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同学》前方有个鬼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01:14: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
      
      突然袭来的风让在考场上昏昏欲睡的常婷清醒了。
      耳边传来沙沙沙的写字声,她眨眼看去,左手边的同学正在认真解题。
      
      因着光线照射下显得白皙清隽的侧脸,让常婷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
      这是她转来天立高校的第三天,大部分同学的名字都没能记住。
      但这位她隐约有些印象,好像是叫沈什么来着。
      
      在她努力思考时,见同排靠窗边的另一名男同学往这边看来。
      那瞬间她心生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就见对方瞧准老师转身的空隙,抬手将捏成团的纸条快狠准地扔了过来。
      
      可另一侧的大风刮过,纸团逆风飞翔被迫提前降落,擦着沈同学手中的笔帽飞过后骨碌碌地从桌面滚下去,然后又骨碌碌的转圈停靠在了她脚边。
      
      常婷:“……”
      扔纸条的赵辉:“……”
      坐在常婷身后,准备接收纸条的宋恒:“……”
      
      常婷听见身后的男生低声说:“我操。”
      她飞快地收回视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
      
      然而并没有用。
      宋恒拿着笔戳她的背,压低了声说:“新来的,捡起来给我。”
      话里满满的威胁。
      
      常婷虽然才转校来三天,但这班里的主要几个风云人物还是认识的。
      坐她后边的这位正是一切靠拳头说话的校霸之一宋某人。
      
      此时宋恒需要的纸团就在她的脚边。
      见常婷没有反应,宋恒又说:“快点!你敢当做没听见试试?”
      宋某人的校霸称号名副其实。
      主要在于没有性别歧视,男女一样揍。
      
      常婷被他连续戳了三次,终于是忍不住。
      瞧准老师没看这边的时候,踩住那纸团朝后边踹去。
      
      然而乖宝宝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太过紧张腿都在发颤。加上运气不好,向后踹的纸团好死不死撞着了宋恒的桌椅被弹飞画出了一个V字形。
      飞到了沈同学的脚边。
      
      常婷:“……”
      不关我事!
      “你他妈真是个人才!”宋恒咬牙切齿。
      
      窗户开着,外面的风肆意灌进。
      李老师的扶了扶眼镜,看着窗外说:“今儿风挺大哈,看样子要下雨。”
      众人没理会他的自言自语,视线要么在卷上要么在桌下的纸团上。
      
      宋恒给沈同学旁边的赵辉使了个眼色,赵辉压低了声音喊:“沈潭,脚下,给宋哥!”
      常婷悄悄抬眼去看沈同学,心脏紧张地怦怦直跳。
      她这球成功传给了别人。
      他要把纸条传过去吗?
      
      沈潭面无表情,握着笔唰唰唰地写着,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没有听见。
      赵辉:“沈潭!”
      “沈潭——”
      “沈潭——!”
      
      常婷终于知晓沈同学的全名了。
      
      宋恒瞧着时间就要过去了,沈潭却无动于衷,越发烦躁起来,怒道:“沈潭你他妈再给老子装!”
      声音有点大,被李老师瞪眼警告。
      宋恒气得想打人。
      
      常婷听着后边暴躁的声音都心头发颤,忍不住坐直了身子,之前的困意已然灰飞烟灭。
      她小心翼翼地朝沈潭看去,刚巧对上他抬眼看过来的一瞬。
      黝黑的眼眸满是淡然和慵懒。
      
      沈潭没说话,长腿一伸,脚边那命运多舛的纸团咻地一下飞出老远,直冲前方讲台而去,却运气超好的被风吹歪滚进了桌椅下被遮掩。
      他声色淡淡地说:“太远了,够不着。”
      
      常婷:“……”
      是个狠人。
      
      赵辉看的倒吸一口凉气,宋恒脸色一僵,他这暴脾气当场就要拍桌而起怒骂一句草泥马然后过去打人。
      可惜考试还没结束。
      李老师还站在台上俯视众生。
      
