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豪门后我却只想搞事业[穿书]》一点桃花痣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1-29 05:12: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1 ...

  •   “啪!”极清脆的一声响。
      原本一直朦朦胧胧缠绕在耳边的嘈杂声,在这声脆响后,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缠绵的睡意被尖锐的痛感驱逐,宁安本能地抬手捂住了火辣辣的面颊,蓦地张开了眼睛。
      一双眼里满溢的疑惑,戒备,愤怒,不解……在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全都化成了迷惘。
      
      这是一间老房子,狭小*逼仄的客厅里或坐或站着五六个人,透着一股压抑。
      宁安怔住了,他明明在宿舍里休息,怎么会到了这里?
      这个地方,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他的大脑因这突变乱了起来,那一巴掌亦打的他耳朵嗡嗡作响,让他一时分不清真假。
      可脸颊的刺痛那么真实,一再提醒着他这并不像是梦境
      
      一步之遥的地方站着一个又高又瘦的中年男人,此刻正怒容满面地瞪视着他,像是对他恨极了。
      脸上的那一巴掌也正是他打的。
      宁安强忍着心底的忐忑不安以及愤怒情绪,勉强放平了声音问道:“你为什么打我?”
      话一出口,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这把声音清冷凌冽,不是他自己的声音。
      
      这句话也彻底激怒了中年男人。
      他挣脱了旁边拉着他的中年女子,反手又是一巴掌狠狠甩了过来。
      变故太多,宁安心里又慌又乱,怔愣间一时忘记躲闪,被这丝毫没留情面的一掌打的偏过了头。
      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几乎站不稳,双颊也如着了火般,刺痛中透着麻麻的木,应该是肿了起来。
      
      一个微微垂首而立的年轻人,在这清脆的掌声中抬起头来,漂亮的脸上露出些焦急之色。
      他上前一步,拉住了中年人,着急地劝道:“爸,哥他知道错了,您消消气好不好?”
      
      紧贴年轻人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俊朗的青年,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此刻见年轻人着急,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柔软,安抚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头,附和道:“叔叔,您听宁好的,先坐下来消消气。宁安只是一时糊涂,他应该知道错了。”
      他说着劝解的话,眼睛却淡淡地扫过宁安,隐隐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和嘲笑讽刺。
      
      果然,如烈火浇油般,他的话让中年男人更加生气了。
      他冷笑:“他知道错了?你们没听到他刚刚还在问我为什么打他吗?他这是知道错了?!”
      
      他尾音上扬,显是气急,脚下一动又要上前。
      一直拉着他的中年女子急红了双眼,闪身挡在了宁安身前:“老头子,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要怎么样?”
      中年男人的脚步顿了顿,把满腔怒火转到她的身上:“慈母多败儿!若不是你平日里惯着,他能走到这一步?”
      女人的脸涨的通红,她忍耐着放低了声音:“你看,今天修典也在,别让人笑话了。”
      
      “宁安,宁好,修典……罗修典?”
      宁安的心如浸入了冰水般,寒意从内脏蔓延到骨髓,四肢百骸都冻得僵直。
      他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他穿书了!
      
      宁安原是某知名高校服表专业的大二学生,因中途喜欢上了服装设计,正在为出国留学做准备。
      出国的手续尚未办妥,他便在学校里,和往常一样,一边学习一边自学一些服装方面的知识。
      
      宁安最后的记忆仍停留在昨天,那时他刚走完校方合作的一场时装秀。
      秀场上精神的高度集中让他有些疲累,回宿舍后他冲了个澡,便放松身体半靠在床上休息。
      室友丁鼎出门吃饭前扔了一本书到他身上,不乏打趣地说:“安安,这本书里也有个角色叫宁安,要不要看看?”
      他带着些暧昧不明的笑声走了,倒真的激起了宁安的一点好奇心。
      
      宿舍里很安静,宁安无可无不可地翻开了那本书。
      那是一本耽美小说,书名叫《战胜白月光手札》。
      讲述了主角受宁好与主角攻罗修典相爱后,罗修典的白月光回国,介入二人感情的故事。
      宁安翻了一小半,便将书放在胸腹间,疲倦地合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他就在这里了。
      
