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阿玦,婚事到此为止——”
      “我们分手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头砸进平静无波的水面。
      两边顿时陷入僵持却汹涌的沉默,气氛渐渐变得压抑。
      
      沉默半晌,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掩盖不去的薄怒——
      “我承认,我不该缺席婚礼。你有情绪误会,回去后我会跟你解释。但是芷音,别拿取消婚事和分手这种话来胡闹,你过界了。”
      
      秦玦这番话隐隐带了些责备,令阮芷音哑然片刻。
      
      他们认识八年,恋爱谈了三年。印象中,他从来都是温和有礼的。
      在国外时,秦玦对她不错,那会儿阮芷音也觉得他们能走到最后。哪怕是回国后的几次争吵,他也没这么失态过。
      
      然而此时此刻,秦玦这个为前女友逃婚的新郎,却责备她不该拿取消婚礼和分手的话胡闹?
      阮芷音实在觉得有些荒唐,但她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她不是没给过秦玦机会,也不是没给过秦玦信任,却无奈地从一次次谎言偏袒中堆砌了太多失望。
      或许秦玦也爱她,但他更抛却不了对另一个女人的感情。
      
      她没法在感情中继续保持体面。
      
      太累了。
      
      她放开他,也放过自己。
      
      不过秦玦不相信她倒也情有可原,毕竟她喜欢了他八年,一直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哪怕是他和秦家决裂颇为艰难的两年里,也始终陪着他。
      明眼人都知道她有多喜欢秦玦,临门一脚时乍然放弃,实在难以让人信服。
      
      她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娇俏女声,骤然将她打断——
      
      “阿玦,可以帮我递一下水杯吗?”
      
      女人的声音并不陌生,透着不言而喻的亲昵。此时此刻,阮芷音还是感受到一瞬狼狈。
      
      下一秒,她冷笑着挂断电话。
      她知道林菁菲是故意出声,但也不想再进行这无休止的争执。
      
      回想刚刚的决定,她甚至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放松。
      
      正兀自出神,敲门声响起,康雨迟疑着走了进来——
      
      “阮小姐,秦先生助理给我打电话,说婚礼要推迟到明天?”
      
      秦玦工作繁忙,露面次数不多。这些日子,康雨沟通新郎那边的婚礼事项都是通过这位翟助理。
      
      她话音刚落,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对方将高跟鞋踩得嗒嗒作响,直接越过康雨怒气冲冲地进了房间。
      
      “音音,秦玦他这什么意思?!”
      顾琳琅单手叉腰,眉心紧蹙,脸颊也因为怒气染上绯红。
      
      她将手机摆到了阮芷音面前。
      屏幕上的新闻标题耸动——
      【新晋小花旦林箐菲疑似割腕深夜送医,绯闻男友陪同】
      
      照片中,男人一席剪裁合体的深色西装。领带挺括,衬得他衣冠楚楚,矜贵潇洒。斯文俊朗的侧脸,眉峰紧蹙,鼻梁挺直,金边细框眼镜映着镜头光。
      
      他身高体阔,环臂护着怀中娇小的女人,微微侧身,似在低头温柔安抚。
      而林菁菲俏丽的面容含羞带怯,只是脸色隐隐有些虚弱惨白。
      
      的确是极为刺目的一幕——
      
      不过林菁菲那苍白的脸色,阮芷音怎么瞧都像是擦了太多粉。
      
      媒体到底顾忌着秦家,没放出秦玦正脸,但熟悉他的人却不难认出。
      
      男人手上那块表,还是去年他过生日时阮芷音送的。表盘侧边刻了字,是他们名字的缩写。
      秦玦收到时很喜欢,双眼温润含笑将她拢在怀中,支使她取下秦母在他成年时送的那只表,将这只戴了上去。
      
      然后没再摘过。
      
      彼时的温情历历在目,现在看到男人小心翼翼护着另一个女人从医院走出,即便已经决心放手,阮芷音还是感到一阵刺痛蔓延开来。
      
      当感情成了惯性,
      确实需要时间淡忘。
      
      她紧捏指节,努力将那股酸涩压下,扫了眼微博下的评论。
      
      【Y是菲菲的英文名吧,kswl!】
      【菲菲都发微博解释了是给朋友做饭时切伤手,辣鸡营销号还标题党写割腕。】
      【深夜做饭?只是朋友?算了,反正这俩也是娱乐圈公开的秘密了。】
      【听A大毕业的朋友说,菲菲当年和男主恋爱那叫一个轰轰烈烈,分手时男主颓废好久最后出国了。】
      【厉害,毕竟娱乐圈直男斩。】
      
      林箐菲毕业后进了娱乐圈,如今已是足够炙手可热的女明星。
      
      秦氏旗下有家娱乐公司,总经理是秦玦的发小蒋安政,和林箐菲关系不错。林箐菲年初和上个公司解约,直接把十年经纪约签到了秦氏。
      
      阮秦两家是世交,娱乐圈水深,林箐菲拜托秦玦照料下,似乎没什么不妥,至少秦玦和他那群朋友都这么认为。
      
      签约后,林箐菲经常以各种理由越过蒋安政,打电话给秦玦求助。
      试戏时导演动手动脚,剧组聚餐投资人暗示潜规则,拍戏时前辈刻意打压。
      理由层出不穷,结果就是林箐菲因秦玦的保驾护航扶摇直上,不仅一丁点负面新闻都搜不到,她和秦玦的暧昧关系也成了娱乐圈公开的“秘密”。
      
