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都为我神魂颠倒[快穿]》唐宓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2:10: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杀马特校园大佬(二) ...

  •   宁潇是个修真者,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样一个与修真格格不入的位面,不为其他,只为还债。
      
      还谁的债?
      
      还“她”的债!
      
      这里的“她”不是别人,正是宁潇自己。也就是说刚刚接收到的小说剧情里的那位同样姓宁名潇,为人颇有些一言难尽的女人也是宁潇,只是现在的她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对于过去,早已经什么都记不清了。
      
      脑海中除了自己刻在本能里的修炼功法还记得一些,其余只剩一片模糊的她,不明白这个曾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自己”怎么会这样极品,又是因为什么欠下那么厚一沓的因果债,才导致那些鲜红的因果线,一条又一条地缠在了她的神魂之上,只要她稍有动作,天劫就会立马降下,瞧那势头是不将她打个灰飞烟灭便誓不罢休。
      
      于是为了不神魂俱灭,宁潇便只能认认真真地踏上她的还债之路。
      
      而她需要做的便是,让因果红线所系着的另一头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红线给收回去。
      
      如果她没有弄错,这个世界她的因果线的另一端系着的应该正是那位杀马特校霸——阎烈了。
      
      想到这里,宁潇利落地把手机塞进了上衣口袋中,直接屏蔽耳畔所有的嘈杂,微微扬起下巴,抬脚便径直往前方不远处的教学楼里走去。
      
      而就在她抬起脚的一刹那,由于神魂与她现在的这副身体彻底完成融合的缘故,使得原先那位校花宁潇的模样在这一刻如同被拂去了尘埃的珍宝,霎时间就绽放出自己最耀目的光彩来。
      
      毕竟凡人与修真者不同,常常因为自小到大吃的食物太杂,或是各种不太好的习惯什么的进而影响到自己的容貌与体态之类的。比如原先的宁潇就因为喜欢躲在被窝里用手机的缘故,导致眼睛有些近视,因此眼睛看人微微有些眯,肩颈则因为坐姿的不正确而微微有些没那么挺直。
      
      更别说,因为那个关于她的扒皮贴,在早上六点被一个校内不知名人士准时放到了校内论坛上,在经历了早读和上午前两节课后更一传十,十传百地彻底传播开来的缘故,害得原主一时间又惊又怕,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好像不管走在哪里,都有人在背后嘲讽讥笑她似的。不过片刻,模样竟比平时愈发的憔悴不堪起来。
      
      可宁潇过来了就没这些烦恼了,尤其在神魂融合之后,导致模样乍一看好像没有多大的变化,可实际上,在这一瞬间,这具身体的肤色变得更白腻了,头发更黑乌,腰更细腿更长,就连身姿都愈发的挺拔了起来。
      
      你问宁潇知不知道她身体的这幅变化?
      
      嗯,她不仅知道,现在这样细微的变化还是她故意放任的结果。
      
      毕竟,凡人可都是看脸的。
      
      不论何时,一张好看的脸庞可都是无比重要的啊,就连哭起来一张楚楚动人的脸都要比一张憔悴的脸要更加引人怜惜呢!
      
      特别是记忆中那位嚣张跋扈到极点的红毛少年可是时常会看着她这张脸走神呢,嗯,因为是同一个人的缘故,校花宁潇的脸跟她本来的脸一模一样,只不过对方因为没有灵气的滋养而稍显逊色,此时经过了宁潇的灵气浸润,虽然没改动过脸上任何一个地方,偏偏模样气质比之以前就是上升了一个台阶。
      
      要不怎么说修真界没有丑人呢,全是灵气的功劳啊!
      
      这么想着,宁潇抬眸,发现她竟然已经来到了关着门的他们班门口。
      
      她听着里头过于吵闹的声音,微一抿唇,伸手就推开了教室门。
      
      这一推,就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似的。
      
      原先还吵闹的仿若清晨的菜市场一样的教室,刹那间安静得好似班主任亲临。
      
      那些个或站或坐,或聚成一团,或独自一人认真背单词的同学,在宁潇出现在门口的瞬间,如同清早向阳的向日葵,齐刷刷地朝宁潇这个太阳看了过来。
      
      也是都看过来了,众人才猛地发现,俏生生地站立在教室前门,被一阵微风吹乱了额前的碎发的宁潇整个人如同一株风中摇曳的粉蔷薇,精致漂亮到叫人根本不愿移开眼。
      
      莫名的,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闪过同一个念头——
      
      难怪,能吊那么多备胎,还能被阎烈那个煞神看上,人家是真的有资本啊!
      
