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第一章
      
      那日过后,灵虚山又恢复成最初的宁静,麒麟被喻思弋从香瓶中放出,小东西似乎受到了主人的影响,对喻思弋黏的紧,日日守护在她身边,等她打坐修炼的时候便乖乖的趴在窗户上看着。
      
      麒麟是上古圣兽,也是这天地间最后一只圣兽,它生性善良平和,只是简随心修的是魔道,所以它才一直不得成型,如今跟着喻思弋修炼了不过几年,就生出了麒麟的模样来,看着可爱极了,十分招人喜欢。
      
      每每看见熟睡的小麒麟,喻思弋的心脏都如同被刀割过一般。
      
      那个女人,也最喜欢傻傻的站在屋外窗沿下看自己修炼,却从来不敢进来同自己说上一句话,甚至于等自己出去寻她的时候还会悄悄躲起来,只不过隔日她依旧会过来,还不忘在窗户上放些小玩意,都是人间哄女孩子开心的小物件儿。
      
      喻思弋站在窗前失神的向外望着,却再也盼不来那人的身影,她看着看着眼眶便红了,心中既气自己,又气那个傻女人!
      
      说什么喜欢自己,连喜欢的人都认不出来,别人换成自己的模样,她便傻乎乎的跟着去了,世上竟有这样傻的人!
      
      其实终究还是怪自己对她太过冷淡罢,一腔热情爱意却碰上自己这样的人,她也一定很失望。
      
      荀天星变成自己模样那天对她说了什么呢?喜欢?亦或是爱?要哄骗简随心,太简单了,不用说喜欢也不用说爱,单单是变成她的模样,那傻女人也会跟着走。
      
      “你这一生,不负天,不负地,偏偏负尽命中人。”
      
      戚行道人的话又一次响起,曾经的她对于天命不屑一顾,现如今却成了她的梦魇,每一次闭上眼睛,耳边都会反反复复响起这句话。
      
      喻思弋眨了眨眼,一滴泪隐没在眼角,面前忽然浮现起简随心第一次向她表白时羞红的脸庞,
      
      “喻思弋,我喜欢你…”
      
      “你乃魔修,我乃道修,不可能的。”
      
      “为何不可能,你我是命定的姻缘,若怕外界说道,光凭咱们手腕上的红线,便能叫他们闭嘴。”
      
      “但我不喜欢你。”
      
      “喜欢是可以培养的,你不喜欢我魔修的身份,我便退出魔界,日后我就在灵虚山脚下住着,同你一起守护这灵虚山如何?”
      
      这一守,就是整整五年。
      
      只不过一切姻缘情分都已经终结。
      
      或许是圣兽庇护,这三年喻思弋的修炼速度越发的快了,她本就是御兽宗公认的修道天才,天赋是一等一的好,不过百岁,就已踏入了圆满境,宗门年年都派人来请她出山,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而荀天星,一次都不曾来过。
      
      外界的人都嫉妒她与生俱来的天赋,佩服她独居深山不惧孤寂的定力,羡慕她一日精进一日的修为,却从不知道其中原因,纵有麒麟陪伴,喻思弋也察觉出自己的修炼出了岔子,如此快的修炼速度,不过是在提前榨取自己的灵力,早在简随心死掉的那一日,她就生了心魔。
      
      简随心因她而死。
      
      每次闭上眼睛打坐,她总能听到那个傻女人的声音,在质问她为什么要杀了自己!怎么能为了麒麟就亲手杀死命定的妻!
      
      “你没有心!”
      
      “我是你的妻,你如何下的了手!”
      
      喻思弋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她居然看到简随心满脸泪痕,哭着向她走来。
      
      “我没有…”
      
      伸手替那傻女人拭去泪水,喻思弋低声辩解,心脏疼的难受,意识也有些不清,早已分不清眼前的画面只是幻觉。
      
      这已是入魔的前兆了。
      
      “还说没有,你命中负她!”戚行道人竟也出现了,手中还拿着当年批过的卦字,满脸尽是鄙夷责怪,“是你——害死了她!”
      
      喻思弋的手一顿,眼前的两人逐渐飘远,耳边只剩下戚行道人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是你,害死了她!
      
      没错,是我害死了简随心…喻思弋胸中灵气乱窜,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一路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山脚下,正是当日简随心被天雷劈中的地方。
      
      此时整座灵虚山上只有她一人,若有旁人在场,恐怕要吓出尖叫声,喻思弋已然入了魔,她修的是天地间至正至纯的道法,一旦走火入魔后果严重,又没有人及时来点醒,此刻七窍流血,面上血糊糊的一片,极为骇人!
      
      小麒麟一路追随而出,趴在她肩上“嗷嗷嗷”的直叫唤,只可惜声音太小,根本没有什么用,喻思弋还是陷在幻想中出不来,她身子一挺,面朝着天空直直的倒在了地上,麒麟被甩到一旁,嗷呜嗷呜的又跑了过来,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舔了又舔,将血迹给舔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一张绝美脸庞。
      
      那一瞬,她的眼神恢复了清明,竟是凭着一己之力从心魔中走了出来,麒麟方才松了口气,开心的叫唤了两声,就见喻思弋又闭上了眼,放任自己重新陷入幻觉之中,刚才已停止流血的七窍又开始往外冒血,她口中喃喃自语,来来回回只有同一句话,
      
      “来生,我定不负你。”
      
      喻思弋不愿自救,甘心陷入心魔,麒麟再强大也无法救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流血而亡。
      
      御兽宗千百年来最强大的天才喻思弋,就这样自戕于灵虚山脚,就此陨落。
      
      谁都没有看见,待地上的女人彻底彻底没了气息后,那小小麒麟倏的一蹿,瞬间跃进了她的身体中,原本腕上消失的姻缘线也再一次出现。
      
      ————————
      
      “恭喜喻师姐,成功突破大破境,成为咱们御兽宗最年轻的大能境高手!”
      
