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谁走了,谁来了 ...

  •   
      顾安之进门后,将钥匙随手放进小兔子摆件的怀里。这是她刚刚购置的一个专门装钥匙的兔子造型的小摆设,很别致。
      
      顾安之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人,她会把自己的住处,哪怕是临时住处都打理得干干净净。她喜欢偏舒适型的装修风格,这样的房间会让人从感官到心情都感到愉悦。
      
      休息的时候,顾安之喜欢给自己泡一杯清茶,然后窝在沙发里,看自己喜欢的书。顾安之涉猎的范围很广,她的书房两侧摆放着巨大的落地书架,上面摆满了她看过的书。顾安之习惯在书上的空白处记下当时当刻的一些想法感悟,然后把这些书再珍藏起来。所以顾安之的精神世界是很丰富的,比起那些人情往来,她更喜欢沉浸在书海里,那时的她才会觉得离自己的灵魂最近。
      
      顾安之的朋友不算多,因为她不擅交际。顾安之从小就发现一件事,自己的异性缘出奇的好,但在女同学中,人缘却出奇的差。她一度以为是因为自己的成绩,等到大学才渐渐明白,其实跟成绩并没太大关系。只要不断有异性对自己表达好感,自己在女生中的人缘就会一直差下去。渐渐地,她习惯了跟别人保持距离,她不想也不喜欢了解别人的隐私,同时也不喜欢将自己的隐私暴露给别人。
      都说做医生会有一些洁癖,顾安之觉得自己也有。比如在生活中,顾安之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顾安之始终选择一个人的原因。
      
      从小到大顾安之都是家长、老师和同学眼中又聪明又漂亮的女孩,所以从来不乏追求者,但是顾安之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30多岁的人生当中,顾安之从未动过情,她有时候也会问自己,难道这一生也不会再动情了吗?
      从Y大毕业后,顾安之原本可以留在美国继续工作,而且美国的社会开放度要更高些。但是对于顾安之而言,她从未想过要留在美国,或者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一个陌生的国度,所以她果断的拒绝了那些留在美国的机会,从容的定了回国的机票。
      
      徐柏是顾安之在Y大的学长,第一次见到顾安之时,徐柏就觉得自己沦陷了。很快他对顾安之就展开了热烈的追求,虽然被多次拒绝,但并未能阻止他的热情。最后顾安之实在没办法,只好找到他认认真真的谈了一次,告诉他自己不可能接受,徐柏问为什么,顾安之说因为自己喜欢女人。
      其实徐柏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男人,而且也很有才华,顾安之并不讨厌他。但是顾安之说不好自己为什么接受不了他,而且拒绝的想法还那么强烈。顾安之实在找不到合理的拒绝理由,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才索性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毕竟在Y大,这样的理由太正常不过了。
      不过即便如此,徐柏还是一直等着顾安之。毕业前,徐柏跟顾安之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女人,这不过是你当年拒绝我的一个理由,一个借口罢了。”顾安之听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
      
      徐柏热爱自己的祖国,他坚定的认为自己一定要将在国外学到的东西带回到国内,贡献给国人才行。所以他早就安排好回国就业的事情,一毕业就立即飞回了国,并很快进入了A院,并且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成为A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院长。
      抛开个人感情来说,徐柏是个爱才的人,所以当顾安之终于完成住院医生规范化培训后,徐柏立即向她发出了邀请,并且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
      
      顾安之并不是一个在事业上有很强野心的人,她喜欢钻研,希望能有一个平台,让自己能够安心的做喜欢的事情。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除此之外,还能有条件进行学术研究,顾安之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了。至于另一半,走着看好了,一切随缘。
      
      上午的这场手术,耗费了顾安之大量的精力。此刻她窝在沙发里,闭着眼睛听着舒缓的音乐,脑子放空,她打算先休息会儿,然后去洗个热水澡。
      
      正计划着,门铃响了。顾安之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她知道来人是谁。来到A市之后,除了父亲,她只告诉一个人自己住在这儿。
      
      打开门,果不其然是徐柏。徐柏晃了晃手中的红酒和两只高脚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顾医生,首战漂亮!我给你庆功!还没吃饭吧?给你露两手,我还自备了一瓶不错的红酒哦。”
      其实顾安之并不想吃饭,但是面对徐柏的热情,她也不好拒绝,只好打开门让开了道,让他进来。
      徐柏一边往里走一边说:
      
      “知道你肯定是晚上不打算吃饭,而且对于我的到来你并不欢迎,但是,为了你的胃,我宁可讨人嫌了。”
      
      顾安之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别担心,我缠不了你多久了,因为刚接到通知,下周要去D国援助,这一走可就是一年。”
      “一路平安。”
      
      这次顾安之开口了。
      “就这一句?”
      
