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哼。”
      
      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刚准备进幼儿园,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蘑菇头小哥哥走在她不远不近的位置,察觉到她在看他后,瞥了一眼她身旁的俊秀小哥哥,轻哼一声跑到她前面,先进了幼儿园。
      
      “他还在生气啊?”
      
      “嗯,已经三天了。”俊秀的小男孩与她并排走着,看着前面的明明气鼓鼓却依然等着她哄的蘑菇头男孩,笑着摇了摇头。
      
      “要不我也去让他打一顿?”对于自己生气时,居然把楚宿给推倒打败了,害得他被奚落,小姑娘挺不好意思的。
      
      “别这样,那他会被楚奶奶她们抓起来打一顿的,到时候肯定又生气了。”
      
      看了眼走在她前面明显还在生气的蘑菇头,小姑娘有些啼笑皆非,学着他的样子跑到他身边,倒是一点也不见外地牵住他的手,拉住他,“楚宿(xiu),你怎么这么容易生气,你应该去校门口卖气球!”
      
      “晏黑黑,你真讨厌!”本就生气的小男孩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了,非要甩开她的手不许她碰他。
      
      “宿宿,楚宿宿,我错啦,对不起啦,我也被妈妈说过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一会儿我把柠檬糖和小点心都给你吃。”
      
      小姑娘奶声奶气的道着歉,手不仅没有松开,反而两只手握着他的手,轻轻摇着。
      
      “这样的话……也……”如愿被哄的小男孩满意了,扭扭捏捏着刚要和她重归于好,就见小姑娘松开了手,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戏谑,蹦蹦跳跳着跑回了俊秀男孩身边。
      
      “楚宿宿,大笨蛋,哈哈哈。”
      
      “云云,走吧,快迟到了。”
      
      “晏云清,谢晋卿!你们两个坏东西!”
      
      笨蛋。
      
      晨光熹微,隐约可以听见几声说话声,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窗帘中间那块未曾衔接好的地方透着点天光,俗气的白底红牡丹印花被子下,露出了一张苍白阴郁的睡颜,栗棕色的发丝随意散着,愈发衬得那人白皙魅惑。
      
      外面人声渐嚣,偶听见几声鸡鸣犬吠,孩童哭闹。晏云清秀眉微蹙,带着几分被吵醒的起床气,一脸迷糊地望着这个陌生又简陋的房子,偏硬的床板让她睡得很不舒服,两床棉花被又分外沉重,压得她难受。环顾四周,过了好半晌才想起她已经离开晏家了。
      
      回过神的她坐在床上,深呼吸几次,努力平复着自己的起床气,待状态调整的差不多后,她才拿起一旁的手机,大概今天晏家真假千金的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微信上倒是有不少人在向她确认,或关心或好奇或幸灾乐祸或怜悯,晏云清扫了一眼,没有看到想看的那个信息,也就一个也没理会。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怎样的姿态,用什么话来应对这些。罢了罢了,反正她已经离开了,还是就此销声匿迹,不再出现比较好。
      
      信息提示她有很多未接来电,有爸爸妈妈的,也有亲戚朋友的,甚至还有几个对她颇为照顾的世家长辈们的来电,看着这些未接来电,以及长辈们发来关心短信,晏云清突然就有点想哭。
      
      【妈妈:云云,你去哪了?】
      
      【妈妈:你永远是妈妈的女儿,这里就是你的家。快回来吧。】
      
      【爸爸:云云,别怕,回来。你永远是我女儿。】
      
      【谢晋卿妈妈:云云,你去哪了?我们很担心你。】
      
      【谢晋卿爸爸:云云,你就是我家认定的儿媳。爷爷想喊你明天和他去钓鱼。】
      
      ……
      
      二十四年朝夕相处,一朝却被告知女儿不是女儿,父母不是父母。无论是晏云清还是晏家夫妇,都是无法一下子适应的。
      
      晏云清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忘不掉那天生日宴前,她盛装打扮满心欢喜的去找爸爸妈妈,想问问一会儿谢晋卿求婚时,她应该用什么姿态,怎样表现才算是不失礼。她想过很多很多关于他们的未来,想过今日的她会是何等风光,想过她与谢晋卿结婚后的种种,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在进门前一刻听到心上人用清冷平和的声音,说她不是晏家的亲生女儿,他说当年的孩子抱错了,他说她……
      
      如天光撕裂静谧之夜,强光洒落大地,心中激烈的交响乐戛然而止,少女灿烂璀璨的梦破碎了,关于他和她未来的种种畅想湮灭了。
      
      她呆滞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感觉到一股天旋地转的颠覆感,让她整个人几乎无力支撑,手下意识的寻找支撑点,却随着门的推开,她狼狈地跌倒在地上,与那一堆被晏爸爸刚刚扫落于地的文件为伍。
      
      “云云?”
      
      “云云,你没事吧?”
      
      对于她的无意闯入,爸爸妈妈显得比她还要惊慌。
      
      可晏云清却无暇顾及他们的神色,置若罔闻般死死盯着地上被晏爸爸扫落一地的文件,此刻的她再也顾不上任何礼仪仪态,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她死死提着一口气不让自己瘫软在地,疯魔般在地上寻找着文件里的亲子鉴定,一字一字细细查看着上面的字句。
      
      在看到最后一段话后,那股提着的气终于用尽,全身气力也随着这口气一同消散,她坐在地上,天旋地转的眩晕感让她无力起身。她感觉自己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所有语言、读写能力,手中这份并不深奥的亲子鉴定仿佛变成了什么特别难懂的学术报告。
      
      就好像在做梦一样,眼前所有的一切,如梦又似幻,是那么的戏剧荒诞可笑而又不真实。
      
      她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
      
      她只是个小时候阴差阳错被抱错了、鸠占鹊巢里的那只鸠,她不是晏家大小姐,名媛小公主,她的亲生爸妈只是对在外务工的农村人。
      
      她不是名媛之首,不是谢家自幼定下的太子妃,不是晏家千娇百宠悉心教养的豪门贵女。她只是一个鸠占鹊巢抢了别人人生的乡野村姑罢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她怎么可能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
      
      晏云清拼命想要找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可纵使她拼命想要逃避反驳,手中那份由谢晋卿亲自交来的、白纸黑字、字字清晰得如同烙印般显于她眼前亲子鉴定却是纹丝不动。
      
      为什么会这样?
      
