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魏老太摔了碗,走了,魏老头也吃不下了,搁下了碗跟着魏老太的脚步回了屋里。魏大和魏二兄弟两相互对视一眼,只觉得这饭吃也不是、不吃又饿,可真是“进退两难”。
      
      倒是魏三,一点儿不受影响,这边咬一口粟米饼子,就着腌的小咸菜吃得喷香。嚼完了饼之后又拿了一块儿,呼啦一大口玉米稀饭,香得紧。
      
      看得魏大和魏大兄弟两也不得不服气。爹娘明显不高兴,还是因为他,偏他一点儿影响都不受,倒是自己兄弟两做错了事一般焦虑不安,这叫人上哪说理去?
      
      王氏是个不能吃亏的,框里的饼子一共就那么些,再不吃都叫人给吃光了,自己家损失大了。那可不行,眼疾手快地叉了块大的递给了正在发呆的魏大,李氏见状赶紧把剩下的最后一块也一样给了魏二。
      
      还没吃完呢,就听到魏老太在屋里头骂:“吃吃吃,天天就知道吃,一个个都饿死鬼投胎的啊?干活不积极,就知道胡吃海塞的,地里的草都拦腰了,都指着谁去除呢?”
      
      魏大和魏二赶紧往嘴里塞了最后一口就拿上锄头、镰刀走了,魏三走在最后,先去杂物间找了箬笠戴上,拿上铜水壶、往里灌了一壶的凉白开,跟米氏打了声招呼才晃晃悠悠地跟着两哥哥后面去了。
      
      远远地,魏三还能听到他娘魏老太的大嗓门。大儿媳王氏撇了撇嘴,谁惹的不痛快找谁去啊,干嘛搅合别人的心情?可惜,王氏敢怒不敢言,翻了个白眼让大儿子看着闺女在院子里别乱跑就去屋里哄小儿子去了。米氏也差不多吃饱喝足也去给锦欢喂奶去了。
      
      只剩下王氏一人对着一桌子的碗筷,后悔不该多吃那几口,又暗骂王氏和米氏那两个心眼多的,认命地收拾残局。
      
      *
      
      魏家三兄弟出门上工,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显然,大家都知道了魏家闹分家的事情,不由地感叹魏家这一天天地可真是比唱大戏还要来得精彩。
      
      有人替魏三抱不平,自然也有那看不惯魏三的,其中就有一个刚好还跟魏三是本家,叫魏金水,情况也跟魏三类似。他是老二,老娘疼大的爱小的,独独不稀罕他,待他也比较苛刻,就指着他一个人下苦力养活一大家子。
      
      幸而先前他跟山里的一个猎户学过几手打猎的手艺,后来凭着打猎的技艺再加上不要命的拼劲儿,倒是真的叫他家日子好过了些,他娘也重视起了他。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果真有一回在山上遇到大家伙,出了事。
      
      侥幸保住了一条小命,腿却残了。这下子,他娘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迅速就就把他分出去了。除了一亩田地外啥都没有,他先前靠打猎卖的钱盖的房子通通都没有他的份。这魏金水倒是也硬气,他爹娘怎么分他都没二话,带着媳妇还有两孩子一家子就这么被分了出来。
      
      用他的话说好男不吃分家饭。何必跟父母斤斤计较东西,父母毕竟养大了自己,就全当是回报他们的生养之恩。是汉子靠自己也能养得起家,成得了器,证明给父母看。
      
      所以,魏金水特别看不上魏三,觉得魏三没本事又没骨气。殊不知,魏三也瞧不上魏金水这样不知该说是死要面子还是死固执的。
      
      骨气是什么?骨气难道就是碍于面子,死命强撑着,啥也不要地带着媳妇孩子出去受罪?一家子一起吃尽苦头、受尽艰辛、最后向父母证明:嗯,是你们做错了,失去了我这么个优秀的儿子。等着父母“幡然悔悟”、“痛哭流涕”,最后再叫一大家子来吸血?
      
      那还是算了,骨气这种东西,抱歉他没有。尤其是看到魏金水媳妇大冬天的日日去镇子上给人洗衣服,不说每天要走十多里的路了,就是那手都冻拦了,孩子也是面黄肌瘦的,腿软的站都站不直,这就是魏金水的骨气?
      
