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牢狱的那些年》圆圆的圆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29 17:53: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深夜逃亡 ...

  •   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黑黢黢乌压压的某处连绵山脉中,忽然亮起了几点星光,像是无边黑暗中飞迸而出的一抹流光,带着光明和希望,驱散了前方的黑暗。
      
      “追,那女人身娇体弱又饿了两天,肯定跑不了多远!”
      
      一道粗犷阴冷的声音从星光下传了出来,带着浓浓的煞气,在寂静的山林中回响。
      
      “糟了明哥,那娘们跑进仙守村的地头了。”
      
      流动的星光停了下来,一个皮肤黑黝的矮瘦汉子双手撑在膝盖上,喘了一口粗气,神色犹豫的对着为首的高个壮汉说,“要不咱们就不追了吧。”
      
      “你花钱买的媳妇不要了?”
      
      “可这仙守村的人十分难缠还排外,最爱乐于助人打抱不平,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做的事,一定不会让我们得逞的。”矮瘦汉子像是想起了什么恐惧的回忆,声音都透着颤抖,“最,最重要的是,他们村有神仙护佑!”
      
      “神仙?”从不信神的贺明冷笑一声,“这世上要真的有神仙那我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他满手血腥,一身罪孽,不是照样活的比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要好吗。
      
      锦衣玉食,富贵奢华,众人拥护,肆意妄为。也没见天上将下一道雷将自己劈死。
      
      可见老天就是瞎的。
      
      这世上也没什么救苦救难伸张正义的神仙。
      
      “可,可是,仙守村是真的有神仙,我小时候见过!”说完这话,牛大壮那被封存已久的记忆像是解了封,被压在心底深处多年的一幕清晰又突然的浮现出来。
      
      竖瞳硕大冰冷毫无机质,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
      
      以及那具被它吐出来的白骨粼粼不像正常生物的兽骸。
      
      牛大壮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出息。”贺明呸了一声,吐出一口唾沫,一双狠厉的眼睛斜斜的睨着他,“就算真的有神仙又能怎么样,那娘们是你媳妇,那神仙管天管地还能管你们两口子夫妻生活吗。”
      
      见他还窝囊的跪在地上起不来,贺明本就不多的耐性也没了,他踢了男人一脚,“你可想清楚了,那娘们真要是逃了,神仙会不会找你麻烦我不知道,但是警察可是一定会来找你的!”
      
      “你那辛苦攒的钱更是打了水漂回不来了。”
      
      这女的家世不凡,要不是对方给的报酬丰厚,他也不会冒这险接了这单生意。
      
      真要让她逃了,他们这些人恐怕都吃不了兜着走。
      
      也不知是他的威胁起到了作用,还是牛大壮心疼那花出去的钱,贺明等了不过两三分钟,牛大壮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垂着头跟在了他身后。
      
      见他听话,贺明眸中的阴沉散了不少,语气也缓和了几分,“这就对了,听哥的不会吃亏。”
      
      “轰隆~”
      
      天际闪过一道闷雷,黑云像是一口大铁锅,一层层漫过头顶,越积越厚,越压越低,燥热的狂风呼啸而来,肆意搅乱漫山遍野的植被,本就昏暗不明的视线愈发模糊起来。
      
      山雨欲来。
      
      贺明浓眉倒竖,眉心蹙起一个褶子,他弯下腰,执着手电在地面上一扫,随即停在一处被踩压过的草丛前,“这边,一个个的动作都麻利点,不然一会下雨冲刷掉了痕迹,再找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身后的人应了一声,齐齐打起了精神,跟着他快步朝着前方跑去。
      
      混在人群中的牛大壮抬起头,看着大家前进的方向,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就想后退。
      
      可他此刻处于人群靠前的位置,后面堵了不少人,他想退,后面想进的人却不如他意,大力的裹挟着他朝前方跑去。
      
      牛大壮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白了下来。
      
      等视线中远远的出现了一座熟悉又模糊的黑影时,他整张脸已经没了颜色,若是有人细看,便会发现他脸色苍白,四肢僵硬,神情恐惧,像是......见了鬼。
      
      “老大,前方有光,好像是间房子,那女人会不会逃进里面去了?”
      
      “过去看看。”
      
      .......
      
      跑,快跑,不能停,千万不能被抓回去!
      
      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着,不堪负荷,想要罢工。双腿像是灌了铅,沉的迈不动脚步。
      
      胸腔憋闷,呼吸急促,喉咙干哑,每一次吸气都伴随着火烧火燎的痛楚。
      
      沈露白却没停下脚步。
      
      不能停,也不敢停。
      
      黑暗阻隔了视线,疲惫延迟了感官,乍起的山风送来了身后的声音。
      
      “快点,那女人就在前面。”
      
      沈露白听到了令她心惊胆颤的声音。
      
      她咬着牙,咽下喉咙里的呜咽,双目急急的朝着四周寻去。
      
      忽然,视线中闯入一抹光,像是黑夜中亮起的一盏明灯,温暖又光明,透着无言的诱惑。
      
      风,愈发大了,夹裹着砂石打在脸上,划出一道道细小的伤痕。
      
      风沙入眼,立马激出一滩生理泪水。
      
      沈露白顾不得擦拭眼泪,身体下意识的朝着那处光亮跑去,靠近大门的时候又猛然停住了脚步,踟蹰不前。
      
      因为,她听到里面传来了人声。
      
      “爷爷,外面起风了,看起来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我们今晚还下山吗?”
      