      可一瞬的惊艳过后,大家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刚刚互相传阅过的扒皮贴来,上头说的有鼻子有眼,甚至还附了好几张照片,有宁潇跟那阎烈手牵着手在步行街逛街的照片,有两人同喝一杯奶茶相视而笑的照片,有宁大校花和她那几个备胎说笑的照片,甚至是……她羞红着脸与校草季天铭在学校的幽会圣地小竹林面对面站着的照片,和季天铭满脸不耐烦地要走,她伸手拉住对方衣角,却被对方一把挥开的照片……
      
      本来大家对这些没石锤的爆料扒皮也实在是没多大兴趣,可这一份不同啊,人家连照片都有,甚至每张照片下方的具体时间都给记录的一清二楚,这实在是叫人无法不相信啊,别说爆料了,光这些照片就够人脑补的了,更别说还有那些比脑补还要劲爆的扒皮爆料,这不,那份帖子没几分钟就被顶上了校内论坛的精品贴,后头还挂了个hot字样。
      
      这位宁大校花真是想不认都难啊!
      
      不知道怎么的,因为宁潇这事做的实在是太难看了,连带着那张脸瞧着好像都没那么漂亮了!
      
      想到这里,班上的所有人互相交流了个隐晦的眼神,然后动作一致地看向了黑板上那几个斗大的字,一个两个地全都暗搓搓地等着这位大校花看到了又会做出什么反应来。
      
      第一时间注意到大家的视线,宁潇自然而然地跟随着一并看向了黑板。
      
      旋即,眼睛因为惊愕瞬间瞪大,同时轻咬住自己殷红的下唇。
      
      只因为黑板上那几个硕大的粉笔字写的不是其他,而是——
      
      宁潇就是个□□!
      
      这七个字。
      
      见宁潇终于看到了,众人才终于在心里暗自兴奋起来了,脸上更是露出了看好戏的小表情,一个个都无比期待着接下来她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来。
      
      是恼羞成怒,还是若无其事?
      
      唉,可惜季天铭跟他们的学霸大人文真真一起去参加什么数学竞赛去了,今天不在,不然戏就更好看了。
      
      不过现在也不错,他们可就等着这一口瓜呢!
      
      只不过他们能等得起,人群中的某一位却有些等不下去了。
      
      那一位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被宁潇吊着的备胎中的某一位。
      
      还是最傻的那一个!
      
      坐在班级倒数第二排的他,此时正大口大口喝着一罐蓝色罐装可乐,那架势颇有些把可乐当酒喝的样子。
      
      无他,只因为这位傻白甜直到刚刚才从旁人的口中得知他心中神圣纯洁的女神的真正面目竟然是那样的,几乎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一颗少男心便被伤成了个七零八落,拼都拼不回来的那种。
      
      见宁潇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黑板,动也不动,他就更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将手中的可乐一口闷了后,一下把手中的蓝色罐子按瘪在了课桌上,男生就要站起身来。
      
      却不想就在这一刻,一只手忽然就从他身后伸出来,猛地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同时压低了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向阳你想干什么?被她耍的还不够,难不成现在还要出去丢人现眼?你现在出去了,大家看的就不是她一个人的笑话,而是你们两个的笑话了,说不定你还能取代阎烈的位置,跟宁潇紧紧绑在一起,以后人家只要提起她,就会提起还有一个叫于向阳的备胎!”
      
      “家程,我不甘心,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孩子,可她……”
      
      越想,于向阳就越是气得要疯。
      
      “难道她就骗你一个了?我不也是被吊着了吗?我说什么了?还有真的,你以后可真不能那么死心眼了,我之前明里暗里暗示你多少回了,结果你倒好,你爸妈感觉不对劲不给你钱了,你竟然把自己心爱的球鞋挂在二手网上给卖了,还想眼巴巴地给人家送钱呢?你真是……”
      
      “别说了!”
      
      听到这儿,于向阳一把捏住了手中的蓝色可乐罐,眼睛紧盯着宁潇不放,忽然,他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她身后不远处的垃圾桶给吸引住了。
      
      那个垃圾桶就放在讲台的一侧,是用来给老师扔笔头,纸团用的,可对于他们这帮男学生来说,最喜欢做的,则是坐在座位上不动,互相比着看谁能将喝剩的饮料瓶,旧纸团扔进去。
      
      越是看着那垃圾桶,于向阳就将手中已经瘪了的可乐罐捏得越紧。
      
      最后竟挑这个时候,鬼使神差地对着那垃圾桶就将手中的可乐罐给扔了过去。
      
      而宁潇分明是站在垃圾桶的前方,所以会砸到她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明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怒气上头,一瞬间,男生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啊!”“小心!”“宁潇!”
      
