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中也的世纪难题 ...

  •   福泽谕吉还是没有笑,可能是不太会笑,也可能是觉得这没什么好笑的。
      
      中也和森鸥外却变得不太满意,大概是因为在他们眼里,真舞的一言一行都十分可爱,所以福泽谕吉无动于衷的态度让他们很不爽。
      
      “不笑爷爷。”真舞倒是没气馁,两根手指滑到福泽谕吉的两边唇角,然后轻轻往上一提,替他挤出了一个弧度,“我喜欢你。”
      
      毫不掩饰的告白,给了森鸥外会心一击,我看到他当场晕厥了(也可能是胖到昏迷了)。要知道他从真舞出生开始就经常来看望她,给她买衣服买礼物买零食逗她玩,可直到现在,真舞都没有对他说过喜欢他。
      
      宫泽贤治笑着说道:“真舞酱,社长他也很喜欢你哦。”
      
      福泽谕吉没吭声,抱起了真舞,然后走到了森鸥外的面前,望着肉山一样的后者,低声对真舞说道:“真舞,你把他变回原来的样子。”
      
      真舞歪了歪头,福泽谕吉又解释道:“他不想当一座山了,因为山不能移动,很辛苦。”
      
      “好啊~”真舞伸手,指尖碰到了森鸥外的肚子,下一秒钟,肉山森鸥外又变成了正常体型。
      
      “森叔叔变回来了,不笑爷爷。”
      
      森鸥外醒了过来,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短暂的世界第一胖的经历,必然会使他终生难忘。
      
      福泽谕吉微微敛眸:“他和我差不多年纪,你叫我爷爷,就不该叫他叔叔。”
      
      森鸥外一怔,他大概没想到福泽谕吉会在这件事上较真。
      
      “噢。”真舞乖巧地点点头,立刻改口,“森爷爷,不对,是笑眯眯爷爷。”
      
      不笑爷爷=福泽谕吉,笑眯眯爷爷=森鸥外。
      
      我背后的九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声吐槽道:“两个老大难,还凑成一对CP了。”
      
      森鸥外从地上站起来,眉角的青筋直跳。
      
      “福泽阁下,你乱教孩子什么呢?什么差不多年纪,我可是比你要年轻五岁!”他接过七川递来的外套,披上后说道,“还有你们侦探社诱拐我的舞酱,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们的!”
      
      中也在旁边出声提醒道:“boss,真舞也不是你家的,是我家的诶。”
      
      森鸥外没想到中也在真舞这件事上跟他划清了界限,顿了一下后试图煽风点火:“中也君,他们刚才的意思是想把舞酱带去侦探社。”
      
      “嗯,”中也压了压帽檐,目光落在真舞身上,“但是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不仅是森鸥外和中也不同意,连我也不会同意。不过真舞才两岁,加入侦探社也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宫泽贤治见状摆了摆手:“各位,你们误会了,我们并没有带走真舞酱的意思,我们只是欢迎可爱的真舞酱经常来我们侦探社玩。”
      
      森鸥外一口回绝了:“不需要,舞酱在港黑玩就可以了,我们这里什么都不缺。”
      
      宫泽贤治抓了抓头发,对真舞说道:“真舞酱,我们侦探社有好多好吃的零食,苹果糖和巧克力都有哦。”
      
      “真的吗?”
      
      真舞对巧克力很是着迷,平时我吃那些零食时,都会把包装袋给她玩,但是很少会给她吃。
      
      森鸥外看到真舞有些动摇,赶紧说道:“舞酱,森叔叔能为你买下一整间的零食店,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一个人的。”
      
      真舞刚迈出第一步的脚又收了回来,她愣愣地望着森鸥外:“所有的都给我?”
      
      “是啊是啊,所有的都给你。”
      
      ——这边的诱惑似乎更大。
      
      宫泽贤治微微一笑,指着自己说道:“真舞酱,侦探社里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小哥哥。”
      
      森鸥外也指了指自己:“舞酱,港黑有很多小哥哥,不,港黑虽然没有小哥哥,但是有我啊。有你森叔叔呢。”
      
      他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像是藏了很多星子,但很快那些星子都碎了。
      
      因为真舞毫不犹豫地指着宫泽贤治说:“要小哥哥。”
      
      森鸥外的表情已经不能仅仅只用悲伤来形容了。
      
      “首领,你被真舞嫌弃了。”九条轻声叹气道,“这男人快到五十岁是个坎,要保养的。”
      
      “你不要再说了!!!”
      
      *
      
      真舞去不去侦探社玩是另一回事,但森鸥外的危机事件得到解决,是一件好事。
      
      中也难得回来,晚上我们正欲在浴缸里亲热一下,衣服还没拿,真舞已经抱着她的玩具小鸭子扑进了浴缸:“真舞要和爸爸一起洗澡。”
      
      “……好。”中也见状只能对我小声说道,“没关系,我们还有晚上。”
      
      晚上中也给真舞讲完故事,等她睡着,又摸到了我的房间里。我们准备了红酒,刚喝完一杯,我把中也按倒还没来得及亲下去,真舞又从窗外探进了头。
      
      “妈妈你在和爸爸打架吗?”
      
      “没有。”我和中也都十分尴尬,我赶紧起来,去窗边把真舞抱了进来,“我们在切磋……体术。”
      
      “噢。”
      
      “你怎么过来了?”
      
      “我一个人睡不着。”真舞边说边爬到了中也旁边,用脸蹭了蹭中也的胳膊,“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中也摸了摸她的头发:“好吧。”
      
      真舞得到允许,睡在了我们中间,各握住我们的一只手,喜滋滋说:“你们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啊?也不见你们努力努力。”
      
      黑暗之中,中也叹气道:“那你也得给我有发挥的机会啊。”
      
      “那你现在发挥呀。”
      
      “现在不行。”
      
      “为什么?”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
      
      第二天早晨,真舞很早就起来,自己趴在窗边说:“爷爷好,谢谢爷爷。”
      
      中也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首领这么早又来我家干什么啊?”
      
      我解释道:“不是森先生,这孩子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对着窗外这样说。”
      
      “这什么情况?”
      
      “真舞好像能通灵。难道作为荒霸吐化身的孩子,自小就不同寻常么?”
      
      中也按住我的嘴唇,轻轻捏了捏:“乱说什么呢,我都不能通灵,她怎么可能通灵?”
      
      我猜测道:“你说她会不会在和荒霸吐的亲戚打招呼?她爷爷不就是你的……爸爸吗?”
      
      中也扬了扬眉:“我爸爸?我都没见过荒霸吐的亲戚。”他又问道,“真舞,你在跟谁说话呢?爷爷是谁?”
      
      真舞屁颠屁颠跑过来,骄傲地说道:“九条哥哥说,早上是太阳爷爷升起来叫我们起床,晚上是月亮爷爷升起来叫我们碎觉。所以真舞跟他们说声谢谢。”
      
      “原来是这样啊。”
      
      “太阳爷爷叫真舞起床,真舞来叫爸爸起床。因为爸爸平时工作赚钱给妈妈买零食很辛苦,所以要多睡觉。”
      
      这话听得我嘴角抽搐,中也却感动的不行,抱起她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
      
      “爸爸今天休假,带你和妈妈去动物园玩。”
      
      真舞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问道:“爸爸,真舞和妈妈,你更喜欢谁?”
      
      中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还是当着我的面问。
      
      “这个啊,这个——”
      
      “说啊,中也。”
      “说啊,爸爸。”

  • 作者有话要说:  中也的世纪难题。
    *
    我超想要评论(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