      御兽宗后山,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年轻男子双手抱拳,对着喻思弋恭敬的拜了拜。
      
      一旁围着的几个身穿道袍的年轻男女也跟着挤了过来,嘴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空旷的后山瞬间就热闹了。
      
      “喻师姐太厉害了,这么年轻就踏入大能境。”
      
      “那还用说,喻师姐的魂兽可是神兽凤凰,是你我等人可比的吗?”
      
      “听闻三年后鼎天秘境就要开放,师尊他们会带上喻师姐吗?”
      
      …
      
      喻思弋脑中浑浑噩噩,耳边尽是御兽宗弟子们的羡艳之辞,吵的她头疼欲裂,步子虚晃了一下,险些没有站稳,待她重新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场景震惊的再也迈不动脚步。
      
      她不是死了吗?怎会出现在御兽宗?!
      
      “对了,喻师姐,祝寇师尊让您出关后去他那里一趟,说是…天星师妹的病又犯了。”
      
      荀天星的魂兽是三头狮,只可惜她先天不足,魂兽有缺陷,三头狮变成了两头狮,因此从小身体就极差,原本是不适合修道的,但荀家不愿让未来的继承人变成一个连道术都不懂的普通人,还是将她送来了御兽宗,拜在了宗主祝寇门下,成了喻思弋的小师妹。
      
      是了,她的魂兽是凤凰,还是雌凰,雌凰有滋养生魂之效,所以荀天星刚入宗门那几年总是形影不离的跟着她,就是为了让她的雌凰多佑护那两头狮。
      
      “喻师姐?可是有事不方便过去?”
      
      那青袍男子见喻思弋始终面无表情,眉头紧皱,以为她不愿意,面上不免有些疑惑,往日喻师姐是最疼小师妹的,一听说小师妹发病了必定是第一个赶过去,为何今日反应如此冷淡?
      
      喻思弋此刻十分笃定自己是重生了,还是重生回了百年之前,荀天星刚进宗门,简随心还不曾出现,她心中又惊又喜,面上虽不露半分,但内心早已激荡一片。
      
      虽然不知道是因何缘故才让时间倒转,但这一世悲剧还未发生,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有机会去挽回错过的一切?这一世,她定不会让戚行道人的话再成真!
      
      她也不会再一次辜负那个傻女人,想到简随心还活着,喻思弋不自觉的轻轻笑了笑,撩起袖袍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谁知上一世紧紧绕在腕上的姻缘线此刻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同师尊说,我下午需要出宗一趟,无法去他那里了。”
      
      喻思弋难得慌乱起来,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重生回来那定情红线却没了?难道代表着她与简随心此生无缘么?
      
      她不信!
      
      申琉点头应下,心中却暗暗称奇,今日的喻师姐真奇怪,居然舍得丢下病中的小师妹出宗,他正觉得不解,喻思弋便又一次开了口,说出一句更是叫他讶异的话来。
      
      “还有,替我告诉师尊一声,日后小师妹的事莫要再来找我了,雌凰养魂,但只养道侣的魂,天星与我无亲无故,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怕是又要传出些不好听的谣言,对我二人名声都不好。”
      
      上一世喻思弋替荀天星养了整整十年的兽魂,却不曾想她最后会生出那歪门心思,使计害了简随心,也害了自己,简直是养狼为患!这一世喻思弋不会再管她,若不适合修道,便早些滚回荀家做她的继承人,对谁都好。
      
      “这…”申琉有些为难,祝寇十分疼爱荀天星,若是知道喻师姐不愿再替她养魂,还不知会不会发脾气。
      
      “你按我说的便是,若师尊生气了,我会亲自去请罚,不会叫师弟你为难。”
      
      喻思弋知道申琉的难处,却不得不这样说,上一世荀天星敢一个人上灵虚山诱骗简随心,怕是有师尊祝寇的授意,否则凭她那半吊子的道行,又如何骗得了简随心?那白玉香瓶,也是宗主才有的好东西,想到这里,喻思弋就又气又恨。
      
      “那我便去师尊那里了。”
      
      申琉得了喻思弋这句话,也放下心来,又朝她拜了拜,这才领着其他弟子陆续离开。
      
      片刻后,偌大的后山又只剩下喻思弋一个人。
      
      原本想立即去找简随心,但当务之急,她要先查清楚腕上的姻缘线为何会突然消失!她口中念起口诀,从体内召唤出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美丽又高贵,这就是她的魂兽,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
      
      那凤凰扑腾着翅膀,慢慢落到喻思弋身前,她纵身一跃,便稳稳的坐了上去,凤凰展翅,一路朝着喻家飞奔而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