      要是自己媳妇那白嫩嫩的手,大冬天的整日泡冰水里,自己还不得心疼死。
      
      反正魏三是瞧不上魏金水的骨气,他也干不来。他就是小人物、偷懒耍滑、想过好日子、不想吃苦,不愿意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自己强撑着要么苦了媳妇孩子,穷时自己熬着受苦受累,难道等将来若有一日你日子过得好了,人家就不会上门来沾光?
      
      可得了吧,家贫也就罢了,家里富起来了,就凭他娘这性子能不上门?上门了你能将父母打出去?魏三虽说混,但是也干不出这事儿。何况,真有那天,村里都容不下你!
      
      既然这样,那为何自己要退?还逞强连累媳妇闺女跟着自己一起吃苦作甚?又不是贱得慌。
      
      魏三心里想得清楚,横竖他是不能吃亏的。
      
      在田里拔拔草,太阳大了魏三就跑去树阴下歇着,等过了大正午,阳光不那么灼热了,魏三才又慢慢悠悠地去地里拔草,干一会歇一会,喝几口水,时间过得倒是也快。
      
      才刚落了晌,魏三就收工了,顺带着把拔草时发现的一种叫小喇叭的果子全都摘了用衣服兜着,回到家里用井水洗干净了就到米氏处显摆去了。
      
      米氏尝了一颗、甜甜的、脆脆的、胃口极好,喜欢地眯起了眼。乡下人家也没有啥水果吃,这可是解了老大馋了。魏三见着米氏喜欢就高兴,不过虽然这东西尝不出酸味,但是吃多了可是能叫人酸倒牙的。魏三便闹着米氏跟她抢,不叫她多吃,很快,两人便分吃完了。
      
      吃足了之后,米氏这才想起来魏三今日好像回来得早了些,问魏三:“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地里头忙完了?”
      
      魏三抱着闺女,不停地啪嗒着嘴巴逗她,闻言:“你当咱娘还能留咱几天?甭管我咋做,横竖老太太都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咱一家赶出去,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既如此,我还苦哈哈地忙活啥?”
      
      米氏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有道理,咱可不能吃亏了。”说着又去看小闺女去了。
      
      *
      
      正房这边,可不就是魏三想的那样,魏老太真是半点儿也忍不得这个儿子了,跟魏老头在屋里开大会。正房开大会,东厢房里的魏大夫妻和南边屋里头的魏二夫妻两个也没闲着,在开小会。
      
      王氏把小儿子哄睡着后,又掀了草席子看了下对面的大儿子和闺女,也都睡下了,这才打水洗了洗后躺着,小声地跟魏大说话。“当家的,你说这屋子就这么大,还被衣柜和草席子隔成两截,这么点儿地方,可真是憋屈死了!
      
      “再说,咱闺女和儿子也大了,哪怕隔着帘子也不方便,不如赶紧叫三弟一家搬出去,腾出西厢来、孩子不就有地儿住了?”
      
      王氏“笃笃笃”嘴巴说个不停,那边魏大那边也不知是听着还是没听着,反正没个回应。这沉闷的性子叫王氏回回跟他说事儿都要被他气着,这会儿便是,王氏又揪着魏大的耳朵问:“你听着了没?趁着这事儿现在还热乎、明天一定要再去找娘说说!”
      
      魏大翻了个身,嘟囔了句:“知道了知道了,赶紧睡吧!”
      
      南边屋子里的灯也亮着,大房有三个孩子,二房也有两个,虽然年纪比大房的小些,但是不带人家提前做好准备吗?所以,李氏也在跟魏二商量着。
      
      李氏打好洗脚水,试了试温度,好了这才端给魏二,趁着空挡跟魏二说:
      
      “咱们的屋子比大哥大嫂的屋子更小,石头也四岁了,婷婷虽然小但是孩子长得也很快,一个屋里也住不下啊!要是三弟一家搬走了,这不刚好就腾出一间了嘛?”
      
      魏二从李氏手中接过擦脚布,擦了擦,“你当大嫂是那好相与的,能让着你?不过你明天先去说说看,先腾地出房子再说!”
      
