏一把。
      
      沈露白闻言面色古怪的看了气愤填膺的小男孩一眼。
      
      这孩子,意外的会抓重点呢。
      
      抓她事轻,对山神不敬事大,也不知这孩子是自然黑还是直觉敏锐。
      
      不过不管是哪样对她都没有坏处,沈露白的脑子终于从恐惧忧虑中挣脱开来,双目一红,对着供桌上的小姑娘哭道,“山神大人,还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
      
      眼角余光瞥见那不到一分钟就被吃的干干净净一点残渣都没剩下的盛放食物的盘子上,沈露白声音一顿,“信女回去后一定为您大力宣传,发展信众,给您送来无数好吃的。”看见少女又亮了一个度的眼睛,沈露白愈发坚定了心中的某个念头,坚定的承诺,“大量的!”
      
      祝竜从供桌上跳了下来,脖子上挂着的铜铃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一道清越的铃音。
      
      她眯着眼睛,舔了舔嘴角,“你们.......想怎么死?”
      
      生吃,烧烤,烹煮,油炸.......
      
      祝竜脑子里已经转过了十几种吃人的方法。
      
      “山神大人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了。”牛大壮一紧张,一股热流从□□流了出来,熏人的尿骚味瞬间传遍整个大殿。
      
      他周围方圆三米以内顿时空了。
      
      祝竜嫌弃的蹙了蹙眉,顿时没了吃他的欲望。
      
      开玩笑,她也是有洁癖的好吗。
      
      这么脏臭的两脚食物,就算她不挑食,也下不去嘴呀。
      
      祝竜挥了挥衣袖,平地刮起一道风,卷着那令人呕吐的骚臭味冲出了窗外。
      
      “哗啦哗啦。”窗户被刮开,殿外的雨声没了阻挡带着湿冷的气息瞬间传了进来。只是奇怪的是,如此大的大雨,却没有一滴雨水从窗户外落进来。
      
      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雨水隔绝在了外面,令这间大殿滴水不进。
      
      注意到这点的贺明瞳孔一缩,不期然的想起了他那颗被同样隔在半空的子弹,心中一沉。
      
      贺明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枪,虽然心中万分不想相信这个看起来白软娇俏的小姑娘是个山神,可发生的种种不能用科学解释的异象却不得不让他承认。
      
      --他们今天踢到铁板了。
      
      贺明恨恨的瞪了一眼鼻涕眼泪齐出的牛大壮一眼,怪他怎么没提前告诉他们这里有山神。
      
      可贺明却忘了,明明在上山之前牛大壮就已经说过奉灵山有神灵,是他鬼迷心窍利欲熏心不相信罢了。
      
      贺明看着少女的视线在他们中转了一圈后停在了他身上,一步步朝着他走来,强大的求生欲让他忘记了恐惧,朝着对方开了木仓。
      
      “砰,砰,砰,砰。”
      
      尖锐的枪声几乎没有间隔的响了四下,贺明边开枪边挪到了窗户旁,一手扒住了窗沿。
      
      早在觉察出那少女的异常时,他就在心中计算起了逃跑的路线。
      
      大门那里人太多,还有牛大壮堵着,不好跑,好在牛大壮吓尿后为了避味他下意识的选择了靠窗的位置,现在只要他奋力往下一跃就能逃出大殿。
      
      大殿外面是山林,还下着大雨,多少能拖延一下她的.......吧。
      
      贺明就这么跳出窗户,逃进了大雨倾盆的夜幕中,不一会就不见了身影。
      
      “山神大人,他跑了。”卓白见山神大人盯着浮在她身前的四个小圆桶,仿佛被它们吸引了全部的心神,不由着急的出声提醒。
      
      “放心,他跑不了。”
      
      祝竜眼神都没挪动半分,一点也不把逃跑的男人放在心上。
      
      这座山都是她的地盘,她不同意他又怎么可能跑的了。
      
      况且.......外面还下着雨。
      
      这人是真不会挑地方和时机。
      
      “可是........”卓白睁大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欲言又止。
      
      您再看下去,剩下的那些人也要跑了呀。
      
      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又像是终于看够了那几颗形状奇怪的铁片,祝竜一挥手,那些浮在半空的子弹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嗖嗖”的钻入了想要逃跑的几人体内,正中心脏。
      
      五名大汉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喉咙吐出血沫,鲜血不一会就染湿了身下的青石板砖。
      
      来了七个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被她用那些不知名的铁片杀死了5个人,逃了一个,还有一个吓晕了。
      
      “小卓。”祝竜对候在一旁的卓林喊道。
      
      “小人在。”
      
      “将那几个死人清理一下,我去抓逃跑的那个,回来一起吃。”
      
