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第五章
      
      白恺迟疑了半刻,再回神时,就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听了那女子的指使,跟着她后面进了一间教室里。
      
      小小的桌椅,如团子一般大小的孩子坐刚好,给如他们一样的大人坐,就有些碍手碍脚的意思了。
      
      白恺黑着脸,抱臂站着,语气有些不耐:“干什么?”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乖乖过来,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更黑了。
      
      青徽蹙眉,眼神在这对父子二人之间打量。
      父亲脸色漆黑,一副不满的样子。
      而团子就快缩成一团了,胆怯地低头,连呼吸声都是浅之又浅。
      
      总之,在他们两个身上,好像看不到一点点彼此之间有感情的模样,尤其是团子,浑身都是抗拒的,连站都要离他远远的。
      可是真说没有感情,看他父亲的模样其实并不太像,他还是有些牵挂团子的。
      
      青徽觉得有些棘手。
      她又不是心理专家,这父子之间的心结,她又不会解开。
      何况她私心里也并不愿意就这么让她软绵绵的团子轻易原谅了这个并不能称作“父亲”的父亲。
      
      一时间,满室静默。
      有两扇窗户对着花园而开,隐约有浅淡花香随风飘入,只是飘进屋子里更显得喧闹烦躁。
      
      在一片寂静里,团子微微抬头,瞥着自己的父亲和姐姐对视的样子,咬牙大声道:“父亲,你不要欺负姐姐。”
      
      寂静的屋子里,连针落下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白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一瞬间竟然涌出了不可思议的恍然。
      
      他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
      白遂从来胆怯,在他面前连话都不敢说,却不曾想会有一天因为维护别人而站出来与他厉声。
      这是一种进步,脑回路清奇的白恺丝毫不觉得难受愤怒,甚至心里有一点点开心。
      
      青徽也被团子突然的挺身而出吓了一跳,然后是感动,她把团子严严实实护在自己身后,拧着眉与白恺对视。
      那模样,是十足十护着幼崽的姿势。
      
      白恺心里一团乱麻,连瞪着青徽的眼神都没有那么凶残。
      自己好像走错了地方,像是打扰人家母子二人相处一样,他有种这样离奇的感觉。
      
      只是当他犹疑地移开视线,看到小桌椅的时候,有个想法突然蹦了出来,然后以星火燎原之势展开。
      
      他转过头,又打量着青徽。
      就他所见,这个陌生仙子,目光纯善,对白遂的关心做不得假,落到他身上的眼神温柔似水。
      看起来并非像自己所想的坏人。
      
      如果她能教好白遂,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看起来像是很长一段心路旅程,可是也只不过是眨眼功夫。
      
      青徽并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对自己横眉冷目的人,转眼就一副勉强同意莫大恩赐的样子,反复打量着自己。
      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你要干嘛?”
      
      “你这是幼儿园?招学生吗?”
      白恺问,声线还是冷厉的,但比刚刚要好上一些了。
      
      听到他这话,青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是准备让团子过来吗?”
      白遂也是瞪大双眼,期盼地盯着白恺看。
      
      “嗯,”白恺被儿子的目光看着,略有几分欣喜,声音又柔和了一些,“遂儿喜欢你。”
      只是他又嫌弃道:“白遂过来的时候,旁边要有他身边的人跟着。”
      一个陌生人,他还不至于完全相信。
      
      “能顺便帮我把收拾院子干些杂活吗?”青徽搓搓手,觉得自己好像赚了,“不然院子好大,收起来很费时间的。”
      白恺给了她一个“不知好歹”的眼神,最终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第一个学生get√
      青*终于心安理得拿工资*徽兴奋搓手手。
      
      ***
      白遂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和青徽一起,开心极了,连被白恺带走时脸上都是难得带着笑的。
      
      青徽目送着父子二人离去,心里也很雀跃,本来以为这个幼儿园还要花费些功夫才能开业,却不想这么快就有了第一个学生。
      
      她心情舒畅,连在院子里摆弄精气神都更足了,绕着花园走了几圈,竟然觉得这花园的花样式不够繁多鲜艳,想待会回去正好去百花园转一转,看看有什么好看的花草,移栽一些进来。
      这大抵就是有学生的底气吧。
      
      她一边哼着歌,一边顺着竹梯上了一幢面朝东的小楼。
      这幢楼在竹林掩映间,格外清幽安静,一楼是中空的,只几根二人合抱的承重柱支撑起重量。
      有清澈见底的溪流从花园另一边而来,又从小楼下蜿蜒而去。
      
      青徽推开二楼的竹窗棂,入眼便是青翠欲滴的碧竹。
      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
      正是风光好。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在窗边盘腿坐下。
      虽然前面已经规划好了教室,可是青徽深知一个幼儿园,只有教室也没什么意思,而且如果之后孩子多了,人手便是另外一个问题。
      只不过现在问题不大。
      
      现在,她还是想额外弄个图书室来,就设在这里,好像不错。
      卧听风吹雨,竹叶哗哗,书声琅琅。
      
      而且书本,她并不愁。
      空间里有那么多书,有的是适合孩子看的画本之内,满打满算就拿出十之一二,也足以把这个楼堆满了。
      
      这样一想,她觉得此事颇为可行。
      接着就是要去找个匠人去打一些小书架,还有适合孩子矮矮的凳子和桌子,最好是有些意趣的,形状不太死板的。
      好在之前倒腾自己家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特别好说话的匠人,改天就同他去说一说。
      
      她兴致勃勃地想着。
      窗外竹林晃动,声音哗然。
      
      青徽疑惑地起身,站到窗前,伸手一探。
      并没有风啊,她的手丝毫感受不到气流的涌动。
      
      刚刚是怎么一回事?
      她皱着眉头,透过窗扉看下面浓密茂盛的竹林。
      
      竹林却一下子沉寂下来,一片片竹叶都像是努力收敛了气息
      
      奇了怪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这个幼儿园太久没人来,闹鬼了?
      
