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少将嫁入豪门了》松下润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4 14:30: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为国民老攻开车 ...

  •   这事怎么想怎么羞耻,膈应的感觉比吃土还要难受一点。
      身体又很诚实靠近龚少喝过的酒,心里祈祷没人看到这一幕。
      
      快喝到酒的一瞬间,超脑又电他了,手一抖酒杯“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司机不能喝酒,喝酒就是ooc。
      
       尹凌凌假装是不小心碰到的:“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去清理。”然后求救似的跑到了薇拉那处拿来扫帚清扫。
      
      李晔地瞧了一眼尹凌凌慌张的背影,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尹凌凌是龚少带来的。
      
      他质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的,我来这还要通知你?”龚少一瞬不瞬瞧着他,李晔地已经很高很壮了,龚少还是要比他高一些。
      
      “你不是一直躲着我嘛?”李晔地笑着说。
      
      “笑话,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本来就是全场焦点,遇见前任这种狗血撕逼现场更是引来不少议论。
      
      “听说李晔地在国外拍写真的时候认识的龚少,当时分手不是弄得动静挺大的么?”有个声音小声嘀咕。
      ”好像还出了场车祸?“
      “半年了吧?”
      “ 李晔地半年上了多少次热搜?”
      “什么?!他不早过气了吗?凉成这样还买热搜?”
      “据说是割腕?我听说割了十次……”
      “怎么可能?疯了吧,我明明听说是十一次!”
      
      尹凌凌视力极好,看到他手臂上数道丑陋的伤痕,一道接着一道,即便是做了疤痕修复处理还是触目惊心。
      他试探地靠近了两步,“好久不见?”
      
      龚少无动于衷,退了几步拿球杆对着他不让他靠近,表情冷淡又嫌弃,他说:“站好了!”乜了他一眼,他习惯吐槽别人穿衣:“又得罪造型师了?让你穿成这样辣眼睛?”
      他低头瞅了瞅,“当下流行的冷粉色,有错吗?
      
      他厌恶地皱了皱眉。
      
      有人一语道破:“……身材是能打,就是紧身得突出了翘屁显得有些滑稽。”
      “简而言之是装嫩……”
      ”那小白脸穿着就很好看嘛!“
      
      尹凌凌没反应过来自己是这个”小白脸“,有些懵,见别人都看他裤子,低头也看了一眼,好巧不巧也是这个冷粉色……并且不久之前,龚少刚刚夸过他颜色搭配——
      
      示好被拒外加撞裤色败了的双重刺激下,李晔地跳起来了,“是不是因为这个小骚货?”他指着尹凌凌,“口味变得蛮快哈,之前喜欢妖艳贱货,到处勾勾搭搭,这几天看上这种小白脸?”
      
      “你这个死狐狸精!刚刚明明跟我说你对男人没兴趣的!转身就勾引了我老公!”
      
      “谁特么你老公,你要不要脸?”龚少脱口接了句。
      
      ——啧啧,三个男人都能这么乱!吃瓜群众得出来结论。
      
      “哈?他哪里比我好?他有的我都有,没有的我也有。”他底气不足地挺了挺胸。
      
      “明明你说最喜欢摸人家八块腹肌还有大胸的,他浑身上下二两肉都没有!我们和好好不好?”
      
      看戏不怕台高的掏出手机录像,还有人已经在联系卖热搜了。
      
      龚日天懒得理会李晔地哭诉,去打无聊看客手里举拍的手机,有意无意地挡着尹凌凌。
      
      这让李晔地看在眼里,气的不行,趁着混乱冲过来掐住了尹凌凌的脖子,挟持着往后退……
      
      顺手抄起了桌子上一支酒瓶,还一边威胁尹凌凌说:“划伤你的脸,他还要不要你!”
      
      混乱的场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出事总归不好,再者,事关龚少风流债,经常就闹的很大很难收尾。
      
      可当事人龚日天看上去无动于衷,甚至掏了支烟出来点着,压低了声音问了问之前跟李晔地一桌的同伴:“他是不是嗑药了?”
      
      “不是不是,龚少您这么说我都听不下去了,小晔什么人你不清楚,就是半年前那场车祸有点伤了脑子……”
      
      “哦?”龚日天拿烟的手颤了颤。
      
      尹凌凌委屈的眼泪都掉出来了,他现在因为水土不服弱得一批,这样下去他很快就要被母神系统回收处理掉了。
      
      凭什么?他该为老板风流债买单?
      