      “好的,大人。”
      
      卓林从善如流的应声,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说的事情在旁人听来是多么可怕又不合常理。
      
      沈露白抿了抿唇,眼中闪过几分挣扎,最终选择了沉默。
      
      那些人,该死。
      
      她上个月大学刚毕业,和同学一起去流城旅游,没想到逛夜市的时候遇到了人贩子,被他们一路拐到了这个地方。
      
      和她一起被拐的还有其他人,有男有女,还有孩子。
      
      只是那些人在途中的时候就被陆陆续续的卖了出去,只剩下她被送到了这偏远的下河村,卖给了年近四十还没娶上媳妇的牛大壮。
      
      从他们的行事作风,熟练程度来看,这种事肯定不是做了一回两回,可想而知被他们拐卖的妇女儿童有多少,又害了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
      
      而且他们还差点毁了她的一生,并想要杀这善良的祖孙俩灭口。
      
      若是没有山神大人,他们今天谁都逃不过。
      
      所以他们该杀,该死,不值得同情。
      
      她也没理由和立场去同情。
      
      20分钟后,祝竜一脸沉郁的回来了,两手空空。
      
      卓林刚将死去的五人搬到角落里,正在用雨水清洗地上的鲜血,瞧出她神情不对,“大人,人没抓住?”不应该呀,以大人的能力,没理由失手。
      
      “抓住了,没吃到。”祝竜鼓了鼓脸颊,气呼呼的说,“来了一队人,打断了。”
      
      “那他们看见您了吗?”
      
      “没。”在他们到之前祝竜就先回来了,没碰上,“不过他们又朝着山神庙来了,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沈露白神色一动,“他们是不是穿着统一的藏蓝色衣服,还拿枪?”
      
      见她目露疑惑,沈露白又解释了一句,“就是之前逃跑那人手里拿的物件。”
      
      祝竜点了点头。
      
      “是警察。”沈露白脸上浮出了喜色,在瞅见角落里的尸体时又僵住了,她看了看整张脸写着“不愉快”的祝竜,斟酌的说,“大人,这些人恐怕您不能吃了。”不然等会警察来了说不过去。
      
      “而且您还得将尸体送出去。”
      
      祝竜周围的气压瞬间低了两度。
      
      沈露白硬着头皮继续道,“最好将这些人送到贺明附近。”这样就能说是他们窝里斗,狗咬狗,自相残杀。
      
      “殿内的血迹也要清理干净。”卓林明白她的顾虑,接着说。
      
      要是没警察来,那么山神大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可警察来了,这事就不能由着性子来了。
      
      现在的社会毕竟变了,不能轻易直触国家机器的锋芒。
      
      再说大人她的情况.........
      
      “大人,死人肉不好吃,等我回去给您送更多好吃的肉过来。”见小姑娘不动弹,沈露白使出了杀手锏,“天南地北,八大菜系,应有尽有,保证您吃个够。”
      
      “真的?”
      
      “真的。”
      
      祝竜脸上的沉郁这才散了些,将五人摞成一摞,提留着就消失了。
      
      沈露白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对卓林道,“大爷,我们要加快速度在警察找到这里之前将地面清洗干净。”
      
      卓林点了点头,包括卓白也找了一个抹布,蹲在地上卖力的擦拭起来。
      
      一分钟后,祝竜回来了,看着低头清洗地面没空搭理她的三人,“你们起开。”
      
      “大人您别添乱,时间来不及了。”沈露白头也不回的道,“若是警察找过来前还没清洗干净,您和卓大爷他们都会有麻烦的。”
      
      祝竜眨了眨眼睛,“这世上没人能找我的麻烦。”敢找她麻烦的人,都被她吃了,坟头的草都不知道割了几茬。
      
      倒是卓林像是想到了什么,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哎呀,我怎么急糊涂了。”他拉开蹲在地上的两人,退到祝竜身后,让出了地方,“大人您请。”
      
      请开始您的施法。
      
      沈露白和卓白被突然拽起来还有些茫然,下一刻他们就惊愕的张大了嘴巴,手里的抹布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
      
      少女莹白纤细的手心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水流,水流落地的时候猛然变大,覆盖住了整座大殿,和殿外大雨落水量有的一拼的水流顷刻间冲刷掉了殿内的血迹,然后化作一股暗色的水流融入了殿外的大雨中,不见了踪迹。
      
      再看大殿的地面,干净如新,清爽干燥。
      
      不但没了血迹,连水迹都没有。
      
      沈露白咽了一口唾沫,头一次对仙家手段有了如此清晰又直观的认知,就在满室寂静的时候,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大人,这沾了血迹的抹布您方便也毁尸灭迹一下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