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养猫 ...

  •   许涧认识眼前这个男人。
      
      准确地说,现在只要会上网会看电视的人,都认识秦沉,就算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对他那一张脸印象深刻。
      
      秦沉虽然只比许涧大两岁,在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却和许涧是两个极端:
      
      秦沉年少成名,离三金影帝就差一座奖杯。
      
      许涧是默默无闻的炮灰群演,他是炙手可热的双金影帝,许涧出车祸都在观众心里掀不起一点水花,他拍戏手擦破皮都有万千粉丝哭嚎着心疼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对比显示出差距,秦影帝一直是需要许涧这等糊到老家的小演员仰望的存在,所以现在乍一看见他,许涧愣得都忘了地上的火腿肠了。
      
      秦沉看到身边突然出现的白猫也惊了,然后身体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心里已经被感叹号刷屏——
      
      毛绒绒!!
      
      秦沉的动作不大,许涧却猛然回神,站起身来谨慎地往后退了几步,直到尾巴触到长椅冰冷的铁质扶手。
      
      一双又大又圆的猫眼紧紧盯着秦沉那张冷峻的面孔,许涧满心戒备,做好随时开溜的准备。
      
      因为地位悬殊,许涧以前从没见过秦沉本人,但却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闻:
      
      年少成名的秦沉不管是从能力还是长相身材来说,都堪称完美,但性格却不如他演技那般受人称赞。
      
      秦影帝恃才傲物,脾气极其暴躁,在采访现场当着多家主流媒体的面骂哭提问记者,对旁人缺乏耐心,耍大牌的新闻隔三差五就上热搜……
      
      虽然许涧不清楚这些负面传闻到底几分真,但现在看见秦沉那张冷着的脸,觉得传闻起码有五分真。
      
      这人私底下都冷着一张脸,仿佛被人欠他五百万没还一样,脾气能有多好?
      
      想到这里,许涧看看地上沾满灰尘的火腿肠,再看看秦沉。
      
      就在许涧犹豫是立马开溜,还是争取一下让秦沉赔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口粮的时候,余光却看见秦沉小心谨慎地朝他伸出了手:
      
      “喵喵?”
      
      秦沉刚才的语气太过温柔,成功让许涧想跳下长椅的动作一顿,转头有些惊愕地看着他。
      
      转头对上秦沉双眼时,许涧有种春天到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的错觉。
      
      见白猫听到自己声音有反应,秦沉心里一喜,眼神又温柔了几分:
      
      “喵~”
      
      许涧看着秦影帝,满心复杂,心想:这人在这里喵什么呢?指望我能听懂还是咋的?
      
      变成猫后许涧虽然能听懂猫语,但人类的学猫叫的声音他是听不懂的
      
      于是许涧对着秦沉喵了两声,那意思:说人话,你学猫喵喵喵地我听不懂。
      
      而得到回应的秦沉更高兴了,又对着许涧喵了几声,许涧:“……”
      
      算了,无法沟通。
      
      也许是在电视里手机上见惯了秦沉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现在看见他这副温软柔和的表情,许涧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但对着秦沉那张颜如冠玉的脸,许涧和其他人一样没办法直接转身走。
      
      许涧身体一转面对秦沉,随后抬起肉垫拍拍长椅,仰头看他:
      
      “喵喵。”
      
      别喵了,有事说事。
      
      就在这时,秦沉一直抬着没有收回的手终于放在了许涧毛茸茸的脑袋上。
      
      许涧也没躲,眯着眼睛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秦沉的手在白猫脑袋上停顿了两秒,见它没躲后双眼微微睁大,声音又惊又喜,还有些不敢置信:
      
      “我撸到猫了?”
      
      说话的同时,秦沉的手还在许涧的背上轻轻地摸了两下帮他顺毛。
      
      许涧看着突然变得激动的秦沉,猫脸懵逼:“喵喵?”
      
      …………
      
      直到被秦沉动作轻柔地抱回家,许涧还是在想这位双金影帝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刚才在楼下秦沉和他牛头不对马嘴地对喵了几个回合,随后秦沉指着地上的火腿肠,终于跟他说了中文:
      
      “还吃吗?”
      
      不等许涧反应,秦沉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火腿肠递到许涧嘴边。
      
      看着眼前沾满灰尘的火腿肠,许涧嫌弃地扭头,同时把肉垫搭在秦沉的手上,用力地往外推了推。
      
      对这半截火腿肠,许涧全身心都透露出抗拒,就算秦沉听不懂猫语也从他紧紧皱着的眉头看出他大写的拒绝了。
      
      秦沉笑着把被嫌弃火腿肠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顺着许涧的毛自言自语: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不小心跑进来的流浪猫?”
      
      然后秦沉就突然把许涧抱在怀里起身,许涧反应过来刚想挣扎,又听他用哄小孩子的声音温柔都开口:
      
      “我家里有很多好吃的,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许涧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吃,闻言瞬间就乖窝在秦沉怀里不动了。
      
      民以食为天,猫也为五斗米折腰。
      
      在食物的诱|惑下,许涧就这样被秦沉带回了家。
      
      进屋之前,许涧还在担心秦沉的反常是不是因为当明星压力太大,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准备用吃的把自己拐回家,然后关上门虐猫什么的。
      
      不过在进门之后看见客厅的布置后,许涧立马打消了心里的猜疑。
      
      看着满客厅的毛绒玩偶,许涧觉得震惊之余又理解秦沉的反常了——
      
      这人哪里是什么虐猫的变|态,这明明是毛绒控啊!
      
