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你还真把悦悦小公主送出去了?”
      “这样身娇貌美的小公主,就这么拱手让人,你竟也舍得?”
      ……
      包厢里,零落地坐着几个公子哥,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不久前沈钦北在酒会上演的“抢人”戏码。
      
      蒋蒙正烦躁着,听到他们几个的揶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仰头猛喝了口酒,将杯子狠狠地往酒桌上一砸。
      
      “砰!”酒杯碎片四射,众人襟声。
      
      “那位爷都亲自开口了,我他妈能怎么办?”再舍不得,他也得松口啊!
      
      蒋蒙烦躁地往后一仰,倒进沙发里,双腿交叠着往酒桌上一搭。
      
      有和事佬过来拍拍他的肩,安慰道:“这个事你得换个角度想,你反正已经拿了她一血,谁要了去,她也不过是个二手的了。”
      
      对面一胖子闻声附和:“听你这么一说,蒋蒙你牛逼啊,北爷用的也不过是你用过的东西!”
      
      他们都以为蒋蒙已经把方悦睡过了,其实并没有,这丫头还差三个月才满十八岁,以防万一她拿着证据找警察,让他落了个侵犯未成年的罪名,他打算再等等。反正人已经捏在自己手上,也不急于一时,谁成想……
      
      不过是让她陪着在酒会上露个脸,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沈钦北竟然看上了她。
      
      到嘴的肉还被抢了去,他妈的!
      
      蒋蒙是越想心里越憋得慌,牙都要咬碎了。
      
      不过……这沈钦北想必不清楚状况,今晚带她回去就这么破了她的身,那……他只要手里揪着姓沈的这个把柄,以后遇到点什么事,不就有了跟他谈判的筹码了吗?
      
      想到这里,蒋蒙忽而眼睛一亮,兴奋地一拍大腿!
      
      几个人权当他是因为他们的几句话逗开心了,笑他,“瞧把你高兴得!”
      
      “他能不高兴吗?沈钦北是谁啊,商圈传奇,多少人在他手底下讨饭吃,见了他都得称呼一声北爷,能让他用自己玩剩下的女人,谁有过吗?蒋哥这等于是踩在了他的头上啊!”
      
      “好嗨哦,感觉人生到了巅峰。”
      
      蒋蒙正为自己心里的盘算得意,听到几个人的奉承更是大呼过瘾,招了招手叫服务员,“来,再给各位小爷开两瓶人头马,我请!”
      
      **
      劳斯莱斯幻影驶进别墅,平稳刹停在路旁。
      
      后座车门打开,沈钦北倾身下车,长腿绕到另一侧,打开了另一扇车门。
      
      方悦拎着裙摆,犹犹豫豫地从里面探出头来。
      
      高跟鞋踩在地上,她的身子重心不稳地跟着晃了一下,沈钦北伸手虚扶了一把,被男人触碰的肌肤,顿时像着了火,方悦条件反射地将手臂抽走。
      
      沈钦北敛眉,深望她一眼。
      
      方悦感觉到了他的视线,转开脸没去看他。
      
      沈钦北沉默地从口袋掏出一盒烟,转身进屋,淡淡道一声,“进来吧。”
      
      门口的女佣见主人回来,躬身问好后,替他们打开门,沈钦北抬腿走进去,管家领着下属立即迎上来。
      
      管家高叔,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两鬓微白,面容慈爱。
      
      “少爷回来了。”
      “嗯。”
      
      沈钦北往嘴里叼了一根烟,偏头点燃,等后面的方悦走进来,他取下嘴边的烟,吐出烟圈,“给方小姐安排一下房间。”
      
      话音落地,门内外光线交织的阴影处,走出一位穿着漂亮礼服的姑娘。
      
      管家诧异地瞳孔微张,他在沈家工作几十年,第一次见少主人带女孩回家,而且是夜里。不过,见姑娘乖巧又美丽的模样,像是跌落凡间的小仙女,他似乎又懂了。
      
      到底是到了这个年龄,有需要了。
      
      高叔笑着打量了方悦几眼,招手身后的女佣带人上楼。
      
      女佣叫苏菲,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孩,方悦跟着她,一步步踩在通往二楼的阶梯上。
      
      边上楼,方悦边小心地观察着这栋房子,富丽堂皇如城堡一般的别墅,空间和豪华程度胜过她家的几倍。
      
      到了卧室后,女孩跟方悦大致介绍过布局,将她领进浴室洗澡。
      
      女孩一离开,方悦赶紧将浴室的门关上,她坐在浴缸边,却迟迟没有要洗的意思。
      
      这里可是那个男人的地盘,她就怕自己洗到一半的时候,那个男人会突然闯进来。
      
      “砰砰砰”突然有人敲门,把方悦吓得一个激灵,她挺直后背,竖起耳朵,警惕地望着磨砂玻璃上拍门的手影,“谁?”
      
      “是我方小姐。”
      说话的是适才带她上来的女佣,苏菲。
      “是水有什么问题吗?”
      
      方悦松了一口气,“哦,没有,我在脱衣服。”
      
      说着,她赶紧将浴缸上的水拧开。
      
      水声哗哗,苏菲这才说了一句“我就在门口,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之后,走开了。
      
      方悦望着被温水一点点装满的浴缸,思绪不由跳回到半小时前。
      
      当沈钦北说出要她的时候,不止蒋蒙,她也整个人都懵了。
      
      他为什么要她?
      
