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早产 ...

  •   “动了,动了。”明乐耳朵贴在已经怀孕8个月肖云的肚子,感触到胎动的他十分高兴。
      
      肖云满是温柔地摸着肚子,“你都听了这么多次了怎么还这么激动。”
      
      嘿嘿,明乐坐在肖云旁边扶着肖云的肚子,让她轻松点,“我这不是高兴嘛!”
      
      “哎,大云啊,快来把这碗鱼汤喝的。”明老太端着一碗汤递给肖云。
      
      肖云看到鱼汤,皱着眉头道:“妈,你又让爸去捞鱼了。不是说不去捞了吗?”被人发现怎么办。
      
      明老太太知道儿媳怕他们被举报,宽慰道:“没事啊,你爸去捞鱼的时候,我放风,没有人发现的,再说村长和你爸是过命的兄弟,不会有事的。”
      
      “还是太危险了,妈,你听我的,别让爸再去捞了。”肖云还是不放心道。
      
      “好,不去啊!你先把这碗汤喝了,不能浪费。”明老太太嘴上答应挺快,内心指不定在想啥招。她也没办法啊,家里穷,要是以前她才不会让老头子去捞鱼,不弄点这些东西,大云也没有营养啊!本来她老头子当个生产队队长挺好的,儿子高中毕业在钢厂当工人,当时谁不羡慕啊!也不知道哪个眼红的举报她儿子有坏思想,不仅被钢厂辞了,还有来抄他们家的人打得他儿子腰留下了病根,不能干重活,只能拖村长让儿子当个记分员,虽然轻松,赚不了多少,这还是老头子用他宝贝的二等功勋章和大队长的位置换来的,证明儿子是冤枉的,不然就要被抓起来。想起那时候,她就恨得牙痒痒。
      
      “妈,你和爸有喝吗?我和乐哥不能帮忙,只有你们两在田里干活,你们也补补。”肖云道,爸妈前些日子秋收太辛苦了,乐哥腰不好,去了也没用帮多大的忙,大部分还是爸妈他们干的,吃得又节俭,迟早身体会受不住。
      
      “喝了,喝了。这次捞鱼捞得多,你别操心我和你爸,我们有数。”明老太太道,就这么点汤,她和老头子喝了,大云喝啥。
      
      肖云有点不信地看着明老太太。
      
      “好了,快喝,不然就凉了。”明老太太不给肖云反应时间,催促道。
      
      村长李大力正在计算今年秋收有多少粮食。
      
      “村长!”
      
      听见有人在叫他,“谁啊?”李大力正算到关键时候,被这么一打岔,一下子就忘了之前算的是多少。
      
      是谁,咋这么欠,李大力脸黑黑地走到外面,就看见那个明家老大,明威大喇喇地杵在外面,笑地有点奸,一看就知道他在打什么坏主意,“你来干什么?”
      
      “村长,我看见明亮偷偷在捞鱼了,他可是在挖社会主义墙角,村长你可得□□他。”明威一副小人得志道,让明老三上次不给他面子,可逮着他的小尾巴了,村长和老三是兄弟,一定会包庇老三,他先叫大队长他们先去,最后通知村长,看他还怎么包庇。
      
      李大力看着明老大一副要得逞的样子,眼睛眯了起来,“你没看错,鱼捞得是大鱼还是小鱼?”
      
      “呃,大鱼。”明老大心虚道,他没看清,就看见他们在捞鱼,立马通知别人去堵老三的家了。按照村里的规矩捞小鱼大家都不会在意的,不好以老三的本事应该捞得大鱼吧,以前没分家的时候,他捞的都是大鱼。
      
      “是吗?那我们去看看吧?”李大力看明老大没有底气的样子就知道他撒谎了,应该是没看见亮子捞到了啥,这明老大吃饱了撑的找亮子的麻烦。不过他肯定还告诉了其他人,不行,得找个法子去提醒一下亮子。
      