      书中的确有一个炮灰角色,名字叫宁安,和他同名,是主角受宁好的哥哥。
      作者对宁安这个人物的描写其实非常少,毕竟这是一个出场次数十分有限且很不光彩的炮灰角色。
      用作者的话来说,这个人不仅自私自利,而且虚荣浮躁……
      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悲的角色,存在的意义也不过是为了推动主角之间的感情发展,衬托主角受的美好品质。
      
      书中交代,宁安和宁好的父亲宁士渠,是一位中学教师。
      而母亲孙兰芯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靠日常做些零碎的手工活赚点外快。
      这样一个家庭,养着两个孩子,可想而知,经济条件会有多么拮据。
      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精力方面也完全不够,所以宁安作为长子,从小就是被忽略的那一个。
      
      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影响,宁安对金钱和面子有着超越常人的渴望。
      大一时就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毅然辍学迈入了模特行业。
      从那时候起,他与父母的矛盾就再难调和。
      宁安长得很漂亮,但因为家庭原因,他并不自信,相反内心深处其实十分自卑。
      而自卑的内在又让他变得十分敏感,虚荣且自私。
      
      初入此行,一向手头拮据的宁安,只看到了表面的浮华,以为这会是一条通衢大道……
      但很快他就发现,一切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样,这一行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起他日渐庞大的开销。
      为了攀比和面子,他赚的钱用的飞快,手头也再次拮据起来。
      不仅如此,他还零零碎碎欠下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债务。
      
      相对于宁安的落魄与狼狈,此时刚入大学不久的宁好却顺利的让人嫉妒。
      他不仅听话上进好学,还有了心仪的交往对象,也就是书中的主角攻罗修典。
      罗修典不仅外貌出众,且家庭背景显赫,宁安在见过他一次后,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这份爱里面掺杂的东西很多,并没有那么纯粹,但却疯狂火热。
      
      宁安嫉妒弟弟宁好。
      认为他不仅得到父母的偏爱,还轻轻松松就遇到了这么优秀的爱人。
      而他呢?千辛万苦却一无所得!凭什么他就一帆风顺而自己却一路荆棘呢?
      他不服气!
      
      这种想法一旦出现,便如烈火烹油,再难遏制。
      他开始挖空心思想把罗修典从宁好那里抢过来,就算自己得不到,也想要把他们毁掉。
      这份疯狂下,他做了许许多多的蠢事。
      不要说日常的勾引,话里的暗钉,背后对弟弟的构陷……
      他甚至还联手罗修典的白月光,想借刀杀人。
      更设计宁好和他的娃娃亲对象封允,欲使他们二人发生关系,幸好封允机警,才避免了一场悲剧。
      
      他的家人在一次次失望后,终于对他绝望,最终将他逐出家门不再往来。
      而罗修典也早已对他恨之入骨。
      在他被逐出家门后对他展开了报复,以至于他最后的的结局十分悲惨。
      
      宁安闭了闭眼,强压下心底的不安。
      现在他成了书中的宁安!
      悲剧如一条早已铺好的路,正等着他踏上去,走向宿命的终点。
      但他不能!因为他不是他!
      唯一庆幸的是,现在还只是处在书的开端,他还有机会尝试去改变这一切。
      
      他定了定神,再抬眸时,眼里已经平静了许多。
      他静静地把目光投向房间里一直没有发声的那一个人,那人站的稍远,中等身材,微微发福。
      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在他心里造成了某种难以言说的压力,以至于他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忐忑与犹豫,此刻对上宁安的目光,便有些心虚地垂下了眼睛。
      
      他低着头上前一步,搀住了孙兰芯的手臂:“姑妈,对不起!我没想这样的!要不是我上有老下有小,日子实在艰难,这点钱我就当送表弟玩玩,可我……”
      他叹了口气,搓了搓手:“早知道让你们那么生气,我怎么也不会来,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当我没说。”
      
      孙兰芯还未来得及说话,宁士渠已双眼一瞪:“不能算!这小畜生再不教训,早晚会给我闯出大祸来!”
      
