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秘密》天痕壹月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3-08 18:40: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第四章
      
      怀中少年双眉紧蹙,脸颊晕红,汗浸了大半发丝,喘息微微,一副重伤濒死之象。
      
      江映离将阮舟摇放到了阁楼窗前的一方床榻之上,捏起他一段汗津津的腕子,把了把脉。
      
      当时那一掌的灵力太重,显然伤到了他的经络。
      
      江映离灵力探入他体内,察觉他周身经络受损不轻,不免生出几分后悔来。
      
      若他没打他那一掌,便让他倒立一天一夜,也不至到如此地步,却是自己气急上头,惩戒未分轻重,那么狠的一掌下去,还让他顶着千斤坠倒立了四个时辰……
      
      “……师弟。”尹剑持跟了进来,却在两丈之外止步。
      
      江映离将阮舟摇扶起,将储物袋中的玉瓶取出,倒出颗丹药塞入他嘴里。
      
      阮舟摇正觉得自己的眼皮都被汗水粘在了一起,嘴里塞入一颗清香四溢的丹药,连眼睛都没睁一下,舌尖轻轻一顶,就把丹药顶了出去。
      
      江映离皱了皱眉头,还要再塞。
      
      阮舟摇再用舌尖一顶,柔软湿润的舌尖舔过江映离的手指,江映离微微一怔,捏住阮舟摇的腮帮子,迫使他张开了嘴,将活血丹硬塞了进去。
      
      “咕嘟”一声,阮舟摇把丹药咽了下去,微阖的眼中泛出几丝流光,脑袋靠在江映离的肩头,眼珠在眼皮子底下动了动,便又闭上了。
      
      江映离沉默半晌,任他靠在自己的怀里,怀中少年汗水粘腻,甚至沾至了他干净的衣袍上。
      
      “师弟?”尹剑持正要开口。
      
      江映离忽地冷声道:“你知错了吗?”
      
      阮舟摇的眼睛在眼皮底下又动了动,没反应。
      
      尹剑持道:“师弟……?”
      
      江映离再问:“你知错了吗?”话中带着几分厉色,庞大威压直逼阮舟摇。
      
      阮舟摇便连呼吸也没变半分,只是额上汗水涔涔,面色发白,连嘴唇也变得有些白了……
      
      尹剑持硬着头皮道:“师弟,阮错他重伤至此,你这又是何必……”
      
      江映离唇角微抿,面庞轮廓硬生生多了几分不近人情。
      
      阮舟摇明知他看得出来自己是清醒着的,但就是软软地靠在他身上,一动也不动。
      
      分明清醒,却还要装昏,江映离本因下手过重而生出几分歉意,但思及这弟子招猫逗狗的行径,新仇旧恨,那是一股脑的火气涌上心头。心性顽劣便也罢了,如今便连上下尊卑都不放在心上了,再不教训,他都要上天了!
      
      阮舟摇自是不知道江映离心里在想什么。
      
      紧贴着他的怀抱传来一股桃花香气,清雅而又惑人。他的脑袋有点儿晕,便连那骇然之意都显得有些若有似无……  
      
      灵力、药力……幻境做不到这么逼真!而且他内视魂海,分明见他的真灵被困在一方灵台之上……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回到了过去?!
      
      怀抱忽然消失,江映离把他放回了床上。
      
      阮舟摇正欲将杂乱的心绪稳定下来,“咚”地一声,脑袋就磕到了床头。
      
      阮舟摇:“……”
      
      江映离:“……”
      
      尹剑持:“……”
      
      江映离一定是故意的!
      
      阮舟摇气得指尖都颤了一颤,江映离皱眉看他歪着的脑袋半晌,还是推了他的脑袋一下,把他脑袋推正到了枕头上。
      
      尹剑持咳嗽了一声,道:“师弟……”
      
      江映离道:“师兄。”面无表情,起身,往阁楼外去,尹剑持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带上了门,也跟了出去。
      
      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也许便连半柱香的时间都不到。
      
      江映离又推门走了进来,悄无声息,也不知道他与尹剑持说了什么。
      
      阮舟摇好险没有睁眼,将多余的情绪全部都给压了下去,仍旧闭着眼睛。
      
      江映离站了片刻,似乎没准备戳破他装昏的那层窗户纸,他打开旁边的柜子,燃了一炷香,幽雅的檀香之中依稀可听闻细细索索的声音,而后……又拿出了什么东西。 
      
      “叮——”
      
      不过一个音,阮舟摇便觉得头皮发麻……
      
      清如镜明如水,灵入琴音……江映离……在弹清心咒!
      
