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正经经谈恋爱》西西特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05 17:13: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外面是瓢泼大雨,宴好心里开满小花,随着春风摇曳不止,他把阳台的纱窗拉开,快速关上玻璃窗,被打了一手的雨水。
      “雨下得好大。”
      江暮行走到阳台看雨。
      宴好眼睛黏在他背上:“班长,你干脆别回去了,就在我这住一晚。”
      
      江暮行看玻璃窗上蜿蜒而下的雨水,语气有几分平淡,听不出是什么想法:“在你这住?”
      “嗯。”宴好尽力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不那么过分热切,“我这有三个房间,北边那间次卧是我爸妈住的,他们回国的时候会过来看我,靠着门口那间是客房,只有杨丛住过,被子枕套什么的都是干净的。”
      江暮行没有反应。
      
      宴好的失望并不大,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他垂下脑袋,下一秒就听见头顶响起一句:“那就在你这里住一晚吧。”
      那一瞬间,宴好死机一样傻站着。
      
      江暮行转过身。
      天边“嚯”地乍现一条刺眼白线,利剑一样在玻璃窗上划了一下,那道电光在他漆黑的眼瞳里一闪而过,光晕浅浅地掠向宴好。
      紧跟着是一声闷雷。
      宴好像是被人扒着耳朵嘶吼,他猝然惊醒,抓抓耳朵掩盖惊喜:“好,行,我带你去看看房间。”
      
      “不急。”江暮行前言不搭后语,“你作业都做完了吗?”
      宴好神经迟钝:“白天才布置的,现在怎么可能有人做完。”
      江暮行瞥他:“我做完了。”
      宴好:“……”
      “你是班长,你不一样。”
      
      江暮行俯视着他,漫不经心地开口:“有什么不一样的?”
      宴好抿嘴:“班长无所不能。”
      江暮行似是自嘲地动了动唇角,他离开阳台,背影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那种沉稳是被生活压迫,过早踏足社会磨炼出来的。
      
      .
      宴好走路有点飘,喝醉了似的:“班长,你要辅导我做作业?”
      “很晚了,”江暮行看了看手表,“明天再说吧。”
      宴好哦了声:“那我去房里找找有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进了房间,宴好恍惚着把自己摔到床上,一动不动地趴了会儿,他翻过来,两眼对着天花板的吊灯。
      
      窗外的雷声一声接一声,徒有一声大的,炮轰一般,震得耳膜疼,宴好摸到床头的灰色旧邦尼兔,把它抱到怀里,扯它耷拉下来的长耳朵。
      宴好躺在床上玩邦尼兔的耳朵,心里想着事,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敲门声,他条件反射地回应:“进来。”
      江暮行进房间就看到这样一幕。
      宴好跟他对视,轰隆一声响,有种脑子里炸雷的错觉。
      
      房里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宴好手忙脚乱地从床上坐起来,把手里的邦尼兔扔一边,又捡回来,装作镇定地说笑:“班长,这个是兔子,邦尼兔,我小时候总哭,我妈就给我买了这个,我一直带着它,走哪都会揣在行礼里面,跟我家人一样,它的毛很软,肚子也软,耳朵长长的……”
      “就……”顿了顿,他把邦尼兔举起来挡住脸,很小声地说,“很可爱。”
      江暮行看着他:“嗯。”
      
      宴好下意识放下邦尼兔,仰起头看江暮行,没有从他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嘲笑。
      就连杨丛都会开玩笑,说没见过他以外的男生在床上放公仔玩偶,还把它当一个玩伴。
      江暮行却没有。
      似乎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很正常。
      
      宴好后知后觉自己盯着江暮行看,他慌忙移开视线,有些无措地揉了两下头发:“班长,你进来是?”
      江暮行反问:“不是说要给我找衣服?”
      “找衣服,对,”宴好从床上下来,“你等我会。”
      
      宴好在江暮行出了房间后不久就给他一个袋子:“里面有牙刷,毛巾,都是新的,还有衣服,是我买大了的睡衣,蓝格子的短袖短裤,一直搁在橱子里,干净的。”
      “内裤我给你找着了一条,”宴好说,“是杨丛落我这儿的,他没穿过,我短信问过他了,也打了招呼,你穿吧。”
      其实是他特地买的,XL码,江暮行的校服尺码。
      反正江暮行不会跟杨丛求证。
      
      睡衣也是宴好前天放学后去商场买的,选的江暮行最喜欢的颜色,买回来自己脱水晾晒,自己收了叠起来的,什么都没让阿姨碰。
      
      宴好为了江暮行哪天在他这儿过夜提前做的准备,没想到第一次补课就用到了。
      “就这些了,沐浴露洗发精浴室里都有,你随便用,还有什么需要的你再跟我说。”
      江暮行拿了袋子就去卫生间。
      