      这是书中刚开始不久的一幕,宁安记得很清楚。
      中等身材的男人是宁安和宁好的表哥,叫孙平。
      
      书中设定了一种投资货币,叫各艮币,宁安之前买过一些,赚了点钱。
      宁安这人爱面子,实际上他并没赚多少,但说出去的金额就翻了好几倍。
      酒桌上的话,别人都没当真,偏偏孙平动了心思,他悄摸地跟着投了两万块进去,结果跌的一塌糊涂。
      此刻他正是为这事找上门来。
      
      各艮币为了鼓励投资者推荐其他人购买,规定表示,如果后面的投资者在第一次购买时填写介绍人的名字和账号,那么投资者和介绍者都可以获得千分之一的赠币。
      孙平为了获得赠币,填了宁安的资料。
      宁安当时吹牛的时候并没想怂恿孙平,一切都是孙平自己的选择,这件事他问心无愧。
      可也不知道孙平是怎么给二老说的,宁士渠听了之后立刻就气炸了。
      总之锅从天上来,将他扣了个准。
      
      在宁士渠眼中,这种投资无异于赌博,更不要说,宁安还怂恿别人一起赌。
      作为一个刻板保守的中学教师,他生平最恨的就是黄赌毒这类毒害人们心灵和身体的东西!
      当下一个电话便把宁安叫了回来,连声问他是不是为了拿提成哄骗表哥赌博。
      
      投资有风险,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孙平是一个成年人,他本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况且宁安虽然人不着调,但这次的确不是他的问题。
      没做过的事情,他自然也不肯认,更不要说他心里对父母还有着些怨恨,当时便吵了起来。
      偏偏这时宁好和罗修典回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书里宁安宁死不认,但无奈他以往的黑历史太多,以致于并没有人肯相信他。
      他们全都站在孙平那边,将他当做十恶不赦的恶人,让他彻底心寒。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却成为了他后来心理失衡的一个诱因。
      连自己最亲的家人都不相信自己,他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此刻宁安在知道无论如何都无法获取支持的情况下,做了完全不同的选择。
      硬扛只会加剧他与家人的矛盾,算不得明智。
      他抬起头来,冷笑着看向孙平:“的确是不能算,事情的真相怎样,表哥心里清楚,现在我无法自证清白,那我就认着。这样吧,我用原价把你手上的那些各艮币买过来,总行了吧?”
      
      孙平只是一个物流公司的小职员,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本就拮据。
      本来咬牙投资就是为了赚一笔,谁想,钱没赚到,本金却赔了进去。
      不说他自己心疼的滴血,只他老婆就为这事跟他闹了个没完,本就没什么家庭地位的他,在家里更是抬不起头。
      他越想越气,不由地责怪宁安在他面前提这项投资。
      
      此刻听说钱能拿回来,他不由松口气,嘴上却还客气着:“你要是为难就先等等再说,我不急。”
      宁安冷冷地勾了勾嘴角:“不必。”
      
      宁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会来到这里?
      也不知道书里原本的宁安去了哪里,是否和他互换了灵魂,还是其他?
      但此刻他没有时间细想,这样的场景里他无疑要先示弱,过了这一关再说。
      于是他诚恳地认错:“爸,妈,对不起,我错了。”
      
      他平时像刺猬一样,近不得摸不得,此刻这样诚恳的认错态度反而将宁士渠惊在了原地,一腔怒火被凝在心窝里发不出来。
      
      宁安心里堵得厉害,他想出门透透气,刚转了个身,腿还没抬起来,就被宁士渠一声大喝:“混账东西,你去哪?回你房间静静心,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这个家门。”
      宁安的脸颊泛着麻发着涨,刺刺地痛,他想,真出了门大约也不太好看。
      于是便乖顺地点了点头,走进了宁士渠手指的那间房,轻轻合上门。
      
