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004
      
      这一晚到后半夜才睡着,第二天早上醒来,小孩还在睡,魏建伟早已不在房里,席子薄被也都收了起来。
      
      何晓芸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想起今天还得“回娘家”,才彻底清醒,掀开被子下了床。
      
      房间里的大衣柜上贴着镜子,她站在镜子前梳头,镜中的人长着张鹅蛋脸,虽然身在在农村,皮肤却出乎意料的白皙,眼睛稍圆,黑白分明,鼻梁挺直而秀气,嘴唇有些肉嘟嘟的,就算没有化妆打扮,也当得起一声美女。
      
      何晓芸自身就长得挺清秀,算是个小美人,但跟这张脸比起来,依旧差了些。
      
      这么看来,她不但白捡一条命,还得了一副健康漂亮的好身体,就算眼下处境不太好,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换好衣服出去,家里其他人陆续起了,王春花正准备进厨房,何晓芸看大嫂挺着个肚子要去帮忙,忙把她拦下,自己去了。
      
      “等下吃了饭回去,把这个带上。”王春花往锅里切了几个红薯,盖好锅盖,向她示意墙边的背篓。
      
      她刚才往里放东西的时候,何晓芸看到里面大约有两三斤花生、半包橘子糖、十几个鸡蛋,最上头还有两个包菜。
      
      别的不说,单单那些蛋,就来之不易。家里的小母鸡并不是每天都下蛋,三只鸡平均一天能有两个蛋就很不错了。现在大嫂怀孕需要营养,又没别的东西可吃,便每天给她炖个蛋羹,偶尔魏远航也能蹭到一个,家里的蛋不太能存得住,那十几个,恐怕得屯上大半个月。
      
      何晓芸过意不去,“妈,鸡蛋就算了,留给大嫂吧。”
      
      王春花颇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以往,二儿媳只有嫌不够,可没有说算了的时候,看她的表情,不像装出来的,真的转性子了?
      
      她摇摇头,“你大嫂的我已经留起来了,这些本来就准备给你带回去的。”
      
      虽说两个儿媳里,她私心更喜欢乖巧勤快的大儿媳,但一碗水还是努力端平,平时有什么好东西,老大有的,老二也都有,有什么活儿,也让两人分着做,甚至老大没怀孕时,做得更多些。王春花很清楚,一大家子人住在一块,本就容易出矛盾,如果她还偏心哪个,只会闹得家宅更加不安。
      
      吃过早饭,魏建伟提着背篓,何晓芸牵着牵着魏远航出发。
      
      他们所在的大队,因为山脚下那条河,就取名叫清水河大队,队上有两个小队,魏家在一队,何晓芸娘家在二队,恰好一个村头,一个村尾,离了差不多两个公里。
      
      一路上遇见不少人,当初两人的婚事,闹得整个大队、甚至公社上一些人都听说了,现在看见他们一家三口走在一块,不少人便不住打量,也有熟一点的,停下来打声招呼,问他们去哪儿。
      
      走了一半路程,魏远航的脚步开始变得拖沓,小孩犯懒了,“妈妈,我好累呀。”
      
      何晓芸居高临下瞥他一眼,说:“平时没事东跑西跑,力气多得很,现在走两步就累了?”
      
      “不是两步,已经走了好多好多步了!”他用手比划了一个大圈圈,表示很多很多。
      
      “那你要怎么办?我也好累,背不动你。”何晓芸很是无情。
      
      小屁孩没办法,只好继续走,边走边哼哼唧唧。又走了一小半路程,他再次停下来,哭丧着脸道:“妈妈,我真的走不动了。”
      
      何晓芸依旧不为所动,她很清楚这小子在想什么,之前看他跟艳艳玩的时候,能跑上一整天,平时要是只跟她出门,也不会这样娇气,还不是看旁边有个魏建伟在,就撒起娇来,指望有人背他。谁说小孩子单纯了?一个个精着呢。
      
      见她不理,魏远航果然转头去魏建伟那装可怜,“爸爸,我的腿好辛苦呀。”
      
      何晓芸在旁看着,魏建伟果真停下,在小孩身前蹲下来。
      
      “爸爸真好!”魏远航欢呼一声,扑了过去,还不忘拍一句马屁。
      
      他那胖墩墩的身体,对何晓芸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在他爸爸背上简直有点不够看。
      
      看魏建伟还要提背篓,何晓芸道:“我来吧。”
      
      魏远航在他爸爸背上高兴地甩着腿,发现什么新天地般兴奋道:“妈妈,你看我好高,比你还高!”
      
      何晓芸在他扭来扭去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安分点,小心摔下来把牙齿摔掉了。”
      
      小孩乖乖安静了一分钟,然后又开始东张西望,也就魏建伟力气大,背着那么一坨动来动去的肉团子,身形还是稳稳的。
      
      离何家还有些距离,何晓芸远远看见李月桂坐在院子里,边拣豆角,边不时抬头张望。
      
      “外婆!我来看你啦——”没进门,魏远航就扯开了嗓子。
      
      李月桂连忙站起来,在围裙上胡乱擦着手,笑眯眯地出来迎接,“建伟回来了?”
      
