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场游戏 ...

  •   季寒川醒来的时候,先见到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他撑着床铺,坐起来,看向四周。
      
      这里大约是一个酒店标间,旁边还有一张床铺。他睡靠窗的地方,一尺之外,就是厚重窗帘。是常见的棕色,带着繁复刺绣。这会儿拉上了,看不见窗外天色。
      
      旁边的床铺十分凌乱,大约是有人刚刚起来。季寒川很快就确定这一点,他听到浴室方向传来的水声。
      
      季寒川心里顿时微妙,想:不会吧?
      
      又镇定下来:不会。要真是那样,怎么也该是大床房。
      
      他莫名松了口气,到这一刻,才发觉,自己除去方才的一番思绪外,竟然大脑空空。
      
      他不知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不知自己是哪里人、什么来历,脑海之中,除了“我是‘季寒川’”外,再无其他信息。
      
      季寒川微微拧眉。四周一切寻常,就是自己概念里“酒店”的样子。前方有电视机,下方是无线盒。手边床头柜上是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还有座机……不对。
      
      他拉开被子,在自己手边翻找,又去看电视机下的插座。最后干脆下床,三下五除二地套好衣服,是一身正装。
      
      然后在屋内转了一圈,除去浴室,连衣柜都打开瞄了一眼。终于得出结论:没有手机。
      
      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这实在有点奇怪。
      
      而这点违和,让季寒川心跳加快了一瞬。恰好在此刻,浴室内的水声停下。季寒川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视线又停留在眼前的窗帘上。
      
      他深呼吸,往前一步,手捏着窗帘。
      
      没有记忆、看似寻常,却又偏偏透出一点不同之处的酒店房间……他心跳愈来愈快,猛然拉开窗帘。指下是发涩的绵绸质地,连这点都与往常一致。他做了许多心理准备,大脑空空,于是没有太多多余念头。只是本能地觉得,有什么事超出掌控。
      
      “刷”一声,窗帘开了。
      
      日光透进屋子,季寒川见到街道,见到上面零星的车,见到走在街边的人。对面同样是一座酒店,右侧则有一大片建筑工地。远方是隐隐约约、连绵起伏的山。
      
      他沉默地看着眼前,直到身后的浴室门被打开。有人踩着拖鞋,带着水声走出来。他听到对方停下步子,并且在心里默默想:脚步迟缓,呼吸声有些快。
      
      对方吞了下口水。这点声音,都被季寒川清晰地捕捉到。他有点迷茫,想:我的耳力居然有这么好?
      
      对方斟酌片刻,终于说出开场白,问:“你知道酒店几点开始供应早餐吗?”
      
      季寒川回头,看着对方。
      
      那是一个微胖、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模样普通,浓眉、鼻翼宽厚。身上也是一套正装,可惜大约尺寸不对,于是不能修饰身材,反倒凸显出啤酒肚。
      
      这样一眼,季寒川便得出结论:不是威胁。
      
      他微微眯起眼睛,有些惊诧于自己的想法。口中却很平静,回答:“不知道。”
      
      他清晰地意识到,在自己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自己。
      
      此刻,大约是觉得得出结论了,对方大着胆子,问:“你也是‘玩家’吧?”
      
      季寒川看着他,半晌,微微挑眉。
      
      这其实是个不置可否的态度。实话实说,季寒川并没有听懂对方话中含义。可见到他这个动作,对方便似松了口气,肩膀松懈下来,肌肉不似方才那样紧绷。嘴巴里嘟囔了句什么,实在太轻了,似乎是“还好”。然后撑出一张友善面孔,对季寒川道:“我叫朱葛,朱元璋的朱,诸葛亮的葛。这是我的第八场游戏,”一顿,“游戏时间一共三个月,你呢?”
      
      季寒川想一想,回答:“我叫……”一顿,“韩川。韩国的韩,四川的川。”
      
      朱葛屏息静气。
      
      季寒川看着他。他侧身站在那里,身材高挑,面孔逆着光,在朱葛看来,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模样。
      
      季寒川淡淡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朱葛显出点失望,但还是回答:“没有。”
      
      他话音落下,季寒川眸光一闪,觉得余光中多了点什么。
      
      他抬头,朱葛则顺着季寒川的视线看过去。两人一起,见到天花板上渐渐浮出一行血色字迹。
      
      “生存七天,即可通过本场游戏。”
      
      接着,下面浮出一行小字:“玩家韩川、朱葛,你们是科信金融新入职三个月的员工。现在实习期满,公司组织了一场为期七天的培训。只有在培训中通关,才能顺利留下。此次培训在一座温泉酒店进行。”
      
      “注意事项:请务必服从公司安排。”
      
      血字只存在了一分钟,随后消失。
      
      朱葛为难地皱眉,喃喃自语:“公司安排……”
      
      季寒川同样拧眉:难道就是朱葛之前提到的“游戏”?
      