      “诺就是……个太扯。”他被掐着脖子,一句话“我就是个开车的”都说不利索,没半分钟脸都憋紫了。
      
      “小晔?”龚少温柔笑了笑,“放开我的司机,我跟你走,你要怎么样都成。”
      
      李晔地听着“司机”,思忖了一下还是怀疑,“真的?”
      
      龚少看上去好像生气了,收了笑,步步紧逼,他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别过来,你再走一步我动手了!”李晔地背抵着墙,没地退了,“小心我划伤你小情人的脸!”
      
      他一把提起尹凌凌挡在前面,恶狠狠拿酒瓶子怼着尹凌凌的脸。
      
      吃瓜群众手里瓜差点掉地上,这是瓶子不是刀子ok?
      
      龚少低着头脸色阴沉,无形之中有一股威压逼过来,气场过强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尹凌凌能闻到他身上沾着酒气的香水味。
      
      “我划了!!是你逼我的!怪不得我!”李晔地拿着瓶口死死拄着可怜的星际少将的脸,都变形了!
      
      尹凌凌真的哭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三欧服碧池&&&”尹凌凌没听清龚少爆了句什么粗口。感觉龚少靠近了,在夺酒瓶子。
      
      “龚日天!”李晔地瓶子被夺了,拖着景鲤往边上挪了好几步。
      
      被死死扣住的尹凌凌泪目涟涟地看着龚少,他不能自己挣脱,他自己也挣脱不掉,然后因为水土不服的反应,脑袋肿胀地厉害……最后想起来很久之前学得一个异术,万不得已不会用,而他从前也没试过。
      
      目杀术。
      
      类似地球上的蛊术,努力睁开眼睛,心里恳求龚少能盯着他的眼睛十秒。
      
      十、九、八、七、六……这十秒相当漫长……
      
      龚少手里拿着酒瓶子,示意众人后退,另外他的朋友将拍照录像的全挡了出去,音乐早就停了,没人敢大口呼吸,气氛有几分紧张。
      
      “啪!”一声巨响!
      
      什么情况?!果然出岔子了,明明是让他砸李晔地脑袋的?!这个失误让尹凌凌被超脑电的差点吐了……李晔地抱着他,也被电的有些木然呆住了。
      
      吃瓜众人也呆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几道血印子顺着龚少妥贴的头发往下流……
      
      ——千金之躯的龚少竟然抄着那么厚的酒瓶子砸自己脑袋!
      
      “卧槽!龚少对这小白脸是真爱啊!”
      
      “真爱你麻痹,赶紧叫救护车啊!”
      
      “龚日天……”李晔地手开始抖,吓着了,话也说不利索,“你、你!”
      
      “你什么你?”龚日天强撑着,看上去清醒的很,一没晕二没醉,“现在满不满意?放不放人?”
      
      但是龚少的表情写着:我也不知道我干嘛要敲自己的脑袋。
      
      “你、你……”李晔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声音带上了哭腔,他不想这样的怎么最后会这样收场,龚少肯定恨毒了他。
      
      最后他终于放了伊凌凌。
      
      “李先生你真的误会了,他是我老板,我真的就是个开车的……之间什么都没有……”尹凌凌忙不迭解释了一句,赶紧去扶龚少。
      
      “救护车还没来!”
      
      “老板你别晕啊,挺住!我送你去医院!”
      
      几个人帮忙将龚少弄上了车,好些朋友不放心想跟着去医院,龚少竟然“垂死病中惊坐起”,把要上车的人都赶下去了。
      
      车上有紧急医药箱,尹凌凌趴在他身侧给他擦了擦血迹,手都在发抖。
      
      “你、你……”龚少回过神来,抓着尹凌凌的手。
      
      “老板,我送您去医院。”尹凌凌慌张发动了车,自己其实也快虚脱了。
      
      “去什么医院,这点小伤不碍事。”龚少醉意上来了。
      
      “你怎么认识李晔地的?”
      
      尹凌凌:……“得去医院吧?”
      
      “不去,我从来没去过贫民窟医院。”
      
      尹凌凌开着车,并不知道目的地,回星球饭店?
      
      “三个月了,你特么一直拿后脑勺对着我。”
      
      “我讨厌死你的后脑勺了!”
      
      尹凌凌:……我的后脑勺无辜躺枪!
      
