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7章 鬼楼探险(6) ...

  •   那看似普通无奇的水,在接触到小男鬼的身体时,突然扬起浓浓的白烟,仿佛将他的躯壳给燃烧起来了般。
      
      小小的身躯抽搐着往后退,驱魔水在它的身上燃起一阵阵白烟。
      
      趁着它没空理自己,束璟用极快的速度,将那三具尸体拨弄出那道图案阵法之外。
      
      刚做完这一切,之前还萌萌地叫她“姐姐”的小男鬼,早就变成身躯细瘦干枯的怪物姿态。
      
      深棕色的四肢如盘根老树的枯枝,怪物脸颊凹陷粗糙,眼睛大得像是一对铜铃,里面的竖瞳邪恶、愤恨地望着她,满是尖牙的嘴咆哮着不断吐出口水。
      
      全然没了小男孩的模样。
      
      束璟站在那道图案的正中,冷眼望着不远处的怪物,嘴角讽刺地勾起一丝冷笑。
      
      “你早就怀疑了?”恶魔发出低沉刺耳的声音,仿佛是凑在她耳旁低语一般。
      
      那双淡黄色的可怕眼睛里,装载着想将束璟撕碎的愤怒。
      
      看得出它羞恼至极,但始终站在图案之外,没敢朝这里靠近。
      
      束璟笑而不答,她越是淡定,越让恶魔气得来回蹦跳,好几次想要扑进来。
      
      她第一次遇到小男孩时,曾经用摄像机拍过他,他也并未表示出抗拒。
      
      镜头中的小男孩和他变成鬼的模样一致。
      
      再后来,束璟在走廊里遇到了那三个女鬼。
      
      一开始她以为那些被反复开启的门,是那群鬼在躲避这三个女鬼,后来发现的异样越多,她终于反应过来,那些鬼怕的不是那3个护士女鬼,而是重新出现的小男孩。
      
      因为,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无害的小鬼,而是恶魔变化的。
      
      “你到底怎么发现的!”恶魔在圆形图案阵法之外,来来回回地徘徊,龇牙咧嘴地找机会想去偷袭束璟。
      
      但它很畏惧地上的图案,在旁边来回爬动。
      
      “你不让我拍你,”束璟在说这一切时,是笑着的,“是因为摄像机会显露出你本来的模样,你怕我发现。”
      
      “就因为这个?”恶魔不相信。
      
      “越是不让我拍你,我越是怀疑有问题,”在那个房间里时,束璟曾暗中晃动过摄像头,她不是去拍小男孩的身体,只是拍到了一点他的脚,“我拍到过你的脚,那是一只不正常的爪子。”
      
      之前第一次拍到小男孩时,尽管他并不用脚走路,而是垫着脚尖往前飘,但他的脚没有异样,穿着一双有卡通图案的蓝色运动鞋。
      
      再后来,束璟在走廊里遇到了一群鬼,被小男孩拉到旁边的房间里。
      
      她利用桌上的小水枪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悄悄晃动了一下镜头,拍到了小男孩的脚。
      
      那是一只爪子,怪物才会有的可怕利爪。
      
      从那时候起,束璟就知道这次出现的绝对不是之前的小男孩。
      
      而且他对于桌上的小水枪似乎也没兴趣,这明明应该是他生前的玩具,只是一直催促束璟去地下室。
      
      即使知道眼前的“小男孩”可能是个比鬼更可怕的东西,束璟依旧表现地很冷静,克制着心里的恐惧,和他慢慢周旋,在三楼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才陪他来到地下室。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来,这里一定藏着她能否离开鬼楼的关键线索。
      
      地下室的三具尸体应该是和院长、驱魔师无关,她们还穿着护士服,应该是这里的员工,他们不太可能把活人拿来镇压恶魔。
      
      如果说这是恶魔画下的图案,似乎也说不过去。
      
      恶魔画下图案是为什么?为了放大自己的能力?
      
      要是它没有受到束缚,何必留在这个空无一人的颓败大楼里,早就溜出去到处祸祸了。
      
      只需要冷静下来一想,就能猜到那三具尸体是恶魔放在图阵上的,目的应该是减轻镇魔图阵对它的控制。
      
       “你逃出镇魔图阵的镇压后,一定以为自己解放了,血洗了医院,最后却发现自己出不去。”束璟的话在恶魔的膝盖上插了一箭,好疼。
      
      恶魔狠狠瞪着她,气得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当时它确实以为自己终于逃出来了,过于得意的它没有发现异样,放纵邪恶力量消灭了医院所有活口。
      
      “所有人都变成了鬼,没人帮你烧掉地下室,于是你等啊等,等来了我们,”束璟双手抱怀,不客气地冲着它冷笑,“其他人太胆小、看起来也不好骗,最后你就把心思落我身上,以为我是个好骗的白痴。
      
      叮,膝盖上的箭X2。
      
      “你死定了!”恶魔高声咆哮,那声音震得她耳膜发疼。
      
      束璟掏了掏耳朵,半眯着一边眼睛:“那你过来杀我啊。”
      
      “你出来!”
      
      “你进来。”
      
      “你出来!”
      