      抱错孩子这种事情不都是存在于小说、电视剧之类的文学创作里面的吗?
      
      这算什么?
      
      创作来源于生活?
      
      为什么这场闹剧的主人公偏偏是她?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此刻只想要一个答案。
      
      时间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了意义,似乎过去了好久,又好像只是一瞬间,当晏妈妈过来扶她起来时,她才发现,这个身体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样,仿若无骨。她根本无力支撑。借着晏妈妈的力强撑着这摇摇欲坠的身体站起来,她想走到谢晋卿面前,却在迈步时发现,自己的腿早就僵了。
      
      先前不过是苦苦支撑,如今,一切就如她的人生般分崩离析。
      
      毫无意外,晏云清再次摔在了地上,盛装打扮、妆容精致、向来体面、注重仪态的女人此时看上去和路边的乞儿没有什么不同。甚至眼神要更加绝望,神色要更加凄惨。
      
      她面前的谢晋卿就这样静静看着,如同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塑,就这样平和而冷淡的看着她,身侧的指尖微动,终究没有选择伸手上前搀扶。
      
      “为什么……?”
      
      晏云清低着头,这一声呢喃,若非谢晋卿离得近又一直注视着她,几不可闻。
      
      谢晋卿依然没有说话,平静的面容上无悲无喜。
      
      “为什么……是你?”
      
      晏云清仰头直视着谢晋卿的眼睛又问了一遍,勾魂摄魄的桃花眼里水光弥漫,却倔强得没有掉落。凄厉低哑的嗓音里带着点哀求和怨恨,可她的眼神里分明还有一丝期冀和渴望,如同一个失去一切的小兽,徒劳地尝试着想要抓住那最后一抹温暖。
      
      一定有误会的。
      
      谢晋卿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待她呢?他们青梅竹马打打闹闹了二十多年,从来都是形影不离任她予求的。
      
      他怎么可能会突然变脸呢?
      
      这是她的谢晋卿啊,是把她从小宠到大的阿晋哥哥,是要与她携手一生琴瑟和鸣白头偕老的未婚夫啊。
      
      怎么人可以这样呢?
      
      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为什么偏偏是今天呢?
      
      为什么一定是在她的生日宴上,在她与他公布订婚消息的前一刻呢?
      
      “云清,别闹,姜芸,你过来。”
      
      终于,在她那几乎可以粉碎一切铁石心肠的眼神注视下,他开口了。
      
      可他的语气里不含一丝情绪色彩,表现得相当平静,平静到近乎绝情,仿佛眼前这个泪眼朦胧看着他的女人根本不是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那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嬉笑怒骂着叫他阿晋哥哥,被他默许待在身边,耐心教导、纳入羽翼的人。
      
      “……云清?别、闹??姜芸???”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仅仅六个字,晏云清偏偏说出了三个语气,她回眸看了一眼,此时正呆呆地正在门口,一言不发的短发女孩,又看了一眼同样看向女孩的爸爸妈妈,褐色瞳孔震颤,她强咽下满心苦涩,目光再次回到谢晋卿身上,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悲凉。
      
      姜芸他带来了,亲子鉴定和调查资料他交给了爸爸妈妈,他唤她云清,叫她别闹。
      
      这就是他在她的生日,她与他的订婚宴上,送给她的礼物吗?
      
      “谢晋卿,今天是我生日啊。”
      
      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背叛感席卷了她,眼底爬上一层痛苦,她泛红着眼,竭力忍住那软弱无用的泪水不让它掉落,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却终究没忍住向他流露了一丝怨怼和委屈。
      
      他怎么可以这样!
      
      “今天也是姜芸生日。”似乎还嫌伤她不够,他平淡的再次补上了一刀。
      
      “那就、算了吧。”
      
      晏云清眼底的最后一丝光亮熄灭了,黯淡的桃花眼再无往日勾魂摄魄的神采,她扶着地面,一点一点缓慢而坚定的站起身,最后抬眸深深的看了谢晋卿一眼,决绝之中带着点淡嘲。
      
      重新理了理仪容,她挺直脊背,看看不知所措的父母以及一旁的姜芸,抱歉的朝他们笑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最终只好加快脚步,将身后的呼喊全都抛之脑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酒店。
      
      她向姜芸道歉,向父母道歉,可谁又能向她道歉呢?她对不起姜芸,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这些年在晏家所拥有的一切。
      
      可是,谁又对不起她呢?
      
      她把爸爸妈妈,优越的生活,众星捧月的生日宴还给姜芸。谁把她的年少情意,还给她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和很多人说过,“那就算了吧。”
    缘分至浅,不必强求。失望攒够了,只能自己学会远离。
    可是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我才不要,不允许。
    希望我家云清,可以收到这句话。
    也希望你们,可以遇到那个不会放弃你的人。
    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度过的每分每秒都在过去,再难熬的生活,再揪心挠肺的难过、意难平,睡一觉醒来,也就过去了。
    加油,祝你早安,午安,晚安,岁岁平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