      班上一部分人注意到这突如其来飞向宁潇的可乐罐,出于本能,还是下意识地提醒起她来。
      
      可宁潇是谁,神魂的强大,使得她应该是班上第一个发现这个飞向自己的可乐罐的人,不仅如此,她连投掷的人是谁都一清二楚,只不过此时的她却根本没有避开的意思,只因为她好像听到了某个十分符合她期待的人就要登场了呢。
      
      众人只见那个原先还呆愣着看着黑板的女生在听到大家的提醒声时,猛地转过头来,随后脸上快速漫上一片惊愕,脸色更是刷的一下就白了一片,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有些惊人。
      
      这时她想要再躲,已经来不及。
      
      “啊!”
      
      于是众人俱都看着她站在原地恐惧地抬起双手遮住头,闭上眼。
      
      “啪!”
      
      下一秒,所有人预想的惨案却并没有发生。
      
      一只宽大的带着骷髅戒指的手蓦地伸出,一下就接住了那只急速飞来的可乐罐,然后看都不看地直接就丢进了两人身后的垃圾桶里,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垃圾该往哪里扔?眼睛长着是摆设吗?”
      
      男生的声音清朗中带着丝丝低哑。
      
      与他这清爽的声线迥然相反的则是他的打扮,火红火红的刺猬短发,破洞牛仔裤,黑色夹克衫,在这样一个以好学生占绝大多数的市立高中里,这种打扮可以说是十分的特立独行了。
      
      嗯,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传闻中的校霸——阎烈。
      
      也不知道是不是宁潇给他的打击有点大,相比起他平日里浮夸得有些过分的打扮,今天阎烈的装扮可以说是十分的简单明了了。
      
      不过就算这样,这个时候的同学们还是没有一个敢触他霉头的。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位校霸大人现在的心情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一瞬间,班上几乎所有的人在听到了阎烈的话后,都乖巧得如同幼儿园排排坐分果果的小孩子一样,整齐划一地坐了下来,低下了头,包括将可乐罐丢出去就已经后悔了的于向阳同学。
      
      可就是害怕也没能阻碍大家吃瓜的心,还是偶尔有几个胆大不安分的悄摸摸地抬起头来看上几眼,只因为他们有些担心今天他们的班上该不会见血吧,要是阎烈把宁潇打了,他们到底是拉还是不拉,拉吧他们怕被一起揍了,不拉吧又看不了一个女孩子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遭受暴力,尽管这女孩子的人品确实不咋样。
      
      唉,老纠结了。
      
      并不知道班上几乎所有同学的心已经快揪成麻花的宁潇一听到这声音,慢慢睁开眼,把自己的手放了下来。再抬头,一个红色刺球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当中,男生的个子很高,背更是又宽又阔,叫人看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打从心底里生出了一股子安全感来。
      
      这么想着,宁潇便发现面前的少年一说完话就有继续往前走的架势,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她伸手就拉住了少年的衣角。
      
      眼角余光不小心瞥到她这一动作的附近几个座位的同学,差不多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嗯?还有主动找打的?
      
      而被拉住了的阎烈的心情却也不比他们几个平静,在被宁潇拉住的一瞬,他浑身上下的肌肉便在这一刻瞬间绷紧了起来,拳头更是不自觉捏紧。
      
      吓得那几个一直注意他俩情况的同学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下一秒……
      
      “谢谢。”
      
      宁潇萌软而轻柔的声音忽的响了起来。
      
      听得那几个同学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直接撅过去。
      
      听她这么一句话,阎烈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回应,只是向前猛地跨了一大步,一下就将自己的衣角从宁潇的手中抽了出来。
      
      嗯……就,就这样?
      
      大家小幅度地互相交流了个眼神,好像……好像阎烈也没传说中那么凶残嘛?还是说……余情未了?啧啧。
      
      而这边的宁潇见少年头也不回地就径直往自己的座位走去,顿了下,抿了抿唇,转身便小步走上了讲台,抓起一旁的黑板擦就开始认认真真地擦起黑板上的字来。
      
      因为字太大,写得太高,个子不够高的她还踮起了自己的脚尖,这样一来,直接就露出了她的一小截白皙而纤细的腰身来。
      
      与此同时,刚刚在座位上坐好的阎烈一不小心一抬头便看到了这活色生香的一幕,一时间,不受控制的,连呼吸都有些紊乱了起来。
      
      快速闭上眼,少年直接就将脑袋伏在了自己的课桌上。
      
      不看,不听,不想,什么都不管。
      
      她是个什么人,昨天的录音已经全都告诉他了。
      
      在扒皮贴还没出现的昨晚,他就已经了解的一清二楚了。
      
      而他们,在刚才他进校门的时候,也已经分手了,刚刚也不过就是看不惯有人欺负女生罢了,反正就算是个陌生人他也会出手的,就是这样,肯定是这样。
      
      这么想着想着,阎烈躁动的心绪这才慢慢平息了下来,又开始了自己日常任务——睡觉。
      
      这一边,并不知道自己无意又撩了人家一下的宁潇,一擦完黑板就走回到了自己课桌前。
      
      她的同桌,一个肤色有些黑,唇上的汗毛比男生都重的马尾辫女生一脸担忧地朝她看了过来,同时小心翼翼地朝阎烈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压着声音开了口。
      