      常婷感受着暴风雨前的平静。
      她转校而来的第一天就见识过宋恒的战斗力。
      跟他的死对头在走廊一战非常刺激,虽然最后被全校广播批评,但却让她印象深刻。
      
      相比之下这位沈同学……可就平凡多了。
      她同桌也没说过这号人物。
      要不是那惊鸿一瞥入了她的眼,不然她也没能记住这人姓沈。
      
      考试已入尾声。
      李老师说收卷时,大家默默将卷子传上去,然后看着他收纳后踩着铃声出门。
      这是最后一节课,随着铃声响起众人都各自活动收拾东西离开。
      
      常婷还没动,眼角余光瞥见沈潭刚站起身,就有个人窜到了他身前,一脚踹向他的桌子,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
      
      沈潭面不改色着。常婷发现他站起来后很高,身形修长挺拔,身材倒是不错。
      
      “你什么意思啊?”宋恒拦在沈潭边上,瞪眼看着他。
      赵辉第一时间麻溜地跑去将被踹走的纸条回收。
      “太远了。”沈潭说。
      表情瞧着还挺认真的,话里却满是慵懒。
      
      离他们最近的常婷甚至能听出一丢丢敷衍来。
      
      宋恒被他气笑了,怒道:“太远还他妈不是你踹的?”
      沈潭:“我踹的?”
      宋恒顿了顿,忽而看向了常婷。
      常婷:“……”
      
      歪?
      为什么啊?
      这锅还能给我的吗?
      常婷眨巴着眼有些无辜又茫然。
      
      有其他人问:“怎么回事?”
      宋恒肯定不会明说作弊失败的事,只是瞪了眼常婷后抬手指着沈潭说:“你小子以后小心点。”
      此仇不报非君子。
      
      沈潭哦了一声,完全没把人放在眼里,绕过宋恒往外走去。
      有人起哄发出口哨声。
      “哟咱宋哥的话不好使了哈。”
      “怎么办人家根本没把你放眼里啊。”
      “老子今天才发现沈潭这么有骨气?”
      
      宋恒斜眼朝那些起哄的人看去,冷笑道:“想练练是不是?”
      众人这才笑闹着散开了。
      玩笑归玩笑,真把他惹毛了没人受得了。
      
      考试调换了座位,常婷趁着两位当事人都走了后赶紧回去自己座位上收拾东西。
      同桌余梅说:“你没事吧?”
      常婷摇了摇头,余梅又说:“沈潭竟然敢跟宋恒刚还不怂,平时也不见他说过话。”
      “他不爱说话?”常婷抽空问。
      
      “是吧?他存在感不强。”余梅压低了声音说:“跟咱班这些个名人比起来,那就是个小透明啊。”
      常婷眨了眨眼,也压低了声音问:“那他今天杠了宋恒,是不是出名了?”
      余梅哼笑声,挑眉说:“出名?遭罪还差不多,你看宋恒那样子会放过他?”
      
      常婷哦了一声。仇恨都被沈潭吸引了,她才是那个小透明。
      余梅看了她一眼,“要说起来,沈潭跟你一样,都是转校来的,他上学期才来。”
      常婷点头,声色软糯又乖巧,“那他是前辈啊,我才三天。”。
      
      余梅被她逗笑了,起身问:“要不要出去转转?”
      “改天吧,今天我有事。”常婷看了眼腕表,跟同桌挥手作别。
      
      下午六点多,风越发的大了。
      常婷从隔壁市转校过来,对这地不怎么熟,开着手机看了半天导航,最后还是选择了打车。
      路过某处等红绿灯时,低头看手机的常婷忽然听师傅嚯了一声,“要打起来了哈。”
      常婷抬眼看去。
      前边一段路正上演生死追逐。
      
      穿着灰色衬衫的中年男子正拼命跑着,后面的少年追着死命不放。在对方试图越过红绿灯道路时被少年扑倒在地,却挣扎着起身。
      
      常婷惊讶地睁大了眼,她竟然看见了同班沈同学跟不知名的中年男子扭打在一起。沈同学看上去游刃有余,巧妙的避开了攻击后反打一套。
      中年男子被少年制服在地后,身边的师傅鼓掌道:“牛逼!”
      
