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把徒弟养弯了》白茶青欢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江慎睨了眼夏朝,暂时先没管他们,闻错伤的这么重,还是先给他疗伤要紧。
      他把手轻轻覆在了闻错的伤口上,灵力源源不断的涌了过去。
      
      闻错感觉胸口的位置在眼前的这个人手刚覆上的时候,一股暖流经过,痛楚减轻了不少。
      他抬头,看着那人专注地神情,突然就想到了那黄半仙说的话。
      ‘这个世间,总会有在你在泥潭中难以翻身,满身污垢,也会将你拉起来的人。’
      
      “子母蛊?”江慎收回了自己的手,狐疑的看了眼闻错。
      上辈子,闻错是十岁才到不争山去拜师的,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自己以前的事情,但是那个时候,闻错身上是没有这子蛊的。
      
      正在江慎疑惑的时候,旁边的夏朝有了动静。
      他们这样年纪的小子,最是知道什么人能欺负,什么人不能欺负了。
      像闻错,闻错没有灵丹,修不了灵力,往大破天了说,也终归是个普通人。但是眼前这个穿红衣服的不一样,他身上的灵力强大到压的他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看着正在给闻错治伤的人,他们几个脑袋里面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
      
      江慎抬眸望过去,嘴角扬着的笑被这身上的这一袭似火的红衫映得有几分邪魅,他道:“差点忘记了。”
      随后,脚尖轻点,直接挡在了夏朝的面前,灵力稍微的波动了一下,他的剑就应召而出,被他拿在了手上。
      
      夏朝看着江慎,吞了吞口水,明显是被那架势给吓住了,他道:“你别乱来!我哥可是紫金山的宗主夏礼!要是让他知道了,有你好看的。”
      
      江慎:“···”
      果然还真的是有些人就是死于话太多。
      夏礼啊。
      不提他还好,一提起他,他可是没有忘记上辈子这夏礼千里迢迢的从栎阳赶到不争山,跟众门派来围攻他的场景。
      别人杀他的理由千奇百怪,但是,不管是扣锅盖的还是本来就是他自己做的,他都觉得说的过去。
      只有这夏礼,他的理由即让人无语又让人震惊,那就是——‘反正别人也想杀你,所以多我一个不算多,我觉得不仅你该死,你们师门都该死,最该死的就是莲华。’
      
      江慎看了眼夏朝手上的鞭子,手一挥,夏朝就惊觉自己手上的常腾鞭不受控制的朝着江慎飞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着自己的仙器被江慎给拿在了手里。
      泛着红光的常腾鞭被江慎甩在地上甩的啪啪作响。
      每响一下,夏朝在震惊之余,恐惧延绵在四肢百骸,他站在那里,双脚已经发麻了,完全挪不动了——为什么这个人能御动他的仙器!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得他,后背发凉,这藏在长衫中的手,指尖微微颤抖着。
      
      江慎试了一下常腾鞭得手感,随后,一双多情得桃花眼骤然泛着冷意,一鞭子甩了过去。
      
      夏朝躲无可躲,还是旁边得修士拉了他一把,才将他踉跄地带离这常腾鞭的攻击范围内。
      江慎可不会给他们休息停顿的时间,一鞭没有抽到,这第二鞭便紧跟着甩了过来。
      
      这一鞭正好就打在了夏朝的后背上。
      “啊!”夏朝刚刚站定脚步,又被抽了一鞭子,这脚底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这一鞭子直接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后背,后背火辣辣的疼着,这常腾鞭抽出来的伤口,是用灵力愈合不了的。
      他伸手摸了一下后背,正好摸到了伤口上,顿时疼的呲牙咧嘴的。
      “你你你居然敢打我!”夏朝看着江慎,愤怒至极,但是更多的是害怕。
      
      “少主!”
      
      “怎么样?这种不能反抗的感觉···好玩吗?”江慎将常腾鞭抓在了手里,带着一脸笑意看着坐在地上的夏朝。
      江慎死后重生,本来他觉得自己是应该大杀四方,毁了这修真界的。
      但是,偏偏又在那个时候想起了闻错。
      先前那为所欲为毁灭所有唯我独尊的想法在那个时候,也打消的干干净净的。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欠人人情了,何况还是救命之恩。
      
      要他在山上待两年,他是肯定待不住的,寻着记忆中那点闻错曾经提过的只言片语来到了这里,结果却看见了这群小子在欺负他,那一身的伤看着都让人心疼。
      江慎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夏朝跟着几个修士被这常腾鞭给困住了,然后江慎将常腾鞭往空中一甩,夏朝被甩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这一身的骨头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夏朝看着朝着他走过来,还不打算罢休的江慎,看了眼旁边错愕的站着的闻错,朝着闻错走了过去,抱着闻错腿,哭了起来。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打你了,你让他别打我了,以后你去我们码头上搬东西我让他们给你加银子还不行么,他太可怕了。”
      
      闻错:“···”
      他看了眼江慎,江慎正巧也在这个时候朝着他看了过来,然后对他笑了一下。
      
      夏朝看着笑了的江慎,以为自己说的话有效果了,还准备说的时候,就看见江慎朝着他看了过来,阴测测,冷冰冰的看着他,对着他道:“给我把你的爪子从他的腿上拿开。”
      说完之后,这常腾鞭还在空中甩了一下。
      夏朝哆嗦的把手给收了回来。
      
      旁边的几个在地上哀嚎的修士从地上爬了起来,纷纷掏出了自己的剑,齐齐对着江慎。
      “敢欺负我们紫金山的少主,真当我们紫金山没有人了?”
      
