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江慕航对苏悦警告一番后,带着一身的冷意离开了。苏悦撇了撇嘴,下次她看见江慕航绝对离得远远的。
      
      进到屋里,苏悦想要告诉厨房的人,从今天中午开始,她会在小洋楼那边用餐,将她的那份直接送过去就可以了。江词和江皓延那个小家伙都是在那边吃的,没有理由她厚着脸皮独自跑来大厅这边吃,而且天天面对江慕航,他必定会以为她对他不死心。
      
      “ 晓沁,真羡慕你天天这么闲。” 一个佣人凑到何晓沁的身边,羡慕道。
      
      “ 羡慕我?我跟你换岗位吧。”
      
      何晓沁低头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随意地回道。指甲她花了好几百,换作以前,她可绝对不舍得。但自从来了江家工作后,她拿着比医院高两倍的薪酬,生活质量好了不少。
      
      “ 你别开玩笑了。”
      
      那个佣人连忙摆手,“ 这可不行。大少什么脾性大家都知道,也只有你在他身边呆的时间最长了。如果不是大少结婚了,说不定你还可以......”
      
      何晓沁不以为然。
      
      来江家之前她也有这样的心思,不过见到江词本人后,她完全打消这样的念头了,她可不想天天对着那样的一张脸,跟一个瞎子过一辈子。她长得漂亮,一个瞎子哪里能欣赏。再说了,江词那样的脾气,谁受得了?
      
      “ 别乱说,我们江词少爷,也只有苏悦少夫人那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 何晓沁话里的嘲讽意味十足。
      
      佣人想到苏悦那身型,还有那张比她还难看的脸,笑了出声,“ 你说得对,我看......”
      
      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愣愣地看着苏悦从门口走进来,“ 少......少夫人。” 佣人立刻低下头。
      
      “ 你们在谈论我?” 苏悦目光幽幽地看向了两人。
      
      何晓沁比旁边的佣人要镇定,“ 我们刚在夸少夫人你和江词少爷相配。” 她知道苏悦最讨厌别人将她和江词扯在一起,她这样回答,明显会惹怒苏悦,但她却不害怕对方。
      
      在她进来江家前,江家起码辞退过二十多个照顾江词的护工,不是因为体味,就是因为声音等各种原因,她是最符合江词要求的。在江词面前,她自信自己比苏悦这个所谓的妻子有地位。
      
      “ 是吗?”
      
      苏悦对上何晓沁眸子里隐隐的得意之色,语气淡淡的,“ 我以为你们经过专业培训才进入江家,必定知道其中一条,不能妄自非议雇主的家规。”
      
      “ 我们......” 何晓沁有点错愕,她以为苏悦会发怒的。
      
      “ 闭嘴,我不喜欢听别人狡辩。”
      
      苏悦在娱乐圈混了这么长时间,最厉害的就是看别人的眼色和脸色,像面前这个佣人这样眼底带怒,神色克制的,她一眼便能看穿对方的想法。
      
      何晓沁呼吸一窒,心里暗恨。
      
      “ 从今天中午开始,我在小洋楼那边用餐,我的份额直接和江词的一起拿过去就行了。”
      
      “ 少夫人,对不起,我只负责少爷的生活起居,你的......” 何晓沁打心底里瞧不起苏悦这样又丑又没有脑子的女人,哪里愿意伺候她。
      
      “ 看来,我在江家确实没有什么地位,就连送饭这样的小小一件事情,也被你们推搪,也不知道,我让管家聘请一个专门给我送饭的人,能不能行。” 苏悦语气很轻。
      
      闻言,何晓沁清秀的脸红了红,又羞又憋屈,“ 不需要另外请人,少夫人,这样的小事,我来做就行。”
      
      “ 是吗,那就交给你了。最近我要减肥,饭菜要清淡点的。” 苏悦交待完,便离开了,丝毫不管何晓沁一脸的不情愿。
      
      小洋楼不远处的草坪上安装了一个吊绳的木板秋千,也不知道是不是荒废久了,木板的颜色都变了,像是发了霉。
      
      此时,江皓延抱着香菜,将它放在了秋千上,“ 香菜,坐好,皓皓推你。” 他的力气不大,小胖手握着秋千的绳子摇晃着,秋千只是轻微摇摆起来。
      
      “ 香菜好玩吗?”
      
      小家伙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充满了羡慕。江皓延想玩秋千很久了,但他自己上不去,也没有人帮他荡秋千。
      
      “ 小少爷,你怎么跑出来了,这秋千很脏的,你快别碰。” 何晓沁将江皓延拉开,她去看他的两只小手,果然,上面沾了不少灰尘。
      
      江皓延的小手指蜷缩了一下,看着自己脏兮兮的手,有点害羞。
      
      “ 小少爷,我带你去洗手吧,待会要吃饭了。” 何晓沁语气温柔。
      
      江皓延回过身,将秋千上的香菜抱上,奶气道:“ 香菜,我们去洗手,准备吃饭饭了。” 他最喜欢吃饭了,吃饭的时候就能呆在爸爸身边。
      
      何晓沁带着江皓延走去了洗手间。
      
      她看了一眼门外,然后慢慢地将门遮掩上。
      
      将香菜放落在地面,两只小胖手挤过一旁的洗手液,搓了搓,江皓延自己踮着小脚尖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洗泡沫。
      
      嗯,小手变回白白净净了。
      
      “ 我洗好了。” 江皓延甩了甩小手上的水珠,想要抱香菜。
      
      “ 小少爷,等一下。” 何晓沁拦住了他。
      
      江皓延一张小脸板着,他仰起小脑袋,奶气道:怎么了?”
      
