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楼梯间 ...

  •   季寒川:“根据大家过去的经历判断,”作为一个没记忆、没常识、没游戏经验的“三无人士”,他讲起话来非常虚心,一副“我只是随便说说,对不对请大家判断”的姿态,说:“会不会是这样。这次游戏里,各种……嗯,小伙伴,都比较有‘领地意识’?”
      
      桌上,其他人对着慢慢要糊了的面碗,一个一个皱起眉头。
      
      吴欢说:“你的意思是,被一个东西‘标记’了,面对剩下的东西时,反倒安全了?”
      
      季寒川很无辜地耸一耸肩:“啊,看来你也有这样的想法?”
      
      吴欢拧眉:“是有些奇怪。”但眼下,游戏刚刚开始半天,很多信息都不完善。
      
      她换一个话题,说:“下午要去温泉,你们怎么看?”
      
      胡悦咬牙:“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朱葛、陈妙妙在一边,皆哭丧着脸。
      
      季寒川看着桌上其余四人,心中又是一动。他想:虽然不知道早上会议室里还有没有其他玩家。但一眼看过去,所有人都很年轻,年纪最大的,恐怕就是那位彭总。可哪怕是他,也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
      
      此外,毕竟是公司培训,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将未成年人拒之门外。
      
      这会是“游戏”的某种隐形筛选机制吗?
      
      再有,方才从温泉酒店,到这个餐厅,一路上,不止有其他穿着正装,显然也是刚刚结束培训、三五成群走在一起的同事,也有其他人。路边小店的老板,穿着泳衣、一家三口笑笑闹闹的游客。
      
      而朱葛他们对此习以为常。
      
      季寒川含糊地觉得,虽然自己不记得从前的事,可在他的概念里,想要构建出这样一个看起来与真实世界一般无二——他直觉地觉得——的地方,并非地球科技可以做到。
      
      他心里有许多谜团,这会儿,在饭桌上,还是融入群众、不暴露丝毫的样子。几位玩家很快接受了季寒川的猜测,连看上去最胆小的陈妙妙,也在几次深呼吸后平静下来。
      
      先前的游戏经历,都在告诉玩家:想活下去,总要冒险。
      
      运气好,就能完成游戏,得一时三刻的喘息时间。运气不好,直接被魑魅魍魉吞掉,或者再凄惨一些,被折磨玩弄,死也不得安宁,都是常事。
      
      第一场游戏里,死亡率最高,老弱病残几乎全军覆没。往后,就要各凭本事。
      
      陈妙妙提议:“总归要回酒店,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走楼梯了。好,待会儿我就试试电梯。”
      
      如果真的轻轻松松找到一条“生路”,当然再好不过。
      
      她可以决断,对朱葛而言,就很为难。
      
      朱葛脸色更难看。哪怕不论楼梯间里有什么东西,光让他爬十九层,对朱葛而言,都是个巨大的折磨。
      
      季寒川拍一拍自己舍友,大度地:“这样,我和老朱一起爬楼梯。胡姐、吴姐,你们和小陈一起坐电梯?”
      
      胡悦嘴角一抽,莫名觉得自己被叫老。吴欢镇定许多,说:“好。”
      
      只能如此。
      
      酒店一楼、二楼没有房间,三楼往上,总要选一种方式上楼,或者睡大街。
      
      可按照游戏的尿性,睡大街上,没准儿问题更多。
      
      而朱葛感激地看一眼季寒川,说:“韩川,你——”
      
      季寒川友好地:“如果遇到什么问题,我先跑了,你别介意哈。”
      
      朱葛:“……”
      
      季寒川喃喃自语:“小陈之前说,她是下一层、上一层,都没什么变化。那你说,如果你站在原地不动,我一直在上下跑。那我还会见到你吗?”
      
      他说:“我会见到‘几个’你呢?”
      