      宴好微张唇,全身燥热难耐地瞪着门,瞪到眼睛发酸发红才垂头回了房间。
      
      .
      平息了会,宴好坐在书桌前,架起一面小镜子,一手拿剪刀,一手抄起刘海拢在一块儿,打算把戳到眼睛的发尾剪掉一点。
      杨丛打开电话,宴好开了扬声器。
      “还心不心烦啊好哥?”
      杨丛可怜巴巴的,“我一个人要无聊死了,真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找你的,你要是稍微不那么心烦了,就唠几句呗。”
      一小撮发丝擦过刀刃掉下来,落在铺在桌前的纸上,宴好凑在镜子前检查剪没剪歪。
      “没空,找你女朋友唠去。”
      
      “唠不了。”杨丛说,“我家玲玲是个三好学生,她有很多作业要做,我不能打扰她。”
      宴好:“……”
      
      “别人也能找,关键是不够铁,说话得顾忌,只能找你了。”
      杨丛感觉兄弟的情绪蛮不错的,就变回大咧咧的德行,“你在干嘛?”
      宴好抓着剪刀往发尾里戳剪,有模有样:“剪头发。”
      “我就纳闷了。”杨丛啧啧,“你一个实实在在的富二代,富得流油,总是自己给自己剪头发,像话吗?
      宴好认真修刘海:“滚。”
      
      杨丛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一样哇哇叫:“别啊,别,再说会,我真快闲出屁来了。”
      宴好不想理。
      
      杨丛突兀地问:“小好,你看过片儿吗?”
      宴好手一抖,剪刀没拿稳,差点扎到额头:“没看过。”
      虽然他有两个盘的资源,但都是钙片,不是杨丛问的那种,不算扯谎。
      
      杨丛嘿嘿笑:“我有,你要吗?”
      宴好蹙眉:“不要。”
      “咱也老大不小了,”杨丛语重心长,“我十九,你十八,是老大不小吧你说?”
      宴好敷衍的用鼻子出音:“是。”
      “那看个片算个鸟啊,想看就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末了杨丛还文绉绉地长叹:“古人云,食色性也。”
      
      宴好不知道他抽的什么风:“你在看?”
      “我在看还能给你打电话?”杨丛说,“我能那么牛逼啊我?”
      经常一边看片一边写作业的宴好保持沉默。
      
      杨丛咳嗽两声:“咳咳,是这么回事,我呢,晚上进了个网站,一哥们发给我的,我不要,他非要给,还送了我一个注册码,你说现在这世道怎么还有那么客气的人?”
      宴好剪完了刘海,把纸上的碎头发往中间抖抖:“废话一箩筐了大哥。”
      
      “弟啊,哥这跟你说心里话呢,就那网站,里面有好多东西。”
      杨丛的话声突然一停,不往下说了。
      宴好感觉他是抽的邪风。
      
      “我跟玲玲不是快一年了嘛,还停留在牵手的阶段。”
      杨丛扯扯嘴皮子,笑得吊儿郎当,“女孩子保守点是好事,是该保守点,还是在高中,不能乱来,你说是吧,咱爷们就得尊重人的想法。”
      “可是怎么说呢,有时候到那个点了,情绪到了,你知道的吧,心里头实在是想那么做,不带那些乱七八糟想法的,就是单纯的想想亲她一下,就亲脸,或者额头,她都不准。”
      宴好感觉电话那头有苦水流了过来,负面情绪直往他耳朵里钻,他用纸包住碎发扔进垃圾篓里:“你话怎么这么多?虐狗有意思?”
      
      “这罪名我不服,我要是真想虐狗,你早被虐死了。”杨丛轻嗤,“我这是一个恋爱中的人都有的通病,患得患失。”
      宴好嘴一抽,敢情不是邪风,是邪火,看片看出来的,没地儿放就来跟他耍嘴炮,年纪轻轻的一堆牢骚。
      
      不谈恋爱,屁事没有。
      
      但宴好羡慕这些屁事,他也想谈恋爱,跟江暮行谈。
      “你们一周年纪念日,你有什么安排?”
      宴好找了个话题打发时间,等江暮行洗澡等得他也要有邪火了,“说说看。”
      
