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鬼楼探险(4) ...

  •   “爸爸,你别乱来啊,要出大事的!!”望着床单下空荡荡的床,大河差一点就要哭出来。
      
      床单下没有东西,但还能冒出个轮廓,除了是鬼还能是什么?!
      
      “咦?难道是我碰过那个瓷碟,所以我没事?”束璟看了看手里的床单,又看向放在桌上的瓷碟,一脸惊喜,“大河哥,我……”
      
      她的话早被大河听得一清二楚。
      
      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大河,无法去细想话里的真假,跳起来直接扑向桌边,一下抓住了那个脏兮兮的瓷碟。
      
      束璟也不确定这么做会让大河遇到什么危险,但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压根不拿她的命当回事。
      
      万一摸过瓷碟的人就会死,她要是真的碰了,岂不是当了炮灰?
      
      趁着这个机会,她正好演了一场戏,把大河想用在她身上的阴谋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在大河拿起瓷碟时,他看向束璟,疑惑地问:“为什么我摸了它,没有看见奇怪的画面?”
      
      就在白墙边,束璟一身粉色连衣裙,笑容可爱甜美:“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我压根就没有碰过它啊。”
      
      “你——”大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她骗了,正要跳起来找束璟算账,一旁床上的床单开始飞速飘动,以极快的速度飘到大河身边,将他一层一层裹进了床单里。
      
      趁着那些鬼在他身上忙活,束璟垫着脚尖,急忙从房间里出去了。
      
      原来碰了那个瓷碟是真的会出事,好在她没有被大河骗到,否则死在房里的就是她自己。
      
      大河的惨叫声还在持续,但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
      
      来到走廊里,束璟发现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应该是听到这边有情况,早就拔腿跑了,怎么可能来救人呢。
      
      不过是萍水相逢,大家互相没有感情,自然也不会为了陌生人冒险。
      
      束璟活动了下提着摄像机的手腕,正打算去下一个房间,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多出来一个矮矮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脏兮兮T恤的小男孩,他低着头,看不清脸,但露在外面的手脚泛着渗人的青色。
      
      这种不正常的颜色、诡异的肢体,无一不在告诉束璟,那是个鬼。
      
      她没敢冒险跑过去,一步一顿地退回到刚才的房间里。
      
      大河被包裹地像个巨大的蚕蛹,靠在墙上七窍流血,瞪大的眼睛仿佛快要掉出来,已经没了呼吸。
      
      束璟一往后退,那小男孩就往前走,分明是故意要堵她。
      
      “姐姐,你在害怕我吗?”小男孩幽幽的声音响起,走路的时候并不是迈动双脚,而是垫着脚尖往前飘动。
      
      他缓慢抬起头,模样并不怎么惊悚,只是脸色发青,还交错着一道道血丝,眼白特别少。
      
      后面是大河的尸体,窗户不能出去,门口堵着一个鬼,束璟无处可逃。
      
      牙齿非常配合地抽痛了一下,束璟感觉太阳穴像被人用扎了一刀般,痛得她想骂娘:“你这副模样,谁看了不害怕啊?”她三两下拨乱自己的头发,放下摄像机,举起双手朝着小男孩扑过去,“我要是弄成这样,也一样吓人。”
      
      乱糟糟的黑发往前遮住了她的脸,只露出些许雪白的肌肤,殷红的唇勾起一丝鬼魅的笑,那模样比小男孩的样子还要吓人。
      
      小男孩眉头一皱,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弱弱道:“对不起。”
      
      道歉了?
      
      她把鬼吓得道歉了?什么情况?
      
      束璟回到屋里,把头发拨弄回正常的样子,提起摄像机走上去:“你有事吗?有事说事,没事让路。想杀我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姐姐……我可以耽搁你五分钟吗?”小男孩双手扯着衣摆,怯生生地抬着头看向她,那委屈巴巴的模样,居然……有点可爱。
      
      看在这小男孩……小男鬼这么有礼貌的份上,束璟清了下嗓子,放柔声音问:“说吧,什么事。”
      
      在小男孩开口之前,束璟按下录像键,将镜头对准眼前的鬼。
      
      镜头拍到的画面略微有点模糊,时不时画面会出现跳动的横条,但小男孩的身影拍得还算清晰。
      
      “你可以帮帮我们吗?”小男孩眨巴了下眼睛,那几乎看不到眼白的眼睛,流露出一丝可怜的哀求。
      
      “你们?”束璟感觉身上腾起一股寒意。
      
      也就是说,这个鬼楼里的鬼有很多??
      
