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和校草双双崩人设》西楼望雪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29 20:49: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同学们——安静点安静点!”带着黑框眼镜的小个子年轻女士,使劲儿拍了几下讲台。
      
      可惜她这个新鲜出炉的代班主任,对于这群无法无天的少年来说根本毫无威慑力。
      
      手心拍得太疼了,无奈之下,秦小雨只能声嘶力竭地直奔主题,“同学们!别吵了!你们英语老师出了一点事情,这节课你们就先自习一下啊!”
      
      话音刚落,喧闹的班级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几秒钟后,再次爆炸开来。
      
      “我操!你能听见什么了?Mrs徐出了什么天大的事?竟然翘课了?”
      “该不会偷偷回家生孩子去了吧?我瞅着Mrs徐最近像是胖了好几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管她生不生孩子,最好这学期都别回来念经了嘻嘻嘻!”
      ……
      
      沸反盈天的喧闹中,“嘭”的一声巨响从教室后面传来,硬生生压过了几十人制造出来的噪音。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大跳,有人嘴巴一张,“操”字刚吐出了“CI”的音节,回头对上一张帅但不耐烦的脸,求生欲使他拐了个大弯儿,把“操”字强行吞了回去。
      
      操谁都行,对上这位少爷,那就只有躺着挨-操的份儿。
      
      “干嘛呢,买菜啊?”长得有些过份的腿抵着被踹到过道上的桌子,祁源的声音里散发着浓浓的“老子没睡好,现在很不爽”的信号。
      
      秦小雨见状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同学们都别说话了,安静自习!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我们班不能再垫底了!至少、至少……”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至少能拿倒二吧?”
      
      “那秦老师,你想让谁拿倒一啊?”
      “七班啊!七班那么差……”秦小雨脱口而出,说了一半才意识到不对,连忙补救:“你们就别管谁倒数第一了,你们不是倒一就行!”
      
      底下传来一阵捶桌子跺脚的哄堂大笑。
      
      这么一闹,祁源的睡意也消散得差不多了,冷着脸撸了把翘起来的头发。
      
      包子趁机从隔壁桌挪了过来,好奇死了:“源哥,你昨晚干嘛去了?这都第三节课了,还这么困?”
      
      “别说了。”高耸的眉宇间打了个结,“一说我就来气,昨晚被一帮孙子给暗算了。”
      
      “我操?”包子一惊,膝盖磕上了桌肚子,疼得龇牙咧嘴也掩盖不了震惊的脸,“哪个孙子不要命了,敢暗算咱源哥?”
      
      “不知道,问出来的上家不认识。”祁源的脸色更阴沉了。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擦肩而过的人狠狠砸了一钢管,然后那帮孙子就围了上来。到现在他的肋下还一抽一抽地疼。
      
      他同时也想起了那个戴棒球帽和口罩的少年,身手干净漂亮又狠辣,就是……人有点太冷漠无情了。
      
      “呸!早晚查出来,让这帮孙子好看!”包子骂骂咧咧的,后桌的百晓生也跟着凑了过来,一脸神神秘秘,“源哥,包子,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学校今天来了个转校生。”
      
      包子一脸莫名其妙地转过头,“谁啊?谁这么想不开转咱们二中来了?”
      
      “转咱们二中来,那还能是个善茬儿吗?听说是把天水一中校长那亲侄子的胳膊给打折了。”
      
      包子一听可激动坏了:“牛逼啊!这哥们!我早就看严傻逼不顺眼了,竟然有人抢在我前头把他给打了?不行,这人啥时候来啊,我得认他做我哥……”眼神一转,落到了抱着胳膊不吭声的祁源身上,他又狗腿十足地补充,“当然,源哥你永远是我最最最崇拜的偶像,谁都不能动摇你的地位!”
      
      祁源翻了个白眼,连眼角余光都懒得赏给他。
      
      百晓生恨铁不成钢:“啧啧啧,包子我给你面镜子,你瞅瞅你那谄媚的小样儿,简直不堪入目!”在包子愤怒的目光下,他又飞快地转移了话题:“我还知道,这个转校生有个外号,叫虞美人。”
      
      “噗。”刚才还一脸无动于衷的祁源噗嗤笑了一声,“虞美人?怎么不叫念奴娇?”
      
      包子:“源哥,这个念奴娇又是谁啊?男的女的?哪个学校的?长得好看吗?”
      ……
      
      斜前方唯一正安静写英语试卷的女生终于忍不住了,回头看了他一眼,“没事多读点书。”
      百晓生:“包子,我求你以后出去千万别说你认识我!”
      
      “干嘛呀一个两个的,就你们懂!”包子不乐意了,但作为一个思维极其跳脱的人,他马上又接着问:“为什么叫虞美人,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很美?难不成还是个妹子?我操!严傻逼被一个妹子打折了胳膊?”
      
