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中年妇人见床上的人睁开眼睛,还以为她想通了,登时喜形于色,只是“太太”二字刚喊出声,却又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眼睛重见光明,貅宝首先要做的,自然是寻找那可口美味的珠宝。就见她猛地起身,掀开被子一跃跳下床,连鞋子都没顾得上穿。
      
      对于饥饿了好一阵子的貅宝来说,除了食物以外,其它通通可以忽略不计。什么等着她去请安的老太太、磨刀霍霍给她挖坑的婆媳俩,全都一边呆着去。
      
      天大地大,都没有她进食大。
      
      中年妇人却是误会了貅宝的行为,急忙上前去拉她,嘴里还念叨着,“太太快把鞋子穿上,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好?奴婢知道太太已经想明白了,但也用不着这般性急,奴婢先叫人进来给太太梳洗打扮一下再去给老太太请安也不迟。”
      
      “没空。”貅宝挥开中年妇人那碍事的手,头也不回,继续埋头翻梳妆台。
      
      可惜嗅觉还没有恢复。如果嗅觉恢复了,她只用鼻子一闻即可,根本用不着像现在这样麻烦。
      
      似乎原主的性情也是如此,中年妇人被推开后倒没有再阻拦,只站在一旁看着貅宝的动作干着急,“太太,您要找什么跟奴婢说一声就是,何苦自己在这里翻箱倒柜的?这若被外人看到了,以为太太您失心疯了可怎么好?”
      
      中年妇人说的绝对大实话。那披头散发、穿着亵衣又光着脚丫还动作粗鲁翻找东西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人疯了。也是因为如此,中年妇人打消了叫小丫头进来梳洗打扮的念头,唯恐再传出什么难听的话,让以后的日子更难捱。
      
      貅宝没有理会她,继续东翻西倒。拿起一个丢一个,抓起一个扔一个,半点也不手软。神奇的是,那些东西掉在地上,即使是最脆弱的物件,也没有摔出半条裂痕。
      
      中年妇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那不断发出的‘砰’‘咣当’‘啪’等各种物件砸在地上的声音就已经把她吓得心惊肉跳。就见她面色惨白,话都几乎说不成个儿,“太、太太,您这是做、做什么?奴、奴婢知道您心情不好,但、但也不能这样发泄情绪,若是被老太太知道了……”
      
      “其它头面首饰珍珠宝石呢?”貅宝终于停下来,皱着眉头看向中年妇人。梳妆台上的物件并没有多少,底朝天翻了一遍,也都是些劣质珠宝,就只一对上点档次的翡翠镯子,质量其实也不怎么样。
      
      完全不像一等将军夫人该有的置办。
      
      中年妇人被问的怔了怔,“除了一品夫人的翟冠,全部都在这里了……”随即她打了个激灵,神情突然紧张起来,“太太,您该不会连那东西也想砸吧?那可是御赐之物,弄坏可是要杀头的。”
      
      “……全都在这里了?”貅宝简直不敢置信。她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又问,“那我的私库呢?难道一丁点有价值的物件都没有?”
      
      “太太您忘了?您哪里有什么私库……”中年妇人诧异的瞅了貅宝一眼,心里嘀咕起来。
      
      …………
      
      怎!么!会!
      
      貅宝坐在椅子上,有些头晕目眩。
      
      中年妇人被她的样子吓坏了,赶忙上前伺候,“太太,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哪里不舒服?奴婢这就去老太太那里求个太医过来。”
      
      貅宝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道:“不用,你先让我一个人静静。”
      
      中年妇人动了动嘴唇,到底没再动作,只安静的站在一旁注视着貅宝,眼里有些疑惑,还有些担忧。
      
      貅宝只当她不存在,两手托腮,长吁短叹。
      
      光想着一等将军夫人身份高了,却忘了勋贵之家十个里面至少有一半是虚假的富贵。也是,若是个好的,原主也不会迫不及待的投胎去。
      
      时间缓缓流逝,与此同时,原主的记忆开始逐渐的复苏。即使没有全部,却也恢复了大半。也是到了这时,貅宝才知晓了原主的事情。
      
      然后发现,邢氏的日子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悲催。
      
      破落户出身,却嫁入了高门大户,且嫁妆又少的可怜,比之得脸的丫鬟婆子都不如,自然一进门,邢氏就受到了包括主子奴仆在内所有人的鄙视。不仅如此,新婚当夜,潦草的洞房后,相公贾赦就撇下了她钻去了小妾房里。好嘛,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天还没亮,她这个新大太太不得大老爷喜欢的事情就传遍了满府,而天一亮,连对面宁国府的人也都知晓了。
      
