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红鸟探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12 16:07: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机器和摄影都就位完毕,场记打板声一下,这场戏正式开始。
      
      楼雪生垂头站在崖边,手扶朱栏。远处白云堆砌成雪,墨山铺陈连绵而无尽。江湖往事悠悠如潮,仿佛在他眼底浮光掠影而去,再消散于风的尽头。
      他经历了太多,红颜香消玉殒,知交愤而堕魔,好友因侠就义……世上恩怨如潮,却是一轮又一轮,永不停歇。
      
      或许从人跌落茫茫红尘开始,便南北无依,困于翻天覆海的寂寥中,难以脱身。
      但人是会累的。
      
      楼雪生疏离而冰冷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疲惫,不染尘埃的白色衣袍也有些松垮。他叹口气,缓缓抬头,仿佛将先前肩上背负的虚无的担子给缓缓放了下来。
      那是江湖的道义与责任,亦是累了他一生的疲惫负担。
      
      这时,柳梦归提着剑匆忙来此找师父,他还年轻,未真正进入江湖,对发生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新鲜与热情,眼神奕奕飞扬。
      “师父。”柳梦归瞧见楼雪生,三步做两步跑过去,眸眼亮得宛若有光溢出,“师父!我听雪梅山庄的庄主说中原六月会有试剑大会,届时江湖所有厉害的门派都会参加,我们如果现在出发,六月刚好能够赶上!”
      
      “梦归。”
      楼雪生微微转身的一瞬间,柳梦归突然感觉有雪落了下来。
      
      柳梦归稍稍端正了站姿,偏头轻轻问道:“师父?”
      
      楼雪生罕见的笑了,说是笑,也只是唇角稍稍有了弧度,苦涩与无奈并起,化作一声叹息:“梦归,你出师了。”
      
      柳梦归怔在了原地,眼睛的光缓缓黯淡了下来,嗓子因难以置信而微微发颤:“什么……?弟子跟随师父不过两年,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学会,师父是不想要弟子了么……”
      
      楼雪生温柔看着柳梦归,手抚了抚他额前的头发,再拍了拍他的肩,沉声道:“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了,你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哪怕我不在你的身边,将来也一定能大有所成。”
      
      柳梦归像是懂得了什么,微微垂下头,低声道:“你是不是要走了,师父?”
      
      有风吹过楼雪生泛白的鬓发,他抬头远目:“从今往后,江湖上不会再有我楼雪生的踪迹。你是我唯一的弟子,便是我唯一与这人世间的联系,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住——”
      
      柳梦归重新抬起了头,屏气凝神。
      
      楼雪生负手玉立,声音虽不大,却一字一句都铮铮有力:“其一,生命可贵,无论身份,无论长短,应珍之爱之;……”
      他开始缓缓踱步。
      “其二,情之一字,本就奢侈,不可强求,如若有幸得遇相惜之人,唯有真诚二字。”
      “其三,虽说众口铄金,但勿随波逐流而莫衷一是,做人做事,但求问心无愧。”
      
      柳梦归听进心底,不知为何,眼眶竟有些湿润。
      
      “最后……”
      楼雪生停下脚步,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神情恍惚了一阵。这时,天空中突然飘起细雪,覆上他的眉目,清寒入骨。他缓缓阖目,突然轻松的笑了,面上融化的雪好似泪,一朝划落,埋没于风中。
      “梦归,人间可畏,但江湖可逃。莫要自缚尘网,倘若将有一日,你感到疲倦了,便放下一切走吧。”
      
      落雪飘进柳梦归的发间,他持剑孑立,不知不觉中,竟挺直了脊背。虽柳梦归此番听得一知半解,却已牢记于心,无形之间,他将楼雪生放下的道义与责任,担在了自己的肩上。不知前路如何,但他已经准备好了。
      
      楼雪生抬目远眺:“好辽阔一片天……”
      
      -
      
      “卡!过了!”
      
      安静的现场立马热闹起来,导演开始迅速招呼大家:“下雪了!赶紧把设备都搬进去!”
      