      杨丛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扭捏起来:“就那啥,那个,我在练吉他,到时候给她唱首歌,你别说出去啊。”
      宴好问:“还有呢?”
      “还有什么?”杨丛痞笑,“我自弹自唱,生平第一次给女孩子唱歌,而且歌词也是我写的,我把我跟她的爱情写成歌唱给她听,自编自弹自唱,纪念意义爆棚,这还不行?”
      宴好不看好:“我觉得你还不如给她买条手链。”
      
      “那有什么意思。”
      杨丛说,“我找夏水问过想法,让她作为一个女生来回答的,如果是庆祝一周年,她觉得男朋友为她写歌很用心,会很感动。”
      
      夏水是宴好前桌,她加上他俩,就是1班买进来的三人组,成长背景在一个圈子里,大家会用所谓的“生在罗马”来统一形容他们。
      宴好把剪刀跟镜子收抽屉里:“大哥,不是每个女生都是夏水,你问的答案只能做个参考。”
      
      “废话!”杨丛又扭捏上了,“我其实准备了项链,一对儿的,定制款,刻了名字,就是不太想在那天送,我怕她到时候会搞错重点,不关心我唱的歌。”
      宴好实在受不了他这么叽歪:“所以你要怎样?”
      杨丛在那头咆哮:“卧槽,嫌我烦了是不?这是人干事吗?回头等你谈恋爱了,有种他妈别找我唠!”
      宴好:“……”
      
      “妈的,烦死了,不说了,”杨丛爆了句粗口,“小好,耍会游戏啊,我在线上,我们刷个副本。”
      宴好被他烦了一通,头疼:“不刷了,睡觉。”
      “明天又不上学,你这么早睡?”
      杨丛满血复活地作起妖来,“该不会是想偷偷上网找片吧?你可千万别,网上很多带病毒的,你想看哥们这有啊,跟哥们说,网站分分钟给你发……”
      “自己玩去。”宴好把电话掐了。
      
      .
      宴好出去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没人,热气都散的差不多了,江暮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完澡离开的,他走到靠着门口的那个房间门外,晃来晃去。
      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宴好猝不及防,跟江暮行打了个照面。
      
      江暮行头发是湿的,没怎么梳理,几缕发丝凌乱又随性地搭在额前,棱角似乎都被冲洗掉了一些,配上一身款式简单温润的棉质睡衣,显得有些许柔和,依然帅的要命。
      宴好看得出神。
      
      江暮行微低头,眼尾上挑:“怎么了?”
      宴好垂了眼,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全然不知自己这样是在发光,只顾着高兴,甚至是激动的呼吸都在颤抖。
      这个人穿着他挑选的衣服跟拖鞋,脖子上挂着条蓝毛巾,浑身都是他的沐浴露香,睡在他的公寓里,好像成了他的私有物一样。
      
      江暮行看着眼皮底下的黑色发顶:“宴好?”
      “嗯?嗯……”宴好唇边的弧度敛去,局促地用手背蹭一下鼻尖,“我是想跟你说,洗衣机在阳台上面,衣服脱个水明早就能穿了,要是不放心可以用烘干机,在卫生间里,我怕你没看见。”
      江暮行拽了毛巾擦头:“我知道了。”
      
      宴好等半天都没等到别的,他世界里五颜六色的光点一个个消失,直至深黑。
      江暮行会发现浴室里的沐浴露跟自己的肥皂是一个味道,所有用品都是自己喜欢的颜色。
      这两个话题任意一个拎出来都可以聊,以我们品味一样来展开。
      但江暮行没有。
      
      宴好一颗心被巨大的失落浸泡着,酸溜溜的,想到江暮行是个冷淡的性子,对谁都这样,他心里才好受了点。
      “那我回房了,班长你早点睡。”
      宴好刚掉头,就听见江暮行喊他:“宴好。”
      
      江暮行的嗓音略低,有点哑,尾音听起来隐隐有种带着笑意的感觉,宴好整个背脊发麻。
      “嗯……”
      “你走反了。”
      “……”
      宴好尴尬的脸上火烧:“我把防盗拉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感谢小可爱们的厚爱
    感谢 珞仔 的火箭炮x3
    感谢 阿连丹迪la 的地雷x2
    感谢 苍白反正各种好看嘛 的地雷x2
    感谢 小蓝27 的地雷x1
    感谢 倾子 的地雷x1
    感谢 □□女朋友 的地雷x1
    感谢 骆怿 的地雷x1
    感谢 噜噜咻 的地雷x1
    感谢 我家二爷 的地雷x1
    感谢 黄单 的地雷x1
    感谢 黄烦烦 的地雷x1
    感谢 阿连丹迪la 的地雷x1
    感谢 亲爱的姑娘 的地雷x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