      那是一道稚嫩的童声,沈露白因为缺氧而罢工的脑子转了转,还没等恢复正常就听到里面又传来一道老人的声音,“嗯,不下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夜。”
      
      大山之中,荒野小屋,一老一少,诡异又神秘。
      
      像极了鬼故事中的标配。
      
      身后隐隐传来了脚步声,杂乱、厚重,一听就知道来了不少人。
      
      前方祸福难料,后面豺狼虎豹,沈露白像是夹在两座大山中,进退两难。
      
      “咔嚓~”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扫去了眼前的昏暗,就着那一闪而过的亮光,沈露白看清了前方的“小房子。”
      
      那是一座庙。
      
      庙宇呈朱红色,垣墙粉白,因年代长久墙皮有些脱落,露出了里面黑褐色的砂石,殿外立着许多参天古木,呈斗拱状将那件寺庙围在了中间。
      
      寺庙,神灵,信众,攻击力不强的一老一少,凶神恶煞的人贩子,一瞬间诸多念头在沈露白脑中纷纷闪过,最后在那座幽远的古庙上定格。
      
      她一咬牙,推开了那扇陈旧的木门。
      
      “吱呀。”
      
      木门被推开,屋外的狂风顿时席卷而来,吹的供桌上的蜡烛明明灭灭,耀在转头看过来的一老一少脸上,神色难辨。
      
      “哐当。”沈露白一个激灵,立马转身关上了门,后背顶在门板上,戒备又忐忑的看向殿里的人。
      
      挂在横梁上的长幔慢慢停下了舞动,静静的垂在半空,跃动的烛光晃了两下,恢复了平稳,照亮了整座大殿。
      
      “我.......”沈露白的视线终于看清了那一老一少的脸,同时也看清了他们身后的那座神像。
      
      男童肤色微黑,黑亮的眼珠像是浸过水的黑曜石,水润明亮。
      
      老人又高又瘦,满是皱纹的脸上却有一双温和又慈爱的眼睛。
      
      后面的神像人首龙身,面目粗犷,低垂的眼眸中是高高在上的冷漠。
      
      嗯.......女娲?
      
      这一老一少看着没什么威胁,神色也不像歹人,应该能相信.......吧?
      
      脑中闪过一个个念头,沈露白急急的喘了两口气,平复下因剧烈运动而引发的不适,孤注一掷,“后面有人在追杀我,你们能救救我吗?”
      
      “哔啵。”供桌上的蜡烛跳动了一下,爆出一个火花,更加清晰的照出了女孩此刻的情形。
      
      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稍显宽大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土,有几处还被划破了口子,露出了里面未干的血渍,鞋子上夹着几片腐叶。
      
      巴掌的小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红一道,神情惊惧,眼神不安。
      
      一看就是在山上摔了好几跤,不知被树枝划伤了多少次。
      
      “什么人追杀你?”少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的老大,带着几分不信,几分好奇,几分气愤的说,“他们为什么追杀你?”
      
      “因为........因为。”沈露白双手抱住胸口,身子轻颤,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他们是人贩子,我是被他们拐卖到这里来的!”
      
      “人贩子?”少年从未离开过山村,也未上学,并不知道人贩子是什么,只是直觉那不是一个好词,“爷爷,人贩子是干什么的?是坏人吗?”
      
      “对,他们是坏人。”老人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了然,摸了摸孙子的头,对着站在门口的姑娘温声道,“孩子你过来吧,我们不是坏人,村中也无人买过媳妇,你不用害怕。”
      
      听到他们村中没人买卖过人口,又见孩童纯挚,老人慈祥,不像是恶人,沈露白这才松了一口气,一颗心缓缓的落回了肚子里。
      
      紧绷的神经一旦松懈下来,身体连续奔跑逃跑的后遗症也涌了上来,她靠着门板,身子一下子软了下去。
      
      “姐姐。”男童惊呼了一声,哒哒的跑上去想起扶起她,只是他年纪小,力气也小,憋红了一张脸,也没将人从地上拉起来。
      
      “爷爷。”男童朝爷爷投出求救的眼神,老人眼中划过一抹笑意,上前几步将人扶了起来。
      
      “白娃子,将门关上。”
      
      老人没忘记小姑娘方才说的话。
      
      --有人在后面追杀她。
      
      “嗯。”男童也想起了大姐姐说的话,赶紧找到门栓将门关上,末了又踩着凳子将窗也从里面都关上了。
      
      只是关窗的时候,他透过门缝看到几束光线朝着他们这边射了过来,光影后面还有几张面目凶恶的脸。
      
      “爷爷,那些坏人追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已开,请大家多多支持,前三章评论留言有红包掉落哦。
    女主:我出场了,请猜猜我是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