      他看着身侧愁眉苦脸的朱葛,下意识觉得,这个刚刚展现了“不科学”一面的游戏,大概并没有文字表述的那样和蔼可亲。
      
      可更让季寒川意外的是,自己内心仿佛毫无波动。骤然陷入这样的境地,不知过往、不知未来,总该有一丝惊慌。可他确实平静,看着那些血字,甚至有些“不过如此”的感觉。
      
      就好像——
      
      他想:就好像我已经玩过很多场。
      
      而这一次的规则,并不算难。
      
      很轻松、几乎是度假了。
      
      他思绪转过一圈,对朱葛说:“走吧。”
      
      朱葛抬头,不明所以地看他。
      
      季寒川已经自顾自地往门口走去。他拔掉卡,拧门,说:“先去餐厅看看。”
      
      朱葛如梦初醒:既然是公司培训,那就一定有其他“同事”。玩家不知道的信息,NPC总该知道吧。
      
      看窗外天色,这会儿大概是六七点钟。季寒川并不知道餐厅方位,故而直接在电梯里按了一层,准备先去前台问问。
      
      不知是时间太早、还是太晚,电梯里未有其他人上来。朱葛仍然是忧虑的样子,季寒川看了看他,觉得他头发茂密,实在不像真的发愁。他决定妥善利用周边条件,于是很不经意地,问出一句:“你在担心什么?”
      
      朱葛叹气:“我还奇怪呢,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居然直接上了电梯。”
      
      季寒川:“……”等等,电梯有什么问题?
      
      朱葛忧心忡忡:“不过我仔细一想,觉得楼梯间可能更容易出事儿。电梯好歹快,早死早超生。再说了,现在是第一天,应该还算安全。”
      
      季寒川:“……”不不不,你的话我有点听不懂。
      
      朱葛抹一把脸:“我上一场游戏,直接在一个机场里困了两个月,差点没给饿死。到后面,到处都是那种东西,防不胜防,一不小心人就没了。好不容易撑到结束,那些东西没了,可还是没吃的,只能干喝自来水。这么歇了没两天,直接又进来。唉。”
      
      他深深地叹口气,失魂落魄。
      
      说:“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季寒川听到后面,脑海里冒出一点画面,像是他曾经经历的事:身后是一片黑夜,而自己拼命向前奔跑——黑暗席卷而来,沾到他的衣角。
      
      他困惑:那之后呢?发生了什么?
      
      可再回忆,脑海中,又成了一片空白。
      
      季寒川沉默片刻,干巴巴地回应朱葛:“是啊。”
      
      朱葛道:“至少这两天能吃饱了。”显出点乐观的样子。与季寒川一起看电梯上的数字。他们住的楼层是十九层,电梯运行速度很慢,两人讲了许久话,也堪堪只到八层。
      
      眼下沉默,只见数字下降。八、七、六——
      
      两人一起看着,朱葛的脸色越来越差。
      
      他慢慢低头,看着楼层按键。脸上的肌肉绷了起来,微微颤动,呼吸加快,嗓音发飘,说:“韩川?”
      
      季寒川“唔”一声,问:“怎么了?”
      
      朱葛眼睛微微睁大:难道他没有看见?
      
      季寒川打量着楼层显示:“是不是坏了,怎么已经到负十八层……”
      
      朱葛几乎要虚脱:“怎么会!这里明明只有B1B2!”
      
      季寒川漫不经心,回答:“哦,可能是‘那些东西’听你提到他们的亲戚,所以迫不及待,想要给你打个招呼。”
      
      “叮”一声,电梯停下。
      
      是负十九层。梯门在两人面前打开,朱葛如临大敌,看着梯外。是一条走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往远处黑暗延伸。两侧是一扇又一扇木门,上面标着房号。
      
      朱葛磕磕巴巴:“这是不是、是不是?”
      
      季寒川肯定他:“对,和咱们上电梯的地方一样。”眼皮一跳,纠正,“不过咱们上电梯的地方,灯没坏,里面没有那么黑。”
      
      朱葛要喘不过气了:“那现在怎么办——”
      
      季寒川按下电梯关闭键:“关门,去一楼呗。”
      
      他转头看看猫到角落的朱葛,有点困惑:“你为什么要站那么里面?是给其他人让路吗?”
      
      朱葛:“……不不不,哪有其他人?”
      
      季寒川闲闲道:“没有,你躲什么?”
      
      电梯门在两人面前缓缓阖上。
      
      季寒川叹道:“现在的酒店,就爱搞一些违规建筑。而且每层都一样,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篇文,依然紧张地搓手手_(:з」∠)_
    主受,主角季寒川,cp邵佑。邵佑在第三个副本携身体出场,前两个副本里是异地通话模式。但剧情设定,第三个副本之后邵佑也不会一直在线,大多副本内仍然是异地恋→感情稳定老夫老夫那种。他俩锁死了,钥匙作者吞了。
    有女儿x1,女儿来历介于“(文中设定下的)科学”和“(现实中的)不科学”之间,暂时不剧透。
    安利一下前篇文,是个评论区大家都说甜的故事!《被抱错的豪门少爷重生了》,文名即梗,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