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母亲 ...

  •   就在此时,一个兴冲冲地声音,和它的主人推门而入——
      “沈沐笙,你猜谁回来了?”
      沈家哥哥,沈沐筝,愣在原地,他惊愕地看着镜子前,搔首弄姿的妹妹,心中的话脱口而出——
      “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有精神臭美?!”
      
      沈沐笙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哥哥,上辈子,她用同样的眼神,吓退了不少不干活还想加薪的下属。
      很可惜,厚重的刘海,挡住了锋利的眼神。
      略显肉感的脸,一点气势都没有。
      
      看到这样的妹妹,沈沐筝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不怕死地走到她面前,使劲儿揉着沈沐笙的脑袋,将原本就不是很捋顺的头发,揉成了一个鸡窝。
      
      “妈和张姨一起回来了。”赶在妹妹发飙之前,沈沐筝飞快地说道。
      沈沐笙抬头,依然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咳咳——”
      沈沐筝假模假样地干咳了两声,用五指梳将妹妹的头发捋顺了一点,“我给妈说了,你发烧的事情,妈说,要是还发烧,待会叫司机来,她带你去医院看病。”
      说到这里,沈沐筝又对妹妹说道,“体温计呢,拿出来,我看看你还发烧吗?”
      他用手背试了试沈沐笙的体温,嘟哝着:“我觉得不太烧了。
      
      沈沐笙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哥哥,突然意识到,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
      竟然将少年时话唠到有些聒噪的沈沐筝,改变成一个自命不凡、落落寡合的男人。
      
      二十八岁的沈沐笙已经习惯,兄长和自己之间的无话可说。
      以至于她都要忘记了,很久很久以前,沈沐筝和自己也是有很多话聊的。
      
      “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跟谁学的,我被你看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体温计呢,快给我体温计!”
      沈沐筝飞快地说道。
      沈沐笙沉默地从腋下抽出体温计。
      沈沐筝举起体温计看了一下,“36.5,沈沐笙,你退烧了哎,你不用去医院了!”
      说着,少年露出大大的笑容,“恭喜你,逃过一劫!”
      
      沈沐笙笑了笑。
      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因为从睁眼到现在,沈沐笙都没有确定,眼前的这一切,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哎呀,不用去医院怎么也不开心点,你不会还难受吧……”
      沈沐筝絮絮叨叨。
      哪怕妹妹根本没有给予回应,他也可以自顾自给自己找话题,说个不停。
      
      沈沐笙刚开始的时候,觉得絮絮叨叨的沈沐筝还是挺可爱的。
      但五分钟后,她就觉得,这样的沈沐筝实在是太烦人了,她抬头,用干哑地声音说道,“你出去,我要去卫生间。”
      她打算轰人了。
      
      沈沐笙房间里,配有卫生间和浴室。
      洗漱沐浴都是在自己房间解决。
      
      沈沐筝犹豫了一会儿,“你是要洗澡!?你病刚好,现在不能洗澡!”
      沈沐笙眼看着就要开启“唠叨”模式的兄长,飞快地说道:
      “不是,我要大号。”
      她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哥哥,露出恶劣地笑容。
      
      “呃,你好恶心,我走了!”
      沈沐筝飞快闪人。
      沈沐笙听到门外隐约传来沈沐筝和别人说话的声音,“……她拉屎呢。”
      沈沐笙嘴角抽搐,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位大哥无论是二十岁还是三十岁,都一样的讨人嫌。
      
      想着,沈沐笙走进卫生间。
      作为一个智商情商都还不错的人,沈沐笙很容易猜到,门外的沈沐筝在和谁说话。
      哪怕是在家里任劳任怨,干了十几年的张姨,沈沐筝也不可能对她说出“拉屎”两字。
      他倒不是顾忌沈沐笙的面子,而是为了在外人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
      
      虽然沈沐笙认为,自己的蠢货兄长,并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但他本人“偶像包袱”,却甚是沉重。
      
      不是张姨。
      那就是母亲。
      
      沈沐笙还没有想好,怎样面对记忆里,十年前的母亲。
      更重要的是,沈沐笙不能确定,在母亲的面前,她能做到毫无破绽。
      
      毕竟,母亲不是沈沐筝那个二货。
      她是公司的实权人物,哪怕沈沐笙成了名副其实的“皇太女”后,她所制定的每一项发展策略,仍需提交母亲过目。
      沈沐笙印象最深的是,当她与父亲意见相左时,她有可能争取到董事会大部分成员的支持。
      可当她的决策与母亲发生冲突时,董事们则无条件,倒向她的母亲,他们甚至不给沈沐笙争取的机会和权利。
      
      沈沐笙打开水管,开始刷牙洗脸。
      她需要一个更好的状态,去面对直觉敏锐、洞察力惊人的母亲。
      保证她不会发现端倪。
      
      沈沐笙做完个人清洁后,又换了一套居家服。
      依她对母亲的了解,母亲不会在外面等太久。
      母亲很爱她的孩子,每一个,得知自己生病发烧,此时怕已经在焦急。
      她再不出去,母亲怕是要直接推门进来。
      
      权衡利弊后,沈沐笙深吸一口气,拉开卧室的房门。
      果不其然,门外,一张熟悉的面容,进入沈沐笙的视线。
      她穿着一套浅灰色的西装,脚下踩着一双与衣服格格不入的红白条纹棉拖鞋。
      看到沐笙,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沐笙面前,“阿笙,还难受吗?你哥哥说,你昨晚烧到39度多,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吃药了吗?还难受吗?过来让妈妈试试体温。”
      说着,她伸手,掀开沐笙的刘海,用手背手心轮番触摸沐笙的额头,还不忘用自己的体温做一番对比。
      
      “感觉是不烧了,刚才试过体温了吗?”母亲焦急地询问沐笙的情况。
      
      沐笙笑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用不着担心母亲会看出来什么。
      因为她永远不会怀疑自己的孩子。
      
      母亲的爱,让沈沐笙不用特意伪装什么,她自己就会为孩子不同寻常的表现,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
      
      “妈妈,刚才哥给我试过体温了,36.5,不烧了,我没事儿了。”
      沈沐笙温和地说道。
      
      “哎——”沈母发出了一声愧疚的叹息,“我和你爸就不该出这一趟门,哎,以后不让你们俩单独在家了,真是让人担心,你们两个也是,怎么就让张姨回家了呢,还不给我们打电话,你说说,这么聪明的脑袋瓜,烧傻了怎么办?你哥也真是的,怎么就依你了呢,你说不去医院,就不去医院了?真出事儿了,这可怎么办?”
      沈沐笙:……
      
      以前沈沐笙觉得,哥哥那智商,就像“在医院抱错了”,一点都不像他们家的人。
      现在看来,她才像是“抱错了”的那个。
      十年前的母亲,这么活泼的吗?
      
      就在沈沐笙思考,用什么样的借口,才能制止母亲深沉的关切后,楼下的张姨,拯救了沈沐笙的耳朵。
      “太太,阿筝、阿笙,饭做好啦,下来吃吗?”
      “好。”
      沈母应了一声,她握住的女儿的手腕,“下去吃饭。”
      沈沐笙心里松了一口气,她任由母亲握着自己的手,牵着她一步步走下楼梯。
      
      看着身侧的母亲,沈沐笙觉得,这样也不错。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母亲这般亲密过了。
      若这一切都是梦,那就长一点吧。
      沈沐笙怔怔地想着。
      

  • 作者有话要说:  预计下一章,温怡出场。
    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