      还是重度的那种。
      
      秦沉关好门后轻轻地把许涧放在柔软的地毯上,也不怕浑身脏兮兮的许涧会把干净的地毯弄脏。
      
      秦沉双手撑在膝盖上,对许涧道:
      
      “咪|咪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我去厨房给你拿吃的好不好?”
      
      对于‘咪|咪’这个称呼,许涧已经无力吐槽了。
      
      等秦沉一步三回头地去厨房后,许涧动作迅速地窜到门边,他倒也不是想趁秦沉不注意逃走,而是在门口的地毯上狂蹭自己脏兮兮的肉垫。
      
      秦沉家里地板干净得许涧能当镜子照,他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灰扑扑的模样和快缠绕在一起的毛。
      
      虽然脏成这样不是许涧愿意的,毕竟几天的流浪生活让他吃饱都难,更别说是洗澡了。
      
      但浅灰色的地毯被自己一踩一个脚印,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哒哒哒地跑到地毯上做清洁了。
      
      等确定自己的爪子干净了很多后,许涧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惨不忍睹的进门毯,只内疚了一秒便用爪子笨拙地去掀地毯,妄图把地毯对折,把脏的地方藏起来。
      
      秦沉端着热好的瘦肉粥出来的时候,却没在客厅瞧见白猫的影子,心里一咯噔——跑了?
      
      还反应过来,秦沉就听到身后传来小声的猫叫声。
      
      秦沉一转头,就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猫正和门口那块地毯较劲。
      
      放下手里的东西,秦沉笑着朝许涧走去,嘴里唤道:
      
      “喵喵,先过来吃饭,等吃饱了再去玩好不好?”
      
      因为爪子不方便,扒拉地毯一直对折不成功、已经在气急败坏边缘的许涧听到秦沉的话后动作一僵,下一秒转头对着他就是一嗓子:
      
      “喵——”
      
      他才不是在和地毯玩!
      
      但是许涧不满的情绪只维持了两秒,因为他瞧见了茶几上热腾腾的粥。
      
      还有肉的香味……
      
      美食当前,许涧思维和动作开始不受控制,放开已经被他挠得掉了不少毛的地毯,两眼发直地朝秦沉走去。
      
      客厅连地上都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各种玩偶,都快没地方下脚了,所以秦沉把许涧抱上了茶几,让他在茶几上吃。
      
      许涧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吃的,至于餐桌是在哪里完全不关心。
      
      见许涧吃得津津有味,秦沉盘腿坐在地上,用手机对着他连拍了几张照片后心满意足地撑着脸看他,自言自语道:
      
      “吃了我的东西,你以后可就是我的猫了。”
      
      “总不能一直叫你咪|咪或者喵喵,得给你起个名字……”
      
      也不给许涧反对的机会,秦沉目光移到不远处的牛奶盒上,顿了顿,然后道:
      
      “既然你毛这么白,不如就叫牛奶吧?”
      
      家里就只有一人一猫,许涧忙着吃饭没反对,所以没人提出异议,他牛奶的名字就这样被秦沉草率地定下了。
      
      秦沉办事效率很高,既然决定要养许涧,在许涧吃饭的时候他就已经联系好了附近的宠物医院,准备待会儿就带许涧去洗澡检查打疫苗。
      
      许涧把秦沉和宠物医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他也没‘喵’一声表示反对,他是应该检查一下洗个澡了。
      
      对于秦沉说的要养自己这件事情,许涧还没想好,他还要去找自己原身,不可能待在这里给秦沉当宠物猫。
      
      但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留在秦沉身边比在外面流浪好很多,有吃有喝,不用担心突然冒出来的野猫野狗,说不定还能趁秦沉不在家借用一下他家的电脑查一下他车祸的事情……
      
      许涧默不作声地埋头吃自己的,心里却把留在秦沉身边的利弊分析得一清二楚,最后他决定暂时先留下,给自己一个缓冲时间。
      
      决定留下来后,在吃完饭后秦沉抱自己去宠物医院时,许涧也没挣扎,乖顺地让秦沉都觉得意外,忍不住摸了摸|他脑袋,夸道:
      
      “牛奶你这么乖的吗?”
      
      许涧觉得牛奶这个名字也不好听,但终归比喵喵咪|咪好一点。
      
      在去医院的路上,秦沉高兴地给他的好朋友打电话炫耀自己终于有猫了。
      
      而从秦沉和电话中那人的聊天中许涧得知,秦沉虽然是个重度毛绒控,却被好友送了一个‘动物嫌’的外号。
      
      就是不管是有毛的还是没毛的动物,都莫名嫌弃秦沉,不愿意亲近他,他以前也尝试过养猫养狗,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因为那些猫猫狗狗永远会和他保持至少一米的距离……
      
      对于秦沉这奇特的体质,许涧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吐槽,心想:
      
      所以我就是刚好撞枪|口上了呗?
      
      

  • 作者有话要说:  秦铲屎官:这就是命中注定!
    【第二章我后面加了一千多字让铲屎官出场了,可能有些小天使没看见,可以回去看一下~】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猫子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宝、猫子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宛咂 10瓶;蔷薇、古四啊 5瓶;霖霖霖啊、縤敋 1瓶;
    抱住各位小天使就是一个么么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