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不高兴取名的第七天 ...

  •   雄英高中三年级B班的后门口,麦克正斜靠在门框上对着窗户上的彩带和气球发呆。偶尔嘴中还会喃喃两句谁都没听到的话。
      
      “这就又要毕业了啊……”
      
      此时班级里正举行着一场送别会,怀揣英雄执照和毕业证的同学们兴奋的围着他们的班主任相泽消太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伤感是有,不过更多的一定是对未来的期待吧。
      
      麦克看着被同学们围着的某人,撇撇嘴不禁想:消太这家伙一定开心坏了,一会儿怎么也要让他出点血搓一顿去。吃什么好呢……拉面?不行不行,太便宜那家伙了。要不烛光晚餐?呸,想什么呢!麦克连忙摇摇头,把奇怪的画面甩出脑子。
      
      “麦克老师!”几位同学遥遥的呼唤顿时打断了他的思绪,麦克抬头望去就见一张张不怀好意的脸庞对着他。
      
      “哎呀,干嘛干嘛?”麦克离开门框站直抖了抖腿,走进教室。
      
      “麦克老师,相泽老师到底是不是单身啊?”脸上带着雀斑的男生A迫不及待的开口。
      
      “咳咳,这个……”麦克瞥了一眼人群中仍然一脸死相毫无表情的相泽消太道,“这个嘛,你们怎么不去问当事人?”
      
      “相泽老师说他不知道。”边上的女生B补充,似抱怨的道:“这个哪能不知道啊。”
      
      “就是就是,这也太敷衍了!”女生B的话顿时引得众人共鸣。
      
      “噗……哈哈,橡皮头你……”麦克笑容刚露出半秒就被相泽的一个眼刀给剐了回去,只得道:“他有没有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反正我有啊哈哈哈。”
      
      “切,什么嘛……我们才不要知道你有没有呢。”
      “就是啊,我们只想知道相泽老师的。”
      “对啊,真是的……都最后一天了,相泽老师你都不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麦克:……
      
      看着学生们又叽叽喳喳的围着相泽消太去了,麦克的心顿时碎成了渣子一片一片的。
      
      “好了,就到这里吧。”心碎的麦克听见相泽起身结束了这场分手会,并在学生们依依不舍中走出了教室,于是他连忙放开捂着胸口的手追了出去。
      
      “哎呀呀呀,我等你这么久了你招呼都不打就一个人先走了。”麦克快步走上前去不满的在相泽的耳边嘀咕,“真是无情的男人。”
      
      相泽用他的死鱼眼瞥了麦克一眼,继续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切,你小子别装了。”麦克忍不住吐槽,“心里现在是不是特别美?”
      
      “没有。”相泽拒绝承认。
      
      “还说没有,你刚才明明嘴角勾起了十五度,我都看见了!”麦克搂上相泽的肩膀眯着眼靠过去不怀好意的笑。
      
      “没有,你看错了。”相泽再次拒绝承认,脚下的步伐却轻快了不少,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家隔壁老王的烧烤店?”麦克道。
      
      相泽:“好。”
      
      麦克再次试探:“你请客?”
      
      相泽:“好。”
      
      “耶,那我们快走吧!”麦克顿时满意的把手勾上对方的脖子兴奋的手舞足蹈,内心却是:答应的那么快,还死不承认呢。
      
      晚上,月色中的两人在老王烧烤摊吃着烤串喝着透心凉的啤酒,一阵惬意舒爽。今天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又有一批新鲜血液在他们的培养下将成为光荣的职业英雄,保卫着这个国家和人民。这种感觉让他们又是欣慰又非常有成就感,这可能也是选择成为一名教师的初衷吧。
      
      但喝着喝着,可能是月色太过寂寥,又或者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两人的心情突然有些低落。
      
      “你……”麦克张了张嘴看向好友,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从哪里说起。于是他拿起桌上的啤酒杯一口闷了。
      
      “不花你钱你就当白开水喝?”
      
      “嘁,难得请次客还讽刺我喝得多。”麦克放下酒杯有些醉意的发牢骚,“你一个人钱又没地方花,除了上班就宅在家里也不出去玩。啧啧……存款不少吧?”
      
      麦克说着凑到相泽的面前吐了他一脸的酒气。
      
      “我只是怕你喝醉了躺这,我可不负责给你弄回家。”相泽嫌弃的一把推开对方,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当然除了脸颊上的一抹淡淡的红证明他也有点醉意了。
      
      “我说消太……”麦克打了个饱嗝作死的道:“你不会还在等她吧?”
      
      “什么?”相泽不动神色的开口。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麦克突然定定的看着某人的眼睛正色道,“算上今年是第十年还是十一年来着?你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况且,人家还不一定知道你的心思呢……你特么到底在等什么啊,混蛋。”
      
      “你想多了。”相泽转头不再看他,而是垂眸对着手中的啤酒瓶发呆。“我只是没有时间。”
      
      “呵呵,我有没有想多你自己知道,你敢说如果降智还在你还会没有时……”
      
      “闭嘴。”相泽突然冷冷的打断了对方,“你喝醉了。”
      
      “行行,是我喝醉了,我醉了!”麦克一看对方看似冷漠的脸下早已燃烧在爆发边缘,连忙举手投降。然后……
      
      然后他就发现相泽不再理他了,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对方还是一言不发。安静压抑的气氛让他浑身不自在,于是麦克咬了咬牙道:“得,为了赔罪……”他又咬了咬牙使劲咬了咬牙:“这顿我请!”
      
      “行。”相泽答的飞快。
      
      “卧槽!你个贱人啊!”麦克瞠目结舌,伸出手颤悠悠的指着对方。“没爱了,你竟然套路我!”
      
      相泽顿时嘴角上扬嘲笑,“是你太笨了。”
      
      “切,我只是喝醉了。”麦克也跟着笑,举起酒瓶。“来,干杯!”
      
      “干杯。”
      
      ……
      
      春雷阵阵雷雨声声,今年的这个初春天气好像有点不太好,明明白日还是朗朗晴天,到了深夜就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窗台上的铝合金框被雨点打的噼里啪啦响,时不时来一道闪电,几秒后又是轰隆隆的一阵雷声,实在是扰人清梦。
      
      相泽消太无奈的掀开被子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稀疏的胡茬坐了起来。他打开台灯看了眼手机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
      
      “真是很久没做梦了……”他颓废的揉了揉头发叹了口气,起身去厕所。可能啤酒喝多了走肾……他已经快不记得一晚上去了多少次了。
      
      而当他摇摇晃晃的从厕所里面出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又往厨房走去。不知道是不是烧烤吃多了咸,他突然口渴特别想喝冰水,顺便让自己晕乎乎的脑袋能够清醒一些。
      
      这次他没有开灯,而是摸黑走进了厨房打开了冰箱。
      
      昏暗的房间里顿时亮起一道暖色的光,相泽消太不适应的眯起眼伸手要去拿水。然而入手的不是冰凉的玻璃壶,而是滑顺的一丝一丝的手感。有点像……头发?
      
      !!!
      
      相泽顿时感觉受到了一万分的惊吓,吓的别说是瞌睡虫了,连酒都醒了!
      
      他连忙一个后撤,单腿跪在了地上。只见他冰箱里所有的东西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
      
      降智……相泽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失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相泽三三:这也太吓人了……一定是他还没睡醒!如果不是,那就是喝醉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