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女配[穿书]》小小的晓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6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地里拔草的江烨看见树荫底下的桑秋笑得傻乎乎的,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然后眼睛尖的他看见了桑秋怀里那团白白的东西,江烨眯起眼睛看了看,待确定是兔子的时候江烨不淡定了,将手中的杂草扔到一边立马朝着树荫底下的桑秋走过去。
      
      江烨走到桑秋的面前用一种渴望且灼热的视线盯着桑秋怀里的兔子,想到兔子肉江烨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开口道:“兔子哪儿来的?”
      
      “自己送上门来的,看看,可爱不?”桑秋举起手中的兔子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江烨听见「可爱」这个形容词的时候眼中那一抹亮光瞬间熄灭,通常女人这么形容一只兔子的时候那就代表着她不会忍心吃掉这只「可爱」的兔子。
      
      “呵,可爱。”个屁!
      
      江烨此刻恨不得这只兔子长得丑不拉几这样他就能吃一顿肉了。
      
      桑秋完全不知道江烨的心理活动,摆弄了一下兔子,然后抬头看向旁边站着的江烨,开口文道:“兔兔这么可爱,你说到底是红烧好呢还是清蒸好呢?”
      
      江烨听见桑秋丧心病狂的话嘴角控制不住抽搐了一下,什么叫兔兔这么可爱,红烧,清蒸?
      
      “兔子这么可爱你难道不想养着?”江烨这句话还是问出口了,因为桑秋的节奏让他有些跟不上。
      
      “养着干嘛啊,这么可爱的兔子就应该红烧,要知道我可是肉食动物了,我想吃肉,这和兔子可不可爱没关系的。”
      
      江烨:……
      
      果然,丧心病狂的理论。
      
      江烨和桑秋说话声不算小,四周的人也都听见了,视线纷纷抱着桑秋这边看过来,看见桑秋怀里真抱着一兔子面上都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
      
      刚才光顾着干活儿还真没注意这桑秋怎么逮了一只兔子,听桑秋刚才的话好像是兔子主动跑到她那里去的。
      
      这是什么神仙运气啊,太让人羡慕嫉妒恨了,这年头吃顿肉不容易,虽然不需要肉票了但是吃肉也是要花钱的,农村人吃饱饭都不错了哪儿舍得花钱卖肉吃,这村里人一年到头都吃不了几顿肉。
      
      “哟,戚家嫂子,你家这老二媳妇运气真好啊,坐那儿都能有兔子蹦过去,你说我咋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呢?你家桑秋真有福气,相信你们家戚砚娶了这么个媳妇将来也会有好运气,戚家嫂子你说是不是啊?”一个女人直起身看着桑秋怀里的兔子闪过一抹嫉妒。
      
      这说话的女人村里人都叫她杨大嫂,家里挺穷的,扒拉着一大家子,有时候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得勒紧裤腰带才能养活一大家子,看见桑秋逮着这么一兔子能不艳红吗。
      
      不过杨大嫂这话不存心膈应张虹吗,这村里最近几天闹腾得谁不知道桑秋不是个好的,说什么运气福气的不是膈应人是什么。
      
      张虹显然不想和杨大嫂计较,低头回了一句:“是啊,运气挺好的,有福气。”
      
      “戚家嫂子,就是可惜了你家戚砚不在,不然也能吃一顿兔子肉了,我听说这部队也不容易,也不能经常吃肉,你说你们一家子要都在一起吃顿肉多好!”
      
      桑秋不聋不瞎,当她听不出这女人埋汰她呢,抱着怀里的兔子轻哼一声,慢悠悠开口道:“这位嫂子,你想吃肉还不简单,我是知道的村里家家户户都养了鸡,赶明儿你家的鸡突然……你不也能吃肉吗?”
      
      死鸡,就能吃肉了。
      
      杨大嫂听见桑秋这话就不乐意了,脸色一黑,开口:“桑秋你咋说话的,我家鸡得罪你了,你咋这样呢,戚家嫂子你也不说说她,你家老二媳妇就这样儿的,怪不得回来这几天不消停,这样的谁能受得了啊!”
      
      “桑秋,你别说了,既然好逮了兔子那就带着江烨先回去吧,我们这一会儿就弄完了。”张虹看着桑秋,开口道。
      
      “哦,好,那娘我和江烨先回去了。”
      