      何晓沁半蹲下来,对上了他的大眼睛,“ 小少爷,苏悦夫人吩咐了我一件事。如果我不听她的命令,她就会辞退我,那么,以后就没有人照顾江词少爷了。”
      
      “ 不行,你不能走。” 江皓延知道爸爸的眼睛看不见,需要别人的照顾。他有点着急,奶声奶气道:“ 现在你不能走,皓皓还小,我会快快长大,照顾爸爸的。”
      
      “ 我当然不想走。”
      
      何晓沁伸出手,对着江皓延的小身板伸了过去,隔着单薄的衣服,她用力拧着他的肉,“ 少夫人很讨厌你,说你不乖,让我惩罚一下你。别哭哦,哭了,我就要离开了。” 她松开手,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拧着,“ 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不然我就会被辞退了。”
      
        小孩子的皮肤最是娇嫩,痛觉敏感,平常就算是轻轻磕碰到,小孩子都会痛得大哭,现在被人拧着,脆弱的皮肤哪里能承受得了这样的痛感。
      
      身体的痛意传来,哪怕小家伙平常再冷酷,再老成,他还是痛得缩了缩腆出的小肚子。大眼睛一下子充满了眼泪,江皓延死死抿住小嘴巴,不能哭,爸爸会没有人照顾。
      
      但是好痛啊!
      
      皓皓好痛!
      
      “ 喵,喵,喵......” 香菜不安地在旁边叫了起来。
      
      ......
      
      中午的时候,苏悦已经看完医生回来了,拿到检查报告后,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至于听到铃声,医生说是她产生了幻听,她额头的包只需要按时擦药消肿就好。
      
      房间里很安静,窗帘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室内的光线比起外面,要暗淡很多。明明外面阳光灿烂,室内却死气沉沉,阴森森的。
      
      苏悦打量了一下周围,房间很大,却也格外空荡,以灰棕色的色调为主,硬冷,又单调,像极了江词的风格。
      
      房间里面,属于她的东西少得可怜。原主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半年,明明是女主人,却更像是客人。
      
      苏悦将包包丢到沙发上,她直接走到落地窗那边,“ 唰 ”一下,将遮掩密实的深灰色窗帘布拉开了,外面徇烂的阳光照射进来,室内一下子盈满了柔光,阴沉沉的冷意尽褪。
      
      这才像是正常人的房间。
      
      苏悦眼里浮现了满意之色,她看了看柜子上摆放的一个白瓷花瓶,然后往外走去。再回来的时候,她手里已经多了一束鲜花。
      
      苏悦将娇嫩的鲜花插在了花瓶里,然后将花瓶摆放在了桌子上,灰沉沉的房间立刻添了几分生机。
      
      “ 江词少爷不会喜欢这样的摆设。”
      
      门口处,何晓沁拿着装饭的盒子走了进来,看见苏悦笑盈盈地摆弄花瓶,她忍不住开口。而她的身后,江皓延低着头跟随着走进来,这回,他怀里没有抱着香菜。
      
      “ 我喜欢就行。” 苏悦并没有多在意何晓沁的话,她也是房间的女主人,难道插花的权力都没有吗?
      
      何晓沁想到在厨房时,苏悦的强势,她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走到桌子前,开始张铺饭菜。
      
      “ 江词呢?” 苏悦问道。
      
      “ 江词少爷在隔壁书房,我这就去让少爷过来吃饭。” 自从她来江家工作起,就没有见过江词离开这屋子半步,估计是他也知道自己眼瞎,加上容貌丑,不想出去吓人。
      
      “ 不用你了,我去吧。” 苏悦摆摆手,她往间隔开的那间书房走去。
      
      与卧室相比,书房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这里的光线更加昏暗,阴沉。
      
      男人坐在书桌后,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像是冰封了一样。黑暗围绕在他的身上,有种快要将他吞没的错感。
      
      他不会是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坐到现在吧?
      
      “ 江词,吃饭了。” 苏悦开口喊了一声,软哝悦耳的声音在昏暗中响起,打破了周围的萧静。
      
      要说苏悦虽然长得不好看,但她的声音跟她的体型完全相反,是真的好听。低低柔柔的,像江南的软语,有种说不出的干净,就连苏悦以前演戏时用过那么多配音,相比之下,也不得不承认她很喜欢现在的声音。
      
      光线昏暗中,男人没有响应,像是睡着了一般。
      
      苏悦走了过去,她伸手想要拍一下他,下一秒,男人睁大了眼睛,吓得苏悦的手举在了半空。
      
      她缓了缓心跳,慢慢收回手,“ 江词,吃饭了。”
      
      女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江词下意识皱了皱眉,“ 嗯。”
      
      从书房里出来,江词熟练地走到桌子那边,他有条不紊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以往周围的空气都是冰凉的,而此时,他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暖意,像是......阳光。
      
      同时,空气中除了往常饭菜的味道,他还闻到了花香。
      
      江词眉心紧皱,而左侧脸上的伤疤被拉扯得,愈发难看,“ 将花拿去丢了。”
      
      何晓沁脸上一喜,立刻应道:“ 这是少夫人摘回来的,我这就拿去丢掉。” 她有点得意地看了苏悦一眼,随即伸手将花瓶里的花拿起。
      
      “ 等一下。”
      
      苏悦开口阻止,然而下一秒,她的头瞬间痛了起来,那吵耳的铃声也在脑海里响起。
      
      “ 生气铃响起,生气值:30。”
      
      苏悦一脸愕然。
      
      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依然50+个红包掉落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多次青菜 2瓶;萌萌不是柠檬精、小漂亮耶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