      在她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以前,蒋蒙既不甘心,又不敢有任何异议地,按要求将她的手交到了那个男人手中。
      
      当时那一幕,方悦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就好像婚礼上,老父亲把女儿的手交给自己的女婿。
      
      不,拿蒋蒙跟父亲相提并论,简直是对父亲的侮辱和亵渎。
      
      总之,她就这样被送了出去。
      
      就像商场货架上可以用来交易的商品,她就这样轻易地,在男人的交际场上,被换给了另一个男人。
      
      沈钦北当时接过她的手,沉静而锋利的眸注视着她,唇角似笑非笑地勾着,十分霸道地说:“方悦小姐,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人。”
      
      长这么大,方悦就没见过这么不可一世的男人。
      
      不过,一句话就能够将她从蒋蒙手里夺走,而且看他别墅的豪华程度,家里那么多佣人供他使唤,他确实也有傲慢的资本。
      
      那么眼下,她是应该【抱紧大佬的腿回去找蒋蒙复仇】还是【拼死抵抗保住女孩贞洁】?
      
      她边思考着,边无意识地将手伸进水里搅了搅。
      
      也许,先泡个澡,让脑袋清醒一些,更容易找到问题的答案?
      
      于是,她抬手关了水,脱了身上的礼服,纤纤玉足跨进快装满的浴缸里。
      
      水溢了些出来,方悦闭上眼,身子往下沉,温水淹过性感的锁骨。
      
      **
      简单泡了个澡,方悦裹着浴袍出来。
      
      与此同时,房门打开,苏菲抱着几套睡衣进来,“呀,这么快洗好了?”
      
      女孩面带微笑,“不过头发怎么湿着?”
      
      方悦整晚心不在焉,泡澡时弄湿了头发,出来也忘记烘干。
      
      她抬手摸了一下,湿哒哒的。
      
      “我帮您吹干。”苏菲将手上捧着的睡衣都码放在床上,转身进浴室去拿吹风机。
      
      “不用。”方悦叫住她,“待会儿我自己吹就行了。”
      
      苏菲听从客人的话,“好的。”
      
      “那您看看睡衣选哪套?”话题落到了睡衣上。
      
      方悦望着床上三套风格各异的睡衣:性感风的浅紫色小吊带,卡通风的睡衣裤、公主风的蕾丝粉色泡泡袖。
      
      男人都喜欢小吊带那种性感的吧?而在取悦男人和自己的喜好之间,方悦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她指了指粉色公主风的那套,“这个。”
      
      “好的。”苏菲将另外两套收起来抱在怀里,笑着跟方悦打招呼,“以后就按您挑的风格给您准备了。”
      
      以后?
      
      这个词让方悦微微敛了下眉。
      
      一晚,还不够他的?他准备霸占她多久?
      
      苏菲抱着另两套睡衣离开,带上了门,方悦扯掉身上的睡袍,将粉色睡裙往身上套,将一身被温水浸泡得细腻殷红的肌肤遮去。
      
      有人过来敲门,方悦没有多想,以为又是适才那个小女佣,理理身上的睡裙,转身去给她开门,“怎么了?”
      
      可是当门打开,一张男人的脸闯入视野,方悦下意识躲进了门后。
      
      男人显然也是刚洗过澡,头发微湿,黑衬衫换成了同色系的棉质居家服,清淡的男士香在空气中蔓延开。
      
      沈钦北看着躲在门后,只露出睡裙一角的女孩,“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方悦面对着门板直摇头。
      
      “那就早点睡吧。”
      
      男人的这句话,让方悦的心脏猛地往上一提。
      
      来了来了,这个男人要享用她这个,从酒会上抢夺回来的战利品了。
      
      虽然她设想过要抱紧这位大佬的腿,然后回去找蒋蒙算账的可能性,然而她真的没准备好。
      
      她还不满十八呀。
      爸爸妈妈救命。
      
      就在她缩着肩膀躲在门后瑟瑟发抖时,耳边却响起一道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
      方悦抬起头,适才站在门口的男人不见了,她转头往房间里看,也没瞧见他的身影。
      
      所以……他是……走了?
      
      方悦难以置信地将脑袋钻出去,看到了男人在走廊上的身影。
      
      方悦:“???”
      这跟她设想当中的不一样。
      她还以为他今晚就要对她做那种事。
      所以,她犹豫了那么久的“抱大腿”或者“拼死抵抗”,都是白费脑细胞?
      
      许是感知到了她的目光,沈钦北脚步忽停。
      
      方悦眸光一动,正要后退掩上门,沈钦北先一步转过身来,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
      
      他喉头滚动,沉声问:“有事?”
      
      方悦不可思议地望着他,摇头,“没事。”
      
      沈钦北回身走到她的面前。
      
      女孩穿着少女感十足的粉色睡裙,脸蛋还是跟两年前一样,满脸的胶原蛋白,不过五官长开了,身材也发育更完全,曲线明晰,也因此比当初的少女多了两分女人味。
      
      沈钦北抱着两条手臂,细细审度着她,“一个人睡害怕?”
      
      方悦感觉到他眼中的直接和炽热,往左边移了一步,将大半个身子藏在门后,矢口否认道:“不是。”
      
      尽管在陌生男人的地盘里,确实让她忐忑不安,但是眼下的情况,容不得她矫情,怕也不敢说。
      
      “哦?”沈钦北语调微扬,双手背向身后的同时,稍稍弯下腰,倾身拉近了和她的距离,沁人的男士香霎时侵占了她全部的呼吸,他语气似调笑似认真,“所以,只是纯粹地想要我陪?”
      

  •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的红包全部发了,本章和下章一起发~
    每天下午五点左右更新,如果有变会提前跟大家说,么么哒
    谢谢小宝贝给文文投的第一个地.雷:
    38835667扔了1个地雷
    biubiu,爱心发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