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都为我神魂颠倒[快穿]》唐宓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2:10: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杀马特校园大佬(五) ...

  •   “啊,好香!”
      
      一个座位离宁潇不远的女生嗅了嗅鼻子,忙不迭地感叹了声,随即眼神下意识地开始搜寻,结果——
      
      就看到了坐在熟睡的阎烈身边正吃早餐吃得香甜的宁潇。
      
      这一幕惊得这女生不受控制地微张开嘴巴,紧接着她便发现班上这么做的人不仅仅是她,一大帮人就这么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张着嘴巴看着吃得毫不在乎他们这些人眼光的宁潇。
      
      没其他原因,大家主要是被惊吓到了。
      
      她在干什么?
      
      她竟然敢在阎烈的身边坐着这么若无其事地吃着早点,要知道上一个这么做的王卓可是被阎烈当场连食物带人一起拎着丢了出去,就差没丢进教室外头的那个大垃圾桶里去了,还是王卓哭爹喊娘的样子太丑,我们的校霸大人才终于勉强收了手,但还是丢下了句话,那就是——下次再让他睡觉的时候闻到这种诡异的味道,就给他有多远滚多远。
      
      嗯,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因为王卓他吃的东西味道实在是太难以形容了,咳咳,也不知道大清早的他吃螺蛳粉干嘛,也难怪校霸大大会立马炸毛。
      
      但从那天开始,他们班上的同学就再也没敢在班上吃味道稍重的东西,王卓就更惨了,每天想吃点啥都会跑到楼梯口,吃完了还要漱完口才敢进教室门。
      
      看看现在,宁潇到底在干嘛,简直旁若无人啊简直!
      
      大家看着看着,视线便不由自主地转向了前排的王卓,然后果不其然地看到他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块粉色的小手帕,已经开始悲愤地咬了起来了。
      
      见状,所有人全都围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熊熊的八卦之心,聊开了。
      
      声音还都不敢太大,生怕吵醒了阎烈就不太好了。
      
      宁潇不怕他,他们可都怕的要命啊!
      
      嘤嘤。
      
      “我说,论坛上的那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扒皮贴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啊?从事发到现在,你们有发现宁潇做过什么失态的举动吗?她好淡定啊,该干嘛干嘛,甚至我还发现她好像比以前上课下课的时候还要更用功了好像,该不会是那扒皮的人胡写瞎写的吧?”
      
      “我也发现了,说实在的,宁潇平时的为人我确实也有些看不上,可她好像也没有帖子里面说的那么不堪吧,其他那些就算了,什么为了钱就愿意跟男生那啥的消息,那个爆料者该不是什么猥琐男吧?宁潇瞧着不像是那么没品啊?”
      
      “究竟是不是真的,你们去问问于向阳他们不就知道了,哎,我觉得有些消息我还是相信的,毕竟于向阳昨天那举动可不是假的,不然好好的他朝人宁潇扔易拉罐干嘛?”
      
      “可她跟阎……咳,要是真背着他那样了,怎么人家还愿意跟她同桌,并且还允许她坐他身边吃早餐呢?”
      
      “可不是,我说我们是不是都被那爆料的人牵着鼻子走了,几张照片也看不出什么,说不定人宁潇跟季天铭也根本就不是告白呢,不然那谁怎么会这么淡定?”
      
      “哎,盼娣你怎么不说话啊?还有,你脸色好难看啊,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一听到这话,吴盼娣心头一惊,立马就笑了笑掩饰了过去,同时嘴里也跟着附和了两句,“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是这样……”
      
      见她笑得勉强,其余几个说话的女生趁她不注意赶忙就交换了个意味的眼神。
      
      这吴盼娣看着有些奇怪哎,平时她不是聊这些八卦聊得最开心的吗?而且宁潇的很多事情她们也都是从她的嘴里知道的,其实女生的那点小心思大家谁不知道,比如宁潇的绿茶和吴盼娣对宁潇的羡慕嫉妒恨,话里的酸味隔了老远就能闻到,偏偏人家自己还不觉得,大家也都是看破不说破罢了,而且有的时候还能看到她对人宁潇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大家虽然没多说什么,但也都和这吴盼娣维持着表面同学情罢了。
      
      这种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还是有点可怕的。
      
      并不知道几个女同学心里所想的吴盼娣却已经快要被这些人的话给气死了,什么叫宁潇没有那么不堪,爆料者胡写瞎写,还有说她是个猥琐男的,真是……
      
      可紧接着她就发现风向是真的有些不对劲,她不着痕迹地听了一圈,发现班上的同学一个两个好像真的都因为阎烈的态度而对宁潇转变口风的,这样的发展真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仅如此,包括那宁潇的反应也有些超出她的预测了。
      