      “叮——叮——叮——”
      
      胸中仿佛有波涛激荡,一层层的迷雾拨开,神志越发的清醒。
      
      江映离抱琴而奏,一手压弦,一手勾拨……
      
      琴音越过高山,越过长河——灵力注入经脉,小溪汇入江海……
      
      一丝一丝,便似甘霖滋润着大地……
      
      煞气与杀心一并在这琴声中平息下来,但难以平息下来的却是一股没来由的郁气。
      
      “叮——叮——”
      
      注入脑中的琴声越来越响,他的郁气也越来越重——
      
      阮舟摇终于忍不住,“噌”地一下爬了起来。
      
      盘腿而坐,头发还是散乱的,雪白的内门弟子袍服上凌乱地粘着几缕长发。漆黑漂亮的眸子比墨还要浓几分,凌厉而又带了几分狠辣。
      
      江映离见他起身,按了琴弦:“终于愿意醒了?”把琴放在了一边,他走了过来,想再对这个弟子好好说教一番。阮舟摇抬眼看他,眼中的黑暗与讽刺几乎化为实质,江映离仿佛被针扎了一下,顿住了脚步,愕然地看着床上的小徒弟。
      
      阮舟摇垂眼,将气势尽数收了,江映离蹙眉,上下打量了他,道:“你……”
      
      阮舟摇拱手道:“弟子先前头脑昏沉,一时不察,冒犯了师尊……”他就坐在床上,也不下去磕头请罪,单单动着嘴皮子,道,“还请师尊见谅……”
      
      静默,蔓延……
      
      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了起来,锐利探究的视线仿佛要把他剖成两半一般,阮舟摇自巍然不动,垂着眼,坐在江映离的床榻上……
      
      江映离沉默片刻,才收回视线,道:“你知错便好。”他将一只剔透的白玉瓶放在了床头,淡淡道,“这是疗伤的药,一日不可吃太多……”
      
      阮舟摇干巴巴地道:“多谢师尊。”
      
      江映离微微颔首,道:“你且在这里养伤,调息好了以后,可自行离开。”也没把他赶出近水楼台,让他在这儿休息,江映离嘱咐了几句,便去了自己的居室。
      
      阮舟摇等他走了以后,才将床头的白玉瓶摸过来打开。
      
      满满一瓶子的还魄丹,估摸着是尹剑持给他的。
      
      阮舟摇把玩了那白玉瓶一会儿,神色不明,半晌后,终于站了起来,推开了门,往江映离的居所处去。
      
      ※
      
      “师弟,你还是对他好一点儿吧……”
      
      “阮错从小就失了爹娘,便是你想将他煞气魔性都磨干净,一味地严苛,反让他钻了牛角尖……”
      
      “……我知道他顽劣了些,但为师为父,纵他再顽劣,你也要注意分寸……今日你下手这么重,怕他心生龃龉……”
      
      赤红朱砂在符纸上渲染开来,江映离才回过神来,蹙了眉头,将那废了的符纸揉成一团丢了。
      
      阮舟摇装昏,连他这个做师父的话也不听,他本还想再数落他几句,然而他先前看他的那一眼,却叫江映离都有些心惊。
      
      那是真的阴暗……甚至有了几分憎恨。
      
      江映离不免反省,他是否真对阮舟摇坏了些,阮舟摇鬼迷心窍抓了他一下,结果他便那么不留情……
      
      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江映离甚至觉出几分烦躁之意。
      
      他一共只收了三个徒弟,一个去了蓬莱,一个虽与他有师徒之称却实际是丹宗弟子……
      
      阮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关门弟子,便连名字都是他取的。
      
      但,他却摸不清该怎么教养他了。
      
      这个年纪的少年,真如尹剑持所言有那么多繁杂心思?闯了祸还不能教训。但见他那副阴沉模样,昔日里神采飞扬都一并消失了……今日他下此重手,怕对他打击不小。
      
      江映离闭了闭眼,终究还是心软。
      
      许是他真的对他严苛了些,他毕竟还是个少年。若不然,以后对他好些……
      
      “叩叩……”
      
      忽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江映离的思绪。
      
      江映离睁开眼,道:“进来。”
      
      阮舟摇推门进来,只踏过了门槛,却并未多近一步:“师尊……”恭恭敬敬。
      
      江映离淡淡道:“找我何事?”
      
      阮舟摇掏出那只白玉瓶子,道:“这里头……还魄丹多了些,师尊,弟子的伤势有两颗便是,这其余的……”
      
      江映离道:“其余的你收着便是。”
      
      阮舟摇道:“这……”
      
      江映离看了他一眼,道:“过几个月正是小天境开启的时候,还魄丹,有用。”
      
      阮舟摇一双桃花眼眨了眨,便收下了:“多谢师尊。”
      
      江映离自桌案前起身,看向他。
      
      阮舟摇见他长眉微蹙,目中含疑,漂亮的淡绯唇瓣都是抿着的,心念一转,道:“师尊可有什么话想同弟子说?”
      
      江映离迟疑片刻,道:“思过室,你为何……”
      
      阮舟摇莫名有些恼恨,但那不过一瞬之间罢了,对着江映离笑了一笑,道:“弟子也不知道……”目光流转,道,“大概,鬼迷了心窍吧?”
      
      江映离沉默,分明更想问他是不是恨上了他,可话到嘴边,还是没问出口,挥了挥手,便让他退下。
      
      阮舟摇更显恭敬地道:“弟子告退。”
      
      推出门去,抬眼,一双桃花眼中,却尽是难抑的兴奋之色!
      
      

  •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每天下午六点更,嗷=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