      他语气轻飘飘的,并非有意。可朱葛听在耳中,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最后,朱葛抹一把脸,说:“总要试试。”
      
      几人食之无味地吃完午餐,重新回到温泉酒店。此刻在下午一点出头,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已经到了不科学的世界,这样一点“中午阳气旺盛”的玄学,也能安慰诸人。季寒川与三名女玩家道别,然后勾上额头冒汗的舍友的肩:“走了老朱,上楼。”
      
      他身高、腿长,自我认知里,爬十九楼是件很轻松的事。可朱葛不同。虽然在游戏里玩命三个月,但之前哪怕夺命狂奔,也只是考验爆发力。这会儿一鼓作气,冲上十楼。然后再而衰、三而竭。
      
      楼里幽幽灯光下,季寒川讲话,都像是带了回音。他对朱葛说:“老朱,加油啊。要到十三楼了。”也就是陈妙妙出事的地方。
      
      朱葛额头上滑下豆大的汗珠。
      
      而季寒川站在高一点的台阶看他,鼓励:“迈左腿、右腿——”忽而一顿。
      
      朱葛心下纳闷,又有些危机感。他抬头看季寒川,声音发飘,问:“怎么、怎么不说话了。”
      
      季寒川看着他身后,楼梯被黑暗吞没,恰似一张大口。而在刚刚那一瞬,他仿佛看到有人站在其中。
      
      个子很小,不像成年人,反倒像是一个小孩子。
      
      季寒川收敛视线,身上肌肉紧绷起来。可与朱葛讲话,还是方才那样轻松的语气,说:“你还嫌我不给你喊口号啊——”这样拉长语调,视线仍然盯着朱葛身后那片黑暗。
      
      却再没什么东西出现。
      
      而在这点时间里,朱葛“呼哧呼哧”地上了楼。他心知马上要到关键之处,双腿发颤,可必须一搏。这关口里,听季寒川说:“对了,我之前看酒店介绍黄页,是说有棋牌室吧。”
      
      朱葛莫名其妙,“嗯”一声。
      
      他有些艳羡地看季寒川。走了十楼,脸不红心不跳,光是这样的体力,就足够季寒川活得好。季寒川则自言自语:“总要赚点钱……嗯。”要培训,又不好违法乱纪,没办法,只能从偏门下手。
      
      他仍很虚心,问朱葛:“老朱,你说咱们要是随便抢个商铺,会怎么样?”
      
      朱葛叹道:“公共设施还在,警局当然也还在,会被抓去看守所呗。”
      
      季寒川等了片刻,问:“然后呢?”
      
      朱葛苦笑:“到外面,好歹有地方能跑。进了看守所,那么一亩三分地,跑都跑不了。”
      
      这个“跑”,显然是针对一些不科学的东西。季寒川听明白了,也算印证自己一个直觉。
      
      他叹气:原本以为我是个白板新手,但这么看,没准我还真是个老玩家。
      
      只是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
      
      两名玩家拐过一个又一个平台,到了十三层。
      
      朱葛心跳加速,大脑一片空白,往上冲去。季寒川笑了笑:“啊,小胖子还挺灵活。”
      
      往后,顺利见到十四层。
      
      朱葛虚脱,紧接着是狂喜:“没事!真的没事!”
      
      季寒川给他泼冷水:“总得到了十九楼,才知道没事吧。”
      
      朱葛冷静下来,“唉……”总得给自己点盼头。
      
      好在后面上楼,他们的确顺利推开十九层的门,往外一看,是平静走廊。朱葛先出去,而季寒川手撑着门,回头,又看了眼身后漆黑的、带着幽光的楼梯间。
      
      依然没见到那个小小的身影。
      
      他微微拧眉、离开。
      
      在楼梯间的门重新关上后,一个只到季寒川大腿高的小孩从下一层的拐角处浮现出来,有些委屈,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爸爸真的不记得我了。”
      
      她侧头,像是在聆听什么。
      
      片刻后,羞怯地笑一下:“嗯,我会努力帮爸爸的!”
      
      ……
      ……
      
      有了中午的经历,朱葛心里松快许多,在床上沾枕头就睡。
      
      这的确是午觉时间。可同一座酒店内,有人猛然睁开眼。
      
      他也是一名玩家。
      
      而方才,他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听见有人在耳边讲:“背靠背……”
      
      “背靠背……”
      
      “——好舒服。”

  •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快乐呀~
    现在已经是有钱请大家吃糖的阿江了(挺胸抬头)!本章24小时内评论有红包哦。
    (知识点3)每场游戏内玩家们的水平大致相等,但“失忆”玩家是例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