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第六章
      
      傅司年如同困兽一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这是他这三十年以来第一次失去自控力。
      
      郁朵改嫁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继承的百亿遗产,将会和另外一个男人分享。
      
      也就是说,他傅司年辛辛苦苦一辈子,到头来让别的男人坐享其成?
      
      如果他死了不知道这事也就算了,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让郁朵带着他的遗产嫁给别人?
      
      除非他魂飞魄散,否则绝不可能!
      
      什么他都能忍,唯独这两件事,不能忍!
      
      郁夫人又给郁朵发了条短信,提醒她照片上的单身男人,后天都会参加她爸的生日宴,让她打扮漂亮些。
      
      这架势,是要给她相亲呐?
      
      照片上的这些男人,虽然不及傅司年,但在S城也是数一数二的,相貌家世没得挑。
      
      自她嫁给傅司年之后,这双眼睛就没落到男人身上过,现在傅司年死了,大把的青年才俊在她眼前晃,多养眼啊。
      
      这么好的机会,她可不能放过了。
      
      不过还是得矜持,毕竟傅司年刚死,红的绿的就不穿了,穿件低调点的。
      
      郁朵步入衣帽间,仔细挑选起后天要穿的衣服来。
      
      傅司年看着郁朵挑选衣服那认真的劲,眼里能冒出火来。
      
      好在郁朵选来选去,最终挑了一条款式普通的小黑裙。
      
      傅司年冷哼一声,算她识相!
      
      ***
      
      “什么?太太您今天晚上要参加郁先生的生日宴?”连姨上下打量着郁朵身上穿着的小黑裙,“哎哟我的太太,怎么能穿得素呢?项链也不带,您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我好预约个化妆师上门,您这头发也不做,不成,您等等,我联系下化妆师,好好打扮一下,我去给您挑一件礼服,您这件太素了!”
      
      在连姨喋喋不休的唠叨声中,郁朵百般无奈之下换上了连姨给她选的绿色亮片小礼服,预约的化妆师上门,从头发到妆容,在连姨的要求下,力求精致。
      
      “连姨,不用这么麻烦……”
      
      “要的!”连姨正给她挑项链耳环,在她脖子上耳垂上比划,“您父亲的生日宴怎么能那么随意?您可是半个主人,可不能被别人给压下去,再者说,您这打扮漂亮了,自己看着也舒心。”
      
      “哦,对了,最近这晚上天气凉爽,出去走走散散心刚刚好,这样,今晚上如果生日宴太晚,我看您就别回来了,陪陪爸妈,您觉得呢?”
      
      “可是……”
      
      “好了好了,就这条项链,这条可是先生特意从拍卖会上给您拍下来的,配这件绿色亮片小礼服正正好,耳环就这对,好……戴上……漂亮!行了,我看看……刚刚好,赶紧出门,时间快来不及了。”
      
      在连姨的催促声中,郁朵坐上了前往酒店的车。
      
      当然,一同随行的,还有坐在后座,脸色比鬼还难看的傅司年。
      
      ***
      
      人来人往的酒店门口,郁国辉携同郁夫人迎接前来参加生日宴会的客人。
      
      一辆黝黑的大奔停在酒店门前,从车上下来一名身着西装的年轻男人,酒店的服务员忙上前接过他递过来的车钥匙,将车停去车库。
      
      “虞洋。”郁夫人于人群中一眼便瞧见了他。
      
      虞洋快步向前,“伯父伯母好。”
      
      郁夫人不留痕迹打量他,笑道:“几年不见,越来越帅气了。”
      
      虞洋微微一笑,举手投足间很是斯文有礼,给人如沐春风的好感,“伯母夸赞了。今天是伯父的生日,小小礼物,还望伯父笑纳。”
      
      他将礼物递过去。
      
      郁国辉笑着收下,“你看你,人来就来了,还这么客气。”
      
      “应该的。”
      
      眼看客人越来越多,郁夫人笑着打断,“虞洋,你先去里面坐,待会伯母来找你说说话。”
      
      “好的。”虞洋笑着往里走。
      
      虞洋刚走,郁夫人低声对郁国辉说了句:“怎么样?”
      
      郁国辉点头,“不错。”
      
      一辆宾利停在酒店门前,门童见状忙上前拉开后座车门,郁朵下车。
      
      郁夫人见到郁朵,松开挽着郁国辉的手,“朵朵来了?”
      
      “妈,”郁朵喊了声,随后将目光望向郁国辉,“爸,生日快乐。”
      
      郁国辉从前就是个中小型企业的老板,规模不过百来人,生意失利,每天都在破产的边缘徘徊。
      
      现在公司越做越大,商界有头有脸的人都给他几分薄面,看的还是他那个女婿傅司年的面子。
      
      “朵朵来了,快,里面去坐,别站在这风口吹风。”
      
      郁夫人给郁国辉一个眼神,随后挽着郁朵的手,“那你在这迎接客人,我先带朵朵进去。”
      
      “去吧。”
      
      郁夫人带着郁朵进场,大厅里已来了不少的客人,见郁朵挽着郁夫人进来,纷纷将目光扫了过来。
      
      绿色亮片小礼服将郁朵不盈一握的腰肢,平直的锁骨,圆润性感的肩头,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大厅灯光照射下礼服上的亮片很是显眼,却不觉得高调,只会由衷感叹一句,这女人好美。
      