      李氏忙应下了。
      
      *
      
      第二日晚上,老太太果然憋不住了。硬的不行,魏老太便开始改怀柔政策,跟魏三好声好气地“商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什么养儿不易,从小如何如何省下吃的喝的养活他那些难事有的没的全都拿出来说了一遍。
      
      魏三:……
      
      若是魏老太撒泼闹腾,那魏三还有的磨,偏魏老太一反常态,跟你走苦情路线、反而叫魏三不好做。魏老太态度软了下来,魏三也就不那么强硬了,跟魏老太讲理:“娘啊,您养活我长大也确实不容易,您要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呢?若是您非得分我出去那我也认了。
      
      魏老太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然而魏三话音一转:“不过,您也说养儿不易,我理解您也感激您,那我这边也还养了个闺女呢,您也经历过知道养孩子不容易,所以您是不是也理解理解我?”
      
      怎么理解?魏三嬉笑着比了个手势,“反正你和爹总不能叫我空着手出了这个家门吧!”
      
      魏老太不大乐意,魏三见着魏老太为难,就不“忍心”了,试探地说:“娘要是为难那还是别分家了吧!刚好我也舍不得爹娘,我们一家子还是在一块儿团团圆圆的不也挺好?”
      
      作为枕边人,米氏哪里看不出魏三这是故意的?便也跟着插了一脚,跟着魏三后头很认真地补充道:“就是,我和相公其实都不大愿意分家。在家里,有娘照看着心里踏实,还有兄长和嫂子们帮衬,日子好过。这突然分出去了,心里没有了主心骨,我心里总是怕的慌,要不还是别分了?”
      
      王氏和李氏都在暗戳戳盼着赶紧将魏三赶出去分房子呢,要看房子都要到手了,见着魏三和米氏要变卦,想赖着不走占便宜,顿时就急了,恨不得代替魏老太开口拒绝。当然,魏老太这会儿也顾不上心疼了,不能省就不能省吧,赶紧将这家子碍眼的分出去才是正经。
      
      于是,算是初步达成一致,分、立马分!
      
      要分家,魏老太又怵锦欢、房子肯定是不可能再分给魏三了,魏老太忍着心疼拿了钥匙开了箱子,一个个铜钱地数,数出来二两银子,让他自己再想办法添置些满下村头最东边的无主的破屋子。
      
      家里头一共八亩田地,魏老太和老爷子商量了一下也分了魏三两亩。听着公平,但是实际上魏老太分给魏三的那两亩都是靠近河边的地,年年河里涨水基本都要损失大半,不好的时候甚至能全被淹了,颗粒无收。
      
      因着这个,魏三又从大房和二房磨出来许多东西,谁叫他吃亏了呢?两房现在不管是不想要这拖油瓶的一家子,还是奔着魏三一家走了能空下来的房子,都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叫魏三赶紧分出去,也就不惜割地赔款了。
      
      何况,要是算起来大房和二房总觉得还是自己赚了,毕竟收成最差的那两亩地都给了魏三了,也就是将来到他们两房再分家的时候肯定就不会反倒那样的地了。这么算可不就是赚了?
      
      只是,等魏三真的被分了出去,却还是赖在西屋暂住,屋里还攒着一堆东西的时候,王氏不禁有些怔楞,开始怀疑起来:自己这么辛辛苦苦地真的占到便宜了吗?自己有必要为了分他出去许下那么多东西嘛?总感觉自己亏了肿了破?
      
      关键是魏三一家也没搬出去啊!还好端端地在院子里住着碍眼呢!反倒是因着分了家、不需要再干家里头的活、优哉游哉地,整天吃好的喝好的,反而叫人瞧着更碍眼了。
      
      没关系的,他们住不了多久的,等他们打包好出去了住破房子、漏雨透风、挨饿受累、连孩子也养不活的时候就知道生活艰难了。就凭这两人的性子,少不得要吃苦头要受罪的。王氏勉强安慰自己,等着看魏三和米氏一家的笑话……
      
      

  •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谢谢小天使的捧场,比心比心!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萧家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妮子 10瓶;淡笑繁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