      百晓生实在受不了了:“求你了别自说自话了行不行?什么女的,货真价实一哥们,姓虞,传闻中长得比女的还美,外号就叫虞美人。”
      
      “一个大老爷们,长得比女的美能当饭吃?”祁源漫不经心地笑了一声,语气相当嘲讽。
      
      两人这才想起来,源哥一直很讨厌长得好看的男的。
      
      包子的小眼神一连暼了他好几眼,“但源哥其实你也长得很好看啊……”
      
      祁源没听清,“嘟嘟囔囔说什么呢?大声点。”
      “我是说真想见见这虞美人到底美成什么样——”
      
      “报告。”一道清冷透亮的嗓音瞬间穿透了周遭的沉闷和喧嚣,炸进了祁源的耳膜里。
      
      秦小雨刚翻开教案,就听到有人喊报告。估摸着又是哪个迟到了的学生,转过脸看向门口,顿时脑内一片空白,彻底忘了准备好的训话。
      
      门口这人身形纤细修长,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单肩垮了一只书包,像一株秀丽挺拔的小白杨。
      
      只是这株小白杨似乎生长在冬天,肤色白到近乎透明,微卷黑发搭在额前,漂亮的眼睛毫无波动。一张脸美得雌雄莫辨,但同时也足够冷若冰霜。
      
      “报告。”小白杨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
      
      秦小雨如梦初醒,脸色爆红,磕磕巴巴:“你好!进、进来!”
      
      虞泽往里跨了一步,身后跟着钻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伸出手指了指:“你们班干嘛呢干嘛呢?整层楼就听见你们班的声音了,就你们班嗓门比别的班大是吧!”
      
      “不是吧,今儿什么风又把地中海给吹来了?”包子嘀嘀咕咕了一句。
      
      刑主任气不打一处来,“还嘀咕还嘀咕?我看就应该找瓶胶水把你们嘴巴封起来!整天除了吵吵嚷嚷正经事没有,成绩一塌糊涂!你们爹妈花了多少钱……花了多大的心血培养你们啊,你们对得起那起早贪黑的老师吗——”
      
      “邢老师。”邢主任上下嘴皮子一碰,滔滔不绝十分钟不在话下,虞泽不得不出声打断,提醒他还有人站在这里。
      
      “哦呦,瞧我这记性!”邢主任回头看了他一眼,一拍光秃秃的脑门,清了清嗓子,“来,给大家说一下,这是咱们三班新来的同学,虞泽。大家以后要跟着虞同学好好学习,听见了没?”
      ……
      
      “听见了没?!”
      “听见了!!”
      
      邢主任一转身,换上一副笑眯眯的脸,“虞同学,你先跟同学们熟悉熟悉,有任何困难来找邢老师,知道了吗?”
      
      虞泽微一点头,“知道了。”
      
      包子悄悄往后靠了靠,问百晓生:“这虞美人什么来头啊,竟然能让地中海如此卑躬屈膝?”
      
      “你他妈不会用成语能不能不装逼?”百晓生推了他一把,“刚才忘了告诉你们,比起美貌,更出名的是他的成绩。天水一中成绩排行榜上常年稳居第一,甩开第二名也就百来分吧。地中海这是把他当成文曲星在拜呢!”
      
      祁源收回了肆意打量的目光,修长骨感的手指间高速转了一支笔,懒洋洋地勾起唇角,“文曲星?就是文曲星真下凡了,也救不了你们。”
      
      包子异常兴奋:“这回我听懂了,文曲星是个神仙!”
      ……
      
      那边秦小雨总算是恢复了正常,“虞同学,你先……自我介绍一下?”
      
      虞泽微微点了点头,走到讲台上,从粉笔盒里抽了一只粉笔,折断,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字:虞泽。
      
      底下的同学,在他板书时难得保持了安静,所以在这一片寂静中,祁源莫名其妙的笑声显得异常突兀。
      
      虞泽转过了头,对上了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
      
      高眉深目,轮廓锋利,头发有些凌乱,眼神深不可测,但脸上的表情散漫且不耐烦,一脸“老子正处于厌世中二期”。
      
      眼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他拿起黑板擦,擦掉了黑板上的字,粉笔扔回粉笔盒,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接着走下了讲台。
      
      秦小雨赶紧说:“虞同学,你看看哪里有空位子就暂时——”
      
      虞泽停在了歪到走道上的桌子前,扭头问旁边的女生:“这个桌子有人吗?”
      
      突然被cue到的女生愣了一下,晕晕乎乎地看着他说:“没有啊没人……啊!”被猛地捣了一胳膊的女生终于清醒过来,“没人是没人,但是你最好……”别坐在这里,这可是祁大魔王的前桌啊!
      
      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虞泽就单手把挪了位的课桌搬回了它原本的位置,放下书包,十分自然地坐了下去。
      
      教室里又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在暗暗掐着秒数——
      
      “虞……同学。”祁源拿笔杆敲了敲桌沿,语气依旧懒懒散散的,“我说,你坐这儿,不合适吧?”
      
      虞泽微微侧了侧头,语气冷冷淡淡:“哪里不合适?”
      
      众人表示:哪里都不合适啊新同学!
      
      祁源见他一副岿然不动的样子,顿觉这人是在赤-果果地挑衅他。刚来第一天,就敢挑衅他,很好。
      
      他猛地站起来,再俯身,凑近清瘦笔直的脊背,声音压得很低,有些危险的意味,“我不喜欢有人坐在我前面,能理解?”

  • 作者有话要说:  虞泽:长得美能当饭吃?
    祁源:能!当然能!只要能一直看着老婆的美貌,我一辈子不吃不喝没问题!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对四儿 1个;缘木_c1个,爱你们摸摸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