      徐柏问。
      
      顾安之想了想,
      “希望在那边能遇见对的人。”
      “真没新意!”
      
      徐柏说完进了厨房。
      顾安之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一周之后,徐柏踏上了去D国的飞机,如果他知道这一年将发生什么事,那他绝对不会离开。但是,命运的齿轮开始了不可逆的旋转,每个人的命运都已被选中。
      
      元轩晚上有场推不掉的应酬,喝了不少。回到家,换了衣服,一照镜子,果然,脖子以下都红了。
      洗漱后她钻进被子,伸展四肢,舒服的直叹气。隐隐头疼,但是实在不愿意再起来取药了。想起饭局上苏子腾不断发来的短信还没机会看,于是拿过手机,一条条地翻阅起来。
      
      “女神今天终于站上神坛,从此我等只有膜拜的份儿了。”
      
      “她做了一台漂亮至极的手术,惊叹!不光是我,全院都传遍了。”
      
      “看着她在手术台上,专注、冷静,连声音都那么迷人!老大,我真的爱上她了,真的!”
      
      “汇报重要事项:我今天主动找她说话了!因为我觉得她会因为这场手术得罪一些人。而且她刚来,院里太多双眼睛盯着她,今天这风头出的相当大,不仅因为出人意料的手法,还因为她救下的人是A院的功勋老院长的儿子。所以,为了女神未来的职业坦途,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有责任提醒她一些事。好消息是,她没拒绝跟我说话。”
      
      “她知道我跟她一个科,和她说话时,我有些紧张,但是她的表情很自然,这让我更紧张了。不过你请放心,我没丢人。语句是连贯的,逻辑也是正确的!”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她摘下口罩的样子,简直太美了!看着她的眼睛我都觉得自己能被吸进去,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呢!她的嘴唇很薄,很好看,虽然你总说嘴唇薄的人容易刻薄,但是即使她刻薄,也是可以接受的!”
      
      “老大,她是除了你之外第二个那么特别的人。”
      
      “天啊,我是完蛋了!”
      
      ……
      特别的人么?
      
      眼皮发沉的元轩,渐渐地思路也开始缥缈起来,她慢慢地闭上眼,睡了过去。
      
      又梦见了那个好久不曾出现的梦……
      酒会上,一个身着银色长裙的女人,放下的头发刚触及肩膀,隐隐的露出美好的脖颈曲线。
      
      她远远的站在角落,偶然的一个回眸,让人一眼难忘。她拒绝了所有的邀舞,但是却推不掉一波接一波的寒暄。眼见着她手里的酒换了一支又一支,脸上和煦的笑容,慢慢变淡,并带着疏离。
      
      自己走到她身后,她回头,两人间的距离近的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要不要做点特别的事,毕业之前留个纪念。”
      梦里的自己说道。
      “什么事算是特别?”
      她问。
      “你不敢做的事。”
      “比如?”
      “上@床。”
      “我不敢么?”
      “跟我。”
      梦里的画面切换到一个昏暗的房间,窗帘挡住外面的灯光,偶尔有汽车驶过的声音。
      室内,两个洗了澡来不及擦干的女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不服输的互相对视着,就看谁先败下阵来。
      “我们在浪费时间,不是么?”
      
      说完,元轩直接伏下身,在对方唇上结结实实地印下一吻。这个女人真美,美的让人把持不住。
      但梦里的自己一直很小心的注意对方的反应,因为知道她是被自己一边激一边哄的弄到这儿来的。好久没有过如此强烈的占有欲了,不过自己很清楚,这是你情我愿的事,绝不许有半点儿勉强!
      所以在感受到对方的手有些推拒时,梦里的自己附在她的耳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
      “后悔的话你随时可以走。”
      对方的手顿在胸前,几秒,或者几十秒……梦里的自己并不希望她走,于是决定不再等下去,不再给她时间反悔!而自己,终于遵从了内心的渴望,把一切情绪都化作了行动。这一次,再没有停顿……
      
      

  • 作者有话要说:  反反复复的在修改存稿,完美主义作祟。今晚又熬夜了,不过为了你们,值得!
    你们不要熬夜看,注意休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