      桑秋看都不看杨大嫂就直接抱着兔子和江烨走了,张虹也没搭理杨大嫂,又下地干活了。
      
      等到下地的戚家人回家的时候桑秋已经把兔子收拾利落了,兔子皮都整张剐了下来晾在院子里,王燕看见厨房里收拾好的兔子直接就上手炒了。
      
      中午戚家人吃了一顿香喷喷的兔子肉,这好不容易开顿荤大家吃的都有点撑着。
      
      兔子皮张虹看见了说让戚正弄好之后打算给桑秋收起来,等戚砚回来多弄几张兔子皮做围脖。
      
      一只兔子也就那么点肉,所以晚饭又恢复了咸菜白萝卜的日子。
      
      吃完晚饭桑秋回到房子里觉得捂着肚子,脑子思考着这么下去不行啊,这日子她还真过不惯。
      
      桑秋坐在床沿想了半晌,决定明天去镇里看看,有没有能挣钱的营生,先去镇里了解一下行情,然后从长计议慢慢来。
      
      第二天一早起来桑秋就说了她要去镇里的事儿,张虹听说也没反对,还拿了五块钱塞给桑秋,然后让桑秋带着江烨一起去。
      
      桑秋拿了钱,看着手上那几张五毛一块的票子桑秋有点脸热,上辈子自从成年她就很少从大人家里拿钱了,大学毕业接手公司之后更是别人从她手里拿钱。
      
      不过此刻桑秋是真的囊中羞涩,她昨晚找了,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毛钱没翻出来,后来江烨都看不过去了,直接告诉她残酷的现实……她和他回来的火车票都是别人帮忙买的。
      
      桑秋认清了现实,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口袋比脸干净。
      
      吃了早饭桑秋带着江烨出门,到村口那边等村里的牛车去镇上。
      
      牛车晃晃悠悠差不多两小时才到了镇里,下车的时候桑秋觉得自己骨头都要颠散架了,屁股特别疼。
      
      “咱们去哪儿?”
      
      “去……”桑秋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供销社”。
      
      这年代卖东西的地方应该是叫供销社吧,桑秋准备先过去那边看看。
      
      江烨听见桑秋说出「供销社」三个字的时候就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这女人手里掐着五块钱,不花了心里肯定不舒坦,要知道之前在部队的时候戚叔叔把他大半工资给这女人她一星期不到就能把一个月的钱花光,这也是一种本事。
      
      桑秋察觉到江烨的视线不对,抿了抿唇然后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那什么眼神儿?”
      
      “没什么,我能什么眼神儿?”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在心里挤兑我,赶紧走吧,供销社怎么走?”
      
      “不知道,你问我我问谁?”
      
      “得,我找个人问问,不问你总行了吧,熊孩子!”桑秋吐槽了一句。
      
      这人长得好看还是有优势的,特别是桑秋这种嘴儿还甜会哄人的。
      
      桑秋找了一女人问路,人家顺路也是去供销社的,直接把桑秋和江烨领到了供销社。
      
      从供销社晃悠了一圈出来桑秋什么都没买,弄得江烨都忍不住多看了桑秋几眼。
      
      桑秋这会儿可没精神搭理这熊孩子,此刻她正沉浸在无比的心塞当中,虽然买东西不用票了,但是要钱啊,供销社里头的东西也不便宜,作为一个全身上下只有五块钱的桑秋,她想死一死,看看能不能穿回去。
      
      后来逛的时候桑秋一直无精打采,最后花了两块钱买一块五花肉。
      
      江烨提着五花肉,不懂旁边女人情绪为什么那么多变,来的时候挺精神的,从供销社出来就焉了,一直提不起精神来。
      
      一直回到了村里桑秋都是那副样子,下了牛车之后江烨和桑秋朝着戚家的方向走。
      
      江烨提着肉,路过村里人的时候蓦地发现那些人看他和桑秋的视线不对劲。
      
      莫非,是眼馋他提着的这块肉?
      
      江烨稳如老狗,然后又发现那些人关注点不在他手上的这块肉上,也不在他身上……而是在桑秋的身上。
      
      江烨瞥了桑秋一眼,心里暗暗狐疑,她今天应该没做什么吧,难不成这女人不在村子里还能闹腾出事儿来?
      
      江烨正纳闷,突然一个人影冲出来挡在了桑秋他们的前面,愣神的桑秋被这突然冲出来的人唬了一跳,连忙拍了拍胸口,待抬眸看过去才发现挡路那人正是昨天地里膈应人的那位杨大嫂。
      
      桑秋水润的眼眸瞪大,没好气开口道:“你干嘛呢,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不,哎哟我去,吓死我了!”
      
      “大白天你心虚什么,白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桑秋你大白天被吓到是做啥亏心事了?”杨大嫂那诡异的视线落在桑秋身上,盯着她不放,似乎想要看透桑秋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桑秋被这人看得也是一脸莫名奇妙,这么看她干嘛?
      
      “我能做什么亏心事,你这么蹦哒出来别说人了,要搁晚上鬼都会吓到好不好!”桑秋道。
      
      “桑秋,你还说没做亏心事?你说这话不脸红吗?”王大嫂提起这茬儿气的脸都红了。
      
      “我没啊。”桑秋一脸茫然摇了摇头,她真没干啥好不?
      
      “我家的鸡全都不动弹了,就今个儿一早起来就都窝鸡棚不动了。”杨大嫂目光灼灼盯着桑秋。
      
      桑秋一脸无辜,微微歪头,那模样别提多无辜了:“你家的鸡,和我有关系吗?”
      
      “咋没有,你昨天说了我家的鸡,今个儿我家的鸡快要不行了,你还说这事和你没关系?!”
      
      桑秋眨了眨眼,觉得好大的一口锅从天而降就这么扣在了她的脑门上。
      
      开玩笑呢吧,她提了一句鸡,就赖她?
      
      她半夜可没不睡觉诅咒这女人家的鸡,她没那功夫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