      他硬撑到现在终于撑不住了,车速放慢了,准备停车。
      
      “你为什么一直拿后脑勺对着我!!”龚少不知何时自己解开了安全带,去拉尹凌凌的手,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尹凌凌牢牢护着方向盘,可是一紧张,没控制住脚,犯了司机最不该犯的错,刹车踩成了油门!
      
      这特么是哪出啊?尹凌凌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倒霉过!怎么他力气竟然比刺青大哥还大!
      
      眼睁睁看着无影撞开了花溪湖的栏杆,冲进了湖水之中。
      
      更倒霉的是尹凌凌又被超脑电了!这下电的相当厉害,头发都炸起来了,还冒着青烟!
      
      别啊啊啊啊啊——惊叫出声,老子不想死啊!
      
      超脑和尹凌凌绑定在一起,尹凌凌死了,它也会被回收处理掉,好在它有一次自救功能。
      
      关键是尹凌凌现在濒死,连带着超脑反应相当不正常!  
      
      ——爆发出来的巨大的能量竟然让时间凝固了!湖水中汹涌起一个巨大的漩涡。
      
      “您的伤……还在流血。”尹凌凌盯着龚少的头,腿抖得跟筛糠一样。
      
      “喂!你的后脑勺呢?在哪?你把他藏在哪里了?”
      
      龚少疯了一样扭转他的脖子,死死抓着他的头发要看后面。
      
      铺面而来的血腥味勾起了尹凌凌关于那场星际战役的记忆,星球被毁,万千战士被俘虏,他要复仇,不光光是为了自己的荣誉与自由!
      
      求生欲高涨到极点,尹凌凌调整了一下呼吸,想要去弄一点他额头上的血舔舔——
      
      血液自然是体.液,舔舔血我应该会好一点,可是龚日天像故意一样乱动,死活不让他够着!
      
      尹凌凌又试了几次,可是一靠近,龚日天就推开他,还顺带着把他头扭转过去:“不许藏着后脑勺!!”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尹凌凌撑不住大吼了一声。
      
      龚少被这声吼惊了惊,退回去好好坐在了副驾驶之上。几个回合较量下来尹凌凌似乎get到龚少似乎对人的后脑勺相当痴迷并且对他大声爆粗能镇住他。
      
      于是尹凌凌背转过身,从玻璃窗中看他的反应——没过三秒,龚少就又爬过来了,甚至动手去摸他的头发。
      
      猛然回头却又被生生按了回去!!
      
      “我艹nige大大大爷爺#&&%%%#!!”被骂的龚少又退回到副驾驶坐好……
      
      如此三次,尹凌凌还是没能弄到血,他几乎都要崩溃!求生欲撑着他做最后一次可耻的尝试——尹凌凌趁着龚少沉浸在上一秒被骂的委屈中一跃而起,扑了过去,用尽力量擒住他的手。
      
      “你特么不许动,动一下小心我毙了你!!”边厉声威胁着,边去蹭血。
      
      “让你不动还乱动!?再动一下试试?#%%&*%#”
      
      ……吼的嗓子都喑哑了,这般艰难过后,终于蹭到了些。
      
      唇上沾了些血,看上去殷红,让尹凌凌清纯中添上了几分妖冶。
      
      龚少眼里万千风云聚起来又散开,最后升起一团火焰,挣开了控制:“你,你特么敢咬我!”
      
      他看上去相当清醒,而前额头上的发丝挂着几滴血,莫名又有几分性感。
      
      尹凌凌闭眼做好了脑袋被拧断的准备,却听见了两声冷笑:“就算是狗咬我,我也要咬回去!不就是龇一嘴毛么?”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对上一双灿如星辰的眸子,这双眸子的主人温柔地摸了摸尹凌凌眼尾、脸颊、下嘴唇,手感光滑细嫩,指尖一阵酥麻——
      
      俊美无双的脸压下来的时候尹凌凌条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特么是真真在咬我?!
      
      疼痛让他脑袋瞬间清新,拼命去推却怎么推都推不开……
      
      血液的腥甜在唇齿间化开,尹凌凌忍不住吃痛闷哼,他也气了,决定反咬回去——
      
      没得逞,龚少突然抬起头来,这双眼睛此时带着笑意,流溢着细碎地光芒,额上、唇边都挂着血珠,眼神几分狠厉更显魅惑。
      
      尹凌凌忘了被咬的疼,沉浸在美色中,真的好看……没人能抗拒这样的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