      魏建伟点点头,喊了声妈,把魏远航放下。
      
      小孩还没着地,李月桂就给他抱了起来,“哦呦,我们小航又长大咯,外婆快抱不动了。”
      
      她一边说,一边让几人进屋,看见何晓芸提着的背篓,忍不住说:“下次跟你婆婆说,别每次都拿那么多东西来,你们家人多,都是省吃俭用省出来的。”
      
      “知道了,”何晓芸应下,看魏远航还猴在他外婆身上,便说:“航航快下来,你个小胖墩儿,把外婆累坏了。”
      
      魏远航噘了下嘴,却不敢不听话。
      
      李月桂爱护外孙,忙说:“咱们小航哪里胖了,小孩子就是要圆圆润润才好看。”
      
      不过她也没再去抱魏远航,而是让他跟魏建伟坐好,自己快步走进厨房。
      
      昨天她就听说了女婿回来的消息,知道今天女儿八成要回家,一早上起来就烧好了水,现在倒了些热水下锅,灶里生火,等水烧开后,把鸡蛋打下去。
      
      何晓芸跟进来帮忙,看她在打鸡蛋,忙说:“我的那份就不要煮了。”家里情况比魏家差了不少,能省则省。
      
      “那怎么行,”李月桂不容置否,“平常你一个人回来也就算了,今天建伟也在,你们都算客人。”
      
      何晓芸听了,无奈摇头。不管哪个时代,这种思想似乎都会存在,总有人认为女儿出嫁,就算别人家的人,以后回家,只能以客人的身份回来,硬生生把她们从自小生长的家剥离。
      
      她知道这种想法不是三两句话能改变的,一时也不跟她争论。
      
      李月桂又问:“你怎么不在外面陪建伟说说话?”
      
      何晓芸心想,我跟他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这话说出口,准得挨一阵训,于是转移话题:“爸呢,他怎么不在家?”
      
      “被队上的人叫去商量插秧的事了,一会儿就回来。”李月桂一连打了六个蛋,盖上锅盖焖一会儿,转头去橱柜里找红糖,“你大姐昨天也来了一趟。”
      
      何家一共三个孩子,老大老二都是女儿,老三是个男孩,还在念书。何晓芸排第二,上头大姐嫁到隔壁大队,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也都是女儿。
      
      何晓芸应了一声,等她继续说。
      
      李月桂从橱柜里翻出一个纸包,叹口气道:“这些糖,是去年你大姐坐月子,我多买了些存下的。她昨天又跟你姐夫吵架了。”
      
      “因为孩子的事?”何晓芸问。大姐婆家想要男孩,对她连生两个女儿颇有点不满,去年刚出月子没多久,就催着再生一个,因为两个女儿都还小,已经看顾不过来,她大姐想晚些再说,因此一直吵吵闹闹的。
      
      这种事不算少见,单在清水河大队,就有人家连生五个女儿,只为了生个儿子,家里孩子太多,养不过来,还送了两个给别人家,现在那家媳妇又大着肚子。这还算有点人性的,有些人心黑,一见生下来是女婴,直接就溺死在脸盆里,跟别人只说孩子生下来就没了。
      
      何晓芸上辈子出生在山窝里,那时候计划生育早已实行,国家只允许生一个,可她们那儿,但凡第一个是女儿的,就算躲着生、偷着生,也要再生个儿子,她家里就是这种情况,有个比她小三岁的弟弟,几乎是她带大的。
      
      山里的女孩,很多不读书,初中没毕业就跟人出去打工,没几年生了孩子,把孩子抛在老家,继续去打工,等孩子长大后,重复她们的经历。
      
      何晓芸运气好点,小学初中成绩都不错,中考考了镇上第一名,本来爸妈也要她去挣钱,是学校的校长兼老师亲自赶到家里,说服了他们,还许诺帮何晓芸争取减免学费,她才能够继续上学。
      
      不过,他们那是个贫困县,教育资源匮乏,一年也出不了几个重点大学学生,何晓芸又是从农村出去的,虽然成绩在镇上还不错,到县里就不够看了,她又没钱补习、买课外资料,全靠自己勤奋,最后考了个二本。
      
      她是小村庄里第一个大学生,刚开始爸妈还很高兴,觉得脸面有光,后来听说大学得读四年才能工作,每年要不少学费、生活费,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之后某天,村里一个特别好事的妇女来家里,拉着她来回打量,何晓芸心里便警惕起来,偷听了她与父母的对话,才知道县里有个老板,听说她考上了大学,人聪明,长得又挺漂亮,就想花大价钱,给他家智力有问题的儿子娶来当老婆,看能不能生个正常的孙子。
      
      何晓芸简直如晴天霹雳,她原以为爸妈会一口拒绝,没想到女儿以后的前途,和摆在面前的金钱相比,这对父母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他们不但把她关在家里,还当面烧了录取通知书,要不是后来弟弟偷偷放走她,恐怕她真的要给傻子做老婆。
      
      她从家里跑出去时,身上一无所有,那些年,曾被人骗过、被人打过,更差点被人卖掉,后来终于奋斗出一点人样,没多久却查出身患癌症,然后就到了这里。
      
      正因为有上辈子的经历,所以她很清楚,有些根深蒂固的思想,是很难改变的。
      
      锅里的蛋已经熟了,李月桂拿出三个碗,每个碗里放一勺红糖,再把蛋盛起来,她犹自说道:“要我说,你大姐早点生也好,趁着还年轻,总能生个男孩。你的命比她好,第一胎就是儿子,建伟又有前途,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别总惹他生气,知道不?”
      
      何晓芸没回答,盯着灶膛里时灭时亮的火星子微微出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