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第 47 章 ...

  •   又过了数日,春暖花开。
      
      这日小东又兴冲冲地跑来找孟花熙,一进门,还没见这人,就听见大喊:“花熙!我找着店面了!”
      
      真是瞌睡碰着枕头,小东这几日一直忙忙碌碌四处奔波,终于撞着了大运。在城东西街小巷子,刚好有一家三进三出的小宅子贱价出售,价钱跟他们手上的钱,数目刚刚好对上。
      
      孟花熙便跟小东去看房。到了地方,房东已经等候多时,领着他们一边转,一边介绍,道:“不怕姑娘笑话,这房子呢,本来是李员外养外室用的,但李员外家里有个狮吼,于是这事儿被李员外夫人晓得了后,夫人大发雷霆,李员外吓得连忙将外室送走了,房子也不要了。姑娘您瞧瞧,这房里只住过女人,所以又干净又漂亮,还有这些花花草草,您现在直接接手,连休整的钱都不用花咧!”
      
      “花熙花熙,你快过来看。”小东像只窜天猴一样到处跑,他兴高采烈地跟孟花熙比划,“这边还有几间。这间房呢,可以当主厅,能放个十来张桌子;隔壁房间小,但能当做客房,留宿的客人就住在这儿。你再看看外面的院子,这么大,天气好的时候,完全可以把桌子支出去,又能摆个十几二十桌,后厨我就不带你过去了,你一进去肯定走不动道。真棒啊!”
      
      房东呵呵笑,问孟花熙道:“孟姑娘,您觉得呢?”
      
      孟花熙问:“请问这间宅子真的只卖一百五十两白银吗?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就这条街隔壁那间房,比这还要小一半,也要两百五十两。”
      
      做生意做熟不做生,熟客不敢骗,怕日后再碰见面子上抹不开,可要宰就是宰生客的。而他们是外地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骗子们没上赶着来骗他们已经不错了,哪儿还会运气好到捡漏呢?
      
      房东只能在一旁讪笑。宅子的价格是福伯跟他提前商量好的的,本来要三百八十两,摸了零头,算三百两,李修平贴了一百五十两,把账填平了,只按一百五十两的价钱卖给孟花熙。孟花熙这么一问,房东怕露馅,连忙看福伯脸色。
      
      福伯撇过眼,不看他。房东心领神会,对孟花熙哈哈一笑,搪塞道:“所以说姑娘有福气嘛!本来这宅子的确不会卖这么便宜,但偏偏这个李员外家有一狮吼,若这房子出手出得慢了,回去家里要鸡飞狗跳。而姑娘刚好要买,”房东一拍掌,道:“一拍即合,这不正对上了!”
      
      小东着急了,说:“花熙花熙!你想啥呢?这么好的买卖,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这几天我鞋都跑坏了几双,终于撞到合适的了。孟花熙,我可告诉你,天生掉大饼的时候你不张嘴接,日后会遭报应的!”
      
      孟花熙不管小东催促,依然冷静地细细想。这个房间无论从地段、环境还是价钱上看,完全满足他们各方面的需求,只是这价钱真有点问题。她默默琢磨,心里大概有了底,点点头,答应了。
      
      房东笑逐颜开,取来房契,跟孟花熙画押。孟花熙按照一百五十两的价格买下这间宅子,其中一百两白银由孟花熙出,还有五十两则由小东出。
      
      买下宅子后,小东欢天喜地,在庭院里跑来跑去,说:“宅子买好了还只是第一步,后面麻烦事多着呢?我得再招几个杂役、跑堂、帮厨,再想办法拉客来。不过这些事你都不用管,到时候你只管当你的老板就成!”
      
      正说着,门外又进了人。
      
      李修平这会儿刚下了早朝,福伯一早便给他说了买宅子的事,他便过来看看办得怎么样了。他两手背在身后,眯着眼四处一往。宅子不大不小,院子宽敞,凑合凑合也还成,但里头摆放的东西俗气得很,没一个能入他眼,日后都要扔了。
      
      “十七!”孟花熙刚花了押,手上红彤彤的,见李修平过来,眼睛都亮了,朝他直挥手。
      
      “王……王爷……”房东本就在心里好奇,这位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被王府管家福伯这么供着。现在再看小王爷李修平竟然亲自来了,更是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原来孟花熙是小王爷的人,自己做的这笔生意不是跟孟花熙做的,而是跟李修平做的。他慌忙将房契递给孟花熙,识趣地快步退了出去。
      
      李修平随便找了面椅子坐下,无所谓地对孟花熙笑笑,眼睛到处一扫,道:“这宅子满意吗?”
      
