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回到自己的房间,方悦拉开床头柜子下边的抽屉,将证件放进去。
      
      看到家里的户口本,她猛然想起自己的爸爸。
      
      这次跟蒋蒙彻底决裂,他会不会对爸爸……
      
      方悦推上抽屉,快步离开房间往书房跑,“沈先生,沈先生……”
      
      她边跑边喊,刚下到一楼的沈钦北听到了,抬起头望向二楼,见到她慌张的身影从走廊飘过。
      
      他取下刚衔在唇边的烟,“这里。”
      
      方悦跑到书房门口,听到楼下传来的男人的声音,转头一看,赶紧又往楼下跑。
      
      沈钦北大步跨上台阶,在楼梯转角接住她的同时,上下打量着她,“怎么了?”
      
      方悦扶着他的手臂,气喘吁吁地说:“我爸还在医院,蒋蒙会不会对他……”
      
      原来是这回事,沈钦北皱着的眉头松开,“都安排好了,不用担心。”
      
      适才荣光过来,沈钦北问他是否处理好了,原来还包括这件事?
      
      方悦放下心来。
      
      沈钦北朝她摊开手掌,“手机给我一下。”
      
      方悦按他说的,将手机放在他的手上。
      
      沈钦北往上面输入一行数字后,还给她,“今明两天我不在家,有任何问题打这个号码。”
      
      “好。”方悦小心地将号码存起来。
      
      沈钦北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将烟塞进嘴里咬着,甩开金属打火机,边用手拢着点火,边款款走下台阶。
      
      方悦就站在那里,看着男人挺拔的身姿穿过客厅,空气中一点香烟味飘散开。
      
      沈钦北将她从酒会上带走时,方悦以为他不过是见色起意,会将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没想到她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现,反而他一再地给予她帮助。
      
      现在的沈钦北对她来说,身躯伟岸得宛若救世主。
      
      她遥望着他的眼睛里,全是闪着光芒的星星。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方悦才转身上楼回房。
      
      她坐在房间的床边,回忆了一下众人是怎么称呼他的?有人叫他沈总,蒋蒙求饶的时候还叫他北爷。
      
      于是,她拿起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沈、北两个字,紧接着页面跳转到了沈钦北的人物介绍。
      
      她点开,确认过上面唯一的一张图片,和他本人对应上了,才知道他完整的名字叫沈钦北。
      
      关于他这个人的介绍,方悦大致看了一遍:
      
      恒东集团总裁,哈佛大学毕业,早些年在美国创业成立科技公司,两年多以前,父亲病危逝世,母亲抑郁症一度传出自杀,恒东集团内部动荡,沈家地位摇摇欲坠,他回到国内力挽狂澜。
      
      现如今的恒东集团,业务遍及全球,囊括各行各业:房地产、医药制药、娱乐影视……等等。
      
      方悦真正的安心下来,至少有这样一棵大树庇护,她和爸爸暂时是安全的。
      
      **
      中午,方悦一个人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收到了邮局的电话,通知她去签收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方悦的妈妈是艺术爱好者,从小培养她学习舞蹈和各种乐器,而她自己本身也喜欢,又有天赋,渐渐地有了个明星梦,现如今她如愿以偿考到了金城电影学院。
      
      不过,这个消息却不像从前那样令她雀跃。
      
      领到录取通知书后,方悦到花店买了一束康乃馨,抱着去医院探望父亲。
      
      在那场连环车祸里,妈妈和司机抢救无效死亡,方悦的父亲脑部受到重创,严重的脑损伤导致他成了植物人。
      
      什么时候能够苏醒?医生也说不准,方悦只能等待一个奇迹的发生。
      
      病房安静,只有仪器发出的轻微滴滴声。
      
      方悦将带来的新鲜花束拆开,将它们一支支插在柜子上的花瓶里,为这个寂静的病房增添一丝生气。
      
      插好花,方悦拉了张椅子到床边坐下。
      
      她握着父亲搭在床单上的手,跟他分享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爸,你不用担心我哦,我现在已经脱离蒋蒙的控制了,遇到了一个叫沈钦北的男人,他是比蒋蒙要厉害许多的人物,他会保护我和你的。说不定你也认识他?”
      