      有人还在讨论:“这雪下得绝了,气氛恰到好处!我都差点以为这雪是咱们剧组人工降的了。”
      
      楚舟因为冷缩着身子,正准备进屋穿衣服,恰好撞上邓卓。
      
      邓卓面目和蔼地笑了笑,鼓励道:“演得不错,是金子总会发光,总有一天别人会看见你的,加油。”
      
      楚舟面露感激,微微鞠躬:“多谢邓导给我这样的机会。”
      
      邓卓拍拍他的肩膀:“赶紧进屋吧,别感冒了。”
      
      楚舟进屋穿了衣服,才开始觉得有些暖和了,便出门四处张望,寻找傅洵的身影,想着怎么样也该道个谢。
      
      他细细回想方才的对戏,不由觉得傅洵演戏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的情绪完全是被对方所调起来的,以至于沉浸其中。以前总听人说与好演员对戏是种享受,楚舟今天总算深刻理解了这句话。
      
      楚舟从前一直演网剧,质量高低不定,但高的也高不到哪去,且搭档的演员大多不太会演戏。他本在演艺圈边缘浮浮沉沉,斗志被消磨得所剩无几,旨在养活自己便足够,但此番仅与傅洵对了一场戏,便如食髓知味,竟有些贪心不足了。
      简直让他梦回最初对表演满是憧憬的自己。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你呆站在这儿干什么?”
      楚舟被一句话打醒,抬头一看,傅洵已经脱了戏服,裹着个大棉袄抱着保温杯站在他前面。
      
      ……看来男神私底下还挺接地气的。楚舟暗暗想。
      
      “我在找你……”楚舟鼓起勇气抬头直视傅洵,“我想当面谢谢傅老师。”
      
      傅洵平静道:“如果是因为暖宝贴和茶的话,不必放在心上,举手之劳罢了。”
      
      “不是。”楚舟微微垂下眼睑,语气真诚,“傅老师的表演太好了,多亏了你,我才能重新回忆起演戏原来是件这么开心的事……总之,这次能和傅老师搭戏,我感到很幸运。”
      
      傅洵看着楚舟沉默片刻,这场戏对他来说稀松平常,自然无法对楚舟感同身受,一时不好说什么,只好缓缓鼓励一句:“你也不错,加油。”
      
      不远处助理和工作人员正在唤他,傅洵便转身离开。前方有许多扛着相机和灯光的摄影师和娱乐记者,还有很多粉丝接他下班,站在栏外兴奋地呼喊,一片热火朝天。
      
      楚舟注视着傅洵走远的身影,轻轻笑了,声音低到似与自己诉说:“我果然还是喜欢演戏啊。”
      
      日薄西山,天光逐渐向下沉去,影子将世界分割为二,明晦相望。
      傅洵站定在光线下,楚舟则转身走向光线照不到的阴影中,两人的距离逐渐拉长,最终远到连影子都互不相见。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相碰一瞬,而又终于重新分离了开来,走向了各自的轨迹。
      
      -
      
      其余琐碎的事情都处理完后,楚舟回家往床上一躺,拿起手机给小莫姐发了条微信:“最近还有什么我可以参与的新本子吗?”
      没有收到答复,他百无聊赖,便开始刷微博。他切成剪兰舟的微博号,看见同一条微博下面,自己被艾特了很多次。
      
      楚舟点开一看,原来是有人搬运了某娱乐论坛帖子的链接,他好奇地点进去一看,橘色'界面下一个大标题赫然入目:
      【有人扒最近很火的剪兰舟吗,这一定是个内部人员吧!】
      
      看见一个“扒”字,楚舟忍不住起了一手的鸡皮疙瘩,心想现在网友怎么动不动就扒来扒去的,别人的事情和他们有关系吗?现实生活中得有多闲。
      
      楚舟继续往下翻,帖子内容大致是:剪兰舟剪的每一对爱情向cp都会成真,实在不像是巧合,应该是内部人员提前知道风声,再把cp剪了出来。
      下面评论很多都在附和: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热搜一上我就这么觉得了!故意制造一个噱头吸粉罢辽,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神。】
      【服辽,这一看就是内部人员想方式蹭热度吸粉,你们还要讨论?】
      ……
      