      “潇潇,潇潇,你没事吧?刚刚可把我吓死了,阎……他没对你做什么吧?黑板上的字你不要太在意了,我……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的,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
      
      而听到这样的话,宁潇便低头朝这个老老实实身穿一身蓝白色校服的女生看过去,不漂亮也不丑,就是肤色有些不好看,算是普普通通丢进人群中找不到的一种人吧,家庭环境好像不太好,家里父母十分重男轻女,在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硬是生了两个女儿才终于盼来了一个儿子。
      
      于是,自然而然的,女生的名字也因此而来。
      
      盼娣,吴盼娣。
      
      因为是家中第二个女儿的关系,自小没有受过大姐第一个孩子的关注,更没有受过弟弟的细心疼爱,算是忽视了个彻底的存在。
      
      于是她就对于人群的关注,对于同学老师的喜爱就特别的在乎,成绩不错,可惜是万年的老二,怎么也考不过女主文真真,但因为听话,在老师那边的印象还算不错,在班上同学中的形象更因为能豁的出去,大大咧咧,所以人缘还算不错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能一手炮制出宁潇的扒皮贴,使得她的白富美人设全线崩塌,之后宁潇在明,她在暗,可把女主文真真给坑得不行。
      
      嫉妒,是她的代名词。
      
      以前是嫉妒宁潇,甚至还专门模仿过她的穿着,却被她私底下一句东施效颦弄得十分尴尬,从此恨上了她。宁潇倒台之后,是嫉妒女主文真真,她不明白,都是一样的人,凭什么文真真就能一直考第一,被家里人当宝贝一样宠爱,更有季天铭那样的人一心一意地喜欢她,她有什么比不上她的,她不甘心。
      
      想到这里,宁潇又看了看面前女生脸上不似作伪的关切,只看得她快要维持不住那一脸的关心了,这才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站在自己的课桌前开始慢条斯理地收拾起自己的书本和学习用具起来。
      
      “潇潇,你怎么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了呢?你该不会……”
      
      要退学吧?
      
      她的话都还没说完,宁潇的东西就已经收拾好了。
      
      随后就见她看都没看那吴盼娣一眼,转身就径直往自己的目的地——阎烈的课桌走去。
      
      而这时,跟阎烈同桌的某个同样打扮奇特,却没敢染发的少年目瞪口呆地看着全校闻名的校花大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笑容清浅。
      
      “你好,昨晚班主任通知我,要我跟王卓同学你换一个座位,嗯,老师应该也通知你了吧?”
      
      这一手算是之前校霸大人的小心机了,在他俩没闹崩之前,他曾暗搓搓地找了班主任,想要把自己小女朋友换成自己的同桌,于是终于在两边都说通了的情况下,谈好了,那边他就收到了录音,第二天就看到了扒皮贴,可以说算是double kill(双杀)了,自然而然地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小福利了。
      
      可他忘了,原来的宁潇顾不上,现在的宁潇却没忘。
      
      这不,开始充分利用起来了。
      
      于是在宁潇的微笑中,直到那位同桌少年不明所以地坐在了宁潇原来的座位上时,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而另一头,昨晚一夜没睡,刚刚进入睡眠状态的阎烈则是被一阵熟悉又好闻的香味给唤醒的。
      
      睡眼朦胧中,宁潇微微垂着的精致侧脸印入了他的眼帘中。
      
      怎么又梦见她了呢?
      
      他到底还想不想好了……
      
      嗯?
      
      不……
      
      等等。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校霸口嫌体直技能on。
    还有,就是人家爱着的从来都是一个宁潇呢,不管好坏,我比较喜欢这种。
    不然怎么叫恶毒女人背后的忠犬男人呢,那当然是宁潇好也好,坏也好,他都喜欢哈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云未歇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情生智隔、Haley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情生智隔、原姝、2724968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世子 20瓶;Sue_toxic、欣然 10瓶;符号的晓 9瓶;Haley、20014979 5瓶;树梢.、与君歌 2瓶;我是老陈啊、小怪兽他妈哭了、塔图、Biubiu、小甜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