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NPC ...

  •   第二天清晨,酒店餐厅。
      
      七个玩家聚在一张桌上,一眼看去,能明显见到,祁俊、于章脸上多了些憔悴。尤其是祁俊,他眼下青黑,脸色苍白,一副与什么东西“共度良宵”的凄楚模样。旁人看了他,都惊诧,问:“祁俊,你怎么回事?”
      
      第一天晚上,游戏就这么凶了吗?
      
      相比之下,季寒川、朱葛两人坐在祁俊对面,皆是一副睡饱、休息足的样子。朱葛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在做梦,昨天十二点多,听季寒川开门进来,他原本被吓得一个激灵。可见季寒川神采奕奕,便顺口问了句:“怎么样了?”
      
      季寒川回答:“还好下午赚了钱。”花了两百块,和工地上的工人们进行了一场亲切会谈。从天南聊到海北,对自己记忆里缺失的世界有了一个模糊认识。
      
      在这期间,水泥车搅动的声音,成了背景音。
      
      对此,朱葛心情复杂。
      
      哦,好像从和这位“韩川”当了舍友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复杂。
      
      时间拉回现在。祁俊有气无力地拿着调羹,搅着碗里白粥,叹道:“别提了。”
      
      他昨夜从梦里惊醒,看于章一副睡死了的样子,电话铃声也不再响。可祁俊浑身发凉,并不敢掉以轻心。他想到梦里的声音:背靠背、背靠背。
      
      他惊悚地看着自己身下的床铺。好像有一股冥冥中的力量,在他耳边温柔催促:“去床下看一看吧,看一看吧。”
      
      他被蛊惑,竟真的低头、要往床边趴去。
      
      好在是第一天。
      
      他的视线即将触碰床底时,祁俊倏忽清醒,一身冷汗。随后一夜未眠。
      
      有这个开场,所有玩家都显得沉默。虽说其他桌人也在安静吃饭,可他们这桌的死气沉沉,还是尤其引人注目。不久后,又有两人端着餐盘走来。
      
      其中一人过来时,还有NPC和他打招呼,叫:“高经理。”
      
      那是个和昨天发言的彭总年纪相仿、身材略清瘦些的中年男人,在季寒川身侧坐下,环视诸人,道:“你们就是这一场的玩家?”
      
      季寒川挑眉,其他玩家眼里也或多或少流露出审视。而高经理自我介绍,说:“我叫高修然,这是我的第六场游戏。对了,之前有半年游戏经历。”
      
      除去一场游戏一年的于章外,这是在场诸人里游戏时间最久的人了。高修然道:“我和一个NPC一起住。就是那位‘彭总’。”
      
      玩家们相互看看,季寒川近水楼台,问他:“你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高修然沉默片刻,道:“昨天晚上,彭总背对着我睡。”
      
      季寒川应一声,等他下半句话。
      
      高修然:“但他的脸是面对我的。”
      
      玩家们倒抽一口冷气。
      
      季寒川困惑:“可他身体不是在被子里吗?你怎么知道他背对着你。”
      
      高修然被他一句话噎住,半晌,才回答:“看手的方向。”
      
      季寒川“哦”了声,有点不好意思:“你继续哈。”
      
      朱葛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方才升起的一丝惊恐消散于无形。那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又浮现出来:总觉得,和韩川当舍友,算是自己进入游戏这么久,第一次欧气爆棚的时候。
      
      也就是这样的念头,让他昨晚能勇猛地拿起晾衣杆,直接朝那张大口戳去。要被大佬庇护,总得出点力、表示一下态度。
      
      高修然幽幽道:“我觉得彭总不是人。”
      
      季寒川干巴巴:“显然。”
      
      高修然皱着眉头,“我有考虑,能不能单独开一间房间住……”
      
      其他人看他,吴欢道:“‘生路’会这么好找吗?”
      
      高修然苦笑:“还能怎么办,总得试一试。”
      
      这样沉默,不久后,又多了一个人。这回是个年轻女孩,笑眯眯地坐下,说:“我叫郑灵,和昨天被救护车拉走的崔雨桐一个屋。”
      
      至此,一张圆桌坐满。与高修然的愁苦、祁俊的憔悴相比,郑灵显得有些过于轻松了,像是真的来度假,悠闲又享受。她说:“昨天崔雨桐溺水的时候,我就在她旁边。”
      
      旁人看着她。
      
      郑灵还是那张笑脸,说:“但我真没注意到她。哎,大家都知道,游戏就是这样。”
      
      其他人默然无语,季寒川问:“你是第几场游戏?”
      
      郑灵耸一耸肩,说:“第五场。哦,二十一天,是不是很少?”
      
      陈妙妙像是想说什么——她比郑灵的游戏时间、场次更少——但季寒川打断她的欲言又止,直接对郑灵提出下一个问题:“那,你是第几组?”
      