      红绿灯换了,后边传来喇叭声,师傅这才重新启动,一边乐呵着跟常婷搭话:“小姑娘刚才那看见没?那娃跟你差不多大哈,厉害的哟。”
      夹杂着方言的话常婷没怎么听明白,但感觉多半是夸赞的。
      
      常婷答着话,脑子里却回放着刚才那一幕。
      她莫名想到,难怪沈潭敢跟宋恒刚,就他刚才那身手,压根就不怕跟宋恒打啊。
      车辆转弯,那眸光幽冷的少年被远远地甩去了身后消失不见。
      
      后半段路有点堵车,她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快七点了。
      因为刚来白川市的第一天就被偷了包。
      身份补办还好说,但她丢的包里有她非常重视的东西。
      手机里的照片,外婆给的玉镯。
      常婷只好报警。
      
      但并没有太大的希望找回。
      她为此有些难过,今天又收到消息说找到了她的手机。
      常婷下车时,就看见前边有不少人进进出出,有着忙碌的氛围。
      
      她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本意没想去管其他事,直奔自己要去的地方,却意外的发现院里那堆人中沈同学也在。
      人们都围着那名戴着手铐的男人,沈同学站在角落里,身边有人跟他搭话。
      夕阳余晖落下,在他那一圈显得格外瑰丽。
      
      常婷心想,他之前是在抓小偷吗?
      但愿天下所有小偷全部落网。
      
      她越过其他人直奔物管点。
      和蔼可亲的女警姐姐将满屏裂痕的手机递给她,略显歉意地说:“人是抓到了,但他逃跑的时候手机摔了还落进了水里……”
      常婷眨了眨眼,试图开机,失败。
      
      “其他东西都在这,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少了的。”
      常婷翻了翻,发现少了外婆给的那只玉镯。
      跟女警反馈后,又去审问了小偷本人。
      
      对方咬死没有见过什么镯子,威胁恐吓都没用。纠缠到最后,女警姐姐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常婷自己记错了。
      常婷坚持没有。
      对方也坚持没有。
      女警姐姐没法,只好让常婷先回去等消息。
      
      常婷抱着包拿着手机闷闷不乐的离开。
      来时大风,去时大雨。
      没带伞的常婷默默蹲在屋檐角落下,等雨停的同时试图缓缓心情。
      
      被母亲带来这边后,基本就没什么好事。
      她眼睛有点酸,看着黑屏无法开启的手机正生气时,忽听身侧有人说话。
      
      “我盯他三天了,错不了。”
      “按照你的排除法来筛选,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是潜在逃犯。”
      “谣言转发过500就能判刑,你超一半的诬告数据是不是该拆了系统回炉重造?”
      
      脚步声传来,对方走过转角。她眯着眼,看清了说话的人,正是那位被同桌称为班级小透明的沈同学。
      
      常婷有些茫然,不见沈潭身边有人,他刚跟谁说话?
      
      沈潭站定脚步,看着贴墙蹲着的常婷一时无言。
      两人一高一低,互相打量兀自沉默。
      
      双方情况都不太好,有一种被人撞破隐私的尴尬。
      背景是浓墨夜色与点点灯火,雨幕清冷,吹来的风让雨丝落在了她脸上。
      
      常婷起身时,手机脱手掉落,滚到了沈潭身前。
      “……”
      她恨!
      为什么今天所有经她手的东西都要滚去沈潭那边!
      
      沈潭垂眸看了看掉地上的手机,又不紧不慢地看向前边的人。
      这位转校生眼眶微红,眸光清澈水润,像是误入人间的麋鹿。
      少女着看他,犹犹豫豫地说出一句话来:“沈同学,你会修手机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