      直到此刻他才放松了紧绷的背脊,靠在门上轻轻吁了口气。
      身体失了强撑的那口气,不由地轻轻颤抖起来。
      他被他的世界抛弃了,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他的心又慌又乱,没有安全感,像被抛进了虚空。
      唯有一遍遍深呼吸,不停地劝自己,既然来了,就必须先冷静下来,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房间很小,摆着一张双层床,应该是宁安和宁好共同的房间。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柜。
      书桌上放着一台笔电,他坐在桌前,慢慢地回忆着书中所涉及的人物以及细节。
      把那些细节仔仔细细记清楚后,他摸出裤兜里的手机,用指纹解了锁。
      
      他先查看了聊天记录,大体弄清楚了经常联系的几个人,以及他们的身份。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宁安现在的工作和他在原世界中的专业一致,这让他心里多少踏实了一点点。
      
      然后他又去查银行的账目往来信息。
      手机信息栏有不少不同银行的催债信息。
      宁安在钱包中找出银行卡,登上银行网站,输入他的生日,但却弹出了密码错误的提示。
      捏着卡沉默了半晌,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他坐直身体,抿着唇把罗修典的生日输了进去,竟顺利登入了。
      查询结果令他沮丧,唯一一张没欠债的银行卡里也只有几百元的余额,大约是留下的饭钱。
      
      这还没完,手机中还有一张表格,里面全是之前的欠债信息,密密麻麻零零碎碎的。
      他苦笑了一下,另起一行,输入宁好的名字,然后认认真真录入20000.
      买孙平各艮币的两万,是向宁好临时借的。
      
      宁安灰心地把身体靠进座椅里,又点开手机备忘,里面列着一长串的工作提醒。
      还好有秀可以走,有拍摄可以救急,他第一次感觉到工作是这么的让人踏实和安心。
      
      他叹了口气,有些痛苦地合上眼睛,别人穿越要么有金龟婿,要么有金手指……
      可他,除了坏了的名声,对自己失望的家人,还背负着一笔不算小的债务。
      此刻,他还被关了禁闭。
      老天不公啊!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老天不仅不公,还为他准备了一个老公。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是慢慢甜哦,不是一下就那么甜,但是会慢慢慢慢发展事业和感情,慢慢甜起来,最后超级超级宠哦
    封允攻,宁安受!还有两对副CP,出场早一点,但全文戏份并不多
    ===========================
    接档文《死对头他总想咬我》,欢迎小伙伴们到专栏收藏下,顺便求个作收,谢谢,爱你们
    霸道腹黑帅逼攻 x 傲娇别扭超诱少爷受
    云家大公子云漠一路护着谢家小少爷谢省(xing)长大,17岁那年,唇红齿白的小少爷借酒壮胆,偷偷亲了云漠一口,并扒着云漠的脖颈告白:“哥,你等等我,高考后我想和你在一起!”
    只是风云变幻,因谢家原因,云家举家迁往国外,再相见,是在电影《射鹿》的开机仪式上。
    当初盛极一时的谢家也已败落,落魄小少爷谢省以主演之一的身份,见到了已成为商界新贵的投资人云漠。
    主持人问及二人之前是否相识,
    谢省浅笑:从未。
    云漠强势:我爱人!
    谢省:??????
    主持人及现场媒体:!!!!!!

    这一生,谢省以为自己对云漠而言可能是一个笑话,一个路人,一个炮灰,是原罪……
    ————却独独没想过,自己还是他心底的一片白月光。
    2.
    后台贵宾区洗手间内,谢省满面水痕,被云漠紧紧按在盥洗台前。
    云漠逼他:再说一句从未?当年爬.我床的人是谁?疼了还不撒手的人是谁?
    他点点自己的心口:在这里咬下一个牙印的人又是谁?还有你谢家欠我的,你又要拿什么还?
    水珠顺着眼睫滴落,谢省轻轻一笑:“哥,你要什么,我都还。”
    17岁那年的那一吻,带着烫人的热意,烙进了他心窝里,永生难退,他要的不过是他的生生世世,不过是想在他心底也留下一个牙印儿,永生都不退。
    ★这是一个双向喜欢互相别扭的小故事,有狗血,真香打脸停不了,1v1 he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