      想到这里,青徽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若是还没过来时,她虽然是个坚定的无神主义者,压根不会相信有鬼神之说,但是偶尔还是会心有惴惴;但是真到了天界,她反而释然了,毕竟天界只有神,哪里来的鬼呢?
      
      如今这个世界,有天界、人界、鬼界、妖界和已经快被打散的魔界之分,因为天帝手段并算不上慈和,所以各界都是轻易不能相互行走的。
      何况天界和鬼界这两个并不算多有交情的地方。
      
      她站在窗边灼灼盯着那片竹林。
      如果刚刚没有风,那一定是有人—不,是神仙在捣鬼。
      
      良久,竹林里还是安静极了。
      就像是刚刚那阵风,只是青徽的错觉罢了。
      
      她摇头,只觉得诡异,只是眼睛都瞪着疼了,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怪异之处,无奈放弃,从一旁的竹梯上下来。
      
      竹林傍着活水而种,长得碧油油一片,很是喜人。
      青徽素来就对竹颇为喜爱,而且因为刚才的事情,她更想走进这竹林里面看看。
      
      土壤松润,终日被竹叶遮蔽见不到阳光,布满了青苔。
      落脚虽然并不滑,但是青徽还是小心翼翼扶着小径旁边斜插过来的手腕粗细的竹子,慢慢移动着。
      
      其实这片竹子都是顺着几条竹鞭丛生的,只中间能够空出一条不宽的小路供人行走外,其余地方都是挤满了一竿竿碧竹的。
      一眼望过去并不见有空着的地方,反而都是黑黢黢的。
      
      在这黑黢黢里面,有一双亮着的眼睛。
      一只巴掌大小的红色鸟儿,努力把收回刚刚吓炸毛的绒羽,两只翅膀使劲拢在一起,把自己本来就只一小团的身躯收得更小一些。
      
      他抿着呼吸,动也不敢动,生怕稍微移动一下就弄出声响,让那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可是他心里不免怨恨烦闷。
      这个地方,明明都那么久没人来了,为什么自己发现这里没多久,就又有人开门进来,还弄出那么大的响动,让他以后再想躲在这里都得先掂量几下。
      好烦啊。
      是不是又得新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青徽饶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只好原路返回。
      时间也不早了,她准备顺便去百花园走一趟,然后和湘阮一起回去。
      
      百花园占地数百亩,其中种植的花揽尽了奇珍,不管见到没见到的,在此大抵都有栽种。
      在百花园入口的地方,便摆有一排摊子,专门卖能食用的花草,还有蜂蜜之物。
      
      青徽在摊子前转了片刻,再往前走的时候,空间法器里已经装了几罐蜂蜜。
      湘阮刚刚忙完事情,正站在一边收拾凌乱的头发,看到青徽过来,温柔腼腆笑了:“青徽。”
      
      青徽和她说明了来意。
      湘阮便点头,带她绕着园子绕了一圈。
      青徽也就顺势拍板定下了几棵仙树,晚上自会有人过去在幼儿园院子里种上。
      
      这便算上又一事了了。
      只是那些人听说这些花树是送去幼儿园的,无一不张大嘴,满是诧异。
      真没想到那个地方,关了数百年,竟然还有一日会再开门。
      
      湘阮先是不知,后来也从那些人的议论里明白过来,担心地看着青徽。
      青徽却不等她说话,就笑着和她道:“你放心吧,我连学生都找到了。”颇是一副炫耀的样子,引得湘阮抿唇一笑,担心也散去了。
      
      就好像青徽身上就有着这么古怪的魔力,她说出口的话,仿佛就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让人也不由自主去相信她。
      真的很奇怪,但是并不让人讨厌。
      毕竟谁不希望有个主心骨,站在那里就带给人希望呢。
      
      **
      筷子龙迷迷糊糊睡到傍晚,终于清醒过来。
      他在那只该死的白虎走后,又忙不迭把这个地方清洁了好几遍,直到闻不到任何白虎身上的味道才结束。
      
      睡醒过后,他终于有了精力巡视这个地方。
      地方不大——简直可以用逼仄来形容,连转个身都困难。
      布置诡异——什么地方嘛,竟然连个端正的椅子都没有,更不用说专门给龙用的悬在半空的飞椅和墙壁两侧的木钉了,这里都是光秃秃的。
      
      筷子龙挑三拣四很是不满,最后气呼呼得出一个结论:
      要不是这里有那个人让他觉得舒服的味道,要不然他打死都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他懒懒地盘旋下落,在琉璃面上的小几上,用两只前爪努力撑起自己的头颅,龙尾在后面一摆一摆,长吁短叹。
      
      正在这时,青徽推开了门。
      
      

  • 作者有话要说:  老父亲别扭的爱我不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