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豪门后我却只想搞事业[穿书]》一点桃花痣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20 21:0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4 ...

  •   细雨中不好打车,宁安等了好一会儿,空车来了几辆,但每次都被别人抢了先。
      他有些无奈地后退一步,靠在酒店门口那株高大的法桐树下,低头点了一支烟。
      男士细烟被夹在修长洁白的指间,越发衬的那只手骨节匀亭,在幽暗的灯光下泛着冷玉般的光。
      他微微低头,淡粉的唇衔住烟嘴,眉心微蹙着吸了一口。
      
      淡淡的茶香伴着若有似无的薄荷气息,在口腔中丝丝缕缕散开,很是提神。
      他的眉头略松了些,抬眼时唇齿间漫不经心地逸出了一个烟圈。
      他在担忧,连覃闻语都能看出他与以往不同,更遑论宁安的家人?
      现在他尚可借着与家人的冲突将自己关在房内,少说话,少接触,能瞒一时是一时,可以后呢?
      
      雪白的牙齿咬在淡紫色的过滤嘴上,陷出深深的齿痕,他抿紧了唇角:
      必须得想办法离开宁家!
      可理由呢?
      以宁士渠对他的态度,没有合理的理由,是不可能让他离开的。
      只缺一个契机。
      
      细雨无声无息打在车窗,为它覆上迷蒙光点,犹如幼时的肥皂泡,灯光下七彩虚幻。
      车里放着轻音乐,黎远书和楚雅言交谈的节奏也像那支曲子一样,轻松愉快。
      他们在商量宵夜的地点,最后楚雅言拍板定下了“SOSO”吧附近的甜汤店。
      那家店的汤甜而不腻,特别可口,最重要的是,封允回酒吧会比较方便。
      黎远书看着封允,笑了笑,柔声说好。
      
      封允没说话,他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车外,那里有一道笔挺的身影,靠在树边微垂着头抽烟。
      他甚至看到了烟头的那点火星由昏暗变得炽亮,映出那个人尖尖的下颌与低垂的眉眼。
      莫名地透出一股令人心酸的孤寂感来。
      秋风卷着细雨的夜,那份孤寂,让人从心底生出了一股带了些悲伤的萧瑟来。
      如一幅画,定格在了这个湿冷的秋夜里。
      
      直到楚雅言出声唤他:“封允?”
      那道目光才随着睫毛轻颤慢慢转了过来,轻轻发出疑问:“嗯?”
      楚雅言抱怨:“你呀,总也不专心,去SOSO吧旁边的甜汤店好吗?”
      封允唇角挑了挑,笑不露齿,轻声应了句好。
      
      他又侧头往窗外望去,细雨中只余一株株法桐树飞速向后退去。
      那道身影早已被远远甩在了身后。
      
      宁安到家时已经很晚了,他轻轻推开门,出乎意料的是,一家人都还聚在厅里。
      客厅很小,这样小小的厅,本该是温馨的,可宁安推门而入的那一瞬间,只有压力扑面而来。
      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看到他便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宁安只来得及叫了一声:“爸”,一只装满了水的玻璃杯就向他劈面砸来。
      杯子擦着发梢,碎在了身后的门上。
      发梢被水打湿,有水滴沿着额发滴到了睫毛上。
      宁安眨了眨眼,水滴坠落,顺着脸颊慢慢滑下,犹如清澈的泪。
      一时没人说话,空气紧紧地绷住了。
      
      宁安平静地抬手拭去颊上的水痕,轻声却坚决地道:“那是我的工作,我必须得去。但我可以保证,工作完立刻回家。爸,我能做的让步,只能到这里了。”
      那一地玻璃碎冰冷地映入他的眸子,他的语气渐渐染上了些难过:“要么,您今天就把我打死在这里。”
      
      宁士渠气得发抖,他一生清贫,偏偏死爱面子。
      他大半辈子教书育人,偏偏自己的孩子没有管好,他还有什么脸面去教育别人?他怎能不气?
      说气已经不足以形容他内心的不甘,他简直是恨,恨不得没有过这个孩子,恨不得真的把他给打死,免得出去给自己丢人现眼……
      
      宁好见状不对,忙站起身为宁士渠拍背顺气,孙兰芯也赶紧起身,过来护着宁安。
      她毕竟心疼孩子,一边责备着他没大没小,一边偷偷对他使着眼色,推着他让他回房。
      
      宁安低着头回了房,衣服上微微泛着潮,是外面的细雨沾染了布料。
      也有几片深色的痕迹,是宁士渠那杯水倾洒而致。
      湿气让人感觉粘腻,他把东西扔在双层床上,找了件睡衣开门去洗澡。
      
      “娃娃亲是你们定的,你们谁想嫁自己去嫁!”宁好的声音委屈又固执,宁安不由地停住了脚步。
      原书里提起过,宁好还未出生时,父母就定下了一门娃娃亲,对方名字叫封允。
      只是宁安看过的那部分内容里,封允并没有正面出场,他只在别人的口中出现过几次。
      
      第一次,是宁好哭着回来控诉宁安设计他与封允,说幸亏封允机敏,发现了不妥,两人才没有铸下大错。
      第二次,则是作者描写罗修典家里的生意出现重大危机时。
      那时候罗修典与宁好已经结婚,且夫夫恩爱。
      这场危机的到来几乎将整个罗家击倒,宁好自然也很是忧心。
      
      有人在落井下石,有人在做壁上观,也有人虎视眈眈,只待罗家倒下,便伸出利爪分一杯羹时……
      封允伸出了援助之手,让罗家顺利度过了难关。
      即便宁好拒了他们的亲事,但他还是看在长辈们的交情上,毫不犹豫地出手帮了他们。
      
      罗修典一方面感激封允,一方面又认为对方是因为宁好才出手相助,因此大吃干醋。
      大难过后,两人反而产生了矛盾。
      他甚至质问宁好,问他放弃了封允这样的商界巨擘却选择了自己,有没有后悔?
      
