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醒了?”关衍温和的对他笑笑:“我去捡些干柴回来烤鱼。”

      顾九渊眨了眨眼,抬头跟着关衍站起身。柔顺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轻晃,衬着那刚刚睡醒显得稍柔软的黑眸,给人一种乖巧的错觉。

      他亦步亦趋跟在关衍身后,目光一直追随着关衍。

      他是疯傻,但这个男人让他感觉舒服。他希望看到男人,想和男人呆一块,这种感觉类似饥饿想要吃东西,尤其是被村人逼逼叨叨了几日,再次见到关衍后,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身后跟着个小尾巴,关衍走到那他跟到哪,稍一回头便对上那双安静的黑眸,这种感觉挺奇怪的,但并不坏。

      自从生了怪病,尤其是发热期前后,关衍都自觉地与人保持距离,可眼下和顾九渊这般相处,他心里竟没有生出焦躁和排斥感。

      这让关衍松了一口气。

      顾九渊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孩子,一个需要人教导的孩子,还是一个需要他看护照顾的病人。他之前还担心自己无法忍受与人相处得过于亲近而不过长时间与顾九渊待一快,可照眼下的情况看来,他是能接受和顾九渊一起生活的。

      如果顾九渊愿意,他也不是不能……

      顾九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这鱼烤得有些久,他等得不耐烦。

      一只鸟落在溪边,在石块上蹦跳着叫了几声。关衍回神,瞧顾九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鱼,漆黑的瞳仁倒映着火光,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兽般,怕他一下子把鱼抢走被鱼刺卡住,安抚道:“先等会,我把鱼肉弄下来。”

      顾九渊迫不及待地咽了咽口水。

      男人利落地把鱼肉撕下来用芭蕉叶盛着递给他,可几条鱼就那么一点肉,根本不够塞牙缝。

      顾九渊意犹未尽地舔舔唇,看看地上的鱼骨头,又看看关衍。

      关衍无奈:“真想吃,明后给你炸个香酥小鱼。”

      顾九渊听不懂,径自转身往溪里走。

      关衍头疼地跟上,心想要怎么才能把人劝回来时,顾九渊一个扑棱直直扎进水里!

      关衍:……

      得,也不用洗了,待会直接换衣服就行!

      在水里扑腾了会,顾九渊猛地破水而出,怀里抱着条不断蹦跳的大鱼。

      把鱼往前一送,顾九渊晶晶亮的黑眸看着关衍,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关衍没接,他对顾九渊道:“把衣服换了我再给你烤鱼。”

      言罢,他走回岸边从背篓里拿出干净的衣衫,对顾九渊比划了下。

      顾九渊抓着鱼站在那皱眉,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高兴。

      他不明白为什么关衍不拿他的鱼,便一直保持着送鱼的姿势,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关衍。

      两人僵持了会,最后关衍走过去把鱼抓住,妥协道:“我烤鱼给你吃,你吃完换衣服。”

      听到吃,顾九渊这才缓和脸色。

      顾九渊抓的鱼有两斤多重,关衍把鱼处理好后用树枝横穿起来架在火堆上烤。

      顾九渊蹲在火堆旁守着,他身上的衣服还在滴水,他难受地扭了扭脖子,最后不耐烦地站起身。
      这衣衫是用关衍的旧衣改的,洗过许多遍,都薄了,给他蛮横地撕扯,刺啦一声就裂开来。

      发现把衣服撕开就不会湿漉漉地黏在身上,顾九渊混沌的脑袋灵光一闪,三两下就把衣服全都撕了,裤子也扯下来。

      关衍之前是在山洞中看到顾九渊光裸的上身,彼时光线昏暗,远没有眼下看到的冲击大。

      少年肌肤白皙细腻,骨骼匀称,身姿秀挺,其上两颗红梅傲然挺立,其下两条白藕一样的……

      关衍心头一跳,急忙挪开眼。

      破布条一样的衣衫挂在腰间,与少年那一头黑亮的长发及那一身白得发光的细嫩肌肤十分不搭。关衍垂下眼,把带来的衣衫披到顾九渊肩上,遮掩住那让人面红耳热的风光。

      火堆上的鱼已经散发出诱人的香气,顾九渊肩膀耸了耸要把衣服抖落去拿鱼吃,关衍把他按住:“先把衣服穿好!”

      顾九渊不悦瞪他,执意要去吃鱼,关衍无法只好把人圈住,像给孩子穿衣裳那样,手穿进袖笼中把他的手抓住掏出来。

      顾九渊气恼地嘴巴一裂,直接一口咬在关衍胳膊上。

      关衍冷抽一口气,不得不像之前那样用体格和力气镇压,两人顿时滚做一团。

      “别闹!先把衣衫穿好!”

      关衍喝了声,顾九渊一愣,关衍板着脸,神情严肃地对他说:“你乖一点!”

      顾九渊眨眨眼,还是听不懂,但到底察觉到关衍情绪上的变化,安静了下来。

      折腾得出了一身汗,关衍才把衣裤给他套上。

      顾九渊甩开他手,急急把鱼拿起一口咬下去,结果烫得差点把鱼丢了。

      摸摸烫得发疼的唇,顾九渊转头看向关衍,漆黑的眸子盛着明晃晃的委屈。

      关衍当即教育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烫嘴。下回莫要这样!”