      夏朝一看他们几个,眼睛一亮,这关键时候还是自己人靠谱啊!
      随后,他朝着旁边溜走了,边跑还边说:“你们先打着,我回去找我哥。”
      
      几个修士:“···”
      
      “喂,你的仙器不要啦?”江慎晃了晃手中的鞭子,对着夏朝说道。
      
      夏朝狠狠的瞪了眼江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再说了,他又不止常腾鞭这一个仙器,还没跑进城,他就撞上了一个人。
      那种逃亡之路被拦得愤怒在他抬头之后,面色骤变,从愤怒变成了开心随后又是委屈。
      他道:“哥,他打我!”
      
      “还真是少见这种能驱动别人的仙器的人。”夏礼将着急忙慌得夏朝给扶住之后,看着弟弟身后的那条特别醒目的血痕,周遭的温度骤降。
      这几个熟知他的修士知道,这是他们宗主生气的前兆。
      “我弟弟年纪还小,可能冲撞了少侠。不过少侠动不动就打人是不是有点不太好?”这全栎阳都知道夏朝是紫金山的少主,多少会给他几分面子,虽然夏朝吵归吵,闹归闹,但总归还是有分寸的,不至于闹出什么人命来,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以后让你弟弟长点眼睛,再敢动我的人,我天灵盖都给他拧下来。”江慎阴森森的看了眼夏朝。
      
      夏朝接到了江慎的警告,往夏礼的后面缩了缩,夏礼眉头微微蹙着,看着江慎腰间的宗门铃铛,冷笑了一声。
      “我当是谁这么无礼没教养,原来是莲华的徒弟。”
      
      江慎呵了一声。
      “论没教养,谁还能比得过夏宗主你啊?嗯?”江慎这最后一句是反问,他挑眉看着夏礼,样子轻浮慵懒,成功的给正压制着怒火的夏礼又加了一把火。
      不过,他现在可没有时间跟夏礼在这多纠缠,看着夏礼没有要动手只想耍耍嘴皮子的意思,他转身抱着闻错就走了。
      
      出了城之后,江慎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扎扎实实的将闻错给包住了,闻错似乎是不喜欢这样的亲近,挣扎了两下,被江慎给摁在了怀里。
      “别动,我抱着你,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就好。”
      江慎看着闻错,心疼的摸了一下闻错的头。
      现在的闻错跟上辈子来拜师的闻错重叠在了一起。
      不争山上的那两千台阶,正是寒冬之时,闻错也像这样一样,穿的单薄,一步一步走上来,跪在他的屋子外,跪了三天想要拜师。
      他那个时候清心寡欲,脾气又不好,本是不想收徒弟的,而且,他看着闻错眼睛里很明显能看出来的恨意,他也不想给自己惹这个麻烦。
      原以为三天之后,他就会走,结果,在第四天,他还是在外面看见了他。
      第五天也是。
      
      后来,他妥协了,想着这不争山多个人热闹。
      就收了闻错为徒。
      没想到的是,不仅没热闹起来,反而这不争山是越发的冷清了。
      
      不争山是个灵气特别充沛的地方,这里鸟语花香,到处是开了灵智的小精小怪,然后自从闻错这个天然冷炉子来了之后,三步之内,活物勿近。
      这原本经常会来陪陪他的小精怪们,就再也没敢踏进他的屋子了。
      天天跟着闻错大眼瞪小眼的待在不争山上,闻错什么东西都不让进屋子里面,一有什么东西进来,他就凝视着它。
      
      后来,他很意外的知道了闻错的身世,在百般刁难了闻错很久之后,将闻错赶下了山。
      自闻错下山后,师徒两就再也没有联系了,那本就薄弱的师徒感情就更是荡然无存了。
      他只知道,在闻错下山的那几年中,他在修真界名声大噪,说他好的有,说他不好的更甚。
      只因为,他在栎阳城瘟疫的时候,选择了袖手旁观。
      
      再次见闻错就是两年后,众仙门围攻他的时候,闻错就站在他的对立面,站在人群中,他长得高大,穿着一袭白衣,仙风道骨的,特别显眼。
      更显眼的是,他轻轻一跃,挡在了他的前面,轻飘飘的一句:“师恩难还”之后,站在前面替他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当时闻错站在他面前那挺直的背影他到现在还记得,闻错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一句示好的话都没有说,明明知道那天就是他的死期,还义无反顾的挡在了他的前面。
      
      虽然他那天还是死了。
      死了之后,又重新活过来了,回到了十八岁的时候,闻错还尚未来拜师。
      
      所以,他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过来找闻错了,那些长辈的恩怨不应该让才八岁的孩子来承担。
      
      “闻错,你想跟我走吗?我带你去修炼好不好?这样,你就不会打不赢紫金山的那些人了。”
      
      闻错怔了片刻,摇了摇头。
      
      江慎:“···”
      这小崽子什么毛病啊?上辈子冰天雪地的跪在外面跪那么久,硬是要拜师,这辈子怎么在这里掉链子了?
      “为什么不跟我走?是不是我刚才吓到你了?我其实平时没那么凶的,我很温柔的,你看我对你笑呢。”江慎说完,对着闻错笑了一下。
      眼睛微微上挑,一个笑脸,笑得好不灿烂。
      
      

  • 作者有话要说:  江慎:闻错,你看我,我对你笑呢!我很温柔的。
    闻小错:……(他刚刚不是还想掀那些人的天灵盖吗?)
    闻大错:……(真……真好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