      郑灵笑道:“第三组。”又补充,“崔雨桐在第四组。”
      
      季寒川停顿,桌上其他人却明白:这就是全部玩家了。
      
      会议室里,有十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名玩家。
      
      到现在为止,玩家大都被某个特定鬼物“标记”。而一般来说,在游戏前几天,只要避开标记自己的东西,就能安然无恙。只是后面几天会如何,还不好说。
      
      季寒川认认真真吃完早饭,还给其他人推荐:“这个紫薯球挺好吃的,试试呗?”
      
      其他人默然无语,朱葛给他捧场,尝一口。很甜,很糯。
      
      朱葛默默把“这是女孩子喜欢的口味吧”咽下去,见季寒川一筷子一个,吃得极欢。最后放下筷子擦嘴,又顺口问高修然:“你是经理,那你也要通关吗?”
      
      诸人一顿,到这会儿,倏忽想起自己在这里的身份:一家金融公司刚入职三个月的实习生……要服从公司安排……接受培训……通关。
      
      高修然叹气,回答:“对。而且是彭总负责。我们几个经理找彭总通完,再去给你们这些员工通。”那还是第七天晚上的事。想想就知道,“通关”不会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他更加发愁,脸上多了苦色。
      
      季寒川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高修然:“……”这并不能起到安慰的效果。
      
      ……
      ……
      
      这天之后,玩家们算是摸清本场游戏的套路,每天按时培训、泡温泉,再一起聚在季寒川的屋子里打牌。
      
      此外,郑灵表示,她从始至终都没遇到什么怪事。其他人听了,有些艳羡。却没有多想。游戏里的确有真正运气好的人。别的不说,就讲她们遇到的那些事,与鬼住一间屋子的高修然、每天晚上被“背靠背”的祁俊,都显然比其他人要艰难。
      
      祁俊在第三天崩溃,问季寒川借钱,说要出去住一晚。
      
      第四天早上,他更憔悴,回到酒店,脸色发黑,仿若鬼魅。其他人看了,明白:灵异事件的发生,果真不会仅限于这里。
      
      当天中午,高修然神情凝重,与众人传达医院那边的消息:“说是崔雨桐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其他人放下筷子,吴欢轻轻“啊”一声,皱起眉尖。
      
      对于一个没有打过交道、萍水相逢的玩家,他们至多说一句“可怜”。更多的,还是兔死狐悲。虽不知道那位玩家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她孤身一人在医院里,可以想见,鬼怪来袭时,她该有多么害怕。
      
      这天从饭店往酒店走时,所有人都沉默。他们这样一大群人走在一起,很吸引旁人视线。走到工地时,季寒川有意无意,往工地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收回视线。
      
      这晚,其他人走后,朱葛听季寒川说:“老朱,我有点不放心,觉得还是去那个工地看看。”
      
      朱葛挠头:“不放心什么?”
      
      季寒川:“他们今天好像停工了。又不是周末。”
      
      朱葛想一想:“哦,你担心那些NPC。”
      
      季寒川拧眉,朱葛劝他:“没必要啊。我听人说,这些游戏场景,都是循环利用的。”
      
      季寒川一怔。朱葛道:“等咱们这局结束了,这个酒店里,就是重新开始培训、重新开始‘一流品质静悄悄’……嗨,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儿。”
      
      季寒川沉默片刻,问:“那些NPC到底算什么?”
      
      朱葛坐起来,给季寒川递一根烟。烟雾在屋内升起,朱葛叹口气,手放在膝盖上:“谁知道呢?不怕你笑话,我第二局游戏的时候,对NPC态度可好,还被其他人笑话……那局里,几个老玩家说,NPC就是拿来挡刀的。哪天被鬼追着,旁边有NPC,就把NPC推到后面去,总好过推玩家。”
      
      季寒川幽幽道:“他们不算人吗?”
      
      朱葛反问:“他们算是人吗?和游戏共生、是游戏的一部分。你之前也玩儿过游戏吧,我是说真正的那种,电脑上、手机上。这年头,做的越来越真了,但说到底,那些只是数据啊。”
      
      他语重心长,说:“韩川,我没想到你还会在意这个。”毕竟从头到尾,他都没怀疑过,自己的舍友一定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玩家,这才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但哥劝你一句,真的没必要。”
      
      半晌,季寒川“嗯”一声。
      
      转眼,到第五天。
      
      这天清晨,陈妙妙和NPC舍友一起打开房间门。门外,却不是熟悉的走廊,而是一台深不见底的楼梯。
      
      陈妙妙僵在原地,舍友也愣住了,声音发颤,问:“妙妙,这……”

  • 作者有话要说:  *吸烟有害健康……_(:з」∠)_
    改文名啦,大家还能认出来嘛(紧张.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