      新媳妇面皮薄,刚成亲就遇到这种事情,本就难堪的很,次日请安时还要面对一大家子嘲讽的眼神,邢氏更是羞耻的想要钻进地缝里去。老太太,贾赦的亲娘,也就是荣国府的国公夫人贾母倒对邢氏十分满意,不仅帮着邢氏训斥了贾赦一顿,还给了邢氏一对翡翠镯子做见面礼,就是那对邢氏的珠宝中勉强上点档次的翡翠镯子。
      
      值得玩味儿的是,在邢氏的记忆里,这对翡翠镯子却是上好的首饰。当时她那妯娌二太太王夫人可是说,那对翡翠镯子她肖想了许久,老太太却没舍得给她。因着这句话,邢氏才以为这对翡翠镯子是无价之宝,贾母真的很喜欢她这个新儿媳妇。
      
      但事实上,这对翡翠镯子的档次,也就跟贾母赏给身边大丫鬟的珠宝档次差不多。一般大户人家的夫人,身边伺候的人众多,为了赞赏她们的忠心,都会准备一些首饰作为赏赐。当然,这些首饰的档次会低一些,否则,主子戴的首饰和奴才一个样儿,传出去肯定会让人笑话。
      
      贾母那儿不是没有好首饰,不仅有,还很多。那么多上档次的珠宝,她可以送给大房贾琏的媳妇王熙凤,可以送给二房贾珠的媳妇李纨,还可以送给隔壁荣国府贾珍的续弦尤氏以及贾蓉的媳妇秦可卿,却唯独不送给邢氏,可见邢氏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不过跟着丫鬟似的。
      
      可惜傻女人邢氏看不出这翡翠镯子的真正价值,只被糊弄的还真以为是了不得的首饰,整日戴在手上。荣国府的下人们大多都是有眼力见的,打眼一瞧就能看出翡翠镯子的真实价值,再瞧邢氏那犹不自知得意的模样,估计心里面的鄙夷更甚。
      
      而贾赦被贾母训了一顿后便把气撒在了邢氏身上,搂着小妾把新媳妇邢氏冷嘲热讽了一顿,不仅说若按先来后到的算,邢氏这个新人应该喊那些小妾姐姐才对,还道哪家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邢氏刚进门就见不得他进小妾的房,可见是个妒妇,如果日后有了孩子那还得了,所以为了他后院的女人着想,邢氏还是没有子女傍身比较好。
      
      当时邢氏是个年轻姑娘,自然也有过嫁个如意郎君生个聪明儿子的梦想。只是现实太过残酷,贾赦跟如意郎君差的南辕北辙,邢氏只好退而求其次,靠不住男人,还有儿子可靠。但没想到贾赦连这条路也不肯给她。邢氏登时受不住,晕死了过去。贾赦也不管她,带着小妾扬长而去。
      
      邢氏醒来,急着找贾母做主。满以为贾母会帮她,谁知贾母却很为难的表示,自己管天管地,却管不了自己儿子的房里事,然后安慰邢氏不管有没有子女,邢氏都永远是她的大儿媳妇,谁也没法抢走邢氏大夫人的位子。
      
      邢氏没有丈夫宠爱,也没有孩子傍身,只能摆大夫人的派头满足她的空虚心理。但邢氏出身小门小户,身边又没有人教她该如何做一个合格的贵夫人,那段时间便闹出了不少笑话。别说容宁两府,就连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荣国府的大房夫人是个庸俗不堪蠢而不自知的女人,和贾赦正是王八配绿豆,简直配极了。于是,邢氏刚嫁进荣国府不到一年,便成了京城三姑六婆茶余饭后的笑料。
      
      权贵人家耻于跟邢氏往来,贾赦很不客气的让邢氏别出去给他丢脸,贾母也埋怨邢氏丢了荣国府的面子,让她跟二房王夫人好好学学。邢氏倒将贾母的话听了进去,可惜画虎不成反类犬,只学了表面,依旧被人在背后嘲笑麻雀飞上了枝头依旧还是麻雀。
      
      上不得婆婆欢心,旁有妯娌压着,下又有一堆小妾不给她脸面,久而久之,邢氏就成了荣国府乃至京城里有名的尴尬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