      顾九渊皱眉,关衍叹了口气,把鱼肉弄下来摊凉。

      这回顾九渊吃得心满意足,眼睛微微眯起,像只饱餐的幼兽。

      真是个小傻子,一条鱼就能满足。关衍摇头失笑,抬头看了看天。

      午后已过,可热度丝毫不减,热得人心烦躁。夏日天气多变,已经接连几日暴晒,极可能有一场暴雨在酝酿。

      这么热的天,在溪边呆着是挺凉快的,可也不能一直呆着。尤其没人看护,让少年一人待在水边不安全。

      “该回去了。”关衍对顾九渊道。

      顾九渊懒洋洋地瞥他一眼并无行动。

      关衍背上背篓,上前把人拉住:“走吧。”

      顾九渊没反抗,任他拉着走。

      关衍心情有些微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吃饱的少年似乎比较好说话,也比较乖?

      烈日下一高一矮两道影子飞快朝着山洞走去,热辣辣的阳光洒在身上几乎要把皮肤灼伤,地面热气不住上涌,鞋底也觉得滚烫。

      顾九渊似无所觉,一路都在摆弄头上的斗笠。

      忽然面前的男人身形一顿,他刚把斗笠抬高就对上一双自责的眼眸。

      他顺着关衍的视线低头往下看,看到自己方才在水里泡干净如今因为行走而沾上尘土的脚。

      顾九渊动了动脚指头,歪头看关衍。

      他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关衍抿了抿唇,并未说什么,拉着他尽量往有树荫遮挡的地方走。

      刚走到山洞口,阴凉的气息扑面而来,身上的燥热顿消。顾九渊快步跑进去,一眼就瞧见山洞里铺着的竹席。

      把斗笠一扔,顾九渊双眼放光地扑上去。

      竹席凉丝丝的,他兴奋地打了个滚,整个人趴在竹席上,还把脸也贴上去,而后眼睛闪亮地冲关衍龇牙。

      关衍失笑:“别乱跑,我晚些再来看你。”

      顾九渊没听懂,手脚程大字型的贴在竹席上,闭着眼一脸惬意。

      关衍嘴角微弯,又看了他一眼才下山。

      等顾九渊的兴奋劲下来才发现关衍不在。

      眼珠子在山洞里转了圈,没看到男人的身影,顾九渊不自觉皱眉。

      他爬起身走出山洞,外头只有炽热的阳光,男人已经走得没影了。

      顾九渊的眼神瞬间沉了下来。

      ……

      “嘿,关衍,你又去看那小疯子了?”准备上山砍柴的村人远远叫道。

      关衍对村人微微颔首便匆匆往家走。

      望着他远去的高大身影,村人感慨:“这小疯子也是走运遇到关衍这样好心的人,日日送饭不说,还给他捎了不少东西,那山洞瞧着也能住人了。”

      有人质疑道:“要真好心,为何把人留在山上?他就不担心这小疯子遇上毒蛇猛兽?”

      “这山哪来的猛兽?我瞧关衍在山洞外头撒过雄黄粉了,蛇虫鼠蚁应是不敢靠近。”村人说着眼里露出一丝嫌恶,“其实这事能理解关衍,那疯子有病能过人,关衍纵然好心可也不能把自己搭进去!”

      “那小疯子有啥病?”

      “不晓得。癞子前头被他咬了一口回去就病了,在床上躺了两天才能下床。”

      这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这几日都没见人往山洞那去。”

      想了想,这人又道:“这小疯子又聋又哑又凶还有怪病,关衍这不是白搭?”

      “谁说不是?”村人唏嘘道,“要是把这心用在找媳妇上,关衍都能抱上娃了!”
      “他都二十好几了还不娶媳妇,该不会有啥毛病?”
      “这、这不大可能吧?他自己就是大夫……”
      “谁说大夫就不会犯毛病?”
      “说的也是……”

      在村人的议论声中,男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顾九渊再次看到关衍的时候已是落日时分,男人踏着夕阳的余晖上山。橘红的亮光落在他身后,男人的身形更加伟岸,像是从万丈光芒中走出来。

      顾九渊怔怔看着,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

      等他回神的时候,关衍已经蹲在他跟前。

      男人满不在乎地托着他脏兮兮的脚,右手里拿着一只麻绳编织的草鞋。

      “暂时穿着,回头再给你买双布鞋。”关衍说着把鞋给他套上,不大不小正好合脚。

      “走走看。”关衍跺跺脚,示范着走两步。

      顾九渊看看他脚上的草鞋,又看看自己的,当即学着关衍的模样走路。

      走着走着,顾九渊发现,穿了鞋子后地上的石子就不硌脚了!

      漆黑的眼眸露出疑惑,顾九渊穿着草鞋来回蹦跶,而后坐在地上掰着脚看这神奇的鞋子。

      关衍被他这宛如幼儿般懵懂好奇的举动逗乐了。

      顾九渊回头,看男人笑得如沐春风,也冲关衍笑了起来。

      少年咧嘴龇牙,模样滑稽,关衍乐道:“好了,过来吃饭了。”

      听到吃的,顾九渊一骨碌爬起来,眼睛闪亮地盯着关衍。

      “给你煮了鸡肉粥。”

      顾九渊接过关衍递给他的勺子。

      鸡肉粥很香,里头还夹杂着一种他说不出来的味道,有点奇怪,但很好吃。

      许是药膳中祛血化瘀的成分也起了作用,顾九渊情绪稳定许多,待关衍再次给他号脉时,他的脉象比之前要稳,外伤几乎痊愈。

      这是个好现象,可关衍没有因此就放心。顾九渊经脉堵塞,失忆失语还是得尽快进城找医术高明的大夫医治。

      恰好他积攒了好些草药,打算端午节前进城一趟拿去卖,顺道带顾九渊一块去看看大夫和给他添置些衣物。

      心里如此打算,关衍趁着天气好,把上山挖采的草药拿出去晾晒。

      他晾晒的草药品相不错,应当能买个好价钱。

      男人擦擦额上的汗,眸光比往日要亮些,干活也比往日更加有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