      李大力在面前走的时候,看见他家小孙子跟个泥猴似的往家走,一下就有了办法。
      
      “李虎。”李虎提着书兜,满脸纠结,这么脏,该怎么办,妈肯定要打他,没有注意到前面站着一个人。
      
      “爷爷,你怎么在这?”李虎吓了一跳。
      
      “你怎么弄得这么脏?”李大力扯着孙子的衣服假装很生气,却小声地说了一句,“快去你明大爷家,说有人找他烦恼。”说完还使了个眼色,“还不快给我滚回家。”
      
      “哦!”李虎刚开始有点愣,但一看到后面的明老三立马明白了,跟有人追他似得,“爷爷,我马上就回家。”
      
      明老大对一身泥点李虎很是看不上,还是他孙子有出息,村长怎么了,到底还是比不过他孙子,“村长,你可得好好管管你家虎子了。”
      
      李大力一眼就看到了明老大眼里的鄙夷,心里的怒火腾腾的上来了,他家孩子再怎样,也轮不到明老大看不上,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凭啥瞧不起他孙子。虽然表面上看不出生气,但是李大力心里开始盘算怎么弄明老大了。
      
      李虎两小短腿跑得贼快,抄近路跑到了明家,“大爷,快开门!”敲门敲得手都红了。
      
      “哟,虎子,身上咋弄的,大爷给你换一身,回家肯定要被你爷爷骂。”明老头笑嘻嘻地摸着虎子的头。
      
      “大爷,你先别管我,我爷让我来通知那个斜眼(明老大老看不起人老斜眼看人,村里小孩起的外号)找你麻烦。”李虎气喘嘘嘘地说道。
      
      “找我麻烦,我有啥……”明老头突然将目光定格在簸箕里的鱼鳞,看来他没有看错那个偷偷摸摸的人就是明老大。
      
      “谢谢虎子啊,你快躲起来。”明老头将虎子塞到他房里,连忙把一些痕迹给抹了。
      
      正当肖云要喝时,屋外传来了吵闹声。
      
      “明老三,有人说你去河里捞鱼了。”生产队队长张有民一脚就踢开了明家的门。
      
      “谁说的,我没有。”明老头拿着烟杆坐在凳子上看着张有民带着一大堆人来他家里。
      
      “这可是我们家亲眼看见的,你别想抵赖。”牛大美站出来指着明老头。
      
      “你家老盯着我家干什么,这么喜欢我家,看不见我们,你们是不是活不下去啦,吃饱了撑的。你说我家捞鱼了,你找给我看看啊!”明老头不客气道。
      
      其他围观的村民听后,都憋着笑。
      
      “谁喜欢你家,臭不要脸。”牛大美被气地脸通红。
      
      “好了,我们去搜一下就知道了。”张有民不爽牛大美抢在他前面说话,厨房里没有,于是他想进里屋看看。
      
      “咋滴,你还想进里屋,谁给你的脸,你们在厨房看看就行了,咋这么拿自己是个人物了。”明老头拿着烟杆拦住张有民。
      
      “你是不是心虚,鱼肯定藏在里面了吧,你这个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坏分子。”张有民对明老头一点也不怵,现在他是生产队队长,明老头什么都不是,没必要怕他。
      
      “咋滴,你们嫌日子不好过了是吧。”赶来的李大力看着张有民污蔑他兄弟,眼神不善地盯着张有民。
      
      明老太一出来就听见那畜生骂她老头子,抄起扫帚就往张有民身上招呼,“你说谁是坏分子。”
      
      张有民不是站着挨打的人,一把抓住扫帚推开明老太。
      
      明老太顺势摔在地上,哭喊道:“没法活了,在家待的好好的,就有人上门来欺负啊!”
      
      “娘。”跟在后面的明乐夫妻惊呼道。
      
      张有民看明老太摔在地上开始撒泼了,为自己辩护道:“这可不赖我,是你先要打我的。”
      
      “娘!”明乐赶紧扶明老太起来,“娘,你哪里疼?”
      