      “我们被困在这个大楼里出不去,没办法投胎,”小男孩每说一个字,都在怯怯打量周围,像是随时会有东西扑出来伤害他似的,“这个大楼被恶魔诅咒了,只有消灭恶魔、烧掉尸体,我们才能……”
      
      话还没来得急说完,外面的走廊传来一丝轻微的脚步声,小男孩的身影在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都已经是鬼了,还这么胆小,啧啧。
      
      束璟提上摄像机,来到门边探出半边脑袋观察了会,鬼没看到,她倒是看见2个人,是路子和桃花。
      
      两人被绑定了情侣关系,不能分开超过10米,正靠在一起哆哆嗦嗦地打量周围。
      
      “怎么就你们2个人了?”束璟朝着他们走去,她越是走近,那两人越是慌乱地往后躲。
      
      “别过来!”路子抬手一挡,慌张地问,“是人还是鬼?”
      
      指了指地上的影子,束璟嫌弃地瞥了他们一眼:“看清楚了,有影子。如果是鬼还有影子,那也是高级鬼,杀你们铁定像摁蚊子一样容易,你们也没必要逃了,躺下等死会舒服点。”
      
      听她这么说,路子总算放心了,抹掉额头的冷汗,脸色被吓得一片白:“刚才听到那边有惨叫,当然是逃啊,全都分散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我们拍完了二楼,本来想去三楼的,但是……”桃花躲在路子身后,揪着他衣角瑟瑟发抖。
      
      “害怕?”束璟挑起眉头问。
      
      两人没有说话,连连点头表示附和。
      
      “大河呢?”路子问。
      
      “挂了……”束璟面无表情地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太对,为了能保持住角色的设定,她硬挤出几滴眼泪,哭哭啼啼地说,“大河哥死了,被鬼杀死了!呜呜呜!”
      
      桃花听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
      
      “我们……一起吧?多个人,多个照应。”路子已经没有力气再害怕了,今晚他受到不少惊吓,清风失踪、月光摔死、大河也被鬼杀了,他现在能遇到束璟这个活人,简直要谢天谢地。
      
      现在情况不太乐观,束璟没有拒绝他的提议,点点头,准备去拍其他的房间。
      
      正要动身,走廊两边响起几声巨响,冷风从破败的窗户灌入,将每个房间的门吹打在门框上,发出砰砰的动静。
      
      在漆黑的深夜,无人的鬼楼,这带着某种诡异节奏的现象,差点吓得路子和桃花尿出来。
      
      两人蜷缩在走廊的尽头,后背紧靠墙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去三楼,三楼是清风失踪的地方;下一楼,万一还有其他危险在等着呢?
      
      不知是因为狂风还是别的力量,房门疯狂地关动,每一下都砸出刺耳的响声。
      
      望着那昏暗无人的走廊,束璟提起摄像机,打开录制功能,对准那条阴森的走廊——
      
      镜头中,走廊两旁分布的门前,都站着一道模糊的身影,他们齐齐抓住房门推动、打开,反复在重复这一僵硬的动作。
      
      要不是通过镜头,束璟也不会发现这样可怕的秘密。
      
      可这些鬼不像是故意吓唬他们,倒像在推门逃避什么,但迟迟无法推开门进到屋子里。
      
      这动静吓得路子和桃花齐齐噤声,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路子,轻声问:“拍到什么了吗?”
      
      “是鬼。”束璟答道。
      
      “跑啊!!!”路子再也忍不住了,拉起桃花,一溜烟就朝着楼下冲去,不到3秒钟就又倒了回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狂奔。
      
      转过头,束璟看见自己身后飘着三个女鬼,身上穿着带血的护士服,皮肤白里泛青,交杂着一丝丝血色,眼睛里没有瞳仁,只有惨白的两团。
      
      只听一串凌乱的脚步声往下跑,束璟还没来得急跟上去,又看到了那个小男孩……小男鬼。
      
      “姐姐,有危险,快跟我来!”小男孩跑上前,小小的手掌一下握住束璟的手腕,带着她躲到了旁边不远处的房间里。
      
      关上房门,小男孩面对窗户没有说话。
      
      被他抓过的地方,还能感觉到丝丝冷意,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湿冷感觉,让束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束璟手里的摄像机还没停止录制,她低下头正要摆弄,小男孩突然厉声道:“不要拍我。”
      
      鬼始终是鬼,发怒的时候吓得束璟心跳加速了会,她连连答应,埋头假装调整摄像机,没有去拍摄他。
      
      “抱歉,鬼也有肖像权。”
      
      小男孩一直死死地瞪着她,一双眼睛被黑色占据,紧皱的眉头暴露出他不满的情绪。
      
      “这是你的房间吗?”束璟假装平静地问,“那桌上有一个旧的水枪,是你以前的玩具?”
      
      听她这么一说,小男孩转过头去看,束璟立刻轻晃了下镜头,眼底掠过一丝惊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