      从上面两次侧面描写来说,封允这人不仅聪明机警,最难能可贵的是,身处名利场中却很重情义。 
      几件事,寥寥数语,让宁安对封允这个人物产生了极好的印象。
      不是因为对方的财富,而是因为这个人为人处世的智慧和宽容。
      宁安看书时脑海中曾浮现过一个很符合这个人物的词:背景板大佬!
      
      说是大佬并不为过,因为罗家已经算是家业颇巨。
      罗修典在商界也颇有地位,在宁家人眼中几乎可以算的上是一个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
      而罗修典却称封允为商界巨擘,可见他的社会地位和财富显然是罗家望之莫及的。
      
      几乎是电光石火间,宁安察觉到自己正面临着一个契机。
      一个可以名正言顺离开宁家的契机,一个他刚刚还在忧虑现在却送上门的契机!
      他甚至来不及细想便脱口而出:“我嫁!”
      这话出口之后,不要说宁家三口,就连他自己也愣了愣。
      
      最先动了心思的是孙兰芯。
      先不说宁安和宁好只差了一岁半,更不要说当时定亲时,只说两家定个亲,也并没说准是定哪一个。
      而最先反应过来的,则是宁好。
      以宁好对宁安的了解,他自然是要找家世好经济条件优越的,而封允……
      
      他站起身来,走到宁安身边,抬起头看着他。
      宁好身高178,但站在宁安身边还是矮了一点,宁安181.
      他看着这个哥哥,对他的感情有些复杂。
      他提醒他:“哥,封允可能并不适合你,他现在帮人管理酒吧,收入虽然尚可,但他母亲身体并不好,日常开销自然也不小,生活上应该并不宽裕……”
      再多的话他没说,宁安很聪明,这些话足以让他明白。
      
      而宁安也真的怔了一怔,他心里满是疑惑,明明书中说封允是商界大佬,怎么此刻却还籍籍无名?
      难道是自己穿过来打乱了原世界顺序?导致了书中部分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宁好见他若有所思,以为他是后悔了刚刚的鲁莽。
      他转身对父母说:“回头我亲自登门致歉,回绝这门亲事,想必封阿姨和封允应该能够理解,毕竟这个时代,有谁会拿娃娃亲当真?说不定封允自己就不愿意呢,毕竟大家连面都没见过。”
      
      但孙兰芯却很坚持,这个劳碌了一辈子的家庭妇女,往日多听丈夫的,孩子大了,便听丈夫和孩子的。
      可她骨子里也有自己的坚持和骄傲:“你不愿意嫁,就让你哥哥嫁!当年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封阿姨帮了我们,妈没脸悔这门婚,要悔也应该由封家来悔。妈一辈子没什么本事,但不能连良心也没了!”
      她看着宁安,略带了点乞求:“安安,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吧?”
      宁安从怔愣中清醒过来,点了点头:“是的,妈,我愿意嫁过去。”
      
      宁士渠蹙眉看他,一脸的不可置信,但难听的话终究没有出口。
      宁安看向宁好:“小好,我是自愿的,你不必有什么压力。其实,这样很好,,我以后再也不会影响你和罗修典了。”
      宁好眨了眨眼,有些无所适从地走上来,抱住了宁安的腰。
      宁安想起了宁珂,宁好在他眼中慢慢与宁珂重叠了。
      他不由温柔地笑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发:“以前的事情,抱歉了。”
      
      他已经想的很清楚,只有离开宁家,新的生活才能拉开序幕。
      只有有了自己名义上的爱人,才能彻底让人相信自己跟罗修典划清界限的决心,这也是从根本上杜绝原先悲剧的重要一环。
      更不要说,和宁家人的紧张关系说不定也可以借此缓解。
      毕竟他们是他这个世界的亲人。
      而对于封允,他没得选择,从他对他现有的印象来说,他只能选择信任他。
      
      宁安冲完澡出来时,宁好已经离开了。
      宁好现在大部分时间住校,偶尔也会住在罗修典的公寓里,已经极少在家过夜。
      
      宁安回到卧室,宽大的T恤当做睡衣,松松垮垮地裹在身上,衬的他的身形越发削瘦。
      发尾的小水珠顺着修长的脖颈悄悄滑进衣领里,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白的发亮的水痕,他低垂着湿漉漉的眼睫点了一支烟,烟草中特有的茶香终于让他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
      又过了一天……
      这一天暗潮汹涌,这一天慌不择路,这一天他被命运逼着为自己选了一条不知对错的路,只能闭眼闯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没关系!妹妹你大胆滴往前走啊,往前走……
    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emmm~~~~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昼颜似恶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占木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