      而现在,二人再次上了热搜。
      多半是林箐菲故意为之,不过她们之间最无解的矛盾不是秦玦,而是林家人不想阮芷音嫁进秦家。
      
      秦阮两家联姻,新郎却在婚礼当天为前女友逃婚。即便将婚礼推迟,在外人眼中也不过是迫于压力的“屈服”。
      
      阮芷音可以想象,今天过后,阮家会面临怎样的流言蜚语。
      她无法眼睁睁看阮家名誉扫地,爷爷的身体更受不住这么大刺激!
      
      想到这,她抬眸看向康雨:“婚礼不会推迟,你们继续去准备。”
      
      她给人的脾气好,这些年更很少动怒。但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林家人丝毫不顾爷爷身体,确实惹到了她。
      
      阮芷音声音镇静,康雨得了准话,很快反应过来,点头离去。
      倒是随之而来的赵荷,走之前看阮芷音的眼神已经不复方才的刻意讨好,掺杂着几分看好戏似的不屑。
      
      / / /
      
      “昨晚林箐菲进了医院,秦玦连夜赶去了北遥。这些照片我刚就收到了,应该是林箐菲放出来的。”
      
      阮芷音这才同好友解释照片的事。
      
      顾琳琅闻言,气得抚胸:“林箐菲有病吧,她和秦玦都分手八百年了,在你婚礼前整这出什么意思?”
      
      “林成不想让我嫁进秦家,爷爷当初又给了我股份,林菁菲那时起就存了怨。她这么做,或许是林成授意,也可能纯粹是想让我颜面扫地,沦为笑柄。”
      
      阮芷音和林箐菲虽有血缘关系,但并不是什么情深的表姐妹。
      在林菁菲心里,阮芷音是她生活中的闯入者。而在阮芷音看来,林家和林菁菲做过的事注定了她们的隔阂。
      
      她做不到以德报怨,林家人也不配让她轻拿轻放地原谅。
      
      顾琳琅抬眸看她:“你就不生气?”
      
      “生气?”阮芷音有瞬间的默然,随后轻笑,“你冲进来前,我刚和秦玦说了取消婚约。”
      
      顾琳琅瞬间哑然,满脸错愕。
      阮芷音对秦玦的感情,顾琳琅比谁都清楚。但她也了解,阮芷音下定决心的事,几乎不可能再改变。
      
      良久,她叹了口气,摇头道:“秦玦这次,还真的是自作自受。”
      
      作为二十多年的好友,她到底还是心疼阮芷音对秦玦的付出。
      
      林箐菲当年和秦玦有段感情,但没多久两人就分了手,是林菁菲提的。
      后来受了情伤的秦玦黯然出国,去的正是阮芷音申请的学校。
      
      阮芷音出国第二年,接受了秦玦的追求。顾琳琅知道他们在国外时感情不错,哪怕中间秦玦和秦家决裂,阮芷音也不辞辛劳地陪着他。
      
      秦玦在国外的公司从创办到上市,阮芷音不知付出多少心血。
      
      她拒绝了导师继续深造的推荐,也没有选择回国,却将全部积蓄给了秦玦,陪他熬过了最难的日子。
      
      曾经的天之骄子,最初寻找投资人时,不知吃到过多少闭门羹。秦玦低不下的头,放不下的骄傲,都是阮芷音背地里去辛苦斡旋。
      
      期间公司遭受打击跌落低谷,所有人都觉得秦玦已经在和秦家对赌中失败,也唯有阮芷音一直支持并陪着他。
      
      顾琳琅也以为两人会走下去,她犹记得元旦视频时阮芷音发亮的双眼——
      “琳琅,秦玦跟我求婚了。他说,等回国我们就结婚。”
      
      顾琳琅明白阮芷音高兴的原因。
      
      秦玦不是因为两人的婚约求婚,而是因为他真的爱护她,想娶她,许下他的承诺。
      
      可世事难料,自从二人年初回国,林箐菲就开始仗着青梅竹马的情分屡屡作妖,而秦玦的做法,连顾琳琅都看不下去。
      
      倒是阮芷音,只静静看着。
      似乎是体贴包容的好脾气,可这样的人一旦死心,就不会再回头。
      
      “琳琅,谁的心都不是突然死的。你不用担心我,虽然不能说心如止水,但也确实没想象中难过。”
      
      阮芷音朝顾琳琅安抚一笑。
      
      做出这个决定,她并不后悔。放弃这份感情,怅然之余,反倒如释重负。
      
      顾琳琅松了口气:“既然死了心,那你刚刚为什么说......”
      她不怀疑阮芷音决定取消婚约,但阮芷音刚刚也说,婚礼不会推迟。
      
      “婚礼的确不能推迟,爷爷的身体受不得刺激。原本是想取消,可既然林箐菲打定主意想让我颜面扫地——”
      
      阮芷音蓦地一顿,睫毛微颤。
      
      “那我只能换个新郎。” 
      

  • 作者有话要说:  程崽摩拳擦掌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