      呵呵。楚舟在心里冷笑两声,腹诽:我他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神啊!我磕个cp罢了,找哪说理去。造个屁的噱头,我做剪刀手红起来图什么,能放我演员简历里去演好戏要好角色吗???
      相反,要是暴露了演员身份就不妙了,特别是在剪了自己与傅洵的cp视频之后,不仅得被对面强大的唯粉军讨伐一辈子,还会被扣上同性恋的帽子,按照国内的情况,那基本可以告别演戏了。
      虽然他楚舟本来也不直……
      
      楚舟无奈地小叹一口,退回微博。微博还是比匿名娱乐论坛来得友好,评论大部分都是在为他说话:
      【乌鸡鲅鱼,发帖的人比比这么多又无锤,空手造谣,我看拿噱头蹭热度的是他吧。】
      【我服辽,你们粉圈能不能不要打扰产粮的太太啊,不开心别看啊。】
      【人家辛苦剪视频质量又好就红了呗?产粮的剪刀手都酸,酸尼玛呢,生活这么不幸福?】
      【人家免费剪视频给你看,你他妈给钱了?没给莫哔哔。】
      ……
      
      妈的,说得太对了。
      
      楚舟抹把脸,决定跳过这茬网友的闲情逸致,又翻了几条微博,发现关注的其他太太们也没有产新粮。
      他刚准备关掉微博,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小莫姐。
      
      “喂?小莫姐。”楚舟开口打招呼,连忙问道,“是有新剧本找我吗?”
      
      小莫姐好像犹豫了片刻,缓缓道:“不是……楚舟,我有事情要同你说。”
      
      楚舟感觉到了小莫姐的严肃,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还是屏气凝神听她说完。
      
      “楚舟,你签约我们公司也几年了,你其实是个很优秀的演员,不缺演技也不缺颜值,就是没有机会。但是公司情况你也知道,本来不大,最近也不太景气,现在老板主要将精力和钱都投在了新招的练习生上,准备趁着国内选秀风头还没过去,着重发展男团赚钱,公司的演员也没剩几个了……我最近也主要看着男团这边,很忙,也没多大机会照顾你。
      这些都是莫姐心里话,毕竟我带了你这么久,想真心为你好。如果你继续留在我们公司,对你的发展可能是个限制,因为公司可能没法给你争取到好的剧本和资源。你的合同还剩一年,如果你对去向有什么想法,莫姐会争取帮你联系一下……”
      
      楚舟嗓音有些抑不住的哽,苦笑一声:“谢谢小莫姐,我知道了。”
      
      “哎等等,我还没说完。”小莫姐感受到了楚舟的低落,急忙道,“我为你争取到了一档新出的综艺,明天你过来签一下合同,半个月之后开拍。”
      
      “综艺?”楚舟语调微微一变。
      
      “是呀,最后一年姐想仁至义尽一点。”小莫姐笑了笑,“这是青芒台出的综艺,你知道这个台的综艺一向很受欢迎,只不过这档节目之前国内没有类似的风格,并不能确定是否一定会火,所以投资商都比较谨慎……”
      
      “不然怎么会选上我呢?”楚舟了然于心,自嘲笑了,“自然是因为节目组留给嘉宾片酬的资金并不富裕,而我刚好很便宜。”
      
      “便宜也有便宜的好处。”小莫姐鼓励道,“从你身上省下的片酬自是要用在别人身上,节目肯定会请厉害的嘉宾带流量和造话题,这对你也是一个机会。”
      
      楚舟真诚道:“谢谢小莫姐。”
      
      “你要好好表现啊!依我看,这节目肯定开播就有话题。”小莫姐自信满满的唠唠道,“我听节目组的人说傅洵也会参加,他这个大明星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参加综艺节目的!……”
      
      傅洵二字一入耳,小莫姐后面说什么,楚舟便完全没继续听了,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他居然又要见到傅洵了吗?这是什么情况?
      骗人的吧,太巧了。
      
      两条不同的轨迹,仿佛在冥冥之中,被一股力量牵在了一起,并打了个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