      “特满意!”小东抢在孟花熙前面说道。他跟李修平行了礼。虽然这店子才刚刚开始,但他已经拿出了小老板的排面,道:“小王爷,以后我们‘孟氏酒楼’就开在这儿了,您可是咱们熟客,到时候还仰仗小王爷多多照顾咱们花熙的生意。”
      
      李修平哈哈一笑,说:“你们的生意哪儿轮得着我照顾?有花熙在就相当于请了尊财神。”他见孟花熙脸颊一点点红了起来,到最后水蜜桃似的红彤彤,好看得很,顿时起来玩心,故意使坏道:“哎,就是怕到时候你们生意太好了,反而是我这个堂堂小王爷排不上队,叫不来号,一口都吃不上呢!是不是啊,花熙?”
      
      孟花熙脸皮哪儿有李修平那么厚,几句撩拨就受不了了。若是在家里还能把头藏进李修平怀里生气,现在在外面,连动也不敢动,脸更红了。“你,你……又欺负人。”
      
      “我怎么欺负你了?我说得不是实话吗?我还说错了不成?”李修平嗤笑一声,道:“气什么呢?今天不是喜事么?难得这次回来得早,我接你回去吃饭。”
      
      “我就不去了!”也没人请,小东自顾自地先回绝了。他从怀里摸了块碎银子,乐呵呵道:“今天是喜事,我要去醉仙楼吃顿好的了。回见咯!”
      
      李修平接孟花熙坐轿子回去。这轿子上再没人看,也没处躲,李修平便又不饶人地说了好些话,最后硬是逼孟花熙红着脸保证,日后只要他在,爱的号码牌一定最先给他。
      
      一下马车回府,孟花熙便像兔子一样蹿进屋里换身便衣。但也由此一去不回,半晌也没见人出来。李修平在大堂左等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叹了声,心道现在的小丫头越来越难伺候了,吃个饭竟然还要他三请四顾的。
      
      他亲自去寝宫逮人,没想到进到屋里,只见孟花熙又抱着小算盘,在那儿嘚吧嘚吧算账。
      
      李修平几乎被气笑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他扪心自问,自诩绝没有在吃穿用度上对孟花熙有所克扣,什么最好用什么,所以怎么就一下变成了掉钱眼里去的小财迷?
      
      李修平大步走过去,道:“宅子不是已经买了么?怎么还在算。”
      
      他目光一扫,落在孟花熙写好的册子上,又愣住了。
      
      孟花熙搁下笔,对着写好的宣纸吹了口气,道:“十七,我没你那么聪明,但我也不笨的。我知道小东看中的那件宅子不只这些钱,你贴钱了。”
      
      李修平猛地掐了掐眉心,这又是个什么事儿?他自以为自己做得已经够漂亮,瞒天过海,一个字也没让她知道,没想到这丫头心思这么细,还是给看出来了。
      
      “我不稀罕你的小金库。”他实话实说:“这点钱对我来说真不算什么,我不缺这钱,用不着你还,你若非要还,是跟我生分,我可生气了。”
      
      孟花熙却定定地看着李修平,小声道:“我,我没打算还。”
      
      李修平:“?”
      
      这剧情怎么跟他预想的不一样?这时候孟花熙不应该好清纯好不做作的不要他的钱,最后再写个借条,说什么,不管他提什么要求,要把她这样那样,她都会满足自己才对吗?
      
      “你不打算还,还在这儿算个什么劲儿呢?”李修平。
      
      孟花熙说:“我不打算还是因为我现在还还不起。我算过了,按照现在钱庄规矩,一百五十两银子,一个月要三分利,也就是两百两,而我们客栈就算翻盘一日三次,也还不上利息,所以……”
      
      “打住打住……”李修平越听越不自在,“你把我当什么了?我长得就这么像开地下钱庄的地痞流氓?”
      
      孟花熙默默将写好的册子推给李修平,说:“所以我还不了钱。你除了一百五十两白银,所以这个房契你也有一半。”
      
      李修平定睛一看,那纸上孟花熙白纸黑字地写着,孟氏酒楼一半归属于他,三分之二归属于孟花熙,还有三分之一归属于小东。李修平心软得一塌糊涂,真恨自己方才的恶言恶语。
      
      他无可奈何,伸过手臂,把人搂进怀里,细细碎碎地亲吻着孟花熙的带着花香的发旋,低声道:“真是要磨死人了。何必呢?我,我李修平是差你这一点房契不成?”
      
      “我知道你不差。”孟花熙闷声闷气道,“可我想跟你。”
      
      李修平不再说话,哄着人先把午膳用了,然后去床上歇息。
      
      他将那张契书收好,孟花熙心思在缜密,也算不过他这只千年的老狐狸。这契书他会收着,让孟花熙安心,但他不会在上面画押,所以这张契书和一张白纸没有任何区别。这间客栈依然完完整整属于孟花熙一个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