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简洛书闭上眼睛念念有词,等鼓起勇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张苍白的脸依然挂在窗边,看到她看过来还露出了个讨好的笑容:“观主,我可以委托业务了吗?”
      
      简洛书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往后一躲,正好碰到了师父留下的箱子。看着箱子里的千奇百怪捉鬼大全,再看看窗户外面那个明显带着讨好笑容的男鬼,简洛书犹豫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大着胆子问了一句:“什么委托业务?”
      
      听到简洛书询问,男鬼激动的又往前凑了凑,整个身体都挂在了窗户上:“那啥,我是个刚死三个多月的新鬼,我听老鬼说这里能接我们鬼魂的委托,完成我们鬼魂的遗愿,所以我就来了。谁知特别不巧,我刚到这里的时候上任观主就卸任了,他从窗户飘出来的时候告诉我有业务找你就行。”男鬼说着憨厚地笑了笑:“我都等了三个月了!”
      
      简洛书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才反应过来男鬼说的那个前任观主是她的师父。她看着把在悬空坐在窗户上的男鬼,忍不住追问了一句:“那我师父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啊?”男鬼挠了挠后脑勺:“他跑的太快了,我想追上去问问的,结果一转身就不见了。”
      
      简洛书的表情十分复杂,前一分钟她还在为师父的离世而伤心,这一分钟就有个男鬼告诉他师父虽然人死了但却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了这个世界上,关键是还留给了她一个艰巨的重任,给鬼办业务???
      
      简洛书觉得自己现在能撑着和鬼说话全靠这么多年来看鬼片锻炼的勇气,她实在没什么能力给鬼办业务,更重要的是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啊?
      
      面对男鬼期待的小表情,简洛书鼓足勇气摇了摇头:“我现在不能接受你的委托。”
      
      “啊?”男鬼的脸立马垮了下来,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我都等了三个月了!那您什么时候开始接业务啊?”
      
      简洛书努力扯了扯僵住的嘴唇:“再定。”
      
      “那好吧,我等你通知!”男鬼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转身刚要飘走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忙不迭地转身把自己吹开的窗户关上,顺便还附赠了一个客气的笑容,就是看起来阴森森的,有一种鬼片的既视感。
      
      简洛书面无表情地看着窗户在自己面前关上,等了半天见没什么动静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想起师父平时的尿性,简洛书直接把皮箱掀了个底朝天,果然在所有书都掉出来以后慢悠悠地飘出来一个信封,信封上用毛笔写了几个飘逸的大字:爱徒洛书亲启。
      
      要是没有刚才见鬼那一遭,简洛书估计又得见景生情哭的涕泪横流,而现在她只想知道自家不靠谱的师父到底想干啥。
      
      撕开信封,简洛书从里面掏出一张黄表纸来,还没等看清黄表纸上画了什么东西就无火自燃了,紧接着一个有些模糊地身影凭空出现在简洛书的面前。
      
      简洛书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声音哽咽地叫了声:“师父。”
      
      “洛书啊!”身影似乎只是一道意识,他的眼睛并没有落在简洛书的脸上,而是投射到虚空里:“你打开这个信封的时候师父已经不在人世了,本想守护你一生平安,不让你接触这些阴邪之物的,可惜事情有变,师父只能暂时离开你了,以后的路只能你自己走了。”
      
      简洛书的眼睛紧紧贴在那抹身影上面,即便是模糊的几乎看不清模样,但她依然舍不得眨眼。
      
      “洛书,你体质特殊,天生有阴阳眼,所以我用玉环封住了你的体质。本想让你今生只做个普通人,可惜天不遂人愿。如今师父没办法亲手教你本事了,不过师父把秘籍都给你留下了,以后你就自学成才吧,只要经营好如意观,以后就一定……”
      
      话还没说完,身影忽然抖了一下化成青烟消散在空气里,简洛书愣了一下,下意识上前抓了两下,可还是什么都没抓到。
      
      简洛书沉默了片刻,低头看向地上那堆书,里面五花八门的类型什么都有,估计全都学会以后她就捉鬼降妖样样都能精通了。
      
      把书整理完,天也渐渐黑了,简洛书从回来到现在滴水未进,肚子空的都能当鼓敲了。好在如意观的位置是在古街上,两边各式各样的小商铺小吃店比比皆是,此时简洛书也没心情做饭,干脆拿了手机钱包准备出去吃饭。
      
      刚一推开门,就看到刚才那个男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脑袋挂在了树上,一晃一晃地就像是在荡秋千玩的不亦乐乎。
      
      简洛书有些不忍直视地挡住了眼睛,偏那男鬼看到她还特别热情地挥了挥手:“HI!”
      