      “还有呀爸,我收到金城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啦。”
      
      “我一定会成为大明星的,实现我自己的梦想,不辜负你和妈妈的期待,然后努力赚足够多的钱把‘嘉行’买回来。”
      
      “到时候爸爸也要醒过来好吗?那你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我演的电视剧了。”
      
      无论方悦说什么,方父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无动于衷。
      
      方悦假装出的轻快语气,到后面变成了哽咽,止不住的眼泪低落在被单上,手背上,最后情绪失控地趴在他身上大哭起来。
      
      **
      负责接送她的黑色劳斯莱斯从地下车库开出来,刹停在医院门前,方悦踏出电梯,穿过大厅走到门口,拉开车门弯腰坐进去。
      
      驾驶位上的司机阿南往后视镜刮过一眼,看到女孩哭红的眼,伸手将纸盒递向后座。
      
      其实哭过就好多了,不过方悦还是接住,谢过对方的好意。
      
      特种兵出身的阿南其实不只是司机,同时还兼任沈钦北的保镖,为人比较沉默寡言,安慰人什么的他不会。
      
      他重启车子,问:“悦悦小姐接下来想去哪里?回家吗?”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方悦好似渐渐融入了沈家,沈家上下对她,也都从客气的“方小姐”改口成更亲密的“悦悦小姐”。
      
      方悦扯了张纸巾印印眼角,“嗯,回家。”
      
      车子转了个弯,汇入涌动的车流。
      
      行至红绿灯路口,方悦转头看到路边一间咖啡厅,被门口立着的招聘广告吸引了注意。
      
      把钻石项链卖了,估计可以凑到学费,再找一份兼职,生活费应该也不成问题了。——方悦在心里快速盘算着,当下做了决定。
      “稍后在路边停一下吧。”她对前面的阿南说。
      阿南扫一眼车内后视镜,“是有什么事吗?”
      方悦:“我想下去逛逛。”
      阿南:“好的。”
      
      过了红绿灯后,阿南将车子刹停在路边,方悦交代他去忙自己的后下了车。
      
      她沿着街道往回走几百米,来到适才看见的那间咖啡店。
      
      她站在招聘广告前认真看了一下,目前在招的有学徒、服务生和咖啡师,上面有对应的要求,工资面议。
      
      咖啡师需要专业技能要求,她做不了,学徒和服务生还是可以的。确定了之后,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收银台后的小妹微笑着抬起头来,“欢迎光临,里边请。”
      
      随后就有服务员过来领她去选位置,方悦摆摆手,跟她们解释说:“我是看了外边的广告,想要来应聘的。”
      
      “应聘?”
      还不等两位女孩说话,里边走出一位染着酒红发色的女士,包臀连衣裙裹着极致性感曼妙的身材曲线,气质妩媚。
      
      她手里握着一只贴钻的手机,扭着水蛇腰游到方悦跟前。
      
      收银台后的小妹介绍说:“这是我们的老板娘,Lily姐。”
      
      “老板!”女人用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点点收银台,更正自己的员工。
      
      收银小妹红着脸吐吐舌。
      
      “Lily姐好。”方悦弯腰向她问好。
      
      女老板的视线重回到方悦身上,打量着她身上阿玛尼最新款连衣裙和香奈儿的链条包,撩起头发笑了,“现在都流行这样吗?有钱人家的小孩,出来体验生活?”
      
      方悦低头看了眼自己,她不认为有必要解释这身装扮哪里来的,也不想用自己的经历博取同情,想了想,说:“不管我是否为了体验生活,你需要招人,我需要工作,我们的需求是契合的,所以你只需要考虑我能否胜任店里的工作。”
      
      女老板伸手取柜台计算器的手顿住,眼尾轻挑,再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意外。
      
      方悦又说:“况且,有钱人家的小孩也有工作的权利,因为一个人的出身而不给她机会,难道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歧视吗?”
      
      “嘴皮子很溜嘛。”适合留下来招呼客人,不过……女老板端详着她稚嫩的小脸,眉头稍敛,“成年了吗?”
      
      见对方神情有些松动,方悦打开包包,将身份证递给她看,“已经满十六岁了。”
      
      按法律规定,雇佣满十六岁的人员,就不算是雇佣童工。
      
      “了解得倒挺多。”女老板说她。
      
      方悦笑了笑。
      她也是平常听爸爸管理公司,耳濡目染了一些。
      
      “行吧!”女老板放下计算器,爽快答应她,“留下!”
      
      没想到这么顺利,方悦先是一愣,后嘴角往上划开一抹弧度,“谢谢!”
      