      一出场,瞬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然而在这焦点之下,郁朵毫不怯场,表情淡然,目光随意在大厅里瞟过,淡定从容跟在郁夫人身侧。
      
      今晚是郁国辉的生日宴,其实这种生日宴,不过是给他们这种商界人士提供一个聚集的理由和场所而已,谈论的必定是生意上的事,但很奇怪的是,今天来的这些人里面,年轻人来了不少。
      
      大厅右前方,几人正聚在一起笑着谈论些什么,郁夫人带着郁朵走过去,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郁朵。”
      
      郁朵很少出席人多的宴会,是以,认识的人也不多。
      
      一群人笑着自我介绍,友好与郁朵握手。
      
      “你好,我叫虞洋。”虞洋最后朝她伸出手,一双眼睛很绅士,没有不该有的情绪,就好像是第一次见郁朵。
      
      郁朵笑着与之相握,“幸会。”
      
      傅司年站在一侧,冷眼看着青梅竹马的两人装作不认识的模样。
      
      骗鬼呢?
      
      交往过那么多年,三年不见就不认识了?
      
      还真默契。
      
      傅司年看着郁朵安静站在一侧,对大厅内若有若无打量的目光视而不见,倒挺出乎他意料的。
      
      在他的认知里,郁朵是个安分守己胆小的女人,行事不大方,可以养在家里,却不能带出来走在他身边,在他潜意识里,郁朵应付不了这些交际。
      
      但他没想到的事,今晚上的郁朵,并不怯场,甚至于在这人群里,依然闪耀夺目,让人难以忽略。
      
      这不是仅靠妆容就能出来的气场。
      
      看来从前,他对这位傅太太了解太少。
      
      至于这位被所有人夸赞的虞洋,在他眼里,脚边的一搓泥都比他上眼!
      
      “听说了傅先生的事,郁小姐节哀。”虞洋无不遗憾道。
      
      郁朵脸色黯淡,勉强一笑,没有说话。
      
      郁小姐?这里哪来的郁小姐!
      
      傅司年冷笑,这里只有傅太太!
      
      环顾四周,在场的所有年轻男人,目光时不时扫视过来,眼底带着浓浓的兴趣,均放在郁朵身上。
      
      同为男人,傅司年对这些目光再明白不过。
      
      如果郁朵只是郁国辉的女儿也就算了,可现在她是傅太太,将要继承百亿遗产的傅太太,只要娶了郁朵,那郁朵手上百亿的遗产,也就等于属于他们。
      
      甚至于可以说,他打拼多年的事业,也得成为其他男人的助力。
      
      也就是说,郁朵给他戴的帽子,还是花他的钱买的!
      
      不过看在郁朵对这些男人不感兴趣的份上,这件事就算了。
      
      “朵朵啊,这就是我之前向你提过的虞洋,人家在国外修完双学位回来的,国外这么多年肯定有不少见识,你要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如多问问虞洋。”
      
      虞洋谦逊道:“伯母说笑了,我略懂皮毛而已。”
      
      “你还略懂皮毛,我们可是连皮毛都不懂的。”
      
      几人说说笑笑,一派融洽之姿。
      
      郁朵无视郁夫人频频甩过来的眼神,站在一侧安静听着,并不主动开口说话。
      
      “郁小姐,久仰大名……”
      
      “郁小姐,您好,我是……”
      
      在郁朵与虞洋‘相谈甚欢’之下,四周的青年才俊终于忍不住了,纷纷上前与郁朵攀谈,郁朵不咸不淡地应付,完美表现出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女人该有的冷淡情绪。
      
      虽然表面冷淡,可郁朵心里早就激动地炸开了花。
      
      这个叫虞洋的,是真帅啊!
      
      一举一动太有绅士风度了,而且这眼睛,未免也太过深情了,郁朵简直不敢和这双眼睛对视,唯恐一看就挪不开眼睛。
      
      还有其他前来搭讪的年轻男人,那西装穿着真的太有型了,郁朵看的眼花缭乱,激动地手心紧攥,连呼吸都是乱的。
      
      天堂!
      
      这里简直是天堂!
      
      无数的帅哥眼里只有你,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围绕着你,安慰你,你就是所有人的中心。
      
      郁朵轻飘飘的,被人捧着仿佛飘到了云端,却在郁夫人含笑的眼眸中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郁朵微笑着从人群中脱身,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洗手间。
      
      四个坑位,郁朵看了一遍,确定没人后这才激动出声。
      
      “啊啊啊啊太帅了!虞洋怎么那么帅啊!还有那个叫……叫什么的来着,”她拿出手机,从郁夫人发给她的照片中一张一张仔细辨别,“对,就是这个叫苏阳的,也不错!赵琛也不错,说话风趣又幽默,还有顾明哲,他手真的好好看啊!”
      
      果然,这花花世界诱惑太多,一不小心就足以让人泥潭深陷。
      
      郁朵痛心疾首,“这些男人都这么优秀,叫我怎么选啊!真是伤脑筋!”
      
      然而在洗手间门外,一不小心穿墙而过的傅司年看着郁朵激动难抑的神情,发出绝望的叹息。
      
      “天要亡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