      简洛书忍无可忍,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冲着他就是一嗓子:“你给我下来!”
      
      “哎,来了!”男鬼晃晃悠悠地飘了下来落到了简洛书的面前:“观主,您有什么吩咐?”
      
      见这个男鬼没有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挺客气的,简洛书胆子也大了许多,鼓足勇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叫林寞,三个月前我想骑车去乡下去爬山,晚上回来的时候被一个大车碾压到了车轮下,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小命就没了。”林寞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那条路是一条土路,周围也没有监控,也没有路过的人,我死的时候连个目击者都没有。那个大车司机把我拖到车里趁着天黑埋到了他家东边的山里,撞坏的电动车被他扔进了水库了,就连路上的血迹都让他拿土给盖住了。”
      
      简洛书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她不禁有些发愣:“就没有人发现那里出过事故?”
      
      “那里的路本就坑洼不平的,填了土盖的严严实实的,没两天下了一场雨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了。”林寞揉了揉脸叹了口气:“本来我是因为和领导起了冲突心情不好才去爬的山,结果就这么没了性命。我们公司的人以为我不辞而别不干了,谁也没当回事;我家人又是外地农村的,因为老人心疼电话费,平时也就逢年过节打一个电话,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我死的消息。”
      
      简洛书听了有些不忍,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你之前问我接不接业务是什么意思?”
      
      “我听别的鬼说,如果有未了的心愿或者寻求帮助,可以来如意观,如意观观主可以接亡者的委托。”说到这,林寞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脸:“就是一般来的鬼都有遗产或者家人给烧的纸钱,可我死前刚交了房租,死了以后又没人知道,我现在身无分文,没有钱交委托费。”
      
      简洛书的三观刚碎没多久,也不了解师父以前是怎么接业务的,一时间有些发懵。
      
      见简洛书不说话,林寞小心翼翼地问道:“观主,我能干活抵债吗?我可以除草种菜,所有的杂活我都能干。”
      
      简洛书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当了鬼还能碰到这些东西?”
      
      林寞腼腆地笑了笑:“这里风水好阴气足,即便我是新鬼也能碰到这些东西。”
      
      “阴气足……”简洛书一脸黑线,她还是第一次知道风水好能这么解读的,不过看林寞挺老实的,死的也有点惨,即便是不干活抵债她也不忍心不帮他:“你的事我知道了,等我吃了饭再考虑怎么帮你。”
      
      林寞激动地头上的伤口险些都要裂开,他赶紧抱住自己的脑袋连连道谢。
      
      ***
      
      寮房这里有个小门可以直接通到古街上,简洛书打开铜锁推开木门,外面熙熙攘攘的人声立马传进了耳朵,看着亮如白昼的街道和来来往往的游人,简洛书突然有重回人间的感觉。
      
      在对面小店点了一碗牛肉面,在等面的过程中简洛书拨通了秦思源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紧接着话筒里传来了欢快地男声:“师姐!”
      
      听到熟悉的声音,简洛书不禁露出了个笑容:“思源。”
      
      电话那一边的秦思源右手夹着电话,左手一巴掌把面前的恶鬼拍在墙上,看那恶鬼被拍的没声了秦思源才不紧不慢地问道:“师姐,你在哪儿呢?”
      
      “我回道观了!”简洛书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压低声音说道:“思源我和你说,咱们道观有鬼。”
      
      秦思源一愣:“师姐,难道你的玉环碎了?”
      
      简洛书懵逼了:“怎么你们谁都知道的比我多?”
      
      秦思源手一按将趴在墙上的恶鬼捻了个粉碎:“师姐,你别害怕,我这就回道观!”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忘记和大家说更新时间了,太抱歉了,因为小孩上小学了,所以我晚上陪她做功课白天写文,入V前的工作日更新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周末在晚间更新。卡卡刚开文要适应下手速,尽可能更新的早一点。
    另外晋江的评论都隐藏了,但是只要发了评论卡卡在后台都能看到哦,还能给大家发红包,本章也五十个红包,今晚发第一章的,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