      毕竟按照她以前的经历,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漂亮到不合群的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桃色流言的冲击,以前他们村子里的一个寡妇不就是这样吗?漂亮的就像是画上走下来的,结果呢,最后还不是被村子里那些男人女人给说得受不了投了井,流言蜚语的杀伤力有多强,她再清楚不过了。
      
      可现在,为什么……
      
      吴盼娣气得差点没把自己的牙给咬碎。
      
      其中最令她生气的还是宁潇的态度,那副淡定自若的样子就像是被说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还有那阎烈。
      
      她可是确确实实的知道这帖子里有绝大一部分事情说的都是真的,是她一字一句亲耳听到的。
      
      那天她清楚发现放学后宁潇的表情不太对劲,然后还急急忙忙地往小竹林的方向跑去,她瞬间就察觉到肯定有猫腻,然后偷偷摸摸地跟了过去,结果就让她听到了这么个惊天大消息,宁潇和阎烈在一起,甚至是吊备胎的事情她以前就发现了,不得不承认,她嘴上说着不好,但心里确实暗暗羡慕嫉妒过。
      
      可跟过去后她都偷听到了什么?
      
      宁潇竟然背着阎烈脚踩两条船地跟季天铭告白?
      
      当时她就觉得那会是个扳倒宁潇的好机会,叫她平日里装的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还一找到机会就嘲讽她,哼,她倒要看看有了这些照片,宁潇到底还怎么装下去。
      
      但为什么现在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
      
      人都是健忘的,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不行!绝对不行!
      
      她绝不允许这件事就这么大而化小,小而化无,最后等这股风过去,宁潇仍旧是她高高在上的校园女神,依旧会有大把大把的冤大头送上门任她挑选。
      
      想到这里,吴盼娣就更觉得心口仿佛有一只怪兽一直在啃噬着她的心,啃得她一想到那样的画面,就觉得脑海中那条名为理智的弦即将崩断。
      
      她绝不允许自己费尽心思做下的这一切全都打了水漂!
      
      于是,第三节课课后,出了教室,吴盼娣直接就朝楼上的一个班级走去。
      
      等去了那个班,看到了某个人的存在,吴盼娣的眼中暗喜一闪即过,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假意寻找了下,这才一脸惊喜地冲着那坐在窗口处的一个女生喊了声,“孙芸,你怎么坐这儿啊?找你好久了,你们班怎么又换座了啊?”
      
      一听到这个声音,原先那个还在跟后桌男生打来打去的马尾女生立马转过头来,眼中满是惊讶,“哎,吴盼娣,你怎么来了?”
      
      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喜不自禁地说道,“快进来,快进来,吴盼娣我记得你是五班的是不是?以前好像还听你说过你跟我们的宁大校花宁潇同桌是不是?”
      
      一听见宁潇这个名字,这个班上原先还毫不在意这个肤色偏黑,相貌普通女生的同学们瞬间就扭过头来,个个都是一脸激动。
      
      清楚这些人都在期待什么的孙芸同学见状殷勤地就将吴盼娣给迎了进来。
      
      与此同时,教室的最后一排,一个将双腿撑在课桌上,人则靠坐在椅子,用一本英语书盖在自己脸上假寐的男生耳朵下意识动了动,书本下的嘴角却鄙夷地勾了起来。
      
      果不其然,很快,他就听到了自己想听的东西——
      
      “啊?宁潇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她已经不跟我同桌了……”
      
      “嗯,就是有一点,好端端的我们班的于向阳昨天突然就朝她扔了个易拉罐,还蛮危险的,我听他们男生聊天好像说于向阳前几天才为了宁潇卖了他的球鞋,啊,你们不要说是我说出去的啊……”
      
      “是啊,现在班上人都已经不跟她说话了,不过她好像特意坐到了那位,哎呀就是那个阎……嗯你们知道的对吧?”
      
      “什么?一晚上3000?这件事你们听谁说的,这我真的不知道哎,你们不要瞎说,不过我好像确实看到了宁潇的手上带了块表,我听班上同学说,那表就是打折之后都要两万多呢……”
      
      一帮人刚兴致勃勃地说到这里,突然就听到了班级后头猛地传来一声巨响,一群人噤声看了过去,且发现最后一排的桌子倒了一片,一个高大的背影飞速地走向门口,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响,人就没了踪影。
      
      这一连串的变故吓得就连吴盼娣的心都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惊吓过后充斥的便是满满的激动。
      
      果然没有弄错,她以前就听说十一班的一个姓赵的男同学,脾气不太好,以前就是浅川初中部的老大,只不过后来出了个特立独行的阎烈,打架特别凶残,这一位才被压制了下来。
      
      但因为家里有钱的缘故,依旧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性子。一进高中就追过宁潇,不曾想刚开口就被拒绝了,后来还听人说他一定要把宁潇搞到手,最后也不知道被宁潇说了些什么反正就是熄了那样的念头,还一直暗搓搓地把她奉为自己的女神,觉得她清纯不做作到不行。结果现在知道了他一直都没吃到嘴里的肥肉原来暗地里私生活这样复杂,吊了那么多备胎还假清纯地拒绝他不说,还只要3000一晚,呵,长这么大,他赵扬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耍得团团转。
      
      站在洗手台前,给自己的脸上浇了一大捧凉水的男生,眼神一片赤红。
      
      贱人!
      