      **
      兼职按时薪算,正式员工按月薪,方悦之后要上学只能做兼职,跟女老板谈好后签了临时用工合同。
      
      她从咖啡厅出来,沿着公路走了一段,左顾右盼地找公交和地铁站。
      
      看到对面有地铁标志,她就要准备过马路,眼熟的劳斯莱斯又停在了她的眼前。
      
      车窗落下,露出阿南的脸,“悦悦小姐,上车吧。”
      
      方悦拉开后座车门,弯腰坐了进去,“你还在啊。”
      
      “我也没其他事,就还是等着接你一起回去了。”
      
      听对方这么说,方悦也没多想,跟他道了声谢。
      
      车子平稳往前开,方悦靠在后座,想了一会儿明天上班的事情。
      
      今天因为身上这一身名牌穿戴,差点让她错失工作机会,如果再让女老板看到她坐着劳斯莱斯上下班,只怕她会怀疑她能不能胜任。
      
      到手的工作,她可不想弄丢了,于是,方悦跟前面的阿南说:“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接送我了。”
      
      阿南眼神微闪,“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不是的不是的。”没想到会给阿南大哥造成这样的误会,“你很好,只是明天开始,我要到咖啡店上班,不适合再坐私家车去。”
      
      阿南明了地点点头,“好的。”
      
      二十分钟后,劳斯莱斯开进别墅停好。
      
      方悦道了谢,拿着包推门下车。
      
      阿南看着她的身影,等她进屋后,从储物槽拿起手机,往外拨了一通电话。
      
      跟那头报备过方悦的行程后,阿南的话语变得有些支吾。
      
      “悦悦小姐好像……有点……”阿南咳了咳,说出后面“缺钱”两个字时,不由闭上了眼睛,准备好挨骂。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找死,沈钦北的女人怎么可能缺钱?
      
      然而电话里,沈钦北不但没有骂他,还心平气和地问了一句,“怎么说?”
      
      阿南一五一十地,把方悦明天开始要去咖啡厅上班的事情转述给他。
      
      沈钦北平静地听完后,说了句:“知道了。”
      
      **
      次日清晨,方悦五点半就起床,抓紧时间洗漱好,六点从家里出发。
      
      她昨晚睡前就上网查好路线,算好时间了:咖啡店七点开门上班,从沈公馆到公交站,步行二十分钟,公交站到咖啡店三十分钟,算上等公交的时间,六点出发刚刚好。
      
      最后,方悦在六点五十八分的时候,顺利踩点来到咖啡店。
      
      老店员带她熟悉了一遍工作流程,一天的兼职工作就开始了。
      
      服务员的工作对她而言没什么难度,只是频繁走动,大多数时间是站着工作,体力上有些跟不上。
      
      到了下午,方悦两条腿已经累得有些麻木了,她收拾桌子的时候,趁着客人走了,想坐下偷偷休息一会儿。
      
      刚坐下捶了捶腿,眼前就出现一双男士皮鞋。
      
      她警觉地立即起身,抬头微笑问好:“欢迎光……”
      
      “沈先生?”方悦又惊又喜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说最近两天都不在家,没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方悦没想到会在此时,在这里见到他。
      
      沈钦北端详着眼前的女孩,一头漂亮的长卷发被她扎起在脑后,成一束马尾,身上穿着店里统一的黑色T恤长裤,身前挂一围裙,围裙上印着一张巨大的黄色笑脸,跟她脸上的笑容一般灿烂。
      
      男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她围裙上的笑脸,“怎么,准备做这个给自己赚学费?”
      
      方悦:“……”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不过转念一想,那天是阿南送她去签收的录取通知书,后来到咖啡店打工的事也跟他说了,所以肯定是他告诉沈先生的。
      
      她低头看着男人轻戳在她肚子上的手指,脸红红道:“对啊。”
      
      沈钦北将手背向身后,微微俯身欺近她,带着些许压迫感,“堂堂方家大小姐,做这个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哎~看来,始终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沈先生是有些不知人间疾苦了,方悦盯着他蹭亮的皮鞋,暗暗叹口气。
      
      她目前高中学历,正规企业、专业性强的工作她做不了,即便她想进大企业,人家也不给她进啊。而且她没做过兼职,没经验,能够顺利靠这个赚钱,她觉得自己已经蛮幸运了。
      
      再说,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方家大小姐了,由不得她对生活挑三拣四。
      
      “我其实……没有别的选择。”方悦耸耸肩无奈道。
      
      沈钦北轻哂了声,“谁说没有。”
      
      “嗯?”方悦抬起头,望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
      
      沈钦北双臂抱胸,下巴微抬,“你当我不存在?”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大佬怒刷存在感!
    谢谢读者“21794366”,灌溉营养液 +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