      “说到底你就是怕我脚下的镇魔图阵,怂逼。”
      
      “呵,我只是懒得走过去。”恶魔恼怒地吼了一声,显然被束璟气得不轻。
      
      “你撒谎的样子连鬼都不信。”
      
      束璟瞟着外面狰狞的恶魔,不急不慢又淡定的样子,倒让恶魔着急起来。
      
      它自以为骗到了一个傻女人,可以帮自己烧毁镇压自己的图阵,没想到反被她泼了一身驱魔水,她自己站在图阵之中,它连靠近都没办法。
      
      “你手里的火把烧不了多久,”恶魔瞪着可怕的眼眸,“我不信你一辈子都待在这个图阵里!”
      
      恶魔的话让束璟认真地皱起眉头,摸了摸下巴道:“你说得也对,我们或许可以合作。”
      
      听她这么一说,恶魔半信半疑:“怎么合作?这次,你别想骗我。”
      
      “我放火烧了这里,但是你得让我平安离开这栋大楼。”
      
      “没问题,只要你别玩花样。”恶魔现在迫切需要有人烧毁这个地下室,无论是什么条件,它都会毫不犹豫答应。
      
      束璟见它答应了,一时半刻也不会伤害自己,抬脚走到了图阵之外。
      
      现在恶魔还要靠她烧毁地下室,暂时不会动手。
      
      “你也别想骗我!”束璟看向恶魔,她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森冷笑意,居然让它不安地愣在原地。
      
      只见她在衣兜里掏了掏,翻出之前在小男孩房间里找到的水枪,朝着恶魔递去:“等我烧了这里,你也要放过他们。”
      
      “我答应,什么都答应!!”恶魔的声音几近扭曲,它激动又着急,低吼一声,抬起爪子就要去接。
      
      就在它快要碰上水枪时,束璟眼睛里的情绪陡然转变,手指一扣,对着它喷出一股液体来。
      
      恶魔以为是驱魔水,正要发怒反击,鼻子里嗅到一股子腻腻的油味。
      
      几乎是瞬间,它就猜到束璟要做什么,但已经晚了。
      
      束璟将火把猛然丢向不远处的恶魔。
      
      它咆哮着脚下一蹬,翻身朝着一旁跳开,但还是被沾到了些许火苗。
      
      棕黑色的身躯上燃烧着星点的火焰,恶魔不断咆哮翻滚,试图将它熄灭。
      
      恶魔愤怒至极,身姿灵活,束璟要想再靠近难度很大。
      
      但火势太小,还不足以烧死那个恶魔。
      
      要是烧不死它,火一旦熄灭,束璟就完了。
      
      她一咬牙,捡起火把,决定重回图阵之中,放弃了冒险逃离的想法。
      
      恶魔没有除掉,她一定出不去,离开地下室没有了图阵的保护,情况只会更危险。
      
      就在恶魔愤怒地试图熄灭身上的火焰时,不远处的角落飞出一个亮晶晶的金属打火机,准确无误地掉在恶魔的身上。
      
      火苗点燃了它身上的油,火势瞬间变大,将地下室照得宛如白昼。
      
      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钻出一道人影,像老鼠一样灵活地扑到图阵之中。
      
      直到现在,束璟才看清他的模样,是海夜。
      
      “真的能烧死它吗?”海夜提着摄像机,眼睛里写满惊恐,手还在轻微颤抖。
      
      束璟看了看满地打滚、咆哮的恶魔,诚实地摇了摇头:“我不确定。”
      
      “卧槽?你不确定?”海夜差一点哭出来,“我还以为你有十足的把握,我才出手的,万一烧不死它,我们岂不是都要死在这里?”
      
      “别怕,起码不会孤零零上路嘛。”拍了拍海夜的肩膀,束璟笑眯眯的样子,让他更加想哭。
      
      恶魔在地上翻腾打滚,疼得惨叫不止,它身上的火焰不小心点燃了地下室里的废弃物,朝着图阵烧来。
      
      “不好,这个东西千万不能被烧掉。”束璟随手拿起之前制作火把的扫把,又从旁边抓了一把椅子,朝着地上翻滚的恶魔冲了上去。
      
      她眼疾手快,用椅脚将恶魔禁锢在墙上,另一只手扯下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狠狠刺入怪物的颈子。
      
      整个地下室都是恶魔发怒的咆哮,挣扎也越发激烈,束璟把之前找到的驱魔典翻出,才勉强让它无法靠近。
      
      不远处的情况将海夜吓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缓过劲时,他下意识朝着阶梯挪去,想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本来以为束璟有十足的把握,现在得知她不过是冒险一试,他也不敢在这里等死。
      
      一边观察着那边束璟和恶魔的交战,一边朝着逃离地下室的阶梯挪动,海夜手里提着摄像机,明明很想离开,心里却装满了愧疚。
      
      束璟给他的印象,不过是个胆小、脆弱的女生,现在却为了生存的希望,在和一个狰狞、燃烧的恶魔战斗。
      
      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想悄悄逃跑?
      
      即使察觉到海夜的举动,束璟也没打算说什么,她做事从来不指望别人帮忙,每一次行动,她都有一切靠自己的心理准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