      于是,第四节课的预备铃声打响的时候,正在记着数学笔记的宁潇,眼角的余光一下就注意到了急匆匆跑进班级,一张小黑脸都激动得微微有些发红的吴盼娣。
      
      啧,走时一脸的愤愤不平与小算计,一个课间过去,就高兴成这样,还一副奸计得逞的小模样,猪都知道她肯定是做坏事去了,小姑娘,心态不行啊,还得再练练,换做是她,坑了人也依旧能喜怒不形于色,这可是修真者最基本的要求,不然天天这么大喜大怒的,走火入魔很快的。
      
      想完了这些有的没的,宁潇便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笔记上来。
      
      几乎同时,趴在桌上的阎烈假装不在意地转了个头,随后暗搓搓地半睁开眼,不曾想刚睁开,下一秒就立马与托着下巴浅笑着朝他看来的宁潇对视到了一起。
      
      吓得他猛地闭上双眼,头迅速地扭了过去,却不想扭得太快,连脖子都抗议地发出了一声脆响。
      
      倒是逗笑了宁潇,女生轻软的笑声不断地往他的耳中钻来,阎烈的脸不受控制地慢慢升温,很快,就红了一片。
      
      刚刚就是……就是总睡一边,脖子僵了,对,对,就是脖子僵了才会想着要换一换方向,不然还能是什么……
      
      可尽管这么想,男生还是恼羞成怒地将脸埋进自己的臂弯里埋得更深了,人更是又往墙角边贴了贴。
      
      夏天的午后,连风都带着丝丝火热。
      
      周五的下午,五班会有一节体育课,少数离家远的同学甚至会翘掉这一节体育课,早早地坐车回家。
      
      但绝大多数同学还是会老老实实地换好运动服上完这节体育课,毕竟光明正大这样玩耍的机会可不多。
      
      于是上一节课刚下课,一帮同学就立马涌进更衣室里开始换衣服起来。
      
      浅川的夏季运动服是白衣滚蓝边的,不论男女都是上衣下裤。
      
      没多久,同学们俱都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宁潇,一些女生便立马互相捣了捣对方,眼中则是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都是女孩子,怎么人家的腿就那么直那么细那么长,腰更是芊芊一握,阳光下肤色则是白的都快要反光了,嘤嘤嘤,根本不敢走一块啊。
      
      体育课例行的热身四百米跑完了之后,同学们便三个两个地拿着篮球羽毛球开始玩了起来。
      
      宁潇也跟着拿了个排球,只不过却没有一个同学愿意跟她一起玩,可她也没太尴尬,一个人躲在了树荫底下自己颠着球玩,那小模样看得篮球场的阎烈心里不由自主地一揪。
      
      凭什么都不跟宁潇玩?
      
      刚准备过去,下一秒一道声音就喊了起来,“阎烈,比赛开始了,快来!”
      
      不得不承认,尽管班上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是跟害怕阎烈,但男生要稍微好些。球场上这些男生们就更自在了,兴致来了,还会跟阎烈勾肩搭背,无他,阎烈的球技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他们只想跪地叫爸爸,而且不管哪个队伍分到了阎烈,那都是必胜啊,这倒使得每次打篮球,向来被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阎烈便会立马成了众人纷抢的香饽饽。
      
      而就是这一声喊,阎烈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不是,他刚刚……
      
      啊啊!
      
      他真是有毒啊,为什么一点委屈也看不得她受!
      
      不行,不行,他不能再这样了,明明都已经分手了不是吗?
      
      都分手了,别管她了,早餐也是,现在也是,阎烈你简直天生就是个贱皮子!
      
      想到这里,少年强行将自己的视线给扭转了过来,所以也就没有看到,此时球场上的另一个高大的男生拍着球拍着球,眼神一厉,就径直对准了球场外头的宁潇砸去。
      
      “天哪!”
      
      “宁潇!”
      
      “小心!”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叫命中必有一砸。哈哈
    球来——
    宁潇[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嗦碗粉]:啊,疼……
    阎烈:[恶龙咆哮.JPG]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5980662、北南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龙胆紫 9瓶;芥子 6瓶;Sober.、叶本 5瓶;与君歌 3瓶;小马驹、姜疯墨人 2瓶;沂源、懒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