      明老大偷偷问牛大美,有没有找到,牛大美摇了摇头,明老大听后,一阵失望,眼珠子咕噜噜地乱转,不知道想什么。
      
      “你们来我家干什么?”明乐眼里满是怒火地看着张有民,骂他爹,推他娘。
      
      张有民被明乐这么看着,心里有点不由自在,“你们偷捞鱼还有理了?”
      
      “那你们找到了没?”李大力道。
      
      “没有,肯定被他们藏在里面了。”张有民弱弱地看着村长。
      
      李大力背着手在来回盯着张有名一伙人,正当张有民他们被看得毛毛的时候,“我找到了!”牛大美开心地拿着一只碗出来。
      
      “这上面有鱼的味道!”牛大美举着碗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觉得自己十分瞩目。
      
      肖云瞳孔一缩,那是她刚才喝鱼汤的碗。明老太也愣住了,心紧张了起来,这可怎么办。
      
      “村长,你看,他们确实捞鱼了。”明老大嘴角咧得大大的,这下明老三可逃不了。
      
      啪,明老头扔出了三条小孩巴掌小的鱼,“这就是我捡的鱼,你们这么想看,一次看个够。”
      
      张有民看着地上那几条小的不能再小的鱼,顿时傻眼了,闹了半天就这么一个结果。
      
      “哼,一群吃饱了撑的,村里可是规定了捞的小鱼可以自己处理,你们要是非得较劲,先把全村的人抓了。”李大力给明老头使了个眼色。
      
      “作为生产队队长,你是不是得以身作则,把你儿子抓起来啊!我可不是一次两次看见你家有根烤鱼吃了。”明老头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悠哉道。
      
      其他村民见此,赶紧回家了,再待下去显得他们不要脸了。
      
      张有民看其他人都走了,脸色也漆黑黑地走了。
      
      “别走啊,肯定不是这些小鱼。”明老大拉住张有民。
      
      张有民一把推开明老大,临走之前还恨恨地看了一眼明老大,都是他跟他说有大鱼的。
      
      明老大看都走了,也抬起脚想走。
      
      “站住。”明老头喝道。
      
      “干什么?咋滴,你还想打你大哥啊!”明老大回过头看着明老三一副想打他的样子道。
      
      “我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明老头拿着烟杆专挑明老大肉多的地方打,叫你老来祸害他家。
      
      “村长,明老三打人了,你快拦住他。”明老三被打得嗷嗷叫,向李大力求教。
      
      牛大美想过去帮忙,却被明老太死死抓住。
      
      李大力装作没看见,没听见,不理明老大的话。
      
      “哈哈哈……”李虎出来看见这一幕笑地可开心了。
      
      “笑啥,快回家,小心你妈揍你。”李大力唬道。
      
      明老大看见李虎走出来一下就明白了,“村长你包庇。”
      
      “谁说的?谁看见了?小心我揍你。”李大力恐吓道。
      
      他咋忘记了,村长是跟老三一伙的,他默默闭上了嘴。
      
      “赶快给我离开,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明老头道。
      
      明老大听后立马就走,牛大美也紧跟其后。
      
      “等等,妈,她把我头绳偷走了。”肖云指着牛大美说道。
      
      “你别胡说。”牛大美下意识地捂住口袋。
      
      “你给我拿来。”明老太太一把抢了过来,“没想到你还是个小偷。”
      
      “不是。我没有。”牛大美慌张地推开肖云,赶忙离开,她可不能被抓住。
      
      “啊!”
      
      “大云。”明老太惊呼道。
      
      “媳妇,媳妇。”明乐看着摔倒在地的肖云身下流了好多血,整个人都呆住了,扑到肖云身边,不知所措,眼眶红红的,不停地流泪。
      
      明老大一看不好,连忙趁他们不注意悄悄溜走,这个婆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哭啥哭,快把你媳妇抱起来,我们去医院。”明老头拍向儿子的头,语气不善道,不争气的东西。
      
      “亮子,我去叫张叔用驴车来接你们